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245 命運畫面

看見戰斗進入了高潮,螟闡才深深的吸入一口氣,然后搜索著四周。雖然垂涎仙琉蘿的力量,但是螟闡還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不管他有如何的野心,他都知道這種野心首先要居于七大教派之下。否則,就只能像天希祖帝那樣,像這里的類人圣殿那樣,像之后的白冥樓那樣,淪為犧牲品。
  螟闡的任務是這一幕當中的一環。
  到目前為止,螟闡的任務已經大致完成了,仙琉蘿已經被他帶到了這里,而且義無反顧的進入了戰斗。之后的的任務,螟闡只需要繼續作為希古星域的星尊,加入戰斗,將類人種族逼迫到絕境就可以了。
  在進入戰場之前,螟闡還在思索,螟闡知道肯定有人在設計些什么才對。
  究竟,是什么呢?
  這個問題,白易也在思索,所以直到這個時候,白易都還沒有出面。甚至,白易已經進入了虛化的狀態,想要看看,在這里究竟有什么人存在于這里。只是,不管白易怎么尋找,使用都無法現有任何的不對。而白易更是沒有現,他每一次即將和紅綺華的轉生相遇的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錯開。
  運神!
  命運之輪排在第三位的存在,堪比華沙教三尊的實力,這次親自來主持了這一幕。在進行著這些的時候,運神還朝著一個方向看了一眼。其他人無法現雌婣,作為同樣達到那個層次的運神當然不會現不了。
  “這次的事情,多謝了。”雌婣當然也知道不可能避開運神的雙眼。
  “沒關系,這本身就是計劃當中的事情。”運神很平靜的回答到。
  “我記得,計劃當中,應該是八運之輪當中的一位來這里才對的。”雌婣的眼神帶著輕微的詢問,不疾不徐的態度,如同清風拂面一般,讓人無比的舒適。
  “是這樣的,但是他有些不放心,所以讓我過來主持。畢竟,之前的第一幕那里有些出想象。”運神回答道。
  “哦,那可要多謝他了。”雌婣回答道。
  兩人都知道,那個所謂的他,究竟是誰。命運之輪的真正主宰,命運禁忌!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因為傳說中,他的名字本身就不容于命運,是一個禁忌。外界的人不知道名字,也不敢直呼他的稱號,因為如果說出命運禁忌這個稱號,本身就會出大問題。常人說的言出法隨,是指的強者本身說出來的語言。而命運禁忌,則是連其他人說起他的時候,都會引起一系列不好的事情。
  兩人輕微的寒暄,而運神的干擾卻一直沒有停止。無須做什么明顯的動作,到了他這種存在,只需要一個心念就可以。
  原本,這并不是運神的任務的,但是之前白冥樓隊長關時樂的事情,讓所有人都不敢繼續大意。太陽系是重中之重,而這個星域,力量似乎有些脫原本的界限,如果還按照之前的計劃,讓八運之輪之一來執行的話,很可能就會出大問題。
  不管是白冥樓的隊長關時樂硬抗華沙教的五方劫律,還是白易親手斬殺千手大至勢,都讓人感到壓力。
  如果是八運之輪的人的話,別說在白易面前隱藏行跡了,很可能會被白易直接干掉的。
  不過,如果是運神親自來的話,就沒有問題了。
  運神和雌婣侃侃而談,雖然運神只是命運之輪里面的第三位,但是本身的實力,其實并不比雌婣差多少。坦白說,達到這個層次,誰不想得到第七道孕育之息。但是很可惜,雌婣是下一道孕育之息的主人,這是既定的事情,其他六位教派的主宰都同意的事情。所以,哪怕像三尊、雙神之類的人同意已經達到了這種程度,也只能放棄。
  而作為運神,他更是知道這不僅僅是六位教派主宰同意這么簡單。
  雌婣獲得第七道孕育之息,本身就是既定之事。
  也就是說,那就是命運!
