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300 都是自己的選擇

我的一生中,最燦爛和無悔的時候,就是現在!
  當考爾比這樣說了之后,沃納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的理由來阻止沃納了。考爾比是當之無愧的,新光明理事會的理事長,已經不是那個跟隨在他們后面,剛剛開始學習的小鬼了。或者說,他早就已經感受到了這一點,所以在太陽系星域里面,也心甘情愿的繼續擔當執行長,輔助他。
  難怪是白易看重的少年,這近乎相同的覺悟。
  沃納并沒有傷感,輕微的沉默之后,瞬間朝著后面退了出去。在那個方向,新光明理事會殘留的百來人不到,每一個看上去都無比的凄慘。
  “執行長大人,我們現在?”其中一個青年問道。
  “走!”
  “走?”
  “沒錯,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現在就是離開,保留火種的時候了,我們可以拼命,但是卻不能盲目的犧牲。現在繼續死亡已經沒有任何的價值了。”沃納解釋道,一邊阻止了他們繼續說什么。現在可不是解釋緣由的時候,現在還不走,之后想走就都走不了了。
  沃納雙手動了起來,扯碎了脖子上面的一個吊墜,然后一個空間法陣自動張開。每一個被籠罩在里面的人都看著那邊的沃納,眼中無比的濕潤。
  那邊,是他們的理事長!
  身為一個勢力的首領,居然為他們這群人斷后,恐怕任何一個稍微有點私心的人,都做不到。
  “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活著,那么,你帶他們走吧。”沃納說著,看見那邊緩緩爬起來的秦陽心。
  秦陽心的傷勢很重,但是畢竟還算是活了下來。還不等她說話,秦陽心就被沃納推了進去,和其他人一起被傳送離開。而沃納自己,則是繼續留在了原地。秦陽心右手伸了出來,想要抓住些什么,但是卻轉瞬就被傳送了出去。
  秦陽心,秦素玲的女兒,繼承了當初三大執行長之一的林陽的能力,木生花。
  作為晚輩,朋友的女兒,秦陽心一直都很得沃納照顧。但是當看見沃納的身影從眼前消失的時候,秦陽心就立即變得無比的默然。心中那積累的感情,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當這不到百人傳送到一個地方的時候,秦陽心都還保持著沉默。
  “執行官大人,我們現在?”其他一些小輩都看向秦陽心,畢竟,秦陽心也是執行官,是這里位置最大的一個人了。
  “去火種傳承之地。”秦陽心收回了情緒,說道。
  沒有任何人有異議,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火種傳承之地。一群人默默的跟隨著秦陽心離開,一路上,所有人都很安靜。直到過了很久之后,才有人開口問道。
  “執行官大人,除了我們以外,還有其他人已經去了火種傳承之地了嗎?”其中一個青年問道。
  “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故事里面都是這樣的吧,在面臨即將被滅亡的危機的時候,上面的高層總會挑選一些有潛力的后輩,將他們先送走。”這個青年說道。他的問題,或許就是其他人心中所想的事情。不知道該怎么形容,這里的每個人都覺得有些不甘,如果是那樣的話,不就意味著,他們就是被放棄了的‘沒有潛力的人’了嗎。
  “沒有!”秦陽心說道,果斷無比。
  “沒有人被預先送走,也沒有所謂的挑選出來的人。”秦陽心看向了這不到百人,緩緩的轉身,面對著他們。
  “這是白帝大人決定的事情。”
  “沒有任何人被預先挑選出來,也沒有任何人預先離開,不管身份,不管地位,所有人都加入了戰斗。因為,白帝大人曾經說過:沒有經歷過這場戰斗,沒有感受過那種覺悟,不管送出去的人天資多么出色,都沒有資格承擔起太陽系的未來。或許在戰斗最后,活下來的人,真的不是那種潛力最大的人,但是,他們卻會因此而獲得蛻變。才有資格,承擔起太陽系的未來。”秦陽心沉靜的,將白易當初說過的話復述了出來。
  聽見這番話,這不到百人頓時就再次變得安靜。
  覺悟,蛻變……才有資格承擔起太陽系的未來!
