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297 直指中心

用生命來給白冥樓鋪路!
  考爾比可不僅僅是說說而已,在話音落下之后,便帶領著新光明理事會的成員阻攔在釋教眾徒的前面。考爾比并不知道白易為什么朝著看上去是外面的方向飛了出去,但是考爾比知道,白易絕對不會讓他們失望。從破碎時代~開始,作為光明理事會的理事長,白易,就一直站立在前方教導他們。
  是理事長,也是他們生命當中的導師!
  考爾比的心中,浮現了當初在中央學院里面,和他一樣的學生站立在白易之下的情景。
  眼神暮然一凝!
  所有新光明理事會的人身上,意志仿佛連接在了一起,莫名的就變得厚重。僅僅數萬新光明理事會的成員,阻擋在幾十萬釋教眾徒面前。
  看見這一幕,就連釋教眾徒里面,很多人都生出了一種莫名的敬服和感動,哪怕是作為敵人。但是,有一個人看見這一幕卻異常的不爽。用生命來給別人鋪路,開什么玩笑,那只存在于故事當中而已,現實中,哪里有那種蠢貨。釋教的一位祈菩-度音心中想到,既有些厭煩又有些嫉妒,因為,他就曾經所以,度音這個時候才更想要將新光明理事會打趴下,最好是,將他們內心真正的本性暴露出來——人,都是自私的才對。
  真是愚蠢!
  心中說了一句,度音瞬間就劃過了空間,朝著考爾比壓下。
  錚的一聲嗡鳴,強大的激蕩瞬間從兩人交手的地方蕩開,度音作為祈菩,主動出手,頓時宣告這里的戰斗再次開始,并且更加的激烈。
  合道境的力量壓下,考爾比身下的方圓突然就劇烈的震蕩,然后完全崩潰。而考爾比更是立即覺得身上傳來一股心悸,一股無形的刺音穿透了他的身體。絲絲鮮血頓時就從考爾比的嘴角流了出來。作為破碎時代的新生代,考爾比想要抗住一個祈菩的攻擊,想就知道無比的困難。
  但是,考爾比卻沒有絲毫的退縮,身上的冥裝頓時亮了起來,強大的力量頓時綻放。
  彈飛度音,考爾比瞬間跟上。
  再一次交手,考爾比的身上燃燒著不正常的光暈,那種強大,有一種生命一般的驚艷。
  度音的眼中都閃過一抹驚愕,作為合道境層次的高手,他當然一眼就可以看出來,考爾比是在用一種透支的方式在戰斗。
  “你是傻瓜嗎,你這樣戰斗,即使獲勝了,也會對自身留下不可修復的隱患吧。”不用說得更加清楚。隱患只是說得簡單而已,廢人或許更加形象一些,比普通人還不如。
  “是的,那又怎樣!”考爾比攜帶著莫名的光暈一拳落下,強行將度音壓下。
  那又怎樣!
  考爾比自己不清楚嗎,不,他自己更加的清楚。不過,他卻沒有任何的猶豫,或許,如果沒有這些事的話,他的生命還很長。但是,現在,將之后的生命完全的揮灑在這里吧。
  度音用雙手將考爾比的攻擊接住,強大的波動頓時朝著四周吹拂,四周原本就沒有穩定的世界不斷的破碎。不懂?他怎么可能不懂。就是因為懂,他才嫉妒,因為那是他不曾擁有的意志。佇立于中心的兩人都沒有任何的動作,但是眼神卻對視在一起。度音的眼神很平靜,但是里面深深的隱藏著嫉妒。
  那是他知道,但是曾被他視之為弊履東西。
  眼神猛然閃過一絲毀滅的沖動,戰斗立即爆。無比強烈的,度音有一種將考爾比徹底毀滅的沖動。雖然,之前就得到了這個命令,但是,現在這才是度音自己的感情。
  在考爾比和度音戰斗在一起的時候,新光明理事會的其他的執行長和執行官也進入了戰斗。雖然七教的人員分散在無數的星域上面,但是來到這里的人,依舊多得離譜,也強大得離譜。
  連續不斷的,有人在戰斗中死去。
  以生命來鋪路,絕對不是一句假話。誰都想不到,新光明理事會的潛力這么巨大,居然就用這么一些人將釋教這個方向的人給攔了下來。沒有任何一個人退縮,就連那些原本就身為光明理事會成員的人,也愿意跟隨考爾比。當初就被白易看好的考爾比,完全傳承了白易的意志,而這份意志,也傳承到了新一代上面。
  每一個人,都抱著必死的決心。
  朝著那個方向飛出去的白易并沒有回頭,雖然已經注意到了考爾比的存在,也沒有停下。因為,白易他們所有人都清楚,他們來這里的最終目的,并不是戰斗,而是獲得構筑神庭的本質的東西。而這個東西,就在最核心,那六個人的位居之處。
  六個最高本圣,他們所持有的,構筑神庭的本質。
  以白易為,一群人高的朝著前面飛行。很快,在白易他們的前面,就出現了新的敵人。七教的人可不僅僅只有這么一點,想要突破前往里面,絕對非常的艱難。
  十二人出現在白冥樓的前方,每一個,身上都波蕩著強大的氣息。
  很顯然,在知道白冥樓前進的方向之后,這十二個人特別從戰場上面脫離,然后阻攔在前面。以他們的實力,想要離開的話,當然也不可能有人能夠阻止。這十二個人分別來自七教的高層,最低都擁有LV6的實力。在看見白冥樓的人飛來的時候,很多人的眼中都閃過了一絲好奇。
  經過這么長的時間之后,就算是被匆忙召集起來的他們,也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正是因為知道了,所以他們才對白冥樓好奇。
  這樣一個小小的星域,這樣一個小小的勢力,究竟是以什么樣的心態,敢于挑戰龐大無比的七教,挑戰整個內宇宙實質上的統治者的呢。
  十二人,他們不由想到了六位至高本圣的惡趣味,白冥樓的隊長就是十二人,不會正好讓他們一挑一吧。當然,誰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白冥樓有十二名隊長,卻并不是說只有十二名高手。
  曲透遁光!
