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1)      第1347這份信念(11-21)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1)     

災厄紀元12 貓耳朵


  這個時候,新西蘭漢密爾頓出現怪物的事,早就在網絡上面傳開了。新西蘭自己人就不說了,全都驚恐無措,不知道該怎么辦。而其他國家的人,就相當于看怪獸電影了,只要不是切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他們怎么會有真實的感受。
  而這個時候,新西蘭的國家高層大多已經飛往了其他國家,申請避難。不過,即使是新西蘭政府首腦,得到的也不是善待,而是……拘禁!
  那些大國可是知道新西蘭發生了什么事,而現在這些來申請避難的新西蘭國家高層的身上,應該全部都攜帶著……活性細胞。怎么可能會讓他們像正常情況一樣簡單的避難呢。而且不僅于此,每個國家都已經發布了禁令,所有從新西蘭出來的人,全部都要遭到拘禁隔離,不論身份。
  開玩笑,新西蘭總理等首腦都被拘禁了,其他人身份再高又能如何。
  ——————————————
  或許是白易帶來的馬丁告訴了大家這樣重要的消息,或許是白易從惡魔大蛇口中逃生……總之白易這個時候還是比較得到其他人的信服的。在決定之后,所有人都沒有什么異議了,或許,每個人內心都差不多已經相信了。而這個時候,所有人對于新西蘭的情況都非常的關注,還在繼續瀏覽網絡上面的信息。
  從漢密爾頓各種怪獸出現已經過了半天,網絡上面已經出現了數量極多的怪獸圖片。從這些圖片看得出來,就和馬丁說的一樣,這些怪獸純粹就是各種動物基因混合起來的雜交種。很多都還大致可以看得出來是人類,但是現在的樣子怎么看怎么惡心。
  而在這些怪獸的里面,拍攝得最仔細,最驚心動魄的就是白易他們遇見的那條惡魔大蛇。也不知道拍攝者究竟是從什么角度拍攝到的,非常的清晰,那猙獰的在大樓上面鉆來鉆去的身影完全被拍攝了下來,而且還正好拍攝到了白易和伍爾夫朝著墻面上跑的一幕。這無疑證實,伍爾夫好像沒有吹牛。
  不過可惜,雖然鏡頭一直在跟著兩人,但是后面卻由于角度問題,并沒有看見白易和伍爾夫兩人究竟是怎么逃生的。畢竟,這確實不是拍電影,不可能拍攝得這么完美。
  “白叔,我們真的要在附近休息嗎,那些怪獸!”紅綺華問了一句。
  “馬丁,那些怪獸會不會追到這里來?”白易反問了一句馬丁。
  “應該不會,那些怪獸并沒有明確的目的,只是將人類當做食物而已。漢密爾頓北研究所離這里還是有些距離的,應該不會這么快跑到這里來。”馬丁解釋了一句。
  “那好吧,希望你說的是正確的。”白易點點頭。
  “先在附近休息一晚上吧,今天一直在逃跑,現在所有人都累得不行了。”白易對著紅綺華說道。
  紅綺華看看白易,又看看其他人,點點頭。其他人還好,只是精神有些緊張,但是白易和伍爾夫,兩人畢竟是從惡魔大蛇嘴里逃出來的,雖然逃了出來,但是還是受了不少的傷勢,確實需要好好的休息。
  ……
  新西蘭地廣人稀,奧豪波并不是大地方,酒店什么的是別想了,不過附近還可以找到空余的住宅,而且還有不少。這里的主人顯然也是在網絡上面看見了漢密爾頓發生的事,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剛開始,還有人迂腐的恪守著道德規范,不愿意就這樣破門而入,不過,在白易打開一棟別墅的大門之后,就沒有人愿意在外面吹冷風了。
  誰都沒有這么快睡覺,短短兩天,就發生了這么多事,誰都平靜不下來。
  俞寒拿上自己的長刀,來到了這棟別墅的院子里面。站立了一會,俞寒開始緩緩的活動身體,打起了一套太極拳。俞寒的動作不怎么標準,而且現代社會,當然也不是小說里面那種威力強大的太極拳,就是活動身體的拳法而已。
  別墅里面房間不少,所有人一間都可以分得出來,但是即使是一個團隊,里面的人際關系還是很復雜的。某些人甚至還有著自己的小心思,對之前白易和馬丁的話有些不以為然,有的還要暗中拉幫結派,只能說,人心啊!
