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273 寶具靈性串聯

冥裝、臨神、完全解放,除了拼命的力量沒有使用以外,可以說現在就是茉茉普通戰斗的最強狀態了。但是當茉茉一彎勾鐮切過之后,卻發現對方依舊沒有死亡。或者說,沒有死亡才是正確的,這也讓茉茉知道,想要殺死一個合道境的強者,需要花費多么巨大的力氣。
  難怪那個時候爸爸在對付一個普通的千手大至勢的時候,都花費了不少的力量。
  如果千手這個時候還活著的話,估計都想要跳出來罵人了。尼瑪他是大至勢啊,大至勢,華沙教的核心成員來著,雖然是比不上始宙里面少而精的單名成員,但是怎么也不是‘普通’的吧。
  不過這個時候,茉茉卻是真正的這樣覺得。而且,在一次攻擊沒有殺死對方之后,茉茉并沒有停手,而是繼續一個閃步追了上去,死亡勾鐮轉動著,瞬間再次劃過。
  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廢話,更不會在戰斗中途停下說兩句嘴炮緩個氣之類的。
  一旦開戰,追殺到死!
  這個時候,茉茉還在思索著,由所有人整理出來的,擊殺LV6合道境的方法。
  合道境,與某種法則相合,只要法則不斷,就不會死亡。所以,想要擊殺合道境,最常見的方法就是布下封絕世界,將這個世界完全的獨立出來,和外界沒有任何的聯系。這種方式最常見也最為麻煩,所以一般來說,合道境是很難殺死的。而除了這種方法以外,就只有那種徹底抹消根本,或者說直接擾亂法則的攻擊了。
  白易的直接將對方的存在虛化消失;紅綺華的弒神槍破界寶具;還有,她的死之命運,應該也算得上是一種。
  之所以無法在一擊之間殺死對方,只有一種解釋:她的力量掌握程度,還不夠!
  這個時候,塑也已經看出來,對面這個白冥公主,是下了心的要將自己殺死了。如果是在平時,或許塑會呲之以鼻,區區一個臨神境,挑戰合道境,而且是一身寶具的他,找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但是這個時候,被茉茉的死亡勾鐮切過一刀之后,他就不敢有這種想法了,而是打起精神來戰斗。
  七寶!
  從塑的空間里面,七件寶具突然浮現,有攻擊、防御,干擾,各個不同。這七件寶具都位于頂級,而且最關鍵的是,這是一套的寶具,甚至不用他來主動的控制。
  一剎那,茉茉就陷入了激烈的戰斗當中,普通的物理撞擊,能量的淹沒,空間的滲透,聲音的影響,光線的扭曲,負化的詛咒……簡直就如同同時面對多個不同的敵人,而且對方擅長的攻擊,都各自不同一般。
  不過,即便是在這樣的戰斗當中,茉茉也沒有絲毫的退讓。
  身著冥裝的茉茉,就如同化身成為真正的戰斗女神一樣,冥國的女神。美麗而又強大,那是屬于一種力量的美麗身姿,而不是單純的外表。當茉茉戰斗的時候,才將這種特殊的氣質完全的揮灑出來。
  當距離這里最近的七教成員來到這里的時候,頓時看見了這驚人而美麗的一幕。
  死亡勾鐮高速的舞動,屬于自身的力量順手拈來,應對著各種不同的攻擊,卻絲毫沒有混亂的感覺,快速而干脆,沒有絲毫的疏漏,將那份精純的掌握力揮灑得淋漓盡致。蕩開了所有的攻擊之后,茉茉的身體仿佛平滑一般移動出去,在空中拉過無數的殘影。冥裝將后續的攻擊完全阻擋,然后茉茉才突然出現在塑的面前。
  死!
  只是,仿佛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一樣,塑在這瞬間手指打了一下,仿佛什么東西覺醒了一般。
  具!
  一剎那,四周那巨大的世界當中,不管是誰的寶具,全部在這瞬間顫動起來。
  該死!
  這個時候,闖入了這片區域的那些七教成員才想起來塑這個家伙的真正恐怖之處。具:可以感知到每一件武器和防具的靈性,然后將他們完全的串聯起來,為自己所用。一剎那,所有人身上的寶具全部飛了出去,不僅是他們身上穿戴的,還有放在空間物品里面的,全部都飛了出來。除了那種用特別的世界鎮壓的,否則根本就隱藏不下來。
  而這個時候,茉茉也已經感覺到了不對,手中的死亡勾鐮仿佛就好像要脫手了一般。就連冥裝,都要離體而去。
  仿佛空間都要被切開了一樣,茉茉和塑在空中交錯而過。
  那一瞬間發生了什么,所有人都不得而知,但是當再次停下的時候,茉茉的死亡勾鐮卻出現在對方的手上。
  而且不僅如此,在四周那巨大的世界里面,遍布了無數的武器。
  長刀長劍槍棘弓矢盾牌……各種各樣的寶具,絡繹不絕。當然,作為寶具,就算是附近有幾個七教的成員,也不可能有這么多。但是,塑的力量,卻可以將所有的武器全部串聯在一起,賦予相同的力量。也就是說,在這一瞬間,這個世界里面的所有武器,全部達到了寶具的級別,和其他的寶具相同的等級。
  這個時候,茉茉才站立在空中,看著對面抓住了自己死亡勾鐮的塑。
  原來如此,這種串聯所有武器靈性的能力……茉茉莫名的就想到了已經化為光明新生之劍的愛麗絲,愛麗絲?阿爾弗雷德。只不過,愛麗絲是匯聚所有物質的靈性,而塑則是將所有寶具的靈性串聯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的氣場,為他自己所用。
  抓住了死亡勾鐮的塑,這個時候才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可惡的白冥公主,下手還真是狠。不出手,還以為他真的是好欺負的嗎。塑在心里想著,朝著對面的茉茉冷冷的看過去。身為始宙當中的一員,單名成員,塑在哪個地方都受到足夠的禮遇,在這個地方跌了一跤,心中的不爽可想而知了。
  這個時候,其他稍遠一些的七教成員和白冥樓的三名隊長也來到了附近。
  但是這個時候,茉茉卻突然開口:“別進來。”
  伍爾夫、無量、歐內斯特頓時停在了外面。
  不僅是白冥樓的三位隊長,就連其他七教的成員都沒有進入這個范圍。他們可不像白冥樓一樣什么都不知道,正是因為知道,所以他們才不想面對戰斗時候的塑。在那家伙面前,什么寶具都會被串聯起來。他們可不想自己保留的底牌就這么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看那四個一臉吃了屎的臉色的人就知道了。這四個人就是最先趕到附近的七教成員,但是,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戰斗的人會是塑。
  這個時候,他們的寶具就全部飛了出去,懸浮在那個空間當中,散發出隱隱的力量。
  而正是因為寶具強行飛走的原因,所以他們也暴露了出來,臉上如同大便樣子。幸好,他們也是知道的,塑的這種能力只在戰斗的時候有用,掌控也是臨時的,在戰斗結束之后,寶具就會恢復正常,否則他們真的想要殺人了。而且,現在最關鍵的是,怎么解釋他們幾個人的身份吧。
  四個人,兩個LV6,分別是釋教的一位‘祈菩’,維度空間的一位‘十渡元座’;兩個LV5,就只算是七教里面的普通門徒級別了。
  這個時候,幾個人都在心里大罵,特么的該死的塑,自己明明不在劇本里面,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做什么。現在將隱藏的人都扯了出來,萬一讓白冥樓的人懷疑了怎么辦。臉上一臉屎色,所有人卻都在心里開始思索,該怎么將事情變得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