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258 上天不會救任何人

白易的反應,當然是完全如雌婣所想的那樣了,因為紅綺華的決絕而心痛,卻又因為撫衣的安慰而變得溫柔,心中就仿佛什么東西被溫暖了一樣。陷入了溫柔當中的白易,仿佛什么都沒有注意到。
  表象!
  也是真實!
  因為,現在的白易也并不是假裝,不管是那種因為紅綺華的決絕而心痛,還是逐漸迷陷溫柔鄉的沉淪,都不是假裝。
  就如同撫衣的各種表現一樣。
  只不過,白易潛藏于表象之下的本心,卻無比的冷靜和透徹。
  這個時候,白易所想的是,紅綺華,究竟有沒有察覺到。那個時候,紅綺華從白易的手中將小玉的尸體接過去的時候,白易有一瞬間,是恢復了本心的。沒有語言,沒有識感,沒有任何的交流,只是相互對視的一眼。那個時候,在白易的目光當中,沒有任何的后悔,也沒有任何的愧疚。
  那不是一個剛剛殺死紅玉的人應該擁有的眼神。
  白易賭的,就是紅綺華絕對會理解!
  紅綺華確實理解了,因為那個時候,白易幾乎是毫不閃避的直視著她。以紅綺華對于白易的了解,這種眼神,不愧疚,不后悔,就說明白易絕對有這么做的理由。那么是什么理由,讓白易可以將紅玉毫不猶豫的殺死呢。
  剛開始還不是很理解,但是在戰斗當中,看見仙琉蘿和大神官莊華那悲壯卻又可憐的樣子,紅綺華就大概知道了。
  大神官莊華暫且不說,而那個仙琉蘿,可是比她更高一個境界的……LV6。連LV6的實力,都被人當做可憐的工具來驅使,可想而知背后的人有多么強大。雖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聯想到白易的反常,還有那個突然將自己收為徒弟的師傅-雌婣,這個世界,真是從來不讓人覺得枯燥啊。
  轟的一聲,紅綺華將大神官莊華釘在了地上。
  弒神槍的力量,就連仙琉蘿都無法阻止,更別提大神官莊華了。簡直就如同死亡的銘刻一樣,大神官被釘在巨大巖石上面的身體完全無法動彈。星靈神裝,早就已經被徹底撕裂,在破界寶具面前,這種東西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十三枚源生星空符文之一依舊在閃耀,不過卻變得越來越暗淡。正是因為這枚符文在支撐著大神官,所以他才沒有立即死亡。
  “大神官!”一個人影從遠處踉蹌的撲了過來,想要阻止紅綺華。
  “可以先不要殺他嗎。”就在紅綺華的手指點在神官伽謁的眉心的時候,大神官說道。不是憤怒,僅僅是一句平靜的請求。
  “還有什么話想要說嗎。”紅綺華很淡然的看了一眼。
  “呵呵呵呵!”大神官笑了起來,一笑就從嘴角不斷的流出鮮血。由始至終,大神官的臉上都沒有仇恨或者不甘,最后,反而只剩下了一份坦然。
  “伽謁,不要怨恨,應該道歉的其實是我們才對。我們都知道什么是對什么是錯,只是有些時候,不得不這么選擇而已,因為,即便是錯誤的,也不得不去嘗試。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候,就在這里放棄了吧。我們,對巴奇星域,對自己的家園,已經徹底的無所愧疚了。”大神官緩慢而又條理清晰的說道。
  “大神官!”伽謁頓時淚如雨下。
  “對不起,始母,因為我們心中的執念,給類人種族帶來了這么巨大的傷痛。因為已經即將身死,所以我也沒有任何的能力來償還這一切了。最后,幫我向白易表達一份歉意,從太陽系出現開始,就一直叨擾了。”大神官說著,完全的閉上了雙眼。
  徹底的,死亡!
  神官伽謁頓時大聲的哭了起來,在被大神官從外面撿回來的時候開始,他就將大神官當做父親一樣對待。但是在今天,在現在,他心中唯一尊敬的人,就這么徹底的離開了。甚至,他就連想要復仇都做不到。因為,就如同大神官最后和他說的一樣,應該道歉的,是他們。
  從很早之前,孕育之息的消息出世的時候,大神官莊華就帶領著人來到太陽系上面。雖然是為了孕育之息這個大的目標,但是大神官各方面的作風都足夠光明正大。甚至很多時候,在他的影響下,和白冥樓的關系還一直都不錯。
  在不得不對太陽系出手的時候,想必,大神官也是非常的掙扎的吧。
  但是,命運啊!
  紅綺華將弒神槍抽了出來,大神官的尸體頓時落在了地面。
  伽謁爬了過去,雙手顫抖的,流著眼淚幫大神官整理好衣冠,然后才來到紅綺華的面前。
  想動手報仇嗎?
