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242 夜夜的贈禮

當七位圣司長和圣女紅玉都進入戰斗的時候,下面的戰徒也出現在戰場上的各處。雖然是戰徒,但是這些戰徒可都是LV4識海境的水準。這樣的實力,當然不可能如同一般戰場上面的士兵一樣沖做一堆,然后只是湊人數的炮灰而已。
  識海境,不客氣的說,是每個勢力當中絕對的中堅力量。
  在這個層次,其實各種力量體系都已經無比的完善了,距離臨神境,也僅僅只有一步而已。
  《LF力場》
  《異血真靈》
  《特殊體質》
  《不滅靈魂》
  《觀想化身》
  《靈魂質變》
  《識感虛妄界》
  《超融合能量》
  《超意識掌控》
  哪一種,都是識海境就可以修煉的力量,哪一種,也都是一種強大的力量。甚至,和白易他們那個時代相比,這些力量體系更加的完善,這些戰徒發揮出來的力量,也更加的強大。LV5臨神境確實比識海境要強,但是神性太過于飄渺,根本無法用語言來說明。所以,對于大部分的人來說,還是識海境的力量更加直觀一些。
  完全投影的戰斗,頂級的演化陣法《七界微生陣》,浩大無比的戰場,讓很多人都看花了眼。
  對于遲鈍的人來說,他們還沒有明白過來這場戰斗意味著什么。這絕對不僅僅是類人族圣女紅玉想要證明,讓他們看到最后這么簡單。這對他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難以想象的機遇,親自觀看頂級戰斗的機遇。
  沒錯,現在的世界之眼的網絡里面,有《上古時代?地球篇》,在這個游戲里面,可以非常真實的接觸一些高端力量和功法體系。但是,誰都知道,所謂的仿真畢竟不是真的真實。有很多東西,不在真正的戰場上面,是絕對無法領悟的。
  而現在,呈現在他們面前的,就是一個無比真實的戰場。
  類人圣殿的戰斗!
  聰明的人,已經變得無比的專注,不在如同走馬觀花一般瀏覽戰斗,而是特別選擇了一個人作為主要視角來觀看。只有這種專注的體悟,才能得到最大的收獲。
  只是,他們并不知道,即便是這樣的專注,對于不同的人來說,也是完全不同的。
  夜夜一直在關注著整個世界之眼網絡上面的喧嘩,各種詆毀,各種辱罵,各種流言。但是,夜夜更加關注的,卻是那些一直堅定的支持著白冥樓和各方勢力的人。這并不是夜夜自己的主意,而是白易要求她這么做的。夜夜明白白易的意思,面對真正支持自己的人,和一群墻頭草,肯定不可能相同的對待。
  以后太陽系會變成什么樣,誰也無法預料,但是,如果說需要挑選新血,挑選出傳承的后輩,肯定是在支持自己的人當中產生的吧。
  白易還沒有說以后會怎么樣,但是夜夜也有自己行動的權利。
  這就算是,對支持白冥樓的諸位的一點贈禮吧。
  完全共感視角!
  并不是直接讓他們進入完全帶入的視角,夜夜也不會做那種惠及所有人的事情。對于支持白冥樓的人來說,已經給了他們一個相同的機會。但是,機會是一樣的,能不能夠抓住,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和人,看見了嗎,這種驚人的戰斗。”太陽系一個地方,桐谷和人被自己游戲當中的死黨叫上了網絡。原本以為是什么事情呢,但是沒有想到剛剛一連接上個人信息終端,呈現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場浩大到令人難以想象的戰斗。
  “這個是?”
  “游戲新的資料篇?”
  “不是啊,這里是類人圣殿,類人圣殿知道嗎,現在這里可是真的在發生戰斗。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戰斗的所有畫面卻完全呈現在所有人的眼前了。真是不敢相信,這估計也只有那種頂級的遠古勢力可以做到了吧。只是,我還是不明白啊,為什么要將這種等級的戰斗完全呈現在所有人的眼前……。”和人的朋友還在嘮嘮叨叨,完全不知道和人的眼神已經逐漸改變了。
  這種等級的戰斗!
