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296 用生命鋪路

布賴特帶著自己的人率先從小世界當中出來,當看見對面蓄勢以待的萬源海的人之后,整個布毒丹宮的人都微微一怔。上面的敵人,數量起碼是他們的數十倍,而且每一個人,氣息簡直強大到無以復加。雖然在之前了解整個事件經過的時候,就已經得知七教的力量強大無比,但是當這份實力真正展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每個人還是震驚無比。
  還沒有真正交戰,實力和氣息的對比就已經分出了高下。
  不在一個層次上面!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布賴特朝著前面走了上去。即便是面對數百萬之眾的高手也沒有落了氣勢。“我其實是一個非常自私的家伙,從地球上面的時候就是這樣。其實,我對白易那種思想并不是非常的理解。但是,我現在卻很明白一件事——如果在這里退縮了,那么即便之后活下去,也不過是茍活而已,失去了所有信仰和理由的人,活著比死了更加可憐。”
  原本還有些騷動的布毒丹宮成員頓時安靜下來,靜靜的看著上面的敵人。
  絲絲沉重的氣息逐漸蔓延出來!
  “真是難以置信,你居然會說出這番話!”另外一個聲音出現,亨弗里斯也脫離了小世界。在亨弗里斯的身后,弗東那的人也陸續從小世(界里面出現,和布毒丹宮的人一起,面對著萬源海的成員。
  上面為首的極晝源皇嘴角閃過一抹淡漠的笑容。
  意志嗎,熱血的幻象作品里面,意志總是第一位的。不管任何困難的局面,主角總是會憑借驚人的意志扭轉局面,無數人都因此而感動……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吧。幻象作品都是騙人的,現實,遠遠沒有那么熱血和感動,現實所擁有的,是——殘酷!
  極晝源皇抬起了右手,就準備揮下,但是沒有想到的是,對面的兩人比他的動作更快。
  面對著比自己更加強大的對手,不管是布賴特還是亨弗里斯,都沒有束手以待,而是選擇了主動進攻。
  兩人同時踏下,獨有的步法跨越了空間,殺入了敵陣當中。
  而在兩人身后,整個布毒丹宮和弗東那的成員也同時殺入了戰場。雖然明明可以看見對面的萬源海的力量是他們的數十倍,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退縮。
  雖千萬人吾往矣!
  “狂妄!”極晝源皇冷冷的吐出一個詞語。
  “我還可以更加的狂妄!”在空中交錯而過的時候,布賴特和亨弗里斯就已經達成了共識。布賴特一頭扎入了人群最多的戰場,而亨弗里斯則是對上了看上去就為首的極晝源皇。亨弗里斯從遠方一步踏出,就仿佛跨越了空間一樣,出現在極晝源皇的身前。
  一拳還沒有落下,整個空間都在扭曲!
  而另外一邊,布賴特也落入了人數最多的戰場,雖然他面對的不是為首的極晝源皇,但是在七教里面,可不缺少lv6的高手。不過,布賴特顯然并不僅僅是打算單挑而已,在剛剛交手的瞬間,一個光環就暮然從他的體內朝著外面散開。
  劇毒光環!
  這可不是那些游戲里面的那種水貨,真正以劇毒為本的布賴特,這就是他從太陽系上面得到的伴生寶具。在布賴特的身側,就連布毒丹宮的人都避得遠遠的。因為一旦進入劇毒光環里面,他們也都承受不住。
  毒,本身就是一種忽略實力等級差異的東西。
  一個普通人如果擁有一種無解的劇毒,只要機會合適,甚至都可以殺死一個比自己高上數個層次的對手。而這個時候,布賴特使用出來的奇毒,就更加的恐怖。在劇毒光環之下,幾乎每一人都可以感受到某種神秘的奇毒在侵蝕他們的身體。別說那些實力在布賴特之下的教眾了,就算是那些實力達到臨神境層次的門徒都有些扛不住。
  聰明一點的,頓時就脫離了布賴特的劇毒光環,朝著另外的戰場飛去。
  在布賴特的對面,另外一個源皇全身閃動著絲絲金屬的光澤,萬邪不侵。布賴特嘴角妖異的勾了起來,什么都沒有說,只是和對方戰斗在一起。
  兩人每一次對戰波及的地方,不管是誰都立即朝著外面閃避,誰都不想粘上布賴特的奇毒。幸好的是,布賴特的奇毒好像并不是完全致命的毒素,雖然很多人都沾染上了,但是卻并沒有死掉,只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力量被削弱了而已。
  轟的一拳落下,布賴特頓時被這個源皇揍飛了出去。絕對實力lv6,真正面對的時候,所有人才知道真的不是這么容易。
  “哼,毒,真是卑劣的手段,但是,也只是弱者才會借助這些外物而已。”對面的金澤源皇霸氣的說道。
  “是嗎!”布賴特填了填嘴角的血絲,陰柔的抬頭。
  “我還可以更加的卑劣。”布賴特說道。
  就在對面的金澤源皇還沒有明白過來什么意思的時候,布賴特身邊的劇毒光環就頓時一變。
  牽魂奇毒!
