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301 劣勢

在白易和戊初戰斗的時候,白冥樓的其他人也在朝著中心突進。不過,七教的力量實在是太強了,所以這非常的困難。除了少數幾個人終于將對手解決,從戰場上面突破了以外,其他很多人都陷入了困境當中。
  伍爾夫、無量、黑水晶、費力克斯、貝米拉。
  五人已經突破了戰場,快要到達了中心。不過,他們都知道,只有他們五個人是絕對不夠的,還需要更多的人來到中心。只是,白冥樓的其他隊長都被拖住了,甚至,說不定還有生命的危險。雖然他們都是白冥樓的隊長,但是在面對七教這樣強大的敵人的時候,還是顯得力有未逮。不過這個時候,顯然沒有什么人可以幫助他們了。想要突破,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
  ……
  千足刀!
  蜈刀右手長刀猛然揮出,剎那,在前方數千米范圍內,從地面憑空生出無數尖銳的如同勾足一般的長刀。鏗的一聲,這些長刀瞬間合攏,最長的足足達到上千米的長刀,頓時形成了一個牢固的刀籠,而最中心,則是所有刀鋒所指的地方。
  蜈刀,白冥樓的兇獸百足刀蜈,在沉眠之地死亡了一次之后,被白易復活。不過,卻不在是以兇獸的樣子,而是以人類的樣子。而他的本體,依舊是自己的一部分,只是,卻成為了一件和自身完全相容的武器——千足刀!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比其他的法則寶具更加的適合他。
  不過,即便是這么兇猛的千足刀籠,也無法滅殺對手,在牢籠的中心,一個十渡元座——諜海雙手朝著外面撐開,緩緩的抬起了頭。大意了,原本以為只是普通的長刀的,但是沒有想到在這里面,自動形成了一個領域。
  他看得出來,對面這個白冥樓的隊長能力其實非常的一般,某種金屬化而已。可以說,找到一些堅硬的材料打造成為長刀,估計都可以比得上這種能力。而這種能力的攻擊方式更是單調無比,除了硬切的物理攻擊還有什么方式?
  而以這種程度的戰斗來說,單純的物理攻擊,在很多時候都沒有什么效果。
  空間穿透可以直接避開,元素化可以直接無視等等。
  原本,作為十渡元座的諜海自然也是精通空間穿透的,但是在攻擊降臨的瞬間,他才知道大意了。看向對面蜈刀的眼神,這個十渡元座才冷笑著抬頭。
  確實已經很不錯了,知道自己的短板,然后修復了其中的不足,在千足刀籠的里面,居然隔絕了空間穿透。而且,或許不僅僅是空間穿透吧,其他可以忽視物理攻擊的方面,應該也隔絕了才對,讓對方只能硬生生的承受那種斬殺。而且,即便是以他合道境的力量,居然都無法硬抗這些刀鋒,可見這種刀鋒究竟有多鋒銳了。
  “白冥樓的隊長嗎!”諜海說了一句,嘴角勾起。
  也僅止于此了,如果他還是和對方相同的境界的話,或許真的不是對手,不,完全不是對手。但是,不同的境界,實力的對比可是完全不同的。
  整個世界都震顫起來,整個千足刀籠不斷的發出顫抖,在中心鋒利的刀鋒逐漸切入了諜海的身體,然后流出血液。在諜海的外面,一件防裝和自身的防御氣場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能力很簡單,但是卻無與倫比,什么都可以切斷。
  不過,突然之間,錚的一聲,強大反彈力量頓時出現,整個千足刀籠頓時就被彈開,就如同一朵無數勾足長刀盛開的花朵一樣。
  糟了啊!
  蜈刀在心里說了一句,瞬間迎上,手中長刀橫切而出。只是這一次果然,在堪堪要接觸到對手的時候,諜海就立即消失不見。四周頓時卷動起無數的刀影,可以說這種速度和頻率,已經將四周的空間都全部籠罩,但是諜海卻依舊可以在每次攻擊臨體的瞬間避開。
  觸碰空間錯位!
  完全就好像是一個被動技能一樣,這算得上是諜海的定式能力了。當被他記錄下來,確定需要躲避的攻擊,會在臨體的瞬間,他自己也自發的產生一個空間錯位移動。所以,不管蜈刀的攻擊多么猛烈,都完全無法真正對他造成傷害。
  戲耍了稍許,諜海也知道這種戰斗不能大意,找到一個機會,瞬間壓下。
  轟的一聲,蜈刀頓時就被一只大手按到了地面里面去了。
  這個時候,同樣被壓制的,還有其他幾名隊長,第六冥衛的隊長,雷蒙德;第七冥衛的隊長,蘭多夫;第十冥衛的隊長,歐內斯特;第十一冥衛的隊長,金吉拉。不是他們不夠強,而是對手更強。
  連續的戰斗之后,就連他們都已經產生了一絲疲憊。
  但是這個時候,顯然沒有任何人可以來幫助他們了。就連白易自身,都陷入了激烈的戰斗里面。其他的白冥樓的兇獸沙皮、噗噗等等也同樣廝殺得非常的兇狠,卻依舊沒有余力。畢竟,太陽系上面面對的,絕對不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敵人。
  這樣不行!
