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299 我最燦爛的時候就是現在

白易完全沒有任何的留手,因為他知道,所有人都沒有時間用來浪費。太陽系上面的人還在等著他回去
  浩大的戰爭,戰場里面最低的人都有識海境的層次,強大得無與倫比。可以說,這是真正位于最頂端的戰爭,無數對于普通人來說強大得堪比神靈的人不斷的隕落。而這一場戰爭的殘酷,也讓所有人都震驚。明明實力相差無比巨大的,但是戰斗卻一直持續下去,不知時間。只是,鮮血和死亡的氣息越來越濃厚,到處都是戰斗之后殘酷的痕跡。
  強大到這樣的程度,也在戰斗中死亡。
  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太陽系上面的人越來越少,但是》豬>豬》島》小說wwW.ZHuZhuDao.cOm,七教的人卻根本就沒有任何欣喜的神色。
  因為,每擊殺太陽系的一個成員,他們都將付出代價,無比巨大的代價。
  如果不是七教的人比較多的話,戰斗的結果究竟如何還未嘗可知。單純從死亡的人數來看,七教的人可要比太陽系上面更加的慘重得多了。
  不過,到了現在,戰場,也逐漸走向了既定的方向。
  太陽系已經被徹底的壓制,除了少數區域以外,其他人也不過是在苦苦的支撐而已。不斷的,在戰場上面出現無比感人而又悲傷的一幕,以生命為代價……為了光明和未來。但是,不管太陽系上面的人如何拼命,他們的整體實力始終比不上七教,這是不爭的事實。正是因為如此,那一幕幕,也就顯得越發的悲傷。
  ……
  虛無圓心!
  白易一拳朝著下面落下,在右拳的前方,一個虛無的圓心出現,憑空擴散。而在白易的下方,戊初的雙手也猛然扯動,維度的交錯,如同波浪一般朝著四周翻涌卷動。兩人的攻擊交錯的瞬間,一圈虛無的波紋就朝著四周席卷。看上去并不如何的驚人,但是凡是被卷入進去的人和事物,都徹底的消失。
  在白易和戊初兩人戰斗的路線上面,不管是誰都已經徹底的避開。
  本圣!
  那強大的力量,簡直令人咋舌。
  不過,更加讓人驚訝的,還是白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那個白易居然真的硬抗住了戊初,而且看上去已經逐漸占據了上風的樣子。
  從白易出現開始,就一直沒有露出過身形。但是在那個隱隱波動的影子當中,所有人都已經感受到了那份強大。和白易作為對手的戊初的感應最為深刻,因為在戰斗開始之后,白易的力量就在逐步提升,現在起碼都是最初的時候的十多倍了。這很不正常,兩人戰斗到現在,都受了不輕的傷了,但是戊初完全沒有想想到,白易居然會越戰斗越強大。
  這真的合道境?
  身為本圣,戊初的感應非常的清楚,從白易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合道境和世界的那種法則聯系。別說合道境了,估計就算是一個普通人站在面前,都比白易更有存在感。簡直就,仿佛處于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強大的攻擊壓下,在兩人四周的世界不斷的崩潰,而這個時候,戊初居然走神了。
  就在這一瞬間,白易的手中散發出了絲絲幽暗的紋路,瞬間抓住了戊初的一條手臂。或者說,不僅僅是戊初的這一只手臂,而是連同那一片空間都被徹底抓住了。而且……直接而又干脆的力量出現,比之前更加猛烈數百倍的危險性。四周的空間都立即翻涌起來,傳來無比驚人的氣息。
  掠奪!
  生命活在宇宙中,不管怎么強大,始終都還是宇宙的一員,和宇宙的聯系也越發的緊密。每個人都在從宇宙那里索取無數的東西,食物、能量、力量、法則,雖然表面看上去,這些力量被吸收之后,就歸屬于他們自己。但是追究其本質,就連生命本身,其實都還是宇宙的一員,所以這些東西,純粹不過是換了一個存儲的地方而已。
  死亡之后,這些人的一切,就算是本圣,也將回歸宇宙。
  但是,白易不一樣,雖然還不絕對,但是在這種虛影的狀態下,白易就是獨立于這個宇宙的。其他人從宇宙當中吸收各種能量、物質,參悟法則等等,死亡之后最終還會歸于宇宙。但是,一旦這些東西被白易吸收了,就算是徹底消失在這個宇宙當中了。
  不允許!
  并非完整的意志,純粹就是一種宇宙的單純軌跡本能。
  雖然白易現在還無比的弱小,但是這樣獨立的存在,如果真的不斷的將原本宇宙的東西吸取進去而又不吐出來的話,那么就是一種徹底的掠奪。
  白易手中散發出來的幽暗紋路,就是白易在這段時間所掌握的一種掠奪方式。
  僅僅只有方圓不到一米大小,但是卻超過了任何的攻擊。
  不能被抓過去!
  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理,但是戊初也頓時就明白,絕對不能被白易這樣抓過去,一旦被抓過去的話,那么他就完蛋了。就算是本圣擁有自己的世界,估計也要死在這一招里面。他沒有看過宇宙滅劫,但是也可以從四周翻涌的世界里面看出來這個世界本身的憤怒,這不是針對他,而是白易。
  但是現在他被白易抓在手中,就正好一起被卷了進去。
  九維!