  白易的身形突然從空中消失,下一瞬間就出現在為的一人身前。
  ‘靈’雖然早就已經有所準備,但是也沒有想到白易居然會這么快。而且,不僅是快,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就仿佛不存于這個世界一般的空虛。
  而在白易的身后,其他十二人也暮然加,從白冥樓的整個隊伍里面脫離,然后跟上。
  維拉、安月流蘇、穆娜爾、馬爾維、安娜、大女仆長-神無、大女仆長-刃蓮、導師-馬格魯、秋諾語-白易的徒弟、貝沃特-暗部副部長、畢維斯-八人之一、小蝎子-飛翼毒蝎。出來的,雖然都是白冥樓的高層,但是卻只有兩人是隊長,而且都是新任的隊長。
  至于其他十名隊長,則是完全不停的跟隨著白易一起,朝著空中穿過。
  穿過?
  和白易正面對上的靈愣了一下,被騙了,原本以為白易是想要攻擊他來著,但是沒有想到,僅僅是穿透。在白易飛過的地方,仿佛變為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一樣,一剎那,不僅是他,就連其他十一個人都被完全隔離開來。還沒有等他們來得及反應,跟隨在白易身后的人就立即出現,迎上了各自的對手。
  白易他們這個境界,度快得驚人,一個照面之后,十二個人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怎么回事,白冥樓的其他人就已經徹底的穿過。而就在他們想要繼續追上去的時候,這十二個留下的人已經攔住了他們。
  “真有意思,居然不戰而過!”
  “不是不戰,而是用不著這么多人。”維拉說著,偷魂已經從靈的身上一穿而過。當然,并沒有什么效果,在那倉促之間,靈的身體波動了一下,就徹底的避開。表面上,這十二個人可都是比他們更高一個境界的對手,不可能這么容易得手。
  靈看了一眼已經離開的白冥樓的人,然后才看著維拉。
  根本不用多說什么,所有人都知道,白冥樓為什么這么做。白冥樓在這里,并不是為了戰而戰。七教的人員不知道有多少,如果在這里陷入了混戰,之后進入這里的人將會更多。原本實力就不占優勢,繼續下去,只能被徹底的卷入七教的漩渦,全部葬送。所以,白易才想要趁著剛開戰不久的時候,直接一鼓作氣沖到六位至高本圣的位置。
  至于沖到那里,又能做些什么,就不是靈可以猜到的了。
  雖然說六位至高本圣好像因為‘神韻’的事情不能出手,但那也不是絕對的。如果真的惹火了他們的話,拼著將神庭的事情先放下,將白冥樓徹底抹消也不是不可以。雖然這樣強行停止會有很大的弊端,但是卻并不是說神庭就此不能構筑了。雖然有些損失,但是對于六位最高本圣來說,還是可以重新開始的。
  要不是六位至高本圣不想多此一舉的話,根本就用不著他們來這里。
  靈看著對面的維拉,還有其他已經陷入了戰斗的人,不由眼神微抬。白冥樓,在星域世界里面,其實也算是很有潛力了,被列為隊長的人不說,就這里出現的所有十二個人,都擁有濃郁的靈光。(望靈——靈所獨有的一種觀看生命靈性的瞳術,雖然每個人的靈性并不是絕對的,但是多少也可以看出來這個人的潛力和資質。)
  可惜了,白冥樓,從決定和七教為敵的時候開始,就注定將徹底在這個宇宙消失。
  化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