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311 殺戮

碎步連踏,茉茉一瞬間就出現在弗耵的身側,同時勾鐮拖動。
  束??走影!
  回旋殘影,兩次簡單的動作,就將弗耵逼到了不得不硬抗的地步。直到這個時候,弗耵才反應過來,本能的抬手。但是在他剛剛一動之后,就立即想起來,這個時候不能使用法則相隨的攻擊。
  就是這么瞬間的猶豫,茉茉的勾鐮就已經重重的切過。
  快速的交錯,兩人在宇宙滅劫當中再次爆發了驚人的戰斗。沖擊不斷激蕩在兩人的身上,散開一圈一圈的漣漪。四周的一切不斷破碎,就仿佛徹底演化成為混沌一般。而即便是兩人,身上的防御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撕扯破碎,根本堅持不了多少時間。
  力場、防裝、寶具……!
  平日里賴以依仗的東西在現在顯得脆弱無比,在宇宙滅劫的沖擊之下,很少有東西可以完美的堅持下來。
  弗耵的身邊不斷的蕩開一朵一朵的金色華沙,看上去絕美絕倫,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撐不住了。這是可以將本圣都消磨在里面的宇宙滅劫,他的防御場早就不知道破碎多少次了,雖然金色華沙一直都在不斷再生,但是被碾磨破碎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這樣下去,當破壞的速度大于再生的速度之?后,該完蛋的就是他了。
  一件琉璃的寶塔被弗耵拿了出來,懸浮在頭頂。寶塔剛一出現,就升到弗耵的頭頂,灑下四色的光華。
  但是這個時候,茉茉的勾鐮卻猛然切過。
  叮的一聲脆響,剛剛才拿出來的琉璃寶塔頓時就出現了一絲裂紋,然后飛速的擴大。還沒有堅持到十秒,這件放在外面還算得上是不錯的寶具就變成了無數的碎片。弗耵的眼中連驚愕都來不及出現,就不得不再次出手,再次拿出一件寶具。
  一件寶鼎飛出,但是茉茉的死亡勾鐮也再次落下。
  寶塔、寶鼎、炫光珠、七色煙云……因為不敢過于動用自身的能力,所以弗耵只能將自己平時收集的這些寶具放出來抵擋茉茉和滅劫的攻擊。但是,平時這些還不錯的寶具,根本就堅持不了多少時間,死亡勾鐮的強橫,宇宙滅劫的恐怖,讓這些寶具分分鐘就成為無數的碎片。
  雖然平時弗耵自己也不怎么在意這些寶具,但是這個時候一件一件好像垃圾一樣破碎,他還是感覺到一陣心痛。
  不過這個時候,弗耵也只能支撐下去,就和茉茉比比看,誰能支撐更久。
  就連他一個本圣在滅劫當中也舉步維艱,更何況茉茉一個臨神境。就算茉茉早有準備,他就不相信自己會輸給對方。
  就和弗耵想的一樣,沒有人可以完全無視這種力量。這是太陽系演算出來對付六位至高本圣的,就連那樣的程度都要受到傷害,更何況其他人。茉茉的身上雖然有白易的虛化力量作為保護,但是外面的虛影也已經越來越薄弱,顯然已經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不僅如此,就連茉茉的死亡勾鐮都已經出現了輕微的裂紋。
  死亡勾鐮是破界寶具不假,但是也是基于宇宙法則而存在的,而宇宙滅劫,則是毀滅所有存在,就來連死亡勾鐮都擋不住。
  而這個時候,弗耵就更是不知道碎掉了多少寶具了。那些普通的寶具就不說了,連他賴以成名的幾件頂級寶具,都已經滿是裂紋,幾乎就要徹底碎裂。但是戰斗到這樣的程度,弗耵發現對面的白冥公主居然依舊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就仿佛要將他徹底拉著陪葬一般。
  誰怕誰!
  戰斗到現在,弗耵也已經徹底的發狠了。
  沒有任何停頓的,茉茉手中的死亡勾鐮再次舞動,一圈透明的波紋瞬間朝著四周蕩開。并沒有任何的特別力量參雜在其中,但是,僅僅是這種簡單的物理攻擊,也出現了近乎于道的現象。但是,茉茉的死亡勾鐮還沒有斬到弗耵的身上,身體外面的虛影就蕩漾了一下,然后徹底消失。
  第一次,茉茉徹底的暴露在宇宙滅劫的波動當中。
  才剛剛暴露在滅劫當中,茉茉就頓時感受到了驚人的灼痛,那是皮膚在不斷溶解消失的痛楚。失去了虛化的保護,即便是冥裝也無法防御這種力量。在茉茉的臉上,皮膚就如同燒紅的紙片一般,斑駁裂開,然后華為飛灰。
  弗耵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只要沒有了保護,一個區區的臨神境,在這種滅劫當中,又能夠支撐多久。
  足夠,殺了你!