  回想著戰場上面所經歷的一切,無數同伴和朋友拋灑熱血死亡的一幕,理事長考爾比最后那無悔的站立在他們面前的一幕,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了一種情緒。只是,這種明明很激動的情緒卻完全難以名狀和述說。
  而這個時候,回到外面的沃納也沒有留在原地,只是看了一眼考爾比之后,立即朝著一個方向迅速的離開。
  沃納有那種覺悟,但是他也同樣擁有的。
  這個時候,他也應該前往最中心的位置了。
  白易那個時候說的,不僅是考爾比,還有他。他們這些位于頂級的高手,同樣擁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
  在沃納準備將其他人送走的時候,度音就已經察覺了,但是這個時候,考爾比卻再次站立在他的面前,所有釋教人員的面前。想要去阻擋他們,就必須踏過考爾比的尸體,所有人都明白這件事情。明明只有一個人,明明只有LV5臨神境的實力,但是考爾比卻攔住了所有人。或許,只有這么短短的時間,但是,就和考爾比說的一樣,他最無悔和燦爛的時候,就是現在了。
  ……
  而這個時候,在另外一邊,中古國的人也一片凄慘。雖然面對的敵人不同,但是太陽系整體上,都是出于弱勢。
  中古國,當初加入白冥樓,又分離出去的古淮所建立的勢力。
  估計,也只有白冥樓這么大氣的勢力,才完全沒有追究他們了。而經過這么長時間的發展,攜帶著曾經白冥樓的底蘊,中古國也發展得很不錯。這一次,中古國也義無反顧的來到了這里。或許,之前確實有些分歧,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還是毫無疑問的,站立在白易的身邊。
  這個時候,中古國里面,剩余的人也已經不多了。
  就算是當初的那些老一輩的人里面,卡隆已經死了,托比亞斯也死了,剩下的古淮和喬安娜兩人也無比的凄慘。比新光明理事會好不了多少,但是,他們依舊在堅持,完全沒有后退。
  “你去吧。”突然之間,古淮說了一句。
  “嗯!”喬安娜頓時驚愕的看向喬安娜。
  “我知道,那個時候不相信白冥樓,然后我們從里面叛離了出來,你一直很愧疚,想要找機會彌補。去吧,去中心,那里有需要你的時候。而我,就來給你斷后好了。”古淮說道。
  那個時候,喬安娜就是因為不相信白冥樓,認為白冥樓是在大肆殺戮,叛離了出去,而之后,更是連帶著古淮他們也離開。
  從那個時候開始,喬安娜就一直有深深的愧疚。
  只是,她卻一直沒有機會來償還。
  而這一次,即便是在白冥樓墜落黑耀的時候,喬安娜都一直相信著,白冥樓絕對不會改變。而最后的結果,顯然白冥樓沒有辜負她這次的信任。或者說,白冥樓一直都是這樣的。而現在,她更是有了一個償還自己的機會。
  “去吧!”古淮說道,將喬安娜推了出去。
  “……保重!”喬安娜遲疑了稍許,然后點點頭,立即飛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古淮則是頓時阻攔在敵人的面前。愧疚嗎,何止是喬安娜,他自己又何嘗不是。那個時候,他還是有些私心了啊,凡人……終究,他還是不該以普通人的心態來看待白易。
  那么,這一次,就讓我來站立在前方好了。
  古淮身上的冥裝吸收了自身的鮮血,仿佛變得更加的明亮。疲憊和傷痛的面容,卻多了一份堅持和驕傲。
  這一次,他將誓死不退。
  ……
  在另外一個戰場上面,琉璃西婭也用帶著欣慰的眼神看著坲加。這里算得上是少數幾個占據上風的戰場了。琉璃行宮和白冥樓的一部分人員組成的戰場,而領頭者,就是琉璃西婭的兒子,白易的三徒弟——坲加。
  看見自己兒子那大氣而霸道的戰斗,英偉的姿態,琉璃西婭眼中都閃過了一絲朦朧。
  終究,她將自己兒子送去拜師是正確的,白易的教導,她的兒子已經完全獨當一面。起碼,比她這個母親要好得多了。想想破碎時代到現在,她明明起步最早,但是卻站立在很多人的后面,現在,她的兒子總不會像她這么沒用了。
  看見坲加在戰場上縱橫的身影,琉璃西婭嘴巴張了張,還是沒有打擾他。
  足夠了,現在的坲加已經完全可以獨立了,已經,比她這個母親更要好得多了。這樣想著,琉璃西婭吸入一口氣,然后突然轉身,同樣毫不猶豫的朝著最中心飛了出去。正在戰斗當中的坲加并沒有看見自己母親的動作,卻仿佛已經知道了一樣。但是,坲加并沒有停下自己的動作,反而戰斗得更加的激烈。
  母親!
  我們,都有自己的選擇!
  從破碎時代~開始,就一直走到現在的每一個人,都有那種覺悟。所以,太陽系才可以和其他星域完全不一樣的,團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