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310 已經死了

中心的氣息剛一出現,外面的所有人就頓時被震驚在原地。原本你死我活的戰場,居然一下子就變得安靜,所有人都看向了中心的方向。
  實在是,太驚人了!
  “退!”突然之間,太陽系的高層下達了一個命令。
  “嗯,逃走?”七教的一些人頓時反應過來,就想要追擊。但是,等到他們追出去一段距離之后,才發現追上來的人并不多。很多人依舊在震驚的看著中心的方向,而一些人追了一段距離之后就停了下來……七教的人對中心的變化完全沒有準備,所以這個時候并沒有統一的命令。
  在這樣的情況下,太陽系剩下的人逐漸從戰場上面脫離出來。
  如果不是中心的毀滅性氣息讓所有人驚呆了的話,處于弱勢的一方想要退出戰斗,基本上只能被攆著屁股追殺,一個都逃不掉。下面的人都不知道為什么要退,不過,秉著對高層的信任,還是完全遵從了命令。
  太陽系的高層知道為什么,但是卻沒有解釋,因為,很快其他人就該知道了。
  脫離了戰場之后,太陽系的人還是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朝著更遠的方向逃跑。
  很快,中心的毀滅氣息就仿佛醞釀足夠了一般,第二波沖擊,或者說真正的宇宙滅劫才爆發。十二重宇宙滅劫,究竟有多么強大,簡直無法形容。當初白易一個人斬道,就讓白冥樓四周億萬方圓徹底消失,而這一次,更是驚人無比。無數驚人的波動就仿佛折射一般朝著四周蔓延,被折射到的地方頓時陷入了一片毀滅性的波動當中,然后,所有的一切全部在其中歸于混沌。
  這是連本圣都可以滅殺的滅劫,更遑論其他人了。四周還在看著中心的七教成員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僅僅在被波動折射到的瞬間,就徹底化為飛灰。
  不管什么人,不管他們在教派內是不是高層,是不是高手。
  這樣驚人的一幕,其他離得遠一點的人才知道太陽系的人為什么要逃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這個時候恨自己的飛行之術或者遁光之術學得太差,發誓在離開這里之后一定要找一種頂級的遁術。當然,一切的前提是要他們逃得掉才可以。毀滅性的波動迅速的將四周完全席卷,就快追上了前面的太陽系的人了。這種速度,根本就不是早離開這么片刻可以避開的。
  就在太陽系的人坦然的準備迎接死亡的時候,突然之間,在他們當中發生了大范圍的空間轉移。
  空間道標!
  當四周的景色突然變換之后,各自的勢力才發現四周的都是什么人。
  暗部!
  原來如此,在之前的戰斗當中,就已經離開了這里的暗部,原來是在準備這種事情啊。原來,高層將所有的一切全部計算了進去。除了絕對的實力沒有辦法彌補以外,其他的各種情況,都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方式。
  在這里準備好的人,可不僅有暗部,還有一些早就到達了這里的醫療人員。在這些人轉移出來之后,所有人頓時開始忙碌起來,治療,休息,以及修復傷勢。所有人都很沉默,同時也有一股肅然的氣息。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并不是結束,估計用不了多久,戰斗就會再次爆發。
  “大人,中心的究竟是什么?”這個時候,才有人問起。
  “哦,那個啊,臨神境進階的方式之一。現在內宇宙當中普遍存在的是合道,而現在里面的波動,則是斬道。”布毒丹宮的市尺陽回答了這個人的問題。
  “斬道……難道是!”這個人思索了片刻,然后頓時想到了什么。
  不僅是他想到了,其他很多人也想到了,那個時候,白冥樓附近發生的事情。將整個白冥樓徹底淹沒的驚人波動。不過那次事件,因為雌婣想要獨占兩件破界寶具,所以被雌婣或多或少的封鎖了消息,所以外界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原來如此,斬道,不過,好像比白冥樓的那次更加驚人。”
  “那是當然,因為,這次是十二人一起。”市尺陽看著那個方向,說道。
  “十二人,那么不是說……。”
  “你們啊,你們根本不知道斬道的危險。你們認為,內宇宙這么長時間內,真的沒有什么天才和鬼才嗎。斬道其實就和合道相反,并不是十分難以思考的事情。但是,為什么內宇宙一直都不存在這種進階的方式,你們知道嗎?”市尺陽說道。(市尺陽,和貝米拉、諾維雅、唐娜并稱的藥師,不過是毒性藥師。)
  “為什么?”