  ……
  十四人。
  白易、茉茉、伍爾夫算是一伙的。原本就是朋友,而從伍爾夫被白易帶著從那種險境里面逃出生天之后,這家伙就更是對白易非常的佩服。
  兩對男女朋友:俞寒和貝莉克希娜,秦愷睿和江琳琳。
  除了這些人以外,單獨的男生還有霍秋陽、唐平、蘭特□格里芬。單獨的女生則是紅綺華、戴玉瑤、寧雪。
  甘志明死在了惡魔大蛇的嘴里,不過現在又多了一個馬丁。
  在所有人里面,寧雪和蘭特□格里芬幾乎就沒有說過什么話。寧雪很安靜,但是似乎沒有多少自己的主見,總是跟隨著大家。至于那個蘭特,估計是覺得自己在這個團隊里面沒有多少地位。不管怎么說,他是為了追求寧雪才進來的,而這個團隊里面大部分都是留學生,他一個新西蘭本土人,估計覺得自己說了話也沒有什么人聽。
  ……
  “太好了,你還活著。”白易在穩定下來之后,立即給莎拉打了一個電話。等待良久,莎拉終于接通了電話。
  “白易,你沒有怎么樣吧,茉茉還好嗎?”莎拉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周圍的聲音很嘈雜。
  “我們很好,聽好,我接下來要告訴你一些東西,或許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如果不出意料的話,應該是真的。”白易并沒有廢話,而是直接將從馬丁那里知道的消息告訴了莎拉。
  “不是真的吧!”莎拉顯然非常的驚愕。
  “希望不是真的,不過估計就是真的。總之,你先好好的留在奧托羅杭阿,注意安全。我們也會往那里走的,估計最多明后天就到。另外,我聯系不上梅薇思醫生,如果你聯系上她的話,最好是一起。”白易說道。莎拉比白易他們跑得還快,居然已經跑到奧托羅杭阿去了。
  “知道了,你們也要小心。”莎拉叮囑到。
  “嗯!”白易掛斷了電話,然后看見茉茉擔憂的小臉。
  “放心吧,梅薇思醫生不會有事,莎拉也很安全。”白易說道。梅薇思就是當初給茉茉急診的那個女醫師,而莎拉則是當初揪住白易耳朵的那個嬌蠻的小護士。白易留在新西蘭,可是受了她們不少的幫助。
  “嗯。”茉茉點點頭。
  白易看見茉茉這個樣子,不由揉了揉茉茉的小腦袋,帶著茉茉朝著天臺上面走來。來到天臺之后,白易和茉茉才發現,這里已經有人了。
  “你不和家人聯絡?”白易帶著茉茉上來看星星,發現紅綺華在天臺發呆,不由問道。
  “我是孤兒!”紅綺華平靜的說了一句。
  “抱歉!”
  “沒什么,事實而已。”紅綺華搖搖頭,似乎并不在意這件事。“白叔你覺得馬丁的話有多少可能性是真的?”