  茉茉的眼神當中仿佛傳達出這個意思一般,剛剛停下的動作變得更加的兇猛。完全沒有任何的退意,就連戰斗的動作都沒有絲毫的改變,只是,更加的凌厲和殘酷。
  當茉茉的腳步踏著心臟的跳動出現在弗耵面前的時候,這位本圣都感到震驚。在茉茉的臉上,皮膚和肌肉正在不斷的溶解,就如同化為煙霧一般,但是在茉茉的眼睛當中,卻無比的璀璨,仿佛沒有什么可以掩蓋這種光芒。
  怎么可以做到這種程度!
  鐺的一聲巨大的撞擊,死亡勾鐮的力量,加上四周的宇宙滅劫,弗耵的防御也終于徹底破碎。而這個時候,弗耵也感受到,宇宙滅劫的恐怖,就算他是本圣,也沒有任何的特別。在暴露之后,從身體的表面開始,所有的一切都開始飛速的溶解消失。
  痛苦以及恐懼,頓時占滿了弗耵的內心。
  “住手!”
  “你瘋了嗎,你就算是殺了我,你自己也會死在這里。”弗耵大聲的呼喊著,但是卻沒有想到茉茉的攻擊越來越瘋狂。
  我說過,我會殺了你,就是現在!
  茉茉沒有說話,因為害怕自己一旦開口說話就會忍耐不住,但是,在眼中卻清晰的傳達出這個信息。
  裂空!
  走影!
  死鐮??圓舞輪!
  強大的波動瞬間朝著四周蕩開,弗耵依舊擋了下來,就如同之前。身為本圣,哪怕茉茉手中持有的是破界寶具,他也絕對不會處于下風。不過在這個時候,哪怕是擋下了攻擊,但是弗耵卻莫名的感覺到害怕了。
  會死在這里!
  兩人的身體都如同燃燒一般,不斷的消失,任何的防御都沒有效果。寶具,弗耵的寶具已經全部都損壞了。這個時候,茉茉的身上只有死亡勾鐮,還是帶著裂紋的,而冥裝也同樣仿佛被溶解一般,出現了一個一個的空洞,露出了里面腐蝕的肉體。從兩人體內生出的防御力場根本就存在不到片刻就消失,只不過是稍稍的延緩這個過程而已。
  在這關頭,弗耵也已經徹底的的發狠了,不在估計四周的宇宙滅劫,徹底引動了自己的力量。雖然一引動法則的力量,就如同自殺一樣,但是不這么做,遲早同樣得死。《溯時經》華沙教內三大經文之一,也是弗耵所修煉的典籍。
  溯時留影!
  但是茉茉的神情卻仿佛定格一般,帶著超然的姿態,完全沒有絲毫的動搖。
  茉茉的身形帶著一往無前的姿勢,拖動著死亡勾鐮從空中飛過。完全沒有絲毫的退避或者閃躲,因為茉茉知道自己的身體支撐不了多少時間了。在宇宙滅劫的波動當中,就連本圣都扛不住,更何況是她。
  死鐮??死之命運!
  一個虛幻的手指點入了茉茉的眉心,而茉茉的死亡勾鐮也徹底的旋轉而過,從弗耵的脖子上面拖過。
  噗嗤一聲,一個腦袋頓時朝著天空飛起。而這個時候,弗耵的眼睛還在看著茉茉,成為本圣的時間已經很長了,他也思索過自己之后的命運。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是這樣的死法。斬首……太搞笑了,哪個人可以斬掉一位本圣的腦袋。但是現在看見自己那站立的無頭身軀,弗耵才覺得,好像意識變得空落落的。
  在將弗耵的腦袋斬掉之后,茉茉才循著慣性朝著前面滑出了一段距離,然后仿佛變得呆滯。
  那一指,不是攻擊的現在,而是攻擊的過去的茉茉。在時間的恒河里面,那個屬于茉茉的身影,一個小女孩的身影,緩緩的消失了。
  就仿佛什么東西從腦海當中消失了一般,但是茉茉這個時候卻想不太起來。不僅僅是溯時留影的攻擊,還有宇宙滅劫的攻擊,就已經讓茉茉難以支撐了。緩緩的,茉茉的身體朝著下面跌落下去。
  ‘神田清影,巴頓,你們不會孤單!’茉茉的心中想著,逐漸陷入了黑暗。可想而知,這個時候失去意識的話,那么誰都救不了了。
  不過這個時候,從遠處一頭猙獰的地獄犬高速的跑動而來。沙皮一口將茉茉徹底的吞下,然后沒有絲毫遲疑的,猛然消失在遠處。在沙皮的身體外面,強大的尸骸體不斷的破碎,但是卻將茉茉牢牢的保護在中心。
  守護茉茉,是沙皮的責任,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雖然長時間以來,茉茉的力量都強大得令沙皮都仰望,但是這份責任卻從來沒有從心中動搖過。這一次,沙皮就知道茉茉絕對不會簡單的退出去,就如同白易一般,這對父女就是這么固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