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305 殘留的意志

突然在這里遇見了冢七,安月流蘇的心中,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驚喜。雖然她自己也已經被提拔成為隊長,但是對于冢七,還是十分的尊敬。擔當冢七的副隊長這么多年,安月流蘇對冢七的實力知之甚深。雖然白冥樓隊長的名次并不代表絕對實力,但是某種程度上,還是有些準確的。
  第三冥衛,冢七,從當初無數人的尸骸當中誕生的個體,力量非常的強大。
  兩人聯手,頓時和七色源皇戰斗起來。在戰斗的時候,兩人就已經開始飛速的交流,主要是冢七詢問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我跟著那個烏蒙來到這里,就看見新白宮的人。’冢七問道。
  ‘是這樣的reads;。’安月流蘇也沒有廢話,直接將這段時間的過程化為識感,傳遞給冢七。識感的交流非常的迅速,并沒有花費什么時間,冢七就了解了經過。
  ‘原來如此,難怪那個時候白易大人就這么注重知識之腦。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冢七回說到。冢七被傳送到了南下天的一個星域上面,以他的實力,臨神境雖然在現在算不上決定,但是在一個星域上面還算是頂尖。早在另外一個星域上面,冢七就發現好像整個內宇宙都隱藏著一股動蕩的氣息,所以才隱藏了身份加入一個勢力當中。這次,冢七就是被烏蒙一起帶來參加這里的戰斗的。
  而烏蒙他們遭遇的,就正好是新白宮的人,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冢七還是暗中制造了一下‘巧合’,讓戰場偏向新白宮。
  原本,冢七還以為僅僅是一場戰斗而已,但是,沒有想到居然發生了這么巨大的事情。
  在冢七和安月流蘇交流的時候,對面的七色源皇就已經瞬間壓下,然后三人頓時混戰在一起。
  在三人爆發戰斗的時候,旁邊的烏蒙停頓了一會,然后才讓下面的人也立即對新白宮爆發戰斗。拍馬屁拍到馬腿上面去了,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但是目前的戰斗是不能停止的,好歹,這是六位至高本圣傳達的命令。
  冢七給七色的偷襲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但是也讓七色變得認真和憤怒。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七色彼花!
  一朵七色的花朵在七色源皇的手中盛開,然后壓下。三人接觸的地方,頓時蕩開一圈驚人的波動。這才是完全不加留手的合道境,簡直擁有毀滅世界的能力。很顯然,七色的這朵七色彼花完全沒有控制力量,所以對四周造成極大的沖擊。就如同數百顆核彈的威力一般,瞬間朝著四周卷動。
  僅僅一剎那,之前還十分激烈的戰場,就被清掃一空。
  不僅是新白宮的人,就連本身身為萬源海的人,也死掉了不知道多少。一些僥幸逃過一劫的人,都遠遠的看著中心那驚人的波動,心有余悸。
  但是突然之間,從中心同樣升起一股浩蕩的冥氣reads;。
  生冥道!
  白冥樓第三冥衛,冢七。單純的以自身特殊力量的總量來說的話,冢七比白易更高,當然,那是指的白易進階之前。不過即便如此,就可以知道冢七究竟有多厲害了。
  真正的,頂級的戰斗。
  遇見冢七,安月流蘇原本是無比的驚喜的,但是當戰斗持續下去,安月流蘇才發現,他們兩人一起和七色交戰,居然同樣被壓制了。
  怎么可能!
  帶著驚愕的神情,兩人被七色同時壓下,巨大的七色彼花如同盛開一般,將兩人完全席卷了進去。驚人的攻擊之后,七色才帶著高傲的神情,看著中心凄慘的兩人。“真是無聊,以為多一個人就有勝算了嗎,只不過是多上一具尸體而已。”
  而這個時候,安月流蘇也看向冢七,頓時就明白了為什么。
  冥裝!
  冢七身上也有冥裝,但都是之前的試作品,防御程度還達不到lv5的程度。因為那個時候,白冥樓連夜夜的知識之腦都還沒有出現。冥裝的加持力量究竟有多大,簡直不用多說,而這個時候,冢七身上的試作品冥裝就已經完全破碎,露出了里面傷痕累累的身體。
  “隊長!”安月流蘇驚慌的喊道。
  “我沒事,這就是我們的冥裝嗎,果然很強大。”冢七也看向安月流蘇。原本以為安月流蘇身上的冥裝只是精致華麗而已,但是沒有想到,居然這么強。不僅將攻擊攔下了大半,而且冥裝上面流動著淡淡的光澤,完全沒有絲毫的劃痕。
  “隊長,你穿我的。”安月流蘇說道。
  冢七沒有說話,只是用手阻止了安月流蘇的動作。很明顯,冥裝并不是專屬,會根據每個人的不同而自動的調整。但是,這卻并不意味著他可以接受安月流蘇的冥裝。這種程度的戰場上面,如果安月流蘇沒有冥裝的話,那么無疑是致命的。
  而這個時候,七色也看出來,冢七身為隊長,居然沒有冥裝。要知道,這可是在現在很多人的心中都無比珍貴的防御性質的寶具的reads;。
  想象冢七消失的時間的話,那個時候,白冥樓居然還沒有冥裝啊。
  原來如此!
