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1293 覺悟

那么,戰斗吧!
  就如同一個宣言一般,瞬間拉開了戰斗的序幕。通往神庭的道路已經打開,早就做好準備的白冥樓和其他勢力立即就朝著那個方向飛了上去。看見這一幕,其他人或許不知道嚴重性,但是雌婣怎么可能不知道。
  “攔住他們!”雌婣立即喊道。
  七教的人立即飛撲而下,想要將白易他們留在這個地方。只是,早就有所準備的十二支柱的人頓時就出手了。
  臨神!
  冥裝!
  最強的戰斗姿態。
  雖然沒有穿過冥裝,但是紅綺華就仿佛無比熟悉一樣,空間戒指輕微的轉動,一套金紅色的冥裝立即就著裝完畢,同時,手中的弒神槍猛然朝著前面刺出。而在對面,身為婣凰宮雙母神之一的拜萊蓋伊也頓時壓下。
  一個是弒神槍,一個則是本圣lv7↓。
  如同星河變色一般,從觸碰的頂端,一點扭曲的畸形點猛然擴散,強大的沖擊瞬間將四周卷了進去。
  破界寶具!
  拜萊蓋伊的瞳孔一凝,在心里說了一句。破界寶具果然強大,區區一個lv5的人居然可以憑借著一件破界寶具擋住了她一個本圣的力量。恐怕,普通的lv6在其面前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心中輕微的不服,拜萊蓋伊就準備給紅綺華一個下馬威,讓紅綺華知道,本圣的力量究竟是怎么樣的。
  “拜萊蓋伊,去神庭!”只是突然之間,雌婣對著她喊道。
  “嗯?”
  “蠢貨,去神庭。”雌婣憤怒的喊道。
  拜萊蓋伊頓時停下,心中輕微的不滿。雖然她的實力是要比雌婣差一點,但是好歹都是本圣的層次。如果不是其他六教的至高都答應了雌婣孕育之息的歸屬的話,恐怕誰命令誰還不一定呢。而且……蠢貨,雌婣是被氣瘋了吧,也不看看自己被虛空鎖錨束縛的樣子,究竟誰是蠢貨簡直一目了然。
  雖然心中不忿,但是拜萊蓋伊還是沒有直接反駁雌婣,只是輕微的停頓之后,就準備轉身前往神庭。
  不過,就在這短短瞬間,局面就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太陽系上面的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這么驚人。
  身為東明天之一的貝琪瞬間從空中跑過,灸炎鳥已經和她完全融合在一起,額頭上方逐漸浮現出白金色的火焰,構成了一個‘火’字,逐漸朝著身上蔓延。
  貝琪的對手是婣凰宮的一個凰司祭,實打實的lv6,看見貝琪朝著自己跑來,眼中閃過一抹輕蔑。
  ‘灸炎鳥!’
  ‘是!’灸炎鳥頓時回答了一聲,然后在貝琪的身體外面,浮現出一個火紅色的炎舞繪身。數萬米的距離,瞬間就被跨越,每一步踏下,都會在貝琪的腳下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光環,然后將四周的氣息全部吸收。而在這段距離里面,貝琪身上的氣息從微不可查飛速的提升到極致。
  踏炎!
  殘火之擊!
  平平無奇,卻又驚人無比,貝琪一拳落下,按在了這個凰司祭的寶具上面。這個凰司祭眼中的輕蔑,瞬間就被驚愕代替。一股恐怖的火焰從貝琪的手上落下,朝著她的身上蔓延過來。這一股火焰是如此的恐怖,不僅僅是其中的力量,還有道之技藝。
  火焰瞬間席卷而下,將這個凰司祭完全的籠罩,然后朝著四周蕩開。難以形容這股火焰的威勢,數十萬方圓都徹底變成了火焰的煉獄,所有人只看見扭曲的空氣猛然從空中掃過,所有的地域就徹底化為了灰燼。
  這股火焰持續的時間很短,但是驚人至極。
  短短不到十多秒,中心的火焰就已經逐漸熄滅下來,所有人立即看見了里面的景象。
  貝琪的身體只剩余了一小半,其他部分徹底化為了灰燼。殘破的身軀上面,剩余的一只瞳孔帶著懾人的氣息,本源之火逐漸朝著貝琪的其他部分燃燒過去,身體殘留的部分已經越來越少。
  那個身為lv6的凰司祭還保持著原本的樣子,就連眼中的驚愕都沒有變化,但是漸漸的,她的身體也從發絲開始,逐漸變為灰燼朝著天空飄起。
  同歸于盡!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雌婣都瞪大了雙眼,完全不敢相信她手下的凰司祭就這么死掉了一個。要知道,那可是凰司祭,實力達到了lv6的高層核心成員,即便是婣凰宮里面,也就只有這么七個。
  “怎么,不認識嗎,貝琪,白冥樓的核心高層,兼任東明天的支柱。”因為拜萊蓋伊停下了攻擊,所以紅綺華也有片刻的空余。
  “白冥樓!”雌婣狠狠的說道。
  “沒錯,白冥樓!”紅綺華淡淡的一個微笑。
  在白易身邊,團結起來的一群人,每一個,都擁有自己驚人的意志。不管是戰斗還是別的什么方面。貝琪,白冥樓的成員,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是絕對的核心。雖然所有人早就知道了這一次戰斗將會無比的激烈,但是就連十二支柱的人,都沒有想到貝琪的戰斗方式這么的勁爆,居然一上來就用同歸于盡的方式,硬生生的將一個lv6的凰司祭給殺掉了。
  不過,當貝琪徹底快要化為灰燼的時候,火焰卻沒有熄滅,反而越燃越兇猛,一個人影再次浮現——火之涅槃。
  ……
  在貝琪出手的時候,安格瑞拉也站立在亡翼兇獠的頭頂。
  “你這次還要壓制我嗎?”亡翼兇獠低沉的咆哮著。
  安格瑞拉臉上露出一個平靜的微笑,緩緩的睜開了右眼:“上千年來,我一直在用釋涅之瞳壓制你的兇性,但是現在卻不需要了。”
  “吼,別騙我!”
