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275 已經死亡之人

白冥樓的冥裝,將目前遇見過的所有攻擊方式,力量體系都計算了進去,形成了一個整體的防御。白易的幻術、茉茉的釋涅凈魂炎、寧雪的支配、負面的詛咒、氣運的牽扯等等……所有已經知道的。但是,白冥樓卻知道,不管這些攻擊方式怎么看上去繁多,始終還是有他們所不知道的。
  冥裝不夠完善!
  從來,白冥樓就不否認這一點。
  正是因為這樣,在冥裝當中,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系統——虛位演算!
  存在于冥裝內部,但是卻又并沒有實體,所以通常情況下,是不會被破壞的。而虛位演算的作用,就是進化完善冥裝。
  在遭遇不同攻擊的時候,將這些攻擊的方式計算出來,加以破解和防御,之后形成固有的防御體系。
  在探測到不同的材料粒子,不同屬性的力量,不同屬性的神秘元素之后,對之加以分析,并重新吸收并組合。
  有這樣的能力,才會讓冥裝越來越強大。
  而這個時候,茉茉四人身上的冥裝,就已經在全力的適應并加以解析這種寶具靈性串聯的作用。很快,在冥裝的虛位演算系統當中,就已經出現了類似的力量體系,其中最契合的一種,就是茉茉猜到的,愛麗絲的+靈性聚集。然后,以這種力量方式為基礎,朝著更廣闊的范圍演算衍生。
  所有人的戰斗,全部都是在具的范圍當中的,就算是加里爾和信赫他們也不打算出去。
  開玩笑,他們的寶具還在里面呢,出去之后,豈不是讓白冥樓的隊長可以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嗎。那個時候,關時樂戰斗的姿態,他們可沒有忘記。
  戰斗進行的時間不長,但是卻非常的激烈。
  在這個時候,外面沒有見過塑戰斗的人,才知道了塑的恐怖。如果僅僅是控制寶具也就罷了,畢竟任何一個地方,寶具的數量都是非常有限的。關鍵在于,塑可以將寶具的力量,串聯到其他的物體上面去。
  就比如現在,原本普通的刀劍或者源導具,在一瞬間變成了寶具的等級,然后對茉茉發動了攻擊。
  累都要被累死!
  漫天的寶具,對著中心的那個人影不斷的發動攻擊。如果不是茉茉身著冥裝的話,誰都不知道茉茉究竟已經被刺穿多少次了。而這個時候,其他人驚嘆的,還有茉茉的冥裝的防御,果然白冥公主穿戴的冥裝就是不同啊,遭受這么多的攻擊,居然也沒有絲毫的劃痕。
  不過,還有一件寶具,是冥裝絕對防不住的。
  死亡勾鐮!
  在茉茉受到其他寶具的牽制,特別是被冥裝控制,強行束縛了半身的時候,塑抓著死亡勾鐮從上空突然切割而下。
  你自己寶具的滋味,嘗嘗如何。
  無聲無息,死亡勾鐮就從茉茉的身上切割而過,就仿佛完全沒有觸碰一樣。但是正在戰斗當中的茉茉頓時身體一僵,眼中閃過一絲痛苦。
  所有人都知道,這里的戰斗,多半只能進行到這里為止了。因為,白冥樓的其他人也來了這里。不管怎么說,白冥樓都是太陽系的主人,當然不可能讓白冥公主和幾名隊長在這里死戰,而他們卻不過來。這個時候,白易就和其他一些白冥樓的戰力高層來到了這里。
  “等等!”就在其他人以為白易要加入戰斗的時候,茉茉突然抬起了右手。
  “這是,我的戰斗。”茉茉的眼中閃過一絲戾氣。
  其他人都立即停了下來,他們不知道這個時候是否應該讓茉茉這樣任性的戰斗下去。不過,白易卻抬了一下右手,示意其他人后退:“當然,這是你們四人的戰斗,本身,我就沒有打算參加。”
  無數人都覺得不可思議,現在誰都可以看出來,白冥樓包括白冥公主在內,都處于下方啊,這個時候,還堅持什么驕傲,只由自己來戰斗。難道,白冥樓在連續死亡了三名隊長之后,腦袋都變傻了嗎。
  不過,其他人不知道的是,白易確實不打算出手。
  哪怕,茉茉和伍爾夫他們真正在戰斗中死亡。
  因為,白易他們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以后面對的對手將會有多強,如果僅僅是這樣強度的對手,就必須得他們所有人來圍攻才可以應付的話,那么之后的戰斗,也就不用打了。所以,哪怕是強迫也好,哪怕是逼自己也好,白冥樓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在這段時間里面不斷的突破自己,不斷的提升自己。
  否則,死了就死了吧,也只是一個先后順序而已。
  塑看見白冥樓的舉動,嘴巴頓時裂開,仿佛看見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樣。然后,心中升起了一種戲耍的心態,死亡勾鐮不斷的從茉茉的身上切割而過。每一次,都可以讓茉茉痛苦無比。而且,就連冥裝,都在連續的攻擊之下出現了絲絲的裂痕。
  一連串的攻擊在會后,茉茉沉重的喘息,絲絲汗水從額頭滴落。然后,茉茉的身體突然一振,冥裝突然就全部飛出,消失在一個黑色的裂縫里面。
  咦!