  在這瞬間,四周的世界完全交錯塌陷,那種威勢,就算是整個神庭世界里面的人都可以感受到。而在四周,無數人都被卷入了進去,不管是七教的人還是白冥樓的人,都沒有任何的差別。凡是被卷入進去的人,不是被徹底碾壓成為碎末,就是這么消失了。
  強大的沖擊翻涌不斷,但是,在最中心,兩個人卻重新對峙。
  戊初看著自己消失的左手,以及在自己肩頭逐漸朝著身上擴散的裂紋,眼中無比的深沉。
  而這個時候,在另外一邊,白易也靜靜的懸浮,仿佛什么東西在滴落,但是卻又完全沒有滴落在這個世界上面。
  果然是本圣,所以戊初很清楚,如果對手處于另外一個世界,又沒有絕對的力量打破世界的壁障進行攻擊的話,那么在什么時候攻擊最合適呢?
  當然就是,對方也進行攻擊,兩人接觸的時候。
  那個瞬間,對方必然也是可以攻擊到的。
  戊初的眼神深深的看向白易,兩人都可以感覺到,對方那驚人的危險氣息,足以殺死對方的氣息。
  本圣會死亡?
  如果以前有人這么告訴戊初,估計他絕對嗤之以鼻,但是現在,他卻深刻的感受到了這一點。
  “白易!”
  “我已經看穿了,你的力量。”戊初緩緩的開口。“你也是處于另外一個世界,即使是我的九維世界,都無法穿透那個世界的壁障,就仿佛完全獨立出去了一樣。但是,既然你要攻擊,或者說想使用可以對我造成傷害的攻擊,就必然會穿透那個世界的壁障。否則,就如同鏡子的兩面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干擾。”
  “那是你最強的時候,但是,也是最弱的時候。”
  “你,還是合道境。”戊初最后落下了宣言。
  是的,白易雖然是采用的斬道的方式,但是就境界來說,還是和合道境一個層次。所以,剛剛的對碰,雖然戊初被扯掉了一條手臂,但是白易也絕對不輕松。或者說,說不定內里受到的傷害,白易比戊初更大。
  “那又如何!”白易緩緩的開口,聲音蕩開。
  “如何,看看四周的戰場吧,我不否認,你們太陽系真的很驚人,但是實力的差距畢竟是絕對的,現在,整個戰場上面,你們都已經走向了末路。”戊初右手朝著四周一拂,明明一個簡單的動作,但是卻仿佛在兩人面前將整個神庭的戰斗都呈現了出來一樣。
  “我說,那又如何!”白易淡淡的說道。
  “那又如何?”戊初仿佛被挑釁了一般,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憤怒。他是將白易看做對手,但是白易的態度,難道還在那里死不承認嗎。
  只是,白易這樣說,卻并非死不承認。或者說,從一開始選擇這條道路的時候,這樣的一幕,不就早就已經預料到了嗎。白易相信,不管如何的艱難,肯定會有人,用信念支撐著他們,來到這里。
  絕對,不可能這樣簡單的倒下!
  之前新光明理事會的戰場,已經一片徹底的破碎狼藉。整個戰場上面都浮現出慘烈的氣息,這個時候,光明理事會活下來的人已經不多了,如果非要用數量來對比的話,區區數百人,和之前的人數相比,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全滅。
  但是,對面的釋教成員損失也無比的慘重,就仿佛被這種殘酷的戰場震懾到了一樣,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顯得有些安靜。
  不過,這種安靜顯然只是暫時的,等到對面的釋教成員恢復了冷靜之后,新光明理事會,估計就將徹底消失在這里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考爾比突然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面走了上去。慘烈之后的安靜,所有還活著的人都看向那個動起來的身影。
  沃納??科斯奇突然出現在側面,攔住了考爾比。
  只是,考爾比輕輕的拂開了沃納的手,再次走向前方。
  “考爾比!”沃納大聲的喊了出來,聲音當中有一種莫名的情緒。考爾比才是真正的理事長,沃納這個時候以名字來叫他,顯然就是完全以長輩的身份了。沃納不想看見考爾比以這樣的姿態,走向最后的一幕。
  “停下吧,考爾比,接下來,該是保留火種的任務了,你還有很光明的未來。”沃納說道。
  “前輩,所謂的光明,是他們。”考爾比看向最后剩余的不到百人的新光明理事會成員。經歷了這樣殘酷的戰斗洗禮,每個還活著的人,都已經和以前徹底不一樣了。如果,這些人可以繼續活下去的話,那么將會比以前,擁有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覺悟。
  “我的光明,不在未來。”
  “我的一生中,最燦爛和無悔的時候,就是現在了。”考爾比再次站立在前方,身形仿佛變得無比的高大。已經變得破碎的冥裝,卻仿佛散發著厚重的光芒。
  在考爾比的身后,那些新光明理事會殘留的人都變得呆愣,只是,眼淚仿佛完全停不下來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