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5)      第1347這份信念(11-15)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5)     

災厄紀元1241 七界

圣女紅玉右手一拂,四周的景色立即發生改變,如同改天換地一般的情景,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特別是位于戰場上的那些人,更是立即朝著外面飛遁,生怕陷入了什么恐怖的陣法里面。不過,這顯然是徒勞的,或者說,從踏入這一區域的時候開始,所有人就已經出不去了。
  一圈透明的波紋從空中掃過,就如同世界的分割線一樣,一剎那,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世界。在這一圈波紋掃過的瞬間,世界的變化和其他人飛遁的樣子如同定格。不管是已經飛到空中的,還是落入地下的,或者說正在后退的,全都立即停了下來。
  御風虎-泰瑪完全不動,靜靜的趴伏在空中,四周的氣流自由的卷動,匯聚在泰瑪的身邊。
  在白云的下方,是一座巍峨的山脈,帝猿-詠吾抱著一根棍子坐在山巔。
  而在山脈的一側,是一片無垠的竹海,竹海中一些簡單的竹屋,看上去簡單而精致。戰熊貓-黒眼站立在寬曠的竹海當中,輕緩的打著一套拳法。
  在竹海的一側,山脈的另外一邊,則是一個望不到邊際的沼澤。明明是沼澤,卻一點都不陰森,平靜的水面在沼澤上方蕩開一圈一圈的漣漪。吞食蛇輕輕的游動在上面,無比的輕柔而舒適。
  而在竹海和沼澤當中,占據了山脈三分之一角度的,則是一個巨大的蟲巢。特別的蟲族景色顯得異常的奇異。所有人都沒有現寄生帝王-卡加,不過很顯然已經在蟲巢的里面。
  在這片廣袤的大地外面,則是一片浩瀚的迷霧海洋。海妖-賽阿娜和蛟鯨-海砂利顯然已經處身于這片大海的里面。
  至于類人圣殿,就仿佛完全消失在這片天空一樣。
  一瞬間而已,四周的景色就已經完全變換,所有來到這里的人全部陷入了安靜。在沒有確認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之前,他們可不想輕舉妄動。事實上,這個時候,在很多人的心中,都認為這里應該是一個幻象。只有幻象,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徹底改變四周的景象。否則,真的不合理。
  只是,在一些人的心中,卻頓時跳了一下。
  之前一起前往希古星域的幾個人都神情一怔。亨弗里斯布賴特巴茲爾加曼,當初所有人都陷入了天希祖帝的陣法當中的,肯定都有各自的收獲。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紅玉居然得到了陣法的陣譜。不過看上去又有些不對,應該是只得到了一部分,然后融合了自己的領悟和理解,加以完善的。
  仙琉蘿的雙眼也凝了一下,這個是,天希祖帝的宙界微生衍化大陣。
  不過,不同!
  雖然不同,但是仙琉蘿也知道,這樣一個陣法意味著什么。當初如果不是天希被人騙到了封絕世界里面,太過于突然,絕對不至于死得這么快。很多人都認為現在出現的畫面是幻象,但是仙琉蘿很清楚,這里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雖然是真實的,但是仙琉蘿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右手一揮。
  仙璃行宮當中的下屬瞬間變得或興奮或肅然,猛然飛出。而這個時候,其他幾個方向的人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巴奇星域的兩位大神官,以及殘留的幾個神官神仆;費奇隨身深淵的負面深淵生物;奎羅大帝的貼身近衛,幾乎同一時間進入了不同的世界當中。而更讓所有人都驚愕的是,那些原本還想要躲在后面撿便宜的,這個時候更是被強行拉入了不同的世界里面。
  在敵人剛剛一進入的瞬間,七位圣司長就立即生了改變。和之前那種靜靜等待的姿態完全相反,全部變為了戰斗姿態,類人種族的七位圣司長。七位圣司長全部都是類人種族,也是最早期就跟隨著紅綺華的一群類人種族了。和七個類人國家不一樣,那七個國家,紅綺華只是將他們當做下屬,卻并不是親信。而七位圣司長,才是紅綺華親自培養起來的類人圣殿的核心戰力。
  泰瑪朝著前面踏出一步,突然一聲咆哮,然后猛然跑動起來。隨著泰瑪的跑動,四周的氣流立即開始激烈的翻涌,原本平靜的天空瞬間變為了風暴之巔。恐怖的風暴跟隨在泰瑪的身側。
  御風虎-風暴相隨!