  在說話的時候,亡翼兇獠和安格瑞拉就猛然飛射而出,將其中幾個門徒包圓抓住。就在即將咬下的時候,亡翼兇獠產生了輕微的遲疑。現在他可不是最初誕生的時候那副完全兇暴的樣子了,這么長的時間以來,還是深受人類文化的影響的。
  安格瑞拉知道亡翼兇獠在遲疑什么:“沒有關系,徹底展現你的兇性,吃吧!”
  亡翼兇獠眼中的瞳孔逐漸變得豎直,居然讓他直接吃人,這還是那個安格瑞拉嗎。不過,看見安格瑞拉現在的樣子,亡翼兇獠仿佛明白過來。這個時候的安格瑞拉,右眼的釋涅之瞳變換著,原本被壓制吸收的兇性,逐漸散發出來,簡直如同深淵的魔神。亡翼兇獠不是傻子,立即就明白過來,原來如此,就如同白冥樓那個叫貝琪的女人一樣,安格瑞拉也有了深刻的覺悟。
  那么,愉快而又殘忍的廝殺吧!
  亡翼兇獠對兩個臨神境的門徒狠狠咬下,鮮血和內臟頓時飛濺,大口的開始咀嚼,這是真正的——吃!隨著亡翼兇獠的這個動作,絲絲兇殘的氣息頓時迸發。這才是真正的冥界深淵兇獸出籠,破碎時代的地球上面,聚集了無數怨念和死亡氣息的亡翼兇獠,代表死亡和殺戮。
  ……
  薩摩菲爾德比較沉默,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沉默。配合著壽山火巖龜,雙手瞬間按在了地面。
  地動巖!
  完全不是一般小打小鬧的層次,數百萬方圓的地面頓時就隆了起來,然后突然朝著天空噴發。火紅色的熔巖完全遮蔽了天空,幾十個臨神境的門徒,以及更多的難以計數的教眾頓時就被地動巖俯罩而下。
  就如同星環上面突然張開了一個巖漿大嘴一樣,在這片區域的七教高手頓時就被壓到了星環的底部去了。
  ……
  “怎么樣,海皇蛟,不想讓他們專美于前吧。”碧蘿絲對著海皇蛟說道。
  海皇蛟沒有回答,但是眼中卻閃動著一絲兇光。同樣身為四方天守護之一,看見灸炎鳥他們這樣霸氣囂張的樣子,海皇蛟又怎么會只任由他們出風頭。沒有絲毫的停頓,海皇蛟的尾巴甩動,配合著碧蘿絲,頓時將四周的海洋卷動。
  十萬倍,超重海流!
  碧蘿絲雙手合十,站立在海皇蛟的頭頂,在兩人的身下,海面猛然翻涌起來,將無數的七教成員卷入了進去。
  不僅是他們四個,其他十二支柱的人也各有斬獲。臨神境的門徒原本以為十二支柱和自己的實力是在同一個境界上的,但是剛剛一交手,就立即發現完全不一樣。或許境界是相同的,但是戰斗實力卻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面。
  最關鍵是,那種心態!
  十二支柱,或者說,現在太陽系上面的每一個人,都是抱著死亡的覺悟的。所以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有留手。
  單純的,拼上所有的一切,斬殺所有敵人。
  除了格雷維斯、塞西爾亞、西格麗雪萊三人面對的是lv6層次的對手,暫時沒有殺死對方以外,其他和十二支柱為敵的人,全部都被他們那殘忍的殺戮手段給嚇了一跳。特別是寧雪,這個時候更是顯得妖異邪氣無比,邪女玀配合著**支配的能力,在人群里面掀起了腥風血雨。
  “我從來沒有見過師傅這個樣子。”太陽系時代才拜入寧雪門下的艾羚簡直目瞪口呆。
  “否則你以為,師傅為什么被稱為邪妃?”宋陽曦說了一句,然后一個道印太極張開。“雖然說,我們所有人都已經抱著死志,但是,我希望你們可以活下去。”宋陽曦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無比的肅然。作為中雪府的大師兄,他也無法在這樣的戰場上面保護下面的師弟和師妹太多。
  在幾句話的時間里面,雙方就徹底接觸,驚人的戰斗徹底爆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