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268 一個小動作

暗中注意著這里的雌婣,聽見一個什么封印之后,頓時就集中了注意力。她可不希望計劃出現任何的紕漏。不過,當她繼續聽下去,知道所謂的封印究竟是什么的時候,差點就忍不住噴了出來。
  性禁封印!
  紅綺華在白易身上使用的居然是這種封印。
  這種結果,讓雌婣都差點忍不住噴了出來,最后還是想到茉茉存在,才強行忍耐了下來。只是,雌婣不知道,不管是茉茉還是紅綺華,其實都感知到了那一瞬間的輕微氣息,非常的輕微。如果不是雌婣因為情緒過于波動的話,兩人都完全感知不到的。
  沒有詢問,只是,在茉茉的心中,已經知道了那股一閃而逝的氣息是誰。
  茉茉來這里,除了表現出自己對類人圣殿的反感以外,同樣也想要看看,所謂的雌婣,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七大教派之一,婣凰宮的主人。茉茉并不擔心出現什么問題,既然雌婣正大光明的出現在這里,就說明她不可能直接出手。
  紅綺華沒有說話,而但是茉茉卻挑了挑眉頭。“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偷偷摸摸的躲著,未免太讓人看輕。”
  茉茉說著,死亡勾鐮瞬間一轉,朝著那個方向切割而出。不是全力,但是為了試試所謂的雌婣究竟有什么樣的力量,所以茉茉這一勾鐮卻絕對不是隨手揮揮而已。
  死之命運!
  并非通常的力量切割,所以整個類人圣殿沒有絲毫的異常,但是在那個方向的雌婣卻頓時發現什么東西觸及了自己的生命。聯想到消息里面,茉茉的能力,所以幾乎沒有任何的懷疑了。
  好冷酷的女孩!
  雌婣頓時就在心里這么說了一句,然后輕輕的抬起了右手。
  法掌天!
  輕輕的一掌按下,但是卻仿佛整個世界的法則都全部掌握在這一掌之中一樣。茉茉的死之命運的切割,頓時被壓制了下來,然后朝著后面反彈。
  無聲無息,類人圣殿四周的其他人只覺得什么東西出現過,又仿佛什么都沒有出現過。他們的境界實在太低了,所以根本就沒有什么感覺。不過,在那個方向的茉茉卻突然顫了一下,然后瞳孔一凝。這就是位居與頂點的力量嗎,居然這樣就將她的攻擊完全的壓制,甚至反彈了回來。
  這個時候,雌婣也大方的走了出來,一點也沒有被發現的窘迫。
  “身為客人,綺華不和你計較過多,但是你未免有些太不知道好歹了。”雌婣走出來,立即就先聲奪人。
  “你就是紅綺華找的師傅。”
  “雌婣,婣凰宮的主人。”雌婣淡淡的說道,算是自我介紹。
  茉茉沒有理會雌婣,只是看向了紅綺華:“收回你的東西,我不想說第二次。以前我對你雖然嫉妒,但是卻同樣尊敬。但是,現在的你,已經沒有資格站立在我爸爸的身邊。”
  紅綺華也沒有反駁,而是在思索著茉茉的每一句話。
  茉茉的話聽上去都很正常,但是聯想到現在詭異的情況的話,那么茉茉的任何一個詞語,都值得推敲。
  ‘收回你的東西,我不想說第二次。’
  收回,她的東西!
  “哼。”紅綺華冷哼一聲,手中幾個印結落下,空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傳遞了出去。并沒有任何的懷疑,就連雌婣都不覺得有什么不對。這個時候,紅綺華肯定不會繼續賴在白易的身邊,用自己的力量解開那個不知所謂的封印是理所當然的。
  所有人都感知著這股力量的消失,然后茉茉才冷漠而平靜的看了一眼雌婣。
  “受教了。”
  茉茉的態度很冷,事實上,誰都可以看出來,茉茉在雌婣的手中吃了虧,能有什么好的態度才怪了。沒有等誰繼續說話,茉茉就徑直離開了這里。雌婣也沒有阻攔,畢竟,她這一次出現,只是讓外界知道她的存在,知道她的力量的。但是,她卻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真的出手。雌婣現在需要的是,一種隱藏在世界之后,擁有無上力量的隱士高人的形象。
  離開了這里之后,茉茉才一個身形一閃,回到了白冥樓。
  在白冥樓的外圍的時候,茉茉就感覺自身靈魂深處的隱隱痛楚,果然驚人啊,雌婣。茉茉的臉上似乎不怎么好看,不過,這個時候,茉茉心里想的,卻是另外一件事情。
  和紅綺華談判,徹底決裂,而現在她又在雌婣手上吃了虧。
  那么!
