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6)      第1347這份信念(11-16)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6)     

災厄紀元1308 借用力量

從一開始,白易他們就知道最根本的壓力是什么,七大教派那難以想象的實力,或者說,位于最高頂點的六位至高本圣。雖然到目前為止,六個人都一直沒有出手,但是卻并不意味著他們一直不出手。而那種程度的力量究竟代表什么,根本就無法想象。
  一旦對方真的出手,那么太陽系的一切努力就會顯得如同徒勞一樣。
  所以,哪怕明明知道對方的力量強大到難以想象,白易他們還是將六位至高本圣當做了目標。
  以斬道引起的宇宙滅劫為契機,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湮沒。
  那種由內宇宙引發的,將所有的一切全部抹消的波動,實在是驚人無比。就目前來說,白易他們還沒有見過比這更加驚人的攻擊。如果不是那個時候白易的斬掉的法則特殊的話,或許早就已經消失了也說不定。
  ……
  驚人的波動,將所有人全部籠罩了進去。
  位于邊緣的戊初看見不對就立即想要避開,身為維度空間九維界主第一位,本圣的層次,實力不用多說。但是戊初才剛剛踏出一步,所有人就頓時心中一凜。空間的漣漪才剛剛蕩開,戊初的身體就已經被徹底撕裂,就仿佛夾在兩個不同的維度當中一樣。
  并沒有立即死亡,但是那凄慘的叫聲和景象,卻讓所有人都驚愕。
  怎么可能,身為維度空間的九維界主,居然被空間給卡住了。看見戊初的遭遇,六位至高本圣剛剛想要踏出的步伐頓時就被嚇得停了下來。
  戊初同樣是本圣,雖然并沒有孕育之息,但絕對不是水貨。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戊初居然會被自己最擅長的維度空間卡住。完全不明所以,簡直就如同天方夜譚。戊初轉瞬就被撕扯成為好多個部分,分處于不同的維度。原本這是屬于戊初自己的能力,但是這個時候卻成為了最恐怖的殺法。
  這個時候,華沙也朝著一個方向滑出,身體就如同被拉成了無數時光的留影一般。看見戊初的樣子,華沙也想要先離開這個范圍。空間移動的方式不可取了,但是一般的遁光還是沒問題……個鬼啊。
  下一瞬間,華沙就悶哼一聲,身體從光影里面彈了出來,時光的留影重疊在一起。
  光陰留影……但是,力量反噬了!
  宇宙滅劫!
  沒有遭遇過的人根本就無法想象那種強大。生命存在于宇宙當中,不管如何強大,始終都是宇宙的一員。什么時間法則,空間法則,維度法則等等,都是宇宙法則的一種。而這個時候,在宇宙滅劫的壓制之下,他們才發現,以前賴以戰斗和自傲的能力完全失去了作用。這個時候想要利用能力逃走簡直就是將自己作死,戊初和華沙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擊殺源頭!
  突然之間,‘吾’就立即出手,但是在他剛剛動手的時候,卻發現白易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
  白易當然知道這個時候最容易被破解的,就是伍爾夫他們十二人被擊殺。只要引起滅劫的源頭沒有了,宇宙滅劫就沒有了存在的基礎。不過,白易可不會讓他們這么容易得逞,不需要多少時間,只需要抗住最初的攻擊就可以。
  找死!
  吾看見白易出現,當然也知道白易想要做什么。神秘的波動瞬間壓下,毫無疑問,這個時候的吾已經沒有絲毫的留手,只想將這個打破了劇本的螻蟻徹底的碾壓下去。
  真正的,屬于至高本圣的力量。
  攻擊剛剛落下,白易就暮然一聲悶哼,意識仿佛變得空蕩蕩一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仿佛無數的光年,又仿佛一瞬間,白易的意識再次凝聚,然后硬生生的抗住了吾的攻擊。看得出來,白易的樣子非常的凄慘,僅僅這么一下,身體就仿佛破碎了一般,臉上都出現了很多的裂紋。但是,白易卻仿佛用意志支撐起自身一樣,完全沒有后退。
  就連攻擊的吾都吃了一驚,怎么可能……白易居然硬抗下了他的攻擊。
  不,在白易他們到來這里之后,所謂的不可能,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
  還想要攻擊,但是六位至高本圣都已經發現,已經來不及了。就這么短短片刻,十二個人強行斬道引起的宇宙滅劫已經完全出現,將這里徹底的淹沒。這個時候,他們根本就騰不出手來攻擊了,只能祈禱自己不要死在這驚人的沖擊里面。
  毀滅性的波動不斷的蕩開,這個隱蔽的空間在也無法掩蓋,徹底的破碎。
