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246 出手

噗噗滿腦子都不明白,這小家伙怎么會跑到自己這里來的。雖然在白冥樓里面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但是他睡覺的地方也不是這容易進來的吧。看了一眼在腳邊打轉的小豬仔,噗噗又聯想到那個夢境,恍惚間有了一點明悟。
  究竟是這只小豬仔推動了一把,他才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還是,因為這只小豬仔的進來,打斷了他的夢境呢?
  不,這都不重要了。
  噗噗立即站了起來,朝著外面飛了出去。剛才夢中的畫面,雖然已經記得不多,但是噗噗卻知道,必須趕緊告訴白易。飛到門口的時候,噗噗在想起了什么,突然轉頭:“你以后就跟著我了。”
  這只完全不知道闖了什么貨的小豬仔才一臉呆萌的看著自家祖爺爺飛走的背影。
  ……
  白易可不知道噗噗夢中的畫面,這個時候,估計噗噗想要過來也都來不及了。在發現螟闡也出手之后,白易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繼續隱藏著了。仙琉蘿、螟闡,都是希古星域上面的星尊,他們代表的可不僅僅是兩個LV6,而是代表一個系統的勢力。類人圣殿,可沒有抗下兩個這樣頂級勢力的力量。
  而且,白易懷疑,如果他不出手的話,對方的布置就不會發動。
  螟闡飛出原本的地方,出現在七界微生陣的上方。雖然這個陣法其實很強,但是可惜的是,這是紅玉借鑒天希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才加以完善的。所以,對于螟闡來說,實在是沒有多少威脅性。
  螟闡不受絲毫干擾的,就飛了最上方的頂點,然后抬起了右手。
  剛開始,螟闡躲起來的時候,還沒有人關注到他,畢竟是這么一個巨大的戰場。但是這個時候,他的行為就不得不讓人注意了。很快,就有人發現了螟闡,紛紛猜測這個家伙究竟是誰。然后下一瞬間,螟闡的動作,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空螟蟲海!
  螟闡,來自萬源海,身為空螟蟲當中的一只變異種,現在的蟲王。
  在螟闡一拳落下之后,整個空間當中仿佛產生了絲絲血脈一樣的紋路一樣,飛速的朝著外面擴張。一下子,不僅是類人圣殿的人,就連四周的其他星域的人都立即避之不及。然后,這些如同血管一樣的東西猛然爆裂,從里面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空洞。
  隨身世界!
  這是每一個LV6都想要獲得的東西。或許,隨身世界比不上真正的世界這么完善,但是在很多時候,卻無比的有用。資源,力量,下屬,都可以產生絕對的影響力。
  一頭一頭恐怖的空螟蟲從裂縫里面爬了出來,朝著下方的吞噬而去。這些被螟闡特別飼養的空螟蟲每一頭都有LV4的實力。雖然因為是速成品而神智不高,但是恐怖的卻是數量。而其中的一些頭領,實力達到臨神境之后,同樣擁有不低的智慧。
  雖然并沒有直接攻擊,但是螟闡一出手,就讓人知道,這個家伙估計不是臨神境。
  圣女紅玉發現這里的一幕之后,頓時就感到緊張,只是現在她根本就走不開。或者說,能夠藉由陣法的力量將仙琉蘿拖著就已經不錯了。而其他的人,七位圣司長面對的敵人都不輕松,全部都是臨神境的對手,而且還不只一個。
  至于類人圣殿的更多的力量……。類人圣殿,圣女紅玉;守護獸吞云鰩蛇;主御司長聶青菱(當初將紅玉從研究所帶出來的研究員);四位御司長(主內部的管理和事物整頓);七位圣司長(主外部戰斗);暗部;研究部等等。
  分配的職能和白冥樓差不多,但是個人和整體確實要比白冥樓差了一些。
  紅玉立即發現,御司長當中的香茗正打算出戰。香茗是御司長,也是當初紅綺華身邊的貼身女仆。不過,紅玉卻知道,香茗其實并不擅長戰斗,主職都是內務的管理而已。這個時候,最適合出戰的應該是吞云鰩蛇,但是他還要守護靜息之地的入口。
  如果,始母大人還在的話!
  不其然的,紅玉的心里閃過這個念頭,但是很快就被紅玉拋開。她怎么可以有這么軟弱的想法。從那個時候紅綺華將類人圣殿交給她,她就應該將圣殿撐起來。
  紅玉身上的氣息頓時爆發,發絲都朝著天空飛揚起來,完全違背了重力。
  只是,就在紅玉想要拼手一搏的時候,她而耳邊傳來一個聲音:“別太勉強自己,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同時,一只手掌在紅玉的肩膀上面輕輕的拍了一下。
  類人圣殿確實要比白冥樓差一些,但是從來沒有人會認為紅玉做得不好。作為一個后輩,可以將類人圣殿帶領著成長到這樣的程度,已經很出色了。紅玉輕微的驚訝,然后才露出一絲軟弱和依戀。這種軟弱,恐怕紅玉也只有面對白易和紅綺華的時候才會出現了。雖然從來沒有說過,但是在紅玉的心中,白易和紅綺華就是她的長輩。
  白易從紅玉這里經過,可沒有任何人看見。外面的人只是在那驚人的蟲海出現的時候,變得無比的緊張。
  類人圣殿,要敗了嗎!
  任何一人都知道如果演變成為那樣的話會意味著什么。即便是之前那些漠不關心的人,都立即揪緊了心臟。
  而且,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發現,空螟蟲海可不僅僅是一個隨身世界而已。螟闡在破開了裂縫之后,并沒有停止,而是繼續閉著雙眼。那些血管依附在空間當中的血管仿佛活了一樣,再次朝著四周生長,而且還在輕微的鼓動跳躍。
  遠遠的看上去,就仿佛空間當中出現了一個由血脈凝聚的巨大的巢**一般,一頭恐怖的兇蟲就盤踞在其中。
  空螟蟲!
  吞噬同化空間的兇蟲。
  螟闡裂開了嘴巴,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復牙輕微的開合。一剎那,在血脈盤踞凝結的地方,《七界微生陣》都開始破碎。可想而知,如果失去了這個大陣的守護,類人圣殿將會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
  外面的人不管是誰,看見這一幕之后,都不由的揪緊了心臟,恨不得立即到達戰場,攔住這個家伙。
  只是,他們不可能在那里,就算在那里,也什么都做不到。
  就在所有人都目瞪欲裂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螟闡的上方。不管是螟闡還是外面的人,都產生了輕微的呆滯。因為,所有人都沒有看見,這個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螟闡抬頭看著白易,正好看見了白易眼中冷漠的眼神。然后,在螟闡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白易的右腿重重的劈下。完全來不及反應,跟不用說閃避了,僅僅一個簡單的體術,落在了螟闡的頭上。
  只是,雖然是一個簡單的體術,卻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所有人都可以看見螟闡的頭頂仿佛凹陷下去了一樣,眼睛都鼓了出來,整個龐大的身體扯動著空間的血管巢**,傳來撕扯的嘎吱聲。下一瞬間,轟的一聲,螟闡砸落在地上。下方的那塊陸地,直接被砸開了一條巨大的裂縫,分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