  究竟是六位教派主宰的同意,才產生了這種命運;還是本身就擁有這種命運,六位教派主宰才同意的,這種事情已經不用追究了。運神只知道的是,這是無法更改的事實了,除非——打破命運之人。
  這個時候,在外面的新白宮,巴茲爾加曼把玩著自己的《命運卡牌》。雖然在外人眼中,他就是在把玩,但是只有巴茲爾加曼才知道,自己對于命運的理解,正在越的加深。
  比如,現在的巴茲爾加曼就摩挲著十三張卡片。
  不存于命運之人!
  而這個時候,十三張卡片上面,已經有一張不是空白了。是那個時候,巴茲爾加曼幫白易測試了命運之后,自的顯現于之上的圖案。一個銀白色,如同星域,如同銀環,又如同王冠一般的圖案。
  至今為止,巴茲爾加曼還不知道這代表明確含義,只是知道這是十三人之一。至于另外的十二人,很可惜,巴茲爾加曼至今沒有現。
  和巴茲爾加曼這里的認真相反,白冥樓的噗噗則是在呼呼大睡。可以說,這家伙是白冥樓最懶的高層了。但是很多時候,卻又不得不讓人羨慕,因為噗噗這家伙增加實力的方式,就是睡覺。明明什么都沒有做,但是實力卻半點都不拉下,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
  這個時候,沉睡的噗噗腦海當中,就閃過一些片段的畫面。
  清晰而有條理,就仿佛已經生過的事情一般。但是經過這么多的事情之后,噗噗早就知道,這些根本就是未來的畫面。如果他什么都不做的話,這些畫面就必定會出現。而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的話如果在夢境里面改變這些畫面,將會是什么結果?
  突然生出這樣一個念頭,噗噗仿佛可以自由操縱夢境一般,進入在這個世界。
  實在是,眼前的畫面讓噗噗不得不在意。
  ——【散落在破碎的十二支柱之地,白冥樓隊長的冥裝懸浮在原地。而這些隊長,卻全部都失去了任何的氣息。無數的鮮血從里面滲透出來,讓冥裝破碎的表面顯得更加的暗淡,卻又有一種莫名的精神。白冥樓的兇獸維持著最后的咆哮,定格在天地間,所有的,蕩盡最后一絲氣息。
  白易右手高舉,不算高大的身軀卻如同撐起了天地,就此定格。
  傳承,就交給你們了!
  下一次,太陽系的火焰,必將讓世界徹底閃耀。】
  這樣的畫面,怎么能夠讓噗噗不在意,那個顯出了真身,翻著死魚眼站著不動的肥豬是本大爺?本大爺還沒有活夠呢,怎么可以就這樣死在這個地方。在夢境里面,噗噗很想改變這一切,但是他從來沒有在夢里改變過這些畫面,所以有些捉急。
  必須得改變這樣的畫面,噗噗很焦急,但是他雖然身處于這個世界,卻又如同一個局外人一樣,什么都無法觸碰。
  不,那頭肥豬!
  噗噗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那個顯出了真身,最后咆哮的家伙就是自己。這樣想著的噗噗,立即朝著自己的身體跑了過去。
  并不是很遠的距離,但是卻仿佛跨越了無數的光年一樣,始終都無法縮短。
  就在噗噗無比焦急的時候,屁股上面輕微一痛,然后突然就出現在自己的身體前面,然后被吸了進去。原本固定在這里的畫面頓時開始扭曲崩塌。就仿佛一切全部陷入了黑暗一樣,就仿佛跨越了無數歲月一樣,最后終于迎來了一絲亮光。
  然后,噗噗就醒了!
  眨了一下眼睛,噗噗才現是自家通靈豬一族的一個小崽子咬在了自己屁股上面。剛剛想要詢問究竟是怎么回事,噗噗就現剛剛還清晰的畫面,正在很快消失,很多東西就仿佛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
  他好像對一些事情做出了改變,但是,究竟有沒有改變?
  噗噗甩著頭,始終想不明白。
  “老祖。”小豬仔萌呼呼的看著自家老祖宗在那里犯蠢,不由問道。
  被小豬仔叫了一聲,噗噗才回過神來。不可能啊,他睡覺的地方,這個小家伙怎么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