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1280 先天孕育之物


  一斬!
  僅僅是平滑的在空中切過,在茉茉前面的范圍內,就沒有了任何的生命。不管是弱小如蟲豸,還是強大到合道境的塑,都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氣息。沒有傷害,就是將生之命運完全的斬斷,強行終止生命。
  整個戰場上面都顯得無比的安靜,仿佛都可以聽見茉茉那沉重的喘息。
  就連茉茉拿著死亡勾鐮的雙手,都顯得有些顫抖。
  雖然不知道使用這樣一件死亡勾鐮究竟需要些什么樣的力量,但是誰都看出來,并不輕松,絕對不是物理上面用**揮動而已。
  “趕緊走!”這個時候,其他還隱藏起來的人,都立即忍不住對著另外一邊的十渡元座-加里爾,和祈菩-信赫報信了。
  看上去,這樣使用一次死亡勾鐮的消耗很大,那個白冥公主都一些站不起來的感覺了。但是,誰都不敢去賭茉茉是不是還能攻擊個一兩次。以死亡勾鐮破界寶具的力量,就算是雛形,被斬中了就肯定完蛋。除非已經將自身命運完全熔煉在一體的LV7——自我本圣;或者說,擁有足以防御破解寶具攻擊的世界級的寶具。
  但是很顯然,不管哪一種,加里爾和信赫都不具備。
  所以這個時候最理智的做法就是趕緊跑路,除非他們真的想死在這里。
  果然,下一瞬間,茉茉的身上再次穿上了冥裝。所有人都意味著這代表了什么,茉茉并不打算就這樣停止,她要履行之前說過的話,將所有的人全部殺掉。冥裝有著提升力量的效果,或許揮動死亡勾鐮對茉茉來說非常的吃力,但是穿上冥裝之后,再來個一兩次肯定沒有問題。
  四方天傳送!
  茉茉的身影突然就消失在這個地方。
  結果,除了十渡元座的加里爾對于空間非常擅長,最后得以跑掉以外,其他的包括釋教的祈菩之一的信赫都沒有跑得掉。在最后面對茉茉的時候,這個釋教的祈菩還想搬出釋教來讓茉茉停手的。畢竟,臨近死亡,其他什么都是虛的,但是沒有想到,茉茉居然完全沒有任何聽他廢話的意思,直接就是一勾鐮。
  當茉茉追丟了加里爾,回到戰場,將剩下兩個門徒也徹底斬殺之后,身上的那股死亡的氣息,簡直濃郁到令人驚詫。
  瘋了吧!
  很多人的心中都升起了這樣的念頭。
  之前的塑暫且不論,自己偷溜到白冥樓里面去被發現,死了只能算他自己活該。但是,其他的兩個門徒和信赫,可都是在這外面才被牽連進去的。僅僅因為這種小事,茉茉就徹底的大開殺戒,真的是有些不可理喻。
  只是,看著茉茉那帶著深深殺意的眼神,七教的某些成員卻在心里給茉茉的行為找到了合理的解釋。
  不是瘋了,而是示威!
  連續死亡了兩名隊長,又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外界對白冥樓已經開始多有窺覷了吧。這次塑的出現,就是一個十分明顯的例子。
  作為白冥樓,當然需要維護這份權威,以殺法的手段!