  蜈刀很清楚,不僅僅是被對手壓制的原因,更多的原因,是他不能夠被拖在這里。如果在這里就停下的話,那么所有的計劃都將徹底沒有價值,只有兵行險招了。
  乍然閃過的鋒芒,然后整個戰場仿佛就瞬間變得靜止。
  蜈刀的嘴角逐漸流出一絲心血,是心血,不是普通的鮮血。只是同樣的,對面的諜海眼中也閃過一抹呆愣,然后看著自己身上穿透的那柄長刀。
  輕微的呆愣之后,諜海頓時變得無比的瘋狂和憤怒。強大的攻擊頓時綻放,蜈刀頓時被彈出了出去,仿佛穿透次元一般,再次出現的時候,身上已經多了無數的傷痕。就連冥裝上面,都出現了絲絲裂紋。
  不過,對面的諜海同樣深深的捂住了自己的傷口,一時之間居然無法追擊。
  就在蜈刀即將落在地上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從側面飛了出來,然后將蜈刀給接了下來。一個同樣穿著冥裝,頗為單純卻自然的流出冷意的女子。
  “小蝎子。”蜈刀頓時說道。
  “嗯。”小蝎子當然就是飛翼毒蝎了,蜈刀是男的,小蝎子是女的。
  “這里交給我吧。”小蝎子說道,看向那邊的諜海。
  “那么拜托你了。”蜈刀沒有推辭,而是立即點點頭。原本兩人并不是一個種族,但是在從沉眠之地復活之后,兩人都擁有了人類的形體,蜈刀才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小蝎子。可惜的是,對方一直很冷漠就是了,種族都不同怎么談戀愛……。看著小蝎子的背影,蜈刀有什么想說,最后還是沒有開口。
  轉身飛了出去,蜈刀暗自捂住胸口,眼中閃過一絲沉默。
  ……
  如果說,幾名老牌的隊長僅僅只是陷入了劣勢的話,那么最初的戰場上面,安月流蘇和穆娜爾兩人,就已經比較凄慘了。畢竟,兩人只能算得上是新晉的隊長,力量的掌握程度,始終比不上前輩。
  這個時候,安月流蘇就已經被壓制得快要無法還手了。
  四周的空間遍布寒冷的氣息,但是安月流蘇的狀態卻越來越不妙了。鮮血還沒有留出來,傷口就自然的凍結,但是,安月流蘇卻越來越撐不住了。
  “弱多了,你真的是白冥樓的隊長?”
  “你說得對,和其他隊長相比,我確實不如他們。”安月流蘇沒有否認。
  而在另外一邊,穆娜爾同樣無比的凄慘了。魅香木槿,本身就不擅長戰斗,如果不是保命的作用強大的話,估計已經撐不到現在了。不過,到了現在,穆娜爾也覺得越來越難以支撐下去了。
  偏偏,她的對手,更是一個無比妖異的家伙,亦男亦女的樣子。
  命運之輪,色運——幼香!
  “可不要想著這么簡單的死去,雖然種族不一樣,但是坦白說,你們人類的樣子還是蠻符合我的喜好的。作為收藏品,你身為白冥樓的隊長,也算是擁有足夠的身份。”色運幼香眼中閃動著隱晦的光芒。
  “是嗎!”穆娜爾沉重的喘息著,緩緩說道。
  “但是,可能要讓你失望了。”穆娜爾的神色變得嚴肅。其實,早在開戰之前,白易他們就已經想到了,如果落敗的話,結果將會多么的凄慘。那絕對不僅僅是死亡這么簡單而已,任何的凌辱,估計也不會少的。別以為那很殘酷,永遠不要小瞧智慧生物的丑態。不管是誰,只要是女子,估計都無法接受自己遭受那種對待的結果。
  所以,哪怕是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太陽系上面的高層也開發了一種完全禁絕的秘術。
  并非單純的封印,而是更加徹底的禁絕。
  死亡的時候,或者某種狀態下,就會自己觸發,所以,穆娜爾并不擔心這種事情。當然,現在并不是想這么多的時候,現在穆娜爾所想的,僅僅只是,該如何戰斗下去,哪怕是死,起碼也要有足夠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