  就仿佛著迷一般,以往在游戲里面苦苦思索也無法領悟的地方,在戰斗當中卻被清晰的詮釋出來。
  從來沒有這么清晰。
  那種力量,那種運用,那種技巧。
  不知不覺,桐谷和人越來越沉浸下去。就仿佛自然的吸引一般,和人距離戰場越來越近,最后甚至好像已經親自加入了戰場,自己就隨著這些戰斗舞動起來。當桐谷和人突然驚醒的時候,才發現剛才那恍惚的景色并不是夢境。
  叮的一聲撞擊,桐谷和人才發現自己正拿著一柄長劍擋住了對手的攻擊。
  怎么回事!
  桐谷和人想要抬頭,但是卻發現身體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而是瞬間就動了起來,各種絢麗的劍技和爆發的融合能量掀起了驚人的激蕩。
  直到連續而快速的過招之后,桐谷和人才發現了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視角,居然已經完全依附在一個黑長直的狐族少女身上。
  究竟怎么回事啊!
  桐谷和人還完全來不及驚愕,就立即發現身體里面的力量變得灼熱而發燙。在長刀上面,絲絲蒸騰的力量就如同煙韻一般的散發開來,變得無比的熾熱。這個是……桐谷和人腦海當中立即閃過一個念頭,在游戲里面,他已經達到了LV3的層次,并且已經陸續接觸到了一些LV4識海境的力量。所以立即就想了起來,這種灼熱的力量,分明就是資料上說的超融合能量的表現。
  還不等桐谷和人有更多的想法,戰斗就變得更加的激烈。
  這個狐族少女顯然是類人圣殿戰徒的一員,這個時候正在和攻擊類人圣殿的外星域人戰斗。在這種拼死的戰斗當中,桐谷和人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個狐族少女對于力量的運用,感覺,意志。
  雖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桐谷和人還是很快沉靜下心來,抓住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就仿佛完全化身為這個狐族少女一般,桐谷和人清楚的體悟著每一分的戰斗。
  一個敵人,兩個敵人……!
  強大的力量,精湛的技巧,獨有的戰技和領悟。恍惚間,桐谷和人就明白了這個狐族少女所擁有的劍技。以自身超融合的力量進行推動的,一種閃耀和灼熱的高速劍技。就仿佛完全將自己代入了進去一般,絲絲領悟逐漸進入了桐谷和人的心底。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胸口的灼痛突然將桐谷和人驚醒。
  這個時候,和人才發現這位狐族少女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和一位同伴對上了一位強大的對手。狐族少女或許都不知道這個高手究竟是從什么星域來的,桐谷和人就更加不清楚了。不過,有一點可以確信的是,這個對手非常的強大,LV5臨神境。所以,即便這位狐族少女和另外一位戰徒同伴一起抗衡,也不是對方的對手。
  激烈的戰斗,強橫的力量,狐族少女和另外一個人類女子不斷的受傷,已經越來越凄慘。當狐族少女又一次飛出去,重重的撞在山壁上面之后,就連完全帶入視角的和人都可以感覺到她的痛苦。
  已經,支撐不住了!
  難道,要死在這里?
  桐谷和人的心中,閃過一絲不可置信的感覺。只是下一瞬間,他卻仿佛接到了狐族少女的回應。
  ‘否則,你以為這是什么,兒戲嗎,小子。’
  雖然被狐族少女叫做小子,但是桐谷和人卻完全沒有被看低的感覺。只是莫名的,就感覺到了狐族少女的意志,守護類人圣殿,守護太陽系的意志。而且,這里并不是他經常所在的游戲當中,這里是,真正的戰場。
  會死亡的戰場!
  “我叫桐子,記住了。我的劍技,叫做星耀劍技。”狐族少女平靜的說道。
  “哈哈哈哈,誰管你啊,我可記不住小雜魚的名字。”對面的外星域高手一臉張狂的說道。
  只是,同視角的桐谷和人卻知道,桐子并不是在和對面的外星域強者說話,而是在和他說話。
  星耀劍技?星爆!