  “80%以上吧。”白易也順著紅綺華的語氣岔開了話題。
  “那幾乎就意味著是真的了。”
  “嗯……可惜很多人還是不信。”白易說了一句之后,也沒有繼續說了,而是帶著茉茉在天臺上面看星星,沙皮跟在茉茉旁邊,懶洋洋的,看上去沒什么干勁。而這個時候,很多人都在想辦法和家里人聯系,現在新西蘭還沒有徹底混亂、電話、網絡都還是暢通的。
  “啊啊啊…………!”突然之間,從別墅里面傳來一聲刺耳的女子尖叫聲。
  白易立即沖了出去,同時對著紅綺華說道:“幫我照看一下茉茉。”
  原本也想立即趕去的紅綺華頓時慢了下來,看了一眼茉茉,然后才拉著茉茉朝著樓下走去。沙皮也在后面亦步亦趨的跟著,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來到下面二樓的時候,紅綺華才發現一群人都聚集在這里,俞寒正尷尬的攔著所有人,臉上一個巴掌印,而他背后的方向,是浴室。
  “沒事沒事,寧雪出了點小問題,一會就出來。”俞寒向眾人解釋,顯然,這里來得最快的就是他了。
  過了一會之后,寧雪走了出來,臉紅紅的。
  “寧雪,你怎么樣了,寧雪!”戴玉瑤立即沖過來抓住寧雪的手,緊張的問道。其他人也仔細的打量,好像也沒什么事啊,為什么寧雪突然會在浴室里面尖叫,將所有人都吸引了過來?不過,這樣仔細一打量,所有人逐漸傻眼了……那個是COSPLAY?怎么寧雪帶著一對貓耳朵?
  “寧雪你這是?”戴玉瑤還用手去摸了摸。
  “白叔,大家,我,我……長出了一對貓耳朵。”寧雪的神情不知道怎么形容,隨著話音直接就哭了出來。
  “別哭別哭,什么事好好說。”
  所有人來到客廳之后,才詢問起詳細的經過。原來寧雪在來到別墅之后,發現這里的設施都還很齊備,就打算洗個澡。結果在洗澡的時候照上鏡子,才發現自己耳朵變得毛茸茸的,她自己捏了兩下,才發現真的是自己的耳朵,結果一時接受不了,就尖叫了起來。然后就是所有人聽見尖叫聲,趕到這里來了。
  霍秋陽和唐平等人看著俞寒,總算是明白了俞寒那個巴掌印是怎么來的了。估計這家伙直接沖到浴室里面去了,然后挨了一個巴掌。
  不過即使這樣也值得啊,這混蛋……寧雪很漂亮,還很溫柔寧靜,而且一直沒有男朋友,這樣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受歡迎,不過可惜寧雪對誰都不假辭色。沒有想到,俞寒這小子居然好運的看見了美人出浴。
  俞寒這個時候也有些神情恍惚。寧雪那美妙的曲線,嫣紅的蓓蕾,依舊停留在他的腦海。俞寒不是沒有見過女人,但是以他的地位,接觸的女人都算不上是絕色,哪里可以和寧雪這種女孩相比。而貝莉克希娜……實在太胖了,還不讓他碰,就懶得說了。
  突然之間,俞寒察覺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然后才發現貝莉克希娜正生氣的看著他。在外人眼中,俞寒和貝莉克希娜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現在男朋友看見了別的女孩的裸體,貝莉克希娜不生氣才怪。
  “看見了?”
  “放手。”
  “你看見了?”貝莉克希娜的聲音里面帶著一點哭腔。
  “我叫你放手。”俞寒看著貝里克希娜圓嘟嘟,長滿痘痘的臉蛋,又浮現寧雪嬌俏的面容,突然覺得一陣惡心,直接掙脫了貝莉克希娜的右手。
  其他人看見這樣一幕,想說什么,但是卻又沒有立場說些什么。
  就連寧雪,這個時候也不好在追究些什么了,說起來,俞寒本身也沒有什么錯。是她自己在浴室里面尖叫,別人因為擔心才闖進來的,只能算她自己吃了個悶虧。
  由紅綺華和戴玉瑤仔細的檢查寧雪的耳朵之后,才對眾人點點頭。確實是真正的耳朵,不是那些COSPLAY的裝飾品。這個事實一確定之后,誰都沒有心情管其他的事了。寧雪的變化,無疑證實了馬丁的話——融合了其他生物的基因之后,人體的外形會逐漸發生改變。
  “先休息吧,明天再說!”白易對著所有人說道。
  今天一天,所有人的神經都一直繃緊,這個時候早就已經疲憊不堪了,聞言之后,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