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302 雷蒙德戰死

快速而驚人的戰斗,突然之間,穆娜爾朝著后面彈開,身體在空中拉開一條長長的痕跡。在前方,一株魅香木槿如同替身一般逐漸散開,四周的花瓣飄落了一地。停下之后,穆娜爾才開始不斷的喘息,臉上浮現出一抹潮紅。
  不僅僅是戰斗的激烈,還有別的東西。
  事實上,穆娜爾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己應該是中了對方的某種影響。
  “真是令我吃驚啊,你居然到現在才情動。”對面的幼香有些意外的看著穆娜爾。身為八運之輪的色運,幼香自身范圍內就帶著奇怪的氣場,只要和他戰斗的人,不管性別如何,都會陷入**當中。
  穆娜爾沒有回答,只是知道自己大意了。
  白冥樓有特別的秘術《自在體》,雖然還不完全,但是在戰斗的時候也自成一個整體,外面的很多因素,除非自主同意,否則都無法進入。空氣當中的毒素、氣場的侵蝕等等,都不能起到作用。但是穆娜爾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這么特別。
  應該是對方身上折返的光線,以及他的聲音的作用吧。
  除非真的完全隔絕,否則和對手對戰的話,視覺的運用還是主流,穆娜爾就沒有想到,僅僅是看著對方,聽見對方說話,自己就中了影響。這樣下去,真的會被對方抓住,當做玩物一樣擺弄了。
  感受著自己的狀態,穆娜爾知道,自己只能拼命了。
  輕輕的在心臟一點,即使是身為木系植物的屬性,也可以感覺到身上的氣血沸騰起來,就仿佛身體都要燃燒起來了一樣。
  閃步!
  腳步聲如同快速的節奏點踏在心臟的跳動上面,在穆娜爾的身體兩側,兩條青木龍剎那從植物當中生長出來,朝著對方絞殺了過去。
  對面的幼香頓時輕微的一笑,就這點手段,對付一般人或許足夠了,但是對于他,顯然并不可能。在青木龍絞殺而來的時候,強大的力量頓時綻放,將青木龍徹底的掙破。但是出乎幼香意料之外的是,穆娜爾在這個時候并沒有退卻,反而迎著他的攻擊硬闖了上來。
  即便是穿戴著冥裝,也可以看見穆娜爾身體上面不斷出現的沖擊光暈。
  穆娜爾的臉上泛著潮紅,但是雙眼當中卻堅定無比,完全無視了朝著自己壓來的攻擊,瞬間落下。那種春~情躍動的臉龐,和眼中冷靜堅定的眼神形成強烈的對比。讓下方的幼香都不由心折。
  不過,正是因為如此,這樣的女子才更有收藏和玩弄的價值不是嗎。
  什么圣女、皇女、祭司、公主之類的,只有身份更加高貴,才有玩弄和征服的價值啊。這次是白冥樓的隊長,真是好奇,那個類人圣殿的圣女小玉,以及白冥樓的那位白冥公主,如果可以俘虜的話,才叫走了大運。
  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穆娜爾就瞬間落下。
  兩人的雙眼頓時對視在一起,幼香的眼中閃過一絲謔笑。果然,穆娜爾的動作停止在這瞬間,身體輕微的顫動,汗液蒸發起來。這是完全屬于穆娜爾自己的體味,但是卻并不算是汗味,反而升起了如同青木一般的清香。
  結束了!
  幼香輕輕的捏住了穆娜爾的下巴,但是突然之間,他的眼中露出一絲驚愕。
  一根細小的木刺刺穿了他的防御,陷入了皮肉。
  沒有控制住?
  不,看得出來,穆娜爾的神情并不是假裝的,已經完全陷入了情~欲。那么,對方又是怎么控制自己的身體的呢。
  還沒有來得及知道為什么,木系的種子就立即在皮肉之下開始生長,速度快得驚人。幼香其實早在木刺進入身體的時候就已經阻隔了那個方向的任何血氣流動,但是也沒有想到,攻擊會這么強。
  沒有在第一時間削落血肉,失策!
  一枚木系的種子頓時開始飛速的發芽生長,幼香的血肉就仿佛其養分一樣,提供了強大的動力。
  木神女?魅香木槿!
  剎那,巨大的木質就生長出來,變成了一個木神女的樣子。而幼香則是被魅香木槿的根莖纏繞在里面。不僅是木神女而已,還有一種毒素也逐漸進入了幼香的身體。
  蝕木心!
  而這個時候,穆娜爾的意識已經完全的獨立出來,就仿佛第三者一樣俯視著戰斗的雙方。她自己的身體,以及對面的幼香。《第三獨立意識》在身體受到對方掌控的時候,特別的運用方式。完全以第三者的視覺,將自己的身體當做一個‘角色’來操控,至于角色是否陷入了什么不好的狀態,第三意識是感受不到的。
  已經感受到不妙的幼香頓時就升起了一絲怒意,居然這么不識趣。
  這個女人,是要拉自己一起陪葬!