  一剎那,叫做桐子的狐族少女立即閃步而出。而在另外一邊,那個人類女子戰徒也仿佛深有默契,配合著發動了攻擊。如同流性的切割一般空中浮現無數透明的刀痕,對面那個人族少女的刀技,速度已經快到極致,將這個外星域的強者封鎖在中間。而桐子則是一劍重重的切入。
  一剎那,難以想象的沖擊。
  在兩人合擊當中的外星域強者雖然無比的凄慘,但是很顯然,還死不了。但是桐子和另外一個人類女子就快要支撐不住了。以兩個識海境硬抗臨神境,哪怕兩人無比的努力,也逐漸失去了力量。感受著身體的虛弱,桐谷和人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變得無比的激動,一種驚人的激動和沸騰在心底蕩漾。
  不要死啊,不要倒在這里。
  桐谷和人心里瘋狂的喊著,雖然時間并不長,雖然僅僅還只知道一個名字。但是完全視角的附身,卻讓他對這個叫做桐子的少女產生了驚人的理解和感情。
  不可以死!
  再一次吶喊,心中的沸騰合躍動,完全融合的視角,桐谷和人仿佛本能一般,握緊了手中的長劍,朝著前面再次推開。完全來不及思索自己為什么可以控制桐子的身體了,桐谷和人只是在心里憤怒的嘶吼著。
  我是桐子——原本已經枯竭的力量,瞬間再次爆發。和狐族桐子的星爆不一樣,桐谷和人用出來的,還有屬于他自身的領悟。
  星爆?氣流斬!
  而這個時候,不僅是桐谷和人這里,對面的那個人類女子戰徒也一樣,仿佛一瞬間的意志得到了某種升華一般,突然用出了驚人的劍技。
  星屑淚光刺!
  驚人的高速刺劍,仿佛繁星墜落一般,和桐谷和人的技能正好搭配在一起,形成了驚人的聯合攻擊。只是,這個時候兩人都沒有來得及驚訝劍技的威力,而是驚訝于對方的技巧。
  亞絲娜!
  和人!
  兩人的眼中閃過驚愕,然后就突然陷入了黑暗。當自己被從網絡上面彈出來之后,桐谷和人立即就想要站起來。但是才剛剛一動,**和精神上面就傳來驚人的痛苦。就仿佛徹底透支到極限一般。
  原來,之前在世界之眼的網絡里面,并不僅僅是單純的觀看戰斗而已。
  領悟到這一點,桐谷和人卻完全沒有繼續思索這個。這個時候他所想的,是最后看見的那個劍技。星屑淚光刺,那是很久以前亞絲娜在游戲里面想出來的劍技。不過那個時候,只是一個無聊的設想而已。沒有力量,沒有真實,僅僅只是一個幻想出來的數據而已。而在不久之后,世界之眼的網絡上面就發生了波動,然后數百萬人死在了網絡上面。
  在《上古時代?地球篇》開始的時候,白冥樓說在那次沖擊當中死亡的人并沒有真正死亡,意識還可以重現。
  正是因為如此,桐谷和人才進入了游戲,想要尋找亞絲娜。
  這么長的時間,桐谷和人都快以為找不到亞絲娜了,但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種時候發現了亞絲娜。當然,那個類人圣殿的人類女子戰徒肯定不是亞絲娜,亞絲娜估計是和他差不多的完全共感視角狀態。
  這個時候,桐谷和人只在意一件事,亞絲娜真的在網絡上面,亞絲娜,還沒有死。
  “哥哥。”這個時候,直葉走了進來,然后才發現倒在地上,痛苦得蜷縮在一起的桐谷和人。
  “哥哥你怎么了。”直葉立即跑了過來,緊張的問道。
  “亞絲娜,我遇見了亞絲娜。不,直葉,你觀看了類人圣殿的戰斗了嗎。”桐谷和人無法形容的驚喜和混亂。有遇見亞絲娜的欣喜,又有完全共感視角代入的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