  “因為,斬道活下來的機會基本不存在,除非特例。”市尺陽說道。
  是的,特例。在制定這個計劃的時候,所有高層都知道其中的危險,斬道說得容易,為什么內宇宙這么長的時間以來一個人都沒有,就是因為其巨大的危險性。基本上,斬道就沒有活下來的。真實和虛無的境界線,不是每個人都像白易這么特殊的。不過,太陽系還是制定了這個計劃,因為,別無選擇。
  所有高層都知道這個計劃,也知道斬道的方式。
  因為,不能所有的一切都依靠白冥樓來完成,其他人,也是有著自己的信仰和堅持的。只要,自己能夠壓制對于死亡的那種恐懼,有犧牲的精神,就可以。
  其實,這次的斬道比單獨斬道要安全很多,借助六位至高本圣的力量來阻擋滅劫,這樣的機會不會有第二次。
  不過,還是讓人恐懼!
  看這驚人的波動和毀滅性的氣息就知道了,就連合道境都完全抵擋不住。七教的人在這次滅劫當中死掉的人起碼有三分之一,其中不乏很多合道境的超級高手。
  ……
  這樣驚人的威勢,不僅是一般的人在逃跑,就連身為本圣,都感到窒息。來到這里的本圣并不多,之前被華沙叫到這里的三尊之一,弗耵。還有后面趕來的九維界主-戊初,以及之后自己來到這里的視角三釋主之一,壽華。
  戊初已經完全被扯入了最中心,而且第一個被撕扯成為不同的維度,八成是活不下來了。
  壽華是最后來的,在最外面,倒是沒有關系。
  剩下的一位本圣,弗耵這個時候就非常的難受了。
  “你瘋了嗎!”弗耵不敢相信茉茉在這個時候還纏著他,完全不放他離去,這是要拉著他一起死的節奏?
  “瘋,你說呢!”茉茉的神情冷靜卻又略微猙獰。
  “你自己也會死的,這種滅劫,就連本圣都扛不住,更不用說你。”弗耵憤怒的說道。
  “我早就已經死了,就和神田清影和巴頓一樣。”茉茉狠狠的說道,右手瞬間一抹,一抹虛無的光華瞬間將身體完全的籠罩,簡直和白易現在的樣子如出一轍。同時,茉茉手持死亡勾鐮,瞬間朝著弗耵斬了過去。
  鐺的一聲,弗耵頓時被壓了下去,然后洶涌的滅劫頓時將兩人完全淹沒。
  一個有白易的虛化外衣,一個是身為本圣,都不可能立即死亡。但是不死亡卻不意味著就可以無視,或者說,出任何一點意外都會死在這個地方。
  死亡勾鐮拖動,茉茉身形劃過,在身后拉出一條暗色的光線。沒有任何停止的,死亡勾鐮交換到左手,連轉身都沒有,就再次一個回旋。簡單,霸道……但是在其中的弗耵卻看出了漏洞。茉茉的攻擊雖然依舊精妙,但是卻仿佛不再設計任何的法則的牽引了。要知道,到了他們這種程度,任何一招,都是法則相隨的。
  機會!
  弗耵頓時反擊,但是下一瞬間,眼中就露出了驚愕。
  在滅劫里面引動法則,你是在找死嗎。茉茉的眼中冰冷無比,死亡勾鐮大巧若拙的劃下。嗤啦一聲,不僅是滅劫的侵蝕,還有茉茉是死亡勾鐮劃過的傷痕。就連傷口都沒有,但是弗耵卻身體猛然一顫。
  錯身而過的時候,弗耵悶哼了一聲,然后彈到了不遠處。
  滅劫的光暈依舊在兩人四周蕩開,四周的所有人一切全部逐漸的散開,歸于混沌。但是兩人都沒有說話,就連受傷的弗耵,都顯得很沉默。
  緩緩的摸了一下嘴巴,將鼻孔流出的淡金色泫液抹掉,弗耵的眼神變得冰冷無比。
  “你在找死……!”如果說,剛開始還有一些緊張的話,那么這個時候突然受傷,弗耵反而變得冷靜下來。再怎么說,他可都是一位本圣,不管是心性還是實力,都不容輕忽。這個時候,他也已經明白,想要離開,就必須得踏過茉茉的尸體。
  “我已經死了!”茉茉的瞳孔安靜得如同死亡。
  “就如同巴頓和神田清影那樣!”
  隨著茉茉的這句話落下,剛剛還冰冷無比的弗耵頓時凝了一下。而這個時候,茉茉已經再次追上,死亡勾鐮重重的壓下。接下死亡勾鐮的時候,弗耵的腦海還浮現出兩個人的樣子,巴頓,神田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