  再也不是以戲耍的心態,色運幼香頓時用出了真正的實力。雖然他確實喜歡玩弄對手,但是那也要分什么情況。繼續玩弄下去,他自己就會先折損在這里了。
  戰斗頓時變得更加的激烈,穆娜爾的身上傷口已經越來越多了,穆娜爾的攻擊方式也越來越慘烈。強大的木神女都開始枯竭,而穆娜爾更是如同一個殘破娃娃一般,渾身就沒有一點好的地方了。
  第三意識啊,將自己的身體完全當做一個傀儡。穆娜爾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完全壞掉了,但是她卻完全無法感受到。即便是知道,也這樣毫不猶豫的,拖著對方落了下去。只是,在這個時候,幼香又再次撕裂了木神女的攻擊。
  真是有些遺憾,連拉對手一起陪葬都做不到。
  穆娜爾的身體朝著下面跌落,望著灰蒙蒙的天空,跌落在地上。
  就在這個時候,空間突然撕裂,另外一個人突然從里面打著轉一般飛了出來。兩人的眼神都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人就重重的砸落在穆娜爾不遠的地上。
  這個時候,從那個空間裂縫里面,才繼續出現了另外一個人影。
  四人都愣住了。
  穆娜爾愣住,是因為砸出來的人是雷蒙德,第六冥衛的隊長。明明雷蒙德是跟隨著白易朝著前面前進的,沒有想到居然被打得劃破了空間,飛到了這個地方。那么,對手究竟是要強大到什么地步?
  色運幼香愣住,則是因為從空間裂縫里面出現的那個人。
  維度空間,九維界主第四位-寧玊!
  九維界主一共有九位,前面兩位是本圣的層次,戊初就是第一位,僅僅位居與唯彌尊-戴維之下。而寧玊雖然不是本圣,但是也差不了多少。難怪雷蒙德身為隊長,居然也顯得沒有多少反抗的力量,一直被壓制著打到了這里。
  四人都有些安靜,顯然都沒有想到,居然會遇見這樣的情況。
  雷蒙德和穆娜爾對視一眼,看對方的樣子,就知道已經慘得不能再慘了。兩人都不是敵人的對手,現在11依舊不是。不過,雷蒙德搖晃卻又堅定的站了起來,緩緩的來到穆娜爾的身前。從彼此的樣子,就知道戰斗都非常的辛苦。雖然早就已經有所準備了,但是當這樣的情況發生的時候,還是有些無法無奈啊。
  “等會輔助我,給我創造機會。”雷蒙德說道,拍了一下穆娜爾的肩膀。
  “嗯。”穆娜爾愣了一下,然后才點點頭。
  兩人的商議并沒有避開對方,因為那完全沒有必要。事實上,不管是寧玊,都沒有將兩人放在眼中。白冥樓的隊長確實有潛力,但是潛力卻不同于實力。現在的雷蒙德和穆娜爾,顯然并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過,穆娜爾之所以發愣,卻是因為別的原因。在雷蒙德拍她的肩膀的時候,就已經告訴她該怎么做了。
  雷蒙德,已經打算玩犧牲自己了。
  ‘雷蒙德……。’
  ‘別和我搶,你還不夠格。不是我打擊你,以你的實力,即便是抱著拉對方陪葬的心思,估計也起不到真正的效果。原本我就有舍棄一切,將對方拉著陪葬的念頭。現在這樣正好,多了一個,我不虧。’雷蒙德說著,朝著前面走了出去。
  穆娜爾還有什么話,卻都完全無法說出來了。
  一抹無奈和苦澀在心中傳開,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就連想要拉著對手陪葬都做不到。當初隊長關時樂死亡的時候,她也是這么的無力。不過,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心中都已經有所覺悟,所以穆娜爾也沒有扭扭捏捏的的繼續說什么來阻止。既然雷蒙德已經做好了打算,那么,她就只能盡全力,讓雷蒙德的死亡創造更大的價值而已。
  以,死亡來創造應有的價值!
  對面的寧玊和幼香都沒有想到,雷蒙德居然是這個打算。
  九化狂脈,完全解放!
  四人的戰斗再次展開,而這一次,雷蒙德比之前更加的驚人。已經完全拋開了一切的雷蒙德,仿佛有一種即將進階的預兆。不過,雷蒙德自己都不知道,這究竟是不是自己臨死前看見的幻影。不過,都無所謂了,當雷蒙德的身體里面綻放出光芒,將寧玊和幼香兩人籠罩進去的時候,兩人都露出了驚愕。
  瘋子!
  完全升華!
  就仿佛一切都歸于原點的光芒散開,給雷蒙德創造了機會,正好彈開的穆娜爾半跪在地上,看著中心那融匯在一起的光芒,莫名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