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1264 殺你我會

在另外一邊,金吉拉則是和雷蒙德不同,在發現了暗中潛藏的人之后,自己就主動出手了。
  妖哭!
  凄厲的貓叫聲,頓時讓所有人難受得想要自殺。
  只是,金吉拉很快就停了下來,因為,在對面,金吉拉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冬香玉。也就是那個時候,白冥樓還沒有重新出世的階段,金吉拉將自己開的酒樓交付的人。不僅是金吉拉認出來了,就連修兵都認出來了。因為,修兵就是在那個時候,從一位尊貴的星環主,變成了被金吉拉起伏和壓榨的關系。
  “冬香玉!”金吉拉緩緩的開口。
  “老板娘。”對面的冬香玉也開口,神情依舊尊敬。
  金吉拉靜靜的看著冬香玉,過了這么多年,金吉拉回到白冥樓之后,表現得越來越單純。而冬香玉,卻仿佛越來越習慣那種世俗的世界,顯得更加的妖嬈了。不過,這個時候,冬香玉出現在這里,而且是以巴布亞的一員出現,確實是讓金吉拉有些意外的。聯想到幕后七教的存在,金吉拉的眼神更加的深邃。
  “你出現在這里,代表,你是要和我為敵了?”金吉拉說道。
  “準確的說,是老板娘身后的白冥樓,我對老板娘,還是很尊敬的。”冬香玉說道。
  “呵呵呵呵。”金吉拉輕輕的笑了起來,氣息也變得風騷妖嬈,似乎,已經逐漸變回了那個在不知名小鎮里面開著一個酒樓的老板娘。
  “會死的喲。”笑過之后,金吉拉才淡淡的說道。
  “老板娘自己也是,請小心。”冬香玉輕輕的抬手。
  金吉拉臉上的神情淡淡的,剛剛短暫的交流,金吉拉就已經確認,冬香玉好像并沒有被控制。不過,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已經不能用偶然來形容了吧。當然,如果不知道七教的存在的話,或許她真的會當做偶然也說不定。小心嗎,你這是,基于以前的尊敬隨口的回應,還是對我的提醒呢。
  不,都不重要了!
  我來這里,就是要死的啊。
  一個鬼閃步,金吉拉突然就消失,并不是什么出奇的招式,但是卻異常的熟悉。就如同金吉拉那個時候,教導酒樓里面的人員一樣。對面的冬香玉顯然也是一樣的,同樣沒有用什么特別的手段,兩人的戰斗,就仿佛演練一樣。
  修兵在后面冷靜的看著兩人的戰斗,當然,其實現在兩人還完全算不上戰斗。
  一邊看著,修兵一邊在冷靜的思索。
  作為白冥樓的副隊長,不管修兵以前的身份是什么,既然成為了副隊長,就說明白冥樓的信任。所以,修兵也是知道七教的。當然,修兵在被告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驚愕了很久。因為在他的心中,自己始終和白冥樓有些隔閡的。不過,或許正是因為這份信任,讓修兵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隔閡。
  這個時候,修兵就在仔細的思索著目前的情況。看上去,變化的開端,就會在這個冬香玉身上出現了,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短暫的交手之后,噼啪一聲,兩人同時蕩開。
  安靜的相對站立,金吉拉和冬香玉都有些沉默,因為,兩人都知道,接下來的戰斗,就不是這種如同懷舊一般的演練了。
  金吉拉手掌張開,輕輕的勾動,從指尖,尖銳的貓爪緩緩的伸了出來。然后,金吉拉的眼神逐漸變得冷漠。
  對面的冬香玉也仿佛知道了什么一樣,也伸出了右手。冬香玉其實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卻又有一種模糊的感應,今天的她,估計會死在這里,死在金吉拉的手上。究竟是為什么,她也不清楚,或許,是經歷了無數凡塵之后,那種微妙的感應吧,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卻也有這樣的感應。
  下一瞬間,兩人就暮然交錯在一起。
  只是這一次,就和之前的戰斗完全不同了,真正的,生死之戰。甚至,那個原本只是普通人當中小高手的冬香玉,居然擁有了和金吉拉近乎同一個層次的力量。
  四周的空氣被兩人的戰斗卷動著,如同螺旋一般朝著外面蕩開。
  戰斗的,氣場!
  在這個氣場爆發之后,外面原本停戰的其他人也被卷了進去。這就不是單純的兩個人的戰斗了,而是更加浩大而又殘酷的戰斗。
  甚至,巴布亞的首領,弗莉達也出現在戰場的上面。
  一米四的身高,但是依舊凹凸起伏,仿佛只是縮小了一號一樣。而在弗莉達的身邊,就是被稱為靈性最高的守護獸,諦斗。從破碎時代的時候開始,弗莉達就很少出手,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敢小覷她。這不僅是身為類人種族七位引領者的身份,而是,她的能力,確實就這么神秘。
  其實,外面的七教人員都不知道,如果弗莉達真的動手的話,或許根本就不需要他們的力量,就可以將金吉拉給留下。不,不算上冥裝的差距的話,是百分之百可以將金吉拉留下。金吉拉雖然被排在了白冥樓隊長之一,但是在白冥樓里面,只是個小輩而已。弗莉達,才是那種平時不顯山露水,但是真正出手就讓你驚掉眼球的人。
  那么,開始吧。
  抱著對圣女小玉的敬意,還有對白冥樓的怨恨,將金吉拉徹底的留在這里。(弗莉達臉上無比的冷漠,心中卻露出一個調皮的微笑)
  弗莉達突然從天空跳了下來,在下面的修兵立即就迎了上去。在白冥樓的這段時間,修兵已經將以前的力量徹底的整合,變的更加的沉淀,實力也非常的高。
  肉殖裝甲?妖鐮!
