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4)      第1347這份信念(11-14)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4)     

災厄紀元1304 冢七出現

穆娜爾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了,只有將色運幼香殺掉一個念頭。沒有想到,雷蒙德升華之后的力量都沒有將兩人殺死。應該說,對方不愧是合道境當中的高手嗎。不過,即便是沒死,兩人也毫無疑問的受了巨大的不可違逆的傷害。否則身為九維界主的寧玊就不會立即離開。
  如果還有最初的那份力量的話,不需要兩人聯手,就可以很容易就將穆娜爾給打發了。
  ————————
  在另外一邊,安月流蘇也陷入了苦戰。兩人都是新晉的隊長,雖然依靠《格》的秘術提升到了臨神境,但是底蘊確實差得多了。就算是《雜阿冥經》也不可能這么快就彌補她們的欠缺。
  冰紋花霜天凍結!
  雖然明明知道,并沒有多少效果,但是安月流蘇還是在繼續堅持下去。
  空氣當中瞬間浮現出一條冰色的脈絡,然后逐漸朝著四周凍結,但是卻對對手并沒有多少作用。
  強大的沖擊直接碾壓下來,無數冰花頓時朝著四周飛散,安月流蘇雖然已經盡力閃避,但是那仿佛覆蓋整片空間的攻擊,還是將她壓下。轟的一聲,安月流蘇重重的砸在地上,甚至穿透了厚厚的大地,跌入了下方的一個空間。
  本身就是未完成的世界,所以天地的劃分并不明確,所以這片大地之下,居然還有著另外一片天空。
  而在天空之下,是另外一個戰場。
  安月流蘇就如同一顆炮彈一般,從天頂貫穿落下,轟然砸在了戰場上面。頓時,整個戰場上面的人都被驚呆了一下。
  安月流蘇忍著痛楚,從地底重新爬了起來。
  然后,安月流蘇才發現,這里居然是另外一個戰場。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當然,不僅僅是她的身上,還有從那個大洞當中,跟隨著落下的一個人影。在這個人的身邊,環繞著七個光環,整個人如同神祇一般冰冷高貴。
  七色源皇!
  下方同樣屬于萬源海一員的一位源海神將立即就行禮,顯然,七色源皇的身份比他高得多。
  萬源海,三十三源皇,七色源皇雖然不是最厲害的,但是也排在前十之列。
  “七色源皇大人。”
  七色源皇看了一眼這個家伙,想了一會,才記起來,這個人是原本在南下天區域執行任務的一位源海神將。很顯然,他也是被叫過來這里的人。想清楚之后,七色才淡淡的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七色源皇大人,要屬下動手嗎?”這個神將頓時興奮的說道。
  七色源皇看了這個人一眼,再次點點頭。很明顯,這個人不過是想在他的面前露露臉而已。身為下屬,如果被上司看重的話,顯然是很有好處的。
  “謝源皇大人。”這個家伙顯然很高興,如果在這里將安月流蘇拿下的話,或許就會被七色源皇看重了。
  安月流蘇也不知道究竟是該松一口氣還是覺得無奈,居然又出現了新的敵人。而這里,新白宮的人,顯然是不太可能幫上忙的了。輕輕的呼出一口氣之后,安月流蘇的樣子變得冷靜,不管怎么樣,她都要堅持下去,哪怕是將敵人拖住更長的時間也無所謂了。
  戰斗再次爆發,安月流蘇頓時和這位叫做烏蒙的萬源海神將戰斗在一起。
  整個戰場上面,仿佛只剩下了兩個人的戰斗,四周的其他人都靜靜的觀看著,根本就沒有插手的余地。這個戰場并不大,烏蒙作為神將,就是領頭的了。而新白宮在這里的,也只有兩位使徒,圣光天使傳承者,沙利特;炎之魔體傳承者,七宮舜。雖然兩人都很強,但是顯然也無法插手安月流蘇的戰斗。說起來,他們也只算是太陽系時代才成長起來的新人而已。
  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白冥樓的隊長不愧是白冥樓的隊長。
  就算安月流蘇和他們一樣,都是在后期才升為臨神境的,但是戰斗當中,卻比他們要強大得多。之前完全將他們壓制的那個神將烏蒙,居然被安月流蘇壓制了。雖然和一位源皇交手不是對手,但是一位源神將,同樣身為臨神境層次,安月流蘇顯然還不怕。
  冰紋花霜天凍結!