  七色眼中閃過一抹了然,然后升起了一種貓抓老鼠的戲弄的神色。雖然知道冢七表現不如意是因為沒有冥裝的原因,但是他可不會同情。相反,他只會更加殘忍的將對方玩弄致死而已。
  戰斗再開,冢七和安月流蘇變得更加的狼狽。而冢七雖然沒有冥裝,也抗下了大部分的攻擊,純粹以肉身。由此可見,冢七的力量究竟有多強了,起碼,比安月流蘇強了好幾個層次。不過,冢七身上的傷勢也變得無比的嚴重,即便他是天生的尸骸體,但是恢復也越來越緩慢。
  轟的一聲,冢七飛了出去,胸前被一束七色光束徹底的貫穿。
  “雖然你沒有冥裝,勝得稍顯有些無聊,但是,戰場上面不能有任何的怨言,對吧。”七色高傲的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四周還殘留的一些新白宮的人看見這一幕,都不由輕微的絕望。那可是白冥樓的隊長啊,而且還是兩名,居然就這么被對方壓制了。雖然早就從高層上面知道敵人強大得可怕,但是現在真正看見這一幕,才知道那種絕望一般的壓力。
  “再見。”七色右手張開,七色的源海將冢七淹沒。
  “隊長!”安月流蘇這個時候正好被轟到另外一邊,眼看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株巨大的植株突然從地面生長起來,盛開成為一朵巨大的魅香木槿。雖然在七色源海里面顯得有些搖搖欲墜,但是卻依舊堅持了下來。然后,所有人才發現,從魅香木槿當中,浮現了另外一個身影。
  穆娜爾!
  “既然覺得勝得無聊,那么何妨再戰斗一次。”穆娜爾開口說道。
  “就你?”
  “不是我。”穆娜爾說著,鏈墜張開,一套冥裝浮現在原地。這一套冥裝依舊保持著攻擊的姿態,甚至還沒有恢復平時的樣子。而所有人,更是可以從里面清晰的感受到一種意志。明明冥裝里面空無一人,但是這種意志,就是如此的清晰。
  “這個是。”安月流蘇驚愕的說了一句。平時每個隊長的冥裝究竟是什么樣子,簡直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安月流蘇一眼就認了出來。
  “嗯,雷蒙德隊長的。”穆娜爾肅然的說道。
  根本不用多說,雷蒙德的冥裝為什么會單獨出現在這里。冥裝里面的那份意志,就是雷蒙德的。就連冢七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才消失了不到幾十年,再一次回來,沒有想到雷蒙德都已經徹底的犧牲了。剛剛安月流蘇和他說那些事情的經過的時候,他還并沒有一個直觀的認識,但是,當看見雷蒙德這件冥裝之后,卻立即就感受到了。
  這并非是一般意義上的戰斗,而是需要有深刻覺悟的。
  “是嗎,雷蒙德的冥裝啊。”冢七說道,將手放在了冥裝上面。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剎那,原本安靜的冥裝頓時亮了起來,冥裝里面的虛位演算法陣頓時就確定了冢七的身份,然后立即開始著裝。冥裝,并非每一個人都可以穿上去的,擁有最高權限的,只有白冥樓的最高層。
  僅僅剎那,冥裝就已經完全穿在了冢七的身上,幽暗的色彩,厚重的面罩,連雙眼都徹底的遮住了。
  和之前雷蒙德穿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的外觀,但是同樣霸氣而厚重。
  這就是,現在白冥樓的最強冥裝,完全以自身為調整的,最適合每個人的形態。冢七在冥裝剛剛穿上,就立即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朝著四周蕩開。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所有人只有一個感覺——很強!而就連安月流蘇和穆娜爾都驚愕了一下,然后才看著中心的冢七。
  不對!
  冥裝沒有這么強大……不,這應該是虛位演算里面的自動進化體系。冥裝在雷蒙德徹底升華之后,將那份力量吸收了進去,變得更強了。
  冢七雖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也受到了雷蒙德最后的精神影響,然后抬頭。
  殘留的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