  其他觀戰的人頓時眼中一亮,那個世界里面放置的東西居然不受塑的控制,那個冥國,顯然是一個世界級的寶具,或者說,已經擁有了這種基礎。
  不過現在,更讓這些人疑惑的是,茉茉為什么會將冥裝完全的脫了下來。
  原本就已經陷入無數寶具的圍攻當中了,居然還將冥裝脫下,難道是放棄了嗎。或者說,還是認識到,受到控制的冥裝,其實并沒有什么效果呢。
  只是,很顯然和他們所想的都完全不一樣。
  脫掉冥裝,茉茉是為了更深刻的感受自己死亡勾鐮的力量。
  在死亡勾鐮再次切割而來的時候,茉茉頓時徒手迎接了上去。這樣的戰斗,顯然更加的殘酷,所有人都可以看見茉茉不斷的受傷,不斷的倒下,然后又站起來,再次迎上了自己的對手。
  連番的戰斗,就連塑都覺得有些厭煩了。難道,這個白冥公主,還真的以為自己不敢殺她嗎。塑的眼中閃過一絲陰冷……在外面的雌婣頓時就眼中一凝,該死。只是這個時候,就算是雌婣出手都來不及了。塑抓著死亡勾鐮兇猛的從空中切割而下。嗤啦一聲,失去了防御的茉茉,脖子上面直接劃到小腹位置,差點就被切割成為兩半。
  作死?
  其他人都不知道茉茉在搞什么鬼,只是,他們又看向了白易。偏偏,白易自己也很平靜,絲毫沒有緊張的神情。
  白冥樓的人是不是都有些不正常啊,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很緊張的嗎。
  白易確實不知道茉茉究竟在做什么,但是,白易相信茉茉自己的感覺,對于戰斗的領悟。茉茉,可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踏上了戰場的女孩了,那種無比單純的年齡,對于戰斗的領悟,卻比很多人都更加的深刻。
  身體差點被切成了兩半,茉茉的氣息也逐漸的衰弱下去。因為,這可是死亡勾鐮造成的傷害。微微有些冰冷帶些暗色的鮮血逐漸流了下來,然后茉茉的身上浮現出死紋。而這一次,死亡不僅是在茉茉的身上,還在逐漸朝著死亡勾鐮上面蔓延。塑朝著后面用力拔了一下死亡勾鐮,才發現勾鐮仿佛在茉茉的身上生根了一樣,居然扯不過來。
  “原來如此,我從來都沒有掌握過自己的力量。”茉茉眼中散發出死亡一般晦澀的光芒,淡淡的說了一句,就這樣身體朝著后面緩緩的仰面倒下,懸浮在空中。
  死了!
  這個時候,無數觀戰的人都驚愕不已,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茉茉的生命線已經徹底的中斷了。但是,這實在是不合常理啊,難道,茉茉將冥裝脫掉,就是為了死得干脆一點嗎。
  就連外面的雌婣都輕微的疑惑,難道茉茉是因為之前受到的打擊太大,所以一時想不開?
  怎么可能呢。
  雌婣自己就在心里否認了這種可能。然后,就在她想摸不著頭腦的時候,突然看見茉茉的命運線……不可能!任何一個人的命運線,在真正死亡之后都會徹底的中斷,然后逐漸消失。而這個時候,茉茉的命運線毫無疑問,已經切斷,但是,茉茉的命運線并沒有消失,而是全部定格在死亡的那個時候。
  將自己的死之命運斬斷,定格在這一瞬間。
  斬斷了過去,也沒有未來,已經死亡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