  外面正在戰斗的所有人都驚愕的看向這個方向,被那種驚人的氣息所震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就連太陽系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只有那些高層里面,才知道完整的劇本。沒有進入中心的那些人都看向那個方向,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神色。不管怎么樣,第一步的計劃算是成功了。
  在之前的戰場上面,新光明理事會的會長,考爾比帶著笑容,站立在原地。
  在對面,釋教的祈菩-度音臉色無比的發黑。沒有想到,這位光明理事會的會長,居然真的戰斗到了這種程度。不過也已經結束了,考爾比的生命氣息已經快要微不可查了。捂了一下失去知覺的胸口,度音朝著考爾比走了過去。雖然最后是他獲勝了,但是損失也無比巨大,就連他的本命根基都被動搖了。
  幸好,還有白冥樓的冥裝。
  但是,突然之間,考爾比身上的冥裝突然脫落,咔嚓幾聲恢復成為保存形態。
  真是遺憾,冥裝怎么可能留給你們呢。
  嗖的一聲,冥裝就消失在虛空的深處,然后,考爾比才站立在原地,高大的身上傷痕累累。
  度音愣了一下,然后頓時變得無比的憤怒。攻擊再次發出,但是,考爾比卻沒有絲毫的閃避。混亂的攻擊之后,度音才發現考爾比完全沒有絲毫的躲避和移動。這個時候,度音才發現,考爾比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徹底死亡了。但是,考爾比那傷痕累累的身軀,卻依舊站立在原地,沒有絲毫的動搖。
  度音看著考爾比,咬著牙,就想要將考爾比的尸體徹底撕碎。
  “住手!”突然之間,一個聲音傳來。
  “誰?”度音憤怒的轉頭,才發現是釋教的三釋主之一,識滅釋主-壽華-lv7本圣。
  “壽華大人。”度音頓時變得十分恭敬。
  “已經死亡了,再毀滅尸體就顯得毫無氣度。”壽華右手一抹,地面的巖石仿佛變成水晶一般,將考爾比完全的封存了進去。
  ……
  在中國古的戰場上,古淮靠在一塊破碎的石頭上面,右手顫抖的抬了起來。在他的對面,華沙教的中央厚戊土劫律-景緯,還以為古淮這個時候還想要反擊呢,頓時戒備。但是慢吞吞的,古淮卻掏出了一盒香煙。
  “香煙,一種神奇的休閑消耗品,要嗎。”古淮對著景緯說道,抽出一根香煙。
  “嗯?”景緯眼中無比的警惕。雖然按照他的估計,古淮都快差不多要死了,但是太陽系戰斗到現在,誰都知道絕對不能用一般的敵人來衡量他們。
  “哈哈……咳咳咳。”古淮想笑,但是卻咳出了一些血液。
  “也是……!”看見景緯的樣子,古淮平靜的說了一句。剛剛還是對手,現在又遞給對方香煙,怎么想都不正常吧。沒有繼續堅持,古淮只是點燃了自己手中的香煙,然后在唇邊吸了一口。成為中古國的首領之后,為了氣度和身份,他已經很久不曾吸煙了。原來,還是這種味道……煙草的味道逐漸在口腔當中散開,進入肺中,然后,古淮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良久,當香煙燒完之后,中央厚戊土劫律-景緯才來到古淮的面前。
  在古淮的身側,那一盒香煙跌落在地上。鬼使神差的,景緯將香煙拿了起來,看了一會之后,才點了一根在嘴邊。
  “大人!”華沙教的其他人都無比的震驚,立即喊道。
  “不用擔心,沒有危險。”景緯身為合道境,當然立即就可以分辨出來,香煙是否有危險。特殊的,獨有的淡淡煙草味道在鼻中散開,景緯又看了古淮一眼。沒有恨,沒有怨,到最后,完全是將他當做一個普通的朋友在對待一般。
  真是,奇怪的態度。
  ……
  而另外一邊,坲加看見中心蕩開的波動之后,動作頓時一停,媽媽……。轉瞬,坲加再次踏出,戰斗起來更加的暴虐。
  就仿佛,想要將心中的不安徹底的壓下,用另外的方式來發泄一樣。
  身為白易的徒弟,坲加知道的東西當然也非常的多,包括完整的計劃。利用十二人強行斬道引起的宇宙滅劫,對六位至高本圣造成巨大的傷害。如果可以將六人直接消滅的話就最好,就算不能消滅,造成傷害也是好的。而不管最后的結果如何,十二位強行斬道的人,也有很大的可能會死去。
  因為,白易推算過,斬道可以活下來的人幾率很小。
  白易斬道之后,就對斬道的過程進行了整理。如果憑借自身的力量來斬道,除非像白易這樣能力非常特殊的,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就比如白冥樓里面的隊長,不管是伍爾夫、無量、還是其他人,將他們掌握的那種法則斬斷之后,都不可能抗住宇宙滅劫。
  絕對不可能!
  因為這是由他們自身的能力決定的,無法用斬道之后的力量構筑一個屬于自身的世界。只要依舊存在于這個宇宙當中,就必死。
  但是,太陽系還是準備了這個計劃,不僅僅是因為必須對六位至高本圣造成傷害的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用六位至高本圣的力量,來抗住宇宙滅劫。以伍爾夫他們自己的力量,如果斬道的話必死,但是,有了六位至高本圣卻又不一樣了,如果好運的話,完全可以借助他們的力量來抗下滅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