  啪的一聲,伽謁跪在了紅綺華的面前,閉上了雙眼。
  “什么意思。”
  “讓我死亡吧。”伽謁閉著雙眼。“我很想為大神官報仇,但是,就和大神官說的一樣,我不該怨恨,也沒有資格怨恨。所以,讓我死亡吧。”
  紅綺華看著伽謁,已經明白了對方現在的心情,是嗎,理智和情感的沖突嗎。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選擇了,所以,就選擇了死亡嗎。
  無聊至極!
  紅綺華轉身,對于毫無戰意的人,紅綺華連動手的興趣都沒有了。
  在紅綺華離開之后,伽謁才黯然的低下了頭。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在心底涌現,就如同被徹底遺棄了一般,就連敵人,都懶得殺他了。那種滿世界只剩下自己,而自己還毫無半點價值的蒼涼,簡直無法形容。
  ……
  紅綺華轉身之后,才看向一個方向,仙琉蘿哪里去了。紅綺華不認為仙琉蘿是逃跑了,擁有這種意志的人,就如同大神官一樣,是不可能逃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去了……靜息之地的入口。
  直到最后,都不會放棄的!
  紅綺華手中的長槍在空中一劃,身體頓時消失在裂縫當中。
  就和紅綺華猜想的一樣,仙琉蘿確實是去了靜息之地的入口。只是這個時候,和仙琉蘿戰斗的,卻并是吞云鰩蛇。螟闡咬在仙琉蘿的肩頭,吞噬血脈的力量逐漸發動。只是,在吞噬了片刻之后,螟闡才發現有些不對。
  “味道還好嗎!”
  “咔咔咔,沒有想到,你居然已經發現了。”
  “當然早就已經發現了,不管是之前的天希祖帝死亡還是之后黑耀墜落,你不覺得,都太過于巧合了嗎。”仙琉蘿無比冷漠的說道。
  “那么你為什么還來到這里!”
  “為什么來到這里,你說呢,當然是……我是希古星域人啊!雖然,我僅僅是一個人心中的憧憬。”仙琉蘿滿臉的懷念,無比溫柔的說出這句話。
  我是希古星域人!
  就如同大神官說他是巴奇星域人一樣,只要還有一點希望,他們就不愿意這么放棄。
  溫柔而短暫的回憶之后,仙琉蘿的神色暮然一冷。兩位身受重傷,同樣凄慘無比的星尊,在這個地方,爆發了慘烈的戰斗。這已經和立場無關,完全就是,一種莫名的感情在支撐著仙琉蘿了。就如同紅綺華說的一樣,他們,可真是愚蠢而又可憐啊。
  當仙琉蘿將螟闡徹底斬殺之后,她也快要堅持不下去了。身體輕飄飄的,朝著下方墜落,跌落在地上之后,仙琉蘿才發現地上還有一堆人。這一群人,就是之前從監牢逃出來的朵思美一群人。當然,也是當初仙琉蘿讓夢城過去探測的時候,說的從希古星域逃難而來的一群人。
  這個時候,這群人大部分都已經死亡了,就連朵思美,也已經瀕死。
  “你們啊!”仙琉蘿躺在地上,一種感懷命運一般的語氣。
  “你認識我?”朵思美艱難的轉頭。看了一眼正好跌落在自己身側的仙琉蘿。在朵思美的身側,一個小女孩靜靜的抱著母親的手臂。
  “路上正好見過一次。”
  “你們這樣弱的家伙,來這里做什么。”仙琉蘿氣息奄奄的問道。
  “弱,可能吧,我的力量確實很弱小,我啊,可是抱著和老師為敵的覺悟的,結果也完全無法拯救自己的星域。”朵思美顫抖的說著,絲絲黑色的鮮血逐漸從嘴角流出。
  “你的老師?”
  “白易!”
  “哈哈哈哈哈,你的老師居然是白易,以白易為老師的人居然想要拯救希古星域。”仙琉蘿頓時笑了出來,那種難以言喻的感情,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在笑自己,還是在笑別人。
  “她叫什么?”笑過之后,仙琉蘿看向朵思美的女兒。
  “厄休拉,厄休拉?菲蘿。”
  “是嗎,被上天眷顧,又被上天遺棄的人。”仙琉蘿聽著這個名字,閉上了雙眼,仿佛在聚集著最后的力量。
  “上天,不會拯救任何人,想要拯救自己,只能依靠自己,厄休拉?菲蘿!”仙琉蘿最后掙扎著站起來,將手指按在了厄休拉的眉心,雙眼和小女孩完全對視在一起。
  時間,就仿佛在這瞬間徹底定格。
  當紅綺華來到這里的時候,就只看見仙琉蘿完全停止的身軀,以及最后回蕩的那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