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298 全面的

雖然六位至高本圣不打算出手,但是卻一直都看著戰場上面的變化。白冥樓一意孤行的朝著中心直突的姿態,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雖然不知道白冥樓究竟想要做什么,但是卻并不妨礙幾位至高本圣看戲的趣味。
  “有意思,那么,看你們可以堅持到什么時候。”
  萬源至尊撐著頭,仿佛看戲一般的說道。隨著他的話音落下,更多的七教人員從其他星域進入了神庭,然后阻攔在白冥樓的前面。而且為首的一個人,身上隱隱的波動著晦澀而強大的力量。
  九維界主-戊初-本圣!小說除了最初來到這里的弗耵以外,又出現了第二位本圣級別的高手。
  白易的眼神一凝,曲透瞬間劃破了空間,食指朝著前方點出。站立在前方的戊初即使以一個本圣的境界,也頓時察覺出來白易的這一指極為不凡。維度瞬間交錯,將正常的空間撕扯成為了九個維度。
  兩個人交手的范圍,其他人都遠遠的避開,因為誰都知道靠近之后就是找死。
  不過,還是有些人沒有避開,被兩人的攻擊牽扯了進去。下一瞬間,別說LV4的教眾了,就連臨神境的門徒都一下就掛掉了。九個維度的劃分,這些人還沒有搞清楚怎么回事,自身的存在就被劃分成為了九份,而這些人死亡的樣子,更是凄慘無比。
  同樣的,被白易一指穿透的路上,那些人更是直接消失了。
  不是被化為粉塵什么的,而是直接消失。
  連同戊初留在這個維度的一個身體,都直接消失了小半個身體。
  兩人的力量強烈的撕扯,白易的虛影傳來一股波動,然后又立即恢復平靜,而同樣的,剛剛分為九個維度的戊初也立即合攏,身上的傷害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在那瞬間的交錯,兩人的眼中并沒有驚愕,只有一種果然如此的了然。就連身為本圣的戊初,也立即收起了剛開始的輕視,將白易當做同一個程度上的對手。
  在白易出手的時候,跟隨著白易來到這里的其他人也立即出手了。十二名隊長剩余之十;其他幾位高層人員;夜夜和七位大女仆長;八位獨立行事資格的其他人;白易的另外兩名徒弟……還有更多更多,白冥樓的其他成員,全部陷入了戰斗。
  所有人都已經明白,沒有捷徑,只有,殺過去!
  而這個時候,暗部的一些人卻趁著混亂的戰場,消失在白冥樓的隊伍里面。除了他們自己,就連六位至高本圣都沒有注意到他們。暗部,主要的任務從來都不是光明正大的戰斗。但是,藉由他們,卻可以發揮驚人的力量和破壞。
  ……
  在神庭世界全面開戰的時候,在外面的太陽系星域,也爆發了激烈的戰斗。所有人都沒有忘記,這一次可是分為了兩個戰場。
  神庭&太陽系星域!
  雖然沒有六位至高本圣坐鎮,但是這里的戰斗同樣一點都不輕松。不如說,憤怒的雌婣調動了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只為了將這個折辱自己的地方徹底的抹消。除了那些坐鎮某個區域,不能隨意行動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基本都已經出現了。不同的教派,卻都是LV6的合道境的高手。
  而出現在這里的本圣高手,甚至更多了兩個。
  婣凰宮-雙母神之一:拜萊蓋伊。
  命運之輪-命運雙神:運神-尤諾斯。
  始宙-單名成員:亂。
  釋教-三釋主之一:識滅釋主-壽華。
  幾位本圣雖然到了太陽系上面,卻并沒有立即出手,除了拜萊蓋伊以外,其他的都在靜靜的觀看。當然,也沒有人去找他們的麻煩,就算是不認識,但是也可以隱隱的感覺到這幾個人的強大和可怕。
  三人的態度,卻讓雌婣感覺有些憤怒了。
  “你們就這樣看著嗎。”雌婣淡淡的說道,即便是相隔無數的距離,彼此也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存在。
  壽華聞言,淡淡的笑而不語。身為本圣,即便是六位至高本圣,都對他們客客氣氣的。別說現在雌婣還沒有得到孕育之息,就算是之后成為了最高本圣,他們也不可能對雌婣言聽計從。
  壽華淡笑不語,而和雌婣最初有過接觸的運神尤諾斯也沒有說話。只有亂的樣子最為特別,聽見雌婣的話之后,不僅沒有回答,反而一步跨越了空間,從太陽系的外面來到了最中心的位置,蹲在了雌婣的面前。
  就好像一個痞子一樣,亂就這么正好蹲在雌婣的臉部高度,然后看著被束縛的雌婣。
  這種姿態,這種高低,雌婣只覺得更加的憤怒了,雙眼就好像要冒火一樣。
  很明顯,亂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純粹就是來看她的笑話的。如果說壽華和尤諾斯還會看在劇本上面對她保持尊重的話,那么亂就絕對沒有那么好的態度了。明明亂什么話都沒有說,但是這個樣子,就是一種最大的羞辱。
  看看就知道了,亂蹲著的位置實在是太微妙了,剛好在雌婣臉部的高度,襠部對著她,還一副玩味的樣子俯視著雌婣。
  “你是在羞辱我嗎。”雌婣深深的吸入一口氣,然后說道。
  “還沒有明白嗎。”亂懶洋洋的說了一句。
  “什么意思?”