  敢于窺覷白冥樓的人,哪怕是LV6,也殺給你看。
  只是,所有的人都很清楚,白冥樓這么做,同樣也在證明著一件事,白冥樓的威望,已經不比從前了。震懾,永遠比不上真心的臣服。
  在茉茉即將摔倒的時候,白易親自上前,扶住了茉茉。“回白冥樓。”白易說道,然后帶著茉茉從這里消失。
  而在白易消失之后,白冥樓的其他成員才看著四周的其他人,接連消失在這里。如果說,高層還知道真正的緣由的話,那么下面的人,就是真的這么覺得了。白冥樓,似乎快被孤立出來了一樣。
  今天茉茉的舉動,更是讓白冥樓的每個人生出了一絲凌厲的氣息。
  白冥樓對所有的事情,都徹底的問心無愧,不管你們外界如何的言誅筆伐,白冥樓就是白冥樓,威嚴,不容挑釁。任何敢于挑釁白冥樓的人,都將做好死亡的準備。不管是白易,還是公主茉茉,還是其他普通的成員,都必將維持這份威嚴。
  ……
  “跑掉了一個。”茉茉被白易抱著,臉上虛弱得令人心疼。
  “沒事。”白易說道。具體的不用說,兩人就明白,茉茉擔心的,暴露出太陽系知道七教的消息并沒有出現。畢竟,當初在說這件事的時候,所有人就已經說過的,在現實的世界里面,不能透露出任何的消息,任何。
  夜夜那里是非常的重要不假,但是也沒有任何明顯的關于七教的內容。
  所以,走掉一個維度空間的十渡次元并沒有什么關系,相反,這一次,包括茉茉在內,都有不少的收獲。不管是伍爾夫還是無量,顯然都已經對LV6層次的力量有了一個清楚的了解。雖然這次還處于下風,但是之后的戰斗卻肯定更能發揮自己的力量。
  “茉茉,你的死亡勾鐮怎么來的?”回到白冥樓,白易問了一句。
  “我自己睡醒的時候,就在我身邊的,不過那個時候還不完善,連具體的形態都沒有。”茉茉說道。
  茉茉的死亡勾鐮的威力之大,簡直不用多說了,連合道境的人都可以殺掉,簡直比白易的虛化還要輕松。不過,從其他人的變化就知道,事實上,在太陽系變化之后,因為法則的變化原因,所以早就已經無法出現法則寶具之類的東西了。那么,茉茉的死亡勾鐮又是怎么來的呢。
  以前因為茉茉使用死亡勾鐮的時間實在是太少,所以一直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現在,看見死亡勾鐮的威力之后,卻讓人不得不聯想了。
  “睡醒的時候就在身邊?”
  “嗯,其實我在沉睡了數千年之后,就有所感覺了,這是被我的力量吸引而來的,跟隨著我一起孕育的東西。”茉茉說道。
  “跟隨著你孕育?”
  “這樣。”茉茉說著,氣場逐漸放開。
  無聲無息,除了白易和茉茉以外,其他人都沒有感覺到,但是茉茉的氣場,就仿佛和整個星域連接在一起了一樣,以茉茉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如同漩渦一般的氣場。而在這個范圍內,很多東西都在逐漸的改變。或許,這個速度簡直慢得無法用語言來描述,但是,如果沉睡上萬年之后的話,誰也不知道這些氣息究竟可以孕育出什么東西。
  “爸爸你有嗎?”
  “真是遺憾,我沒有。我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什么氣場了吧,完全就是分散的意識形態了,所以無法形成這樣整體的氣場。”白易搖頭。
  “其他人呢?”
  “估計很少,起碼,白冥樓內,應該沒有第二個人才對。”
  只是,當白易和茉茉將這件事告訴下去之后,一個人立即就跳了起來。
  伴生孕育之物,先天寶具的雛形。
  或許,并非每一件都是如同茉茉的死亡勾鐮這么強大,但是很顯然,絕對比后天煉制的法則寶具要好得多才對。
  “先天伴生孕育之物?”費力克斯激動的跳了起來。
  “是的,你有?”
  “有,不是,沒有……不,我不知道是不是。”費力克斯臉上變得很精彩。“我當初在太陽系上面醒來的時候是被包在一塊玉石里面的,在玉石里面有一些神秘的液體,就如同胚胎的原液一般,那塊玉石也很大。”
  “還記得地方嗎?”
  “記得。”費力克斯十分的興奮。只是,當費力克斯興奮的帶著人回到自己當初醒來的地方之后,卻什么都找不到了。當初他容身的那一塊玉石,早在他自己離開之后不久,就自動沉入了更深的地底,以現在太陽系的巨大,哪里是這么容易找到的。
  費力克斯找了很久,臉上帶著遺憾,就算是遲鈍了一點,他也知道自己錯過了多么巨大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