  ……
  茉茉回到了白冥樓,臉色陰沉得仿佛要殺人一樣。誰都看得出來,茉茉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就連貼身伺候著茉茉的莎蘿都變得小心翼翼的。
  事實上,這個時候,白冥樓內的整體氣氛也無比的低氣壓。
  高層都知道,不管是雷蒙德還是金吉拉,兩人都并沒有死亡,而是故意這樣的。但是,下面的人就完全不知道了。在他們的心中,發生了這么巨大的事情,比前第四冥衛隊長關時樂戰死的時候更加的令人沉悶。
  在這樣的情況下,茉茉來到了冥國外圍的湖心亭。
  這里的風景非常的優美,也并非在白冥樓之內,而是屬于外面。所以,這里就算是一般的白冥樓的成員,都是可以過來的。當然,這個時候茉茉在這里,就沒有誰敢于在這個時候過來找不自在了。
  很平常的行為,就好像散心。
  但是,隱藏在白冥樓內的內奸卻悄然的注意到了這里。或者說,這本身就是茉茉讓他們注意到的。茉茉坐在湖心亭,外面的人都隔得很遠,但是茉茉相信,以七大教派的能力,還是可以看到的才對。
  其實,茉茉根本就沒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在安靜的坐了很久,貌似在看風景的樣子,無意識的拿出了一件東西在摩挲而已。
  合界玉碟的殘片!
  這不是關鍵,關鍵是,在這片合界玉碟的殘片上面,擁有七教故意流傳出去的,靈運熔煉的方式。
  如果是以前,恐怕就算是茉茉專注的專研這東西,估計都不會覺得有什么。但是在這個時候,就完全不同了。白冥樓,已經死亡了三名隊長,三名,數字雖然不大,但是卻意義沉重;而這個時候,和白冥樓一直交好的,類人圣殿也和白冥樓徹底的反目;外面的世界,也是白冥樓不斷的言誅筆伐。
  這個時候,茉茉無意識的拿出合界玉碟,代表著什么?
  事實上,當這個消息,傳遞到七大教派的成員那里的時候,雌婣和其他很多人頓時就笑了。果然,已經快要忍耐不住了嗎。連續死亡真正的親人和朋友,卻又被外界不斷的言誅筆伐,一點都得不到應有的價值,想必,任何一個人都會失望的吧。
  當然,雌婣很清楚,還沒有這么簡單。
  現在的茉茉,估計是在類人圣殿那里遭受的打擊,還有一系列的事情,才讓她無意識的升起了這個念頭而已。如果想要讓白冥樓真的反出世界,熔煉太陽系的靈運的話,這樣的程度,顯然還不夠。
  不過,茉茉的這個動作,確實已經讓很多人感到一種收獲,一種事情按照預定發展的輕松。
  當然,這也正是茉茉‘無意識’將合界玉碟拿出來的緣由。
  不這樣做,怎么可能讓你們安心呢。
  太陽系,還需要爭取很多時間,才能做好抗爭的準備啊。這樣想著的茉茉,將合界玉碟收了起來,然后才回到了白冥樓,就仿佛,已經做下了某種決定一樣。不過,茉茉的內心,卻是雀躍的想到白易那里去了。
  哼哼哼哼,封印沒有了,爸爸終于是我的了。
  只是,當茉茉看見白易旁邊的撫衣的時候,頓時一臉的厭惡。甚至,根本不用假裝,這就是茉茉最真實最自然的表情。作為重度戀父情節的少女,怎么可能對自己父親身邊的女人有好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