  就連肉殖裝甲,都在白冥樓的力量影響之下發生了變化,已經不再是一種單純的外力,而是變成了修兵自身的力量。原本伊斯特星域的頂級肉殖裝甲就有LV5的實力,這個時候修兵的力量當然也不遑多讓了。否則,單純的因為金吉拉的推薦,沒有實力可擔當不了白冥樓的副隊長。
  “少年,難道你進入了白冥樓之后,只學到了這點力量嗎。”幾乎就好像巧合一般,兩人交錯而過,弗莉達就站在了修兵身后的一彎妖鐮上面。嬌小的身體,卻壓得修兵差點站不起來,然而最讓修兵驚愕的是,弗莉達究竟是怎么到了他的身后去的。
  身體輕微一蕩,修兵的身體消失。
  風割息死!
  這邊展開戰斗的時候,金吉拉和冬香玉的戰斗也變得無比的激烈。都不知道懷著什么樣的心情,金吉拉最后,還是對冬香玉進行了決死一殺。因為,到了現在,金吉拉差不多已經知道,冬香玉是必須死的了。
  和她的假死不一樣,冬香玉必須死。
  絲絲鮮血從冬香玉的胸前流下,沾染到了金吉拉的身上。這個時候,冬香玉緩緩的笑起來,只是有一些凄然的意味。甚至,金吉拉都不知道,這個冬香玉是不是真的還保持著自己完整的神智。否則,為什么又會明知即將死亡還站立在這里。
  “我果然不是老板娘的對手。”冬香玉說著,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沒有更多悲傷的畫面,但是其中的氣氛,依舊非常的傷感。
  這個時候,遠處一群冥衛正在飛速的趕來。身為普通冥衛的他們,可追不上金吉拉和修兵等人。這一群冥衛剛剛準備投身進入戰場,但是突然之間,其中一個人臉色大變,跳出了隊伍,朝著金吉拉跑來。
  小禾驚愕的看著眼前的畫面。
  死在金吉拉手上的,是冬香玉吧,絕對是冬香玉姐姐吧。
  小禾就是當初選擇跟隨金吉拉到外面的那只小貓娘,金吉拉成為隊長,小禾也逐漸成長為第十一冥衛的一員,雖然只是普通的隊員。這個時候,小禾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畫面。小禾看向金吉拉,期待著金吉拉的解釋,但是金吉拉只是靜靜的看著小禾,眼神無比的平靜。
  “回你自己的隊伍。”
  “為什么?”小禾激動的質問到。
  “你這是向我質問?”金吉拉豎直的瞳孔看著小禾。
  還不等小禾繼續說什么,小禾那個小隊的隊友立即趕過來,向金吉拉行個禮之后,就將小禾強行拉走了。開什么玩笑,身為隊員,哪怕小禾是金吉拉帶進白冥樓的,也是沒有資格在這種時候質問一位隊長的。當然,白冥樓也不是獨斷專權,通常在事后,就可以詢問緣由了。
  金吉拉看著冬香玉的身體,眼神也有些傷感。
  當初離開的時候,留下了她的一絲力量,原本是為了讓冬香玉更好更快的適應那里的世界的,沒有想到,現在,卻成為了冬香玉死亡的理由。以這一絲原本就屬于金吉拉的力量為引,金吉拉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另外一個殺手锏被封印了。
  九命天貓魂!
  貓有九命,只是傳說,普通的貓當然沒有。但是,身為妖貓的金吉拉,就真正修煉出來了自己的九命,真正的。原本,這算是屬于金吉拉的殺手锏的,擁有九命天貓魂的金吉拉,想要殺死,不知道要多費多少工夫。但是這個時候,金吉拉的這份力量,卻被逐漸封印起來了。
  原來如此,還真是計算深遠。
  突然之間,金吉拉裝作十分驚愕的樣子,瞬間甩開了冬香玉的尸體,然后看著自己的右手。原本的鮮血,就仿佛化為詛咒一般,不斷的朝著金吉拉的身上纏繞上來。因為本身就是以金吉拉的力量作為源頭,所以在匆忙之間,就連金吉拉都無法阻止。而在想要區分的時候,這個詛咒,已經徹底的完成了。
  “可惡啊,找死!”金吉拉眼中閃過一絲狠戾,心中也變得冰冷。
  嗤啦一聲,強橫的力量,直接將冬香玉的尸體撕扯成為粉碎。冬香玉作為金吉拉原本的從屬,也是朋友,殺掉就已經非常狠心了,而現在,金吉拉更是將冬香玉的尸體都徹底破壞。這個樣子,將金吉拉心中的那股憤怒和不安徹底的表現了出來。就連七教的人,看見這一幕之后,都不由心中閃過一絲了然。
  成功了!
  這個金吉拉,肯定是發現自己的九命天貓魂被封印了,所以才會這樣憤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