  突然之間,泰瑪出現在前方,一爪猛然揮下。跟隨在泰瑪身側的風暴頓時朝著前面卷動碾壓,將剛剛落入空中的敵人徹底的卷入進去。
  ……
  落在海面的人只覺得耳邊傳來一陣優美的歌聲,四周就變為了濃厚的迷霧,即便以他們的目力,也完全無法看穿這種迷霧。而耳邊輕柔而優美的歌聲,更是讓很多人都迷失了方向。在月光下,賽阿娜輕柔的歌唱著,優美的歌聲讓人越來越沉淪。
  警醒的人立即潛入了海底,不過卻沒有想到這好像是最失策的決定。
  剛剛進入海水當中,這群人就覺得身上的壓力比想象的更加沉重。而這個時候,四周的海面更是已經卷動起來,變成了無數恐怖的漩渦。蛟鯨-海砂利的一個甩尾,就讓人覺得全身的骨骼仿佛都要被沉重的海水徹底碾碎一般。蛟鯨那龐大的身軀,對海流的掌控,這里,就是海砂利的完美主場。
  ……
  相對來說,落在6地上面的是最走運的了。
  但是,也只是相對來說走運一些而已,面對敵人,不管是誰,都不會有絲毫留手的。
  黒眼站立在竹海當中,看著眼前的大神官莊華,不由裂開了嘴巴。“追了你們很久,現在終于不用跑來跑去的了。”
  “深表遺憾。”大神官莊華溫和的一笑,然后說道。雖然是敵人,但是莊華并不討厭對方,更是因為紅玉的態度同樣帶上了敬意。
  御圓之拳!
  黒眼瞬間踏出,身隨心動,整個竹海當中的氣場同時被帶動,響起一片嘩啦的風聲。突然的出現,又是突然的交手,四周的氣場乍然匯聚而又分開,一片搖曳的聲響當中,四周的竹海朝著四周倒伏,形成了一個太極的圓形。
  ……
  烏迪星域的大領主費奇則是被傳送到了蟲巢里面,看著這個比深淵更加奇異的地方,費奇才突然覺得自己和對手好像真的蠻搭配的。
  只是,躲著可不像你們圣女的做法啊。
  費奇一拳重重的轟下,巨大的蟲巢里面頓時一片破碎,無數的殘骸四處飛濺,在破碎的邊緣,還有無數的粘液流下。
  只是,即便這樣的挑釁,寄生帝王-卡加也沒有出現。卡加蟄伏在下面,輕輕的磨著巨牙,看著所有的一切。卡加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么不對,因為他本身就不算是熱血生物,或者說,自從第一次愚蠢的挑釁紅綺華,被揍個半死之后,他就變得無比的謹慎了。
  (當初的母體所在的研究所里面,七個人,九頭兇獸,寄生帝王在剛見面的時候偷襲了紅綺華,所以沒有任何人選他當做搭檔。現在,其他的兇獸早就已經成為了七個國家的守護獸,吞云鰩蛇更是跟隨了紅綺華。經歷了一個時代,一直沒有多少出彩的寄生帝王才終于出現在世人的面前。)
  費奇并沒有現,在他離開之后,原本破碎的蟲巢又仿佛活著的生物一般,主動生長連接起來,粘液細細的依附在上面。
  ……
  奎邏大帝被傳送到了帝猿-詠吾的面前,看著面前兇惡的猿猴,奎羅不由在心中微微的猜測。白冥樓是和他有過約定的,如果這頭猿猴知道這件事的話,恐怕,他們是不可能真正打起來的。那種做做樣子一般的戰斗……。
  只是,在這樣想著的時候,奎羅突然看見了帝猿-詠吾的眼神。
  原來如此,這是一個好戰的家伙,才不會理會什么約定啊。
  在奎羅驚訝而欣喜的申請中,帝猿-詠吾一聲悠長的低吟,手中的寶具-如意棍瞬間變大,然后重重的揮落。我將成為新的傳說,帝猿-詠吾。隨著如意棍的落下,詠吾的神情變得無比的興奮,戰意和氣息瞬間暴漲。
  ……
  最后的一邊,渦零也看向了仙琉蘿,果然,之前他的感覺沒有錯誤,真的是這個女人。結果,他抓到的一群希古星域人根本就沒什么鳥用,反而是和白冥樓有一些關系的。這樣想著的渦零,不由緩緩的游動而出,朝著仙琉蘿游了過去。
  只是,就在渦零想要找上仙琉蘿的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身側,攔住了渦零。
  嗯?
  渦零無比的驚愕,他居然完全沒有現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人。不過,當渦零看向身邊的人影的時候,才恍然大悟,因為,出現在他身邊的,不是別人,就是圣女紅玉。
  “去找其他人吧,仙琉蘿是希古星域的星尊。”紅玉說道。
  “星尊,難怪,是我眼力不夠。”渦零眼中閃過一絲驚愕,然后才點點頭,主動離開了這里。這可不是逞強的時候,星尊可是真正的LV6,別看白冥樓的隊長好像可以挑戰LV6的樣子,但是那都很勉強。換了另外一個人來,未必可以活得下來。起碼,渦零就沒有這種自信。不過,如果是圣女小玉的話,作為圣司長,他當然只能相信。
  “你很不錯!”仙琉蘿帶著笑容。
  “但是,也只是不錯而已。”隨著仙琉蘿的話音落下,四周的氣息瞬間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