  同樣的招式,在烏蒙身上,就頓時取得了驚人的效果。
  烏蒙顯然沒有預料到,被七色打得狼狽不堪的安月流蘇在他自己對付起來居然會這么的吃力。原本看對方也是臨神境,他還以為可以用對方來立功,露露臉呢。在身上凍結而起的剎那,烏蒙的臉上才浮現出一抹驚愕。
  “烏蒙神將,我來幫你。”突然之間,一個籠罩在黑色光暈當中的人開口,飛了出來。
  安月流蘇頓時折返,擋住了這個人的攻擊。
  原本,安月流蘇并沒有想這么多,反正都是對手,只要戰斗下去就足夠了。但是當一交手,安月流蘇就頓時在心中閃過一抹驚愕。這種感覺……顯然來不及多想,戰斗完全沒有停止,變得更加的激烈。
  烏蒙看見沖出的人影,心中稍稍欣慰,這個叫做鬼七的家伙是他在南下天那邊遇見,然后招攬的,實力非常不錯。
  從凍結的冰層當中出來,三人頓時混戰在一起。
  漸漸的,戰斗的場地逐漸朝著上方的七色源皇轉移過去,烏蒙雖然察覺了,但是只以為這是戰斗的自然躲避移動。就連在上方的七色源皇也沒有在意,哪怕是已經到達了他的身邊。這既是他對自身的自信,也是身份的必須。
  兩位源神將級別的人已經在和安月流蘇戰斗了,如果他還需要躲避的話,就顯得弱了氣勢。
  三人的戰斗交錯而過,烏蒙特別的避開了七色,生怕將七色給波及進去。雖然明明知道不可能對七色造成什么傷害,但是丟了臉面的話,可就慘了。
  但是,在那瞬間,安月流蘇卻朝著七色撞了過去。
  七色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嘲笑,早就等著了。
  輕微的一手按下,七色的光圈頓時浮現出強大的壓力,就仿佛要將所有的一切全部壓爆一樣。
  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如果不是同一時間,鬼七的舉動的話。
  《生冥道》——冥途引!
  剎那的交錯,動作快得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強大的冥氣瞬間綻放,被鬼七抓了一個機會的七色,硬生生的挨了這重重的一擊。如果不是怕波動太大,引起七色察覺的話,恐怕七色還要更慘。
  安月流蘇被七色光圈壓下,再次跌落,只是這一次,在即將墜落的時候,一個人卻將安月流蘇給接住了。
  “鬼七!”烏蒙已經徹底的傻眼了,驚愕的大聲喊了出來。
  “隊長!”安月流蘇則是輕微激動的說道,眼中十分的驚喜。
  “隊長,什么隊長?”
  七色冰冷的看了烏蒙一眼,然后才看向對面的鬼七。這個白癡,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也不知道從哪里收來的人,身份都沒有確定就敢收為下屬。很顯然,這個叫做鬼七的人,真正的身份,居然是白冥樓的一位隊長。而且看那個安月流蘇在對方身后恭敬的樣子,身份比安月流蘇還要高一些。
  “白冥樓的隊長?”
  “第三冥衛,冢七!”冢七說道,霸氣無比。
  七色將太陽系上面的資料回憶了一遍,然后才明白了怎么回事。白冥樓隊長級人物的資料,當然無比的全面。冢七,原本的第三冥衛的隊長,但是在白冥樓去過了伊斯特星域一次之后就消失了。根據資料,是消失在虛空卵巢里面了。那么,現在的情況就是……冢七通過虛空卵巢,跑到南下天去了,還被烏蒙這個家伙收服了。
  收服個屁,分明是利用他,而且這次還正好帶到了神庭里面來。
  真特么的巧合!
  想清楚經過之后,七色才突然凝了一下雙眼,暮然壓下。
  戰斗再次展開,七色vs冢七和安月流蘇。而這一次,烏蒙還想要參加進去,但是卻沒有想到,才剛剛到戰場邊上就被七色一衣袖掃飛。如果不是他實力還不錯的話,估計就要受不輕的傷勢了。
  傷勢還罷了,關鍵是七色的態度,特么的,他完全是拍馬屁拍到馬腿上面去了。
  但是,誰又知道他隨便收服一個人會是白冥樓的隊長啊,要不要這么坑。南下天和東上天相距不知道多少億萬萬的距離,白冥樓的隊長怎么會這么巧出現在那個地方。
  而這個時候,整個戰場上面很多人也立即明白過來。難怪覺得之前的戰斗有些不對,明明萬源海的實力比新白宮強大的,但是戰斗卻一直持平,萬源海的一些高手總是折損得莫名其妙。冢七藏在對方的陣營當中,身為隊長級的高手,偶爾下個黑手什么的,完全可以置人于死地啊。
  沙利特和七宮舜都崇拜的看著冢七,對白冥樓更加的尊敬。
  甚至,很多人都覺得白冥樓有些高深莫測的感覺,居然這么早就推算到了這一幕,白冥樓究竟做了多大的準備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