  一剎那,整個戰場上面,無數人頓時露出痛苦的神色,那種痛苦難以形容,每個人都如同被上面抓住了嗓子一樣,面容扭曲的倒在了地上。即便是死亡了,這些人的尸體還在狠狠的抽搐。
  真的以為布賴特的劇毒光環這么容易對付嗎,沾染上了只是削弱一點力量。僅僅只不過是不想讓那些沾染上的人一下死掉,將所有人都嚇走而已。
  很明顯,布賴特的劇毒光環擁有傳染性,剛才中了毒的人因為避開了布賴特,進入了其他戰場上面,已經將牽魂奇毒給傳染了出去。這個時候,從那些死亡的人身上,依舊可以看見一層淡淡的由牽魂奇毒形成的毒性光環。
  每一個被沾染上的人,早就已經成為了一個移動的傳染源。
  “可惡,真是下作的手段。”
  “你不是第一個說用毒下作的人了,但是,那又如何。”布賴特緩緩的重新踏了上來,身上的冥裝逐漸轉變。雖然是白冥樓的冥裝,但是完全以每個勢力首領為樣本打造,早就具備了他們自己的風格。
  “徹底的抹消你。”對面的金澤源皇說道,眼中仿佛也變成了金屬色。
  “那么就試試!”布賴特說道,身邊絲絲毒性的氣息逐漸改變。牽魂奇毒傳染性無比的強大,但是坦白說,布賴特也知道毒的弊端。當初在希古星域上面面對域天都斯九頭??的時候,他就發現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毒根本就沒有侵入的條件。
  不管如何猛烈的毒素,想要生效,最首要的條件就是需要侵入敵人的身體。
  而從很早的時候開始,很多勢力就已經擁有自己完善的防御秘術。就比如白冥樓,當初就特別研究出一套戰斗的功法《絕對獨立體》,就是隔絕任何的沖擊和侵蝕。而之后的《自在體》就更是為了適應所有的環境和氣場而研究出來的功法。
  布賴特深深的知道這一點,當然也會針對這個而研究出自己的殺招。
  想要侵蝕對手,那么究竟從什么地方著手?
  還是白易提出來的理論提醒了布賴特。只要是居于這個世界,那么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員。就如同一個鋼罩是基于鋼鐵;一個lf立場是基于生命場;一個虛空防御場是繼續虛空一樣。不管多么強大,多么隔離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多么的萬法不侵,其實都需要一個基礎。一個基于這個世界的法則形成的基礎。
  以當初的瀆魂傀儡絲為根本,熔煉出來的毒素,又經過無數的修改和凝練,最后融合了白易的理論所煉制出來的毒素。
  在對面的金澤源皇完全沒有發現的時候,在布賴特的身體四周,無形的法則絲線就已經滲透出去,逐漸朝著四周的空間侵蝕。
  明面上,什么都看不見,而即使是以布賴特自己使用,自己感知,也只能將之形容成為一種‘絲線’,就如同那個時候的瀆魂傀儡絲一樣。除了本身的幾根絲線以外,其他的本身就不存在。但是,現在的絲線卻又和當初不同了,現在的絲線,本質上是——毒!
  奇毒——侵法絲!
  ……
  在布毒丹宮和弗東那開始戰斗的時候,其他的一些勢力也陸續出現在外面,然后面對其他的七教成員。每一個都不輕松,最少都是數十倍的對手,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退縮,從進入這里的時候開始,甚至很多人就已經不抱活著回去的希望了。
  一個接一個,幾乎沒有間隔,不斷的有人隕落,有人死亡。
  而即便是死亡,太陽系上面的人無比的瘋狂,死,也要拉上敵人陪葬。情緒是會感染的,這一場戰斗,雖然注定會慘烈,或許所有人都會死絕,但是卻義無反顧。
  就在這個時候,白冥樓的人也從小世界里面出來,出現在戰場上面。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白易完全沒有理會下面傷亡慘重的戰場,而是瞬間帶著人一個直突,朝著一個方向脫離而去。
  “哈哈哈哈,那就是白冥樓,不會是逃跑了吧。”一個七教的成員頓時笑了出來。
  “逃跑,你以為他們是誰,那是白冥樓,白帝!”新光明理事會的考爾比攔住了對方,然后肅然的說道。考爾比,最初光明理事會建立,就深得白易看重的少年,如今也成長起來,獨當一方了。
  就和考爾比說的一樣,如果是以前,或許還會有人對白冥樓的這種行為感到懷疑,但是現在,經歷過之前那黑耀墜落,在所有人面前的一幕。就沒有任何人還會對白冥樓有任何的懷疑了。
  因為,那是白冥樓,那是白帝!
  只有七教里面的高層,才頓時變得緊張,白冥樓前進的方向,是最中心。扭曲了空間之后,卻完全沒有擾亂白易的判斷。
  頓時,七教的一些高層就想要上去阻攔。
  “攔住他們,以所有人的生命,給白冥樓鋪路。”考爾比站了出來,沉重的說道。
  “是!”整個新光明理事會的人,頓時回答到。
  【新光明理事會】
  考爾比:之前被白易看重的少年,已經成長為新光明理事會的領頭者。
  執行長:
  飛翼之風-沃納??科斯奇:控制大氣的能力。曾經就是光明理事會的執行長之一,實力甚至比考爾比更高。
  永凍冰河-伯格頓:冰屬性,擁有一柄冰紋之棘(偽),薩摩菲爾德成為理事長之后接任的執行長。
  詹姆斯??豪利特:肌肉骨骼高速再生,類似于尸骨脈(原光明理事會執行官)
  執行官:
  安格斯:曾經和考爾比共事,資質沒有考爾比這么出色,但是也算是很不錯了,現在和考爾比重新撐起了光明理事會,領導著一片區域。
  秦陽心:木生花,傳承自林陽的能力,秦素玲的女兒
  佩格斯:金色霸道能量
  湯姆森:
  卡瑪多:和前三者一樣,原本就是光明理事會的執行官,新時代依舊留在光明理事會里面。
  ……
  雖然新的光明理事會已經不像地球那樣擁有絕對的統治力,但是在幾個星環范圍內,還是擁有很大的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