  “價格啊價格。”亂的手指搓動著,做出一個拿錢來的姿態。但是很明顯,亂要的東西,絕對不是錢之類的東西。
  所有人都明白,而雌婣也知道,對方是在趁火打劫。身為他們這個境界的高手,還看重的東西可不怎么多了。孕育之息,既然是既定的由雌婣來獲得,那么對方肯定不會違背那個大的規劃來索要,但是如果是別的東西的話,可就難說了。雌婣本身也是擁有很多好東西的,另外,還有出現在這次戰場上面的破界寶具。
  這東西沒有明說歸屬于雌婣,但是大家都默認,所以也不好強行奪取。但是,如果雌婣自己答應了給別人的話,那么對方動起手來就沒有這么多的顧忌了。
  雌婣氣得咬牙,絕對不甘心這么答應。
  “你們呢,也要索要什么東西嗎?”雌婣看向壽華和尤諾斯。
  兩人沉默了一會,然后還是尤諾斯笑著開口:“欠我一個人情。”
  雌婣頓時看向尤諾斯,然后閉上了雙眼:“好!”雖然是女子,但是這句話說得也是斬釘截鐵,頗為豪氣。
  “那么,讓我看看這所謂的虛空鎖錨究竟是怎么回事吧。”尤諾斯很聰明,或許,真的可以憑借著這個機會向雌婣索取一些東西,但是毫無疑問,雌婣不可能這么容易就答應將破界寶具贈送給誰的。或者說,不管索取什么東西,都毫無疑問的會和雌婣交惡。而如果不是破界寶具的話,和雌婣交惡就有些得不償失了。要其他東西,還不如賣雌婣一個面子,賺取人情更加合適。
  “切,沒意思!”亂嗛了一聲,突然將手放在了虛空鎖錨上面。
  鐺的一聲撞擊聲,強大得難以想象,所有的虛空鎖錨全部都在劇烈的震蕩,傳入了無數的虛空當中。雖然亂是想要趁火打劫,不過現在看見雌婣不可能同意,就沒有繼續堅持,反而立即就動手了。
  亂的目的,是想要將虛空鎖錨破壞。
  本圣的力量,雖然是隨手一擊,同樣強大無比,但是,結果卻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虛空鎖錨完全沒有崩碎的樣子,反而瞬間將這股力量分散開來,擴散到整個世界當中。而首當其沖的,就是被束縛在中心的雌婣。雌婣如同遭到狂亂的沖擊一樣,渾身都在亂顫,那種痛苦讓人簡直不忍目睹。
  雌婣才是最大的力量承受者!
  “額……不是故意的。”亂都傻了一下,然后才說道。
  雌婣狠狠的抬頭,雖然她也明白,但是心中卻絕對接受不了,這個家伙,真特么的招人恨。而這個時候,雌婣也明白了,為什么太陽系上面的人在給她設下了這個虛空鎖錨之后,就沒有人理會她了。之前在拯救黑耀墜落的時候,她的力量已經和整個太陽系連接在了一起,她的力量,就是這個虛空鎖錨的根本。
  不管什么大力士,也永遠舉不起自己!
  這個時候,雌婣才明白過來這句話的意思,不僅是她自己無法破壞這個虛空鎖錨,而其他人如果想要破壞這個的話,恐怕也會將她殺死才行。因為,這就是以她的力量作為支撐的。借用她的力量,又將她給束縛在太陽系的上面。
  可惡啊!
  不僅是雌婣看出來了,其他三位本圣也看出來了。
  “看來,需要從他們身上著手了。”三人看向了十二支柱的人,然后說道。
  而十二支柱里面,雖然并沒有主動向三人挑戰,但是也一直關注著這個方向的。在看見三人朝著他們看來的時候,十二人頓時就立即察覺。頓時,其中三人立即分了出來。
  已經浴火再生的貝琪!
  正好將自己的對手解決,抓著自己冰紋之棘的格雷維斯!
  之前以為被白易殺掉,但是在戰場上面重新出現的類人圣殿圣女紅玉!
  不過,就在紅玉想要朝著這個方向前進的時候,一個人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圣女還是去其他的戰場上面吧,這里就讓我來就是了。”芬達爾??羅茲有些傻乎乎的說道,然后撓撓頭。
  紅玉看向芬達爾??羅茲,過了一會之后,才點點頭。
  芬達爾??羅茲在破碎時代就一直被外界稱為弱智,這是所有人都不否認的事實。不過,身為一個弱智,卻可以和其他六位類人種族的引領者并駕齊驅,就知道芬達爾??羅茲本質上,其實非常的不凡。以現在臨神境的境界,精微控制之下,什么樣的疾病都早就可以治愈了,但是芬達爾還是沒有改變,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