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236 真實的感情

無數人都在飛速前往靜息天,幫助類人圣殿。白冥樓、弗東那、新白宮……隊長級或者新生代高手都帶著人飛速的朝著這里趕去。雖然在最近這段時間,各方勢力貌似發生了一些嫌隙,但是現在出現攻打類人圣殿這樣的事情,其他人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白易的三個徒弟都在帶著人朝前面高速飛行,絲毫不敢耽誤。
  “青七,我記得不是可以通過四方天隨時前往太陽系的各個地方嗎,為什么現在只能飛著去?”高速飛行當中,一個神態有些大大咧咧的男子朝著狐青七問道。
  “才不是這樣的。”
  “隨時到達各處,是指的外太陽系的世界各地。其原理是外太陽系(A點)-四方天-外太陽系(B點),四方天起的就是一個空間轉移的作用。但是在四方天里面,這種原理就不成立了,想要過去的話,就只能像正常空間一樣飛過去。”還不等狐青七回答,隊伍中的一個女子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原來如此,我怎么沒聽過。”那個大大咧咧的男子頓時恍然大悟的樣子。
  還好意思說,真不知道你怎么畢業的。隊伍當中的其他人聞言,全都翻翻白眼,鄙視的看了一眼這個家伙。
  “還有一個原因,那里是靜息天。”狐青七說了一句。
  其他人剛開始還不明白,但是作為白冥樓的學生,頭腦都很不錯,很快就明白了狐青七的意思。那里是靜息天,是類人圣殿的大本營,不管各方勢力的關系多么好,都絕對不可能開放直接傳送的功能的。如果可以直接進入靜息天內,萬一發生什么意外的話,那么產生的后果是難以想象的。就如同白冥樓,絕對不可能直接就傳送進入里面一樣。
  說完之后,一群人又加快了速度。
  事實上,這個時候朝著靜息天方向飛行,可不僅僅只有他們,就連白易,都在朝著這個方向飛馳。在一邊飛行的時候,白易還在一邊思索,這究竟算是第幾幕,這一次,七大教派的目的又是什么?
  當白易快要接近靜息天的時候,從身后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股隔絕的氣息。
  白易頓時停了下來,看著身后空無一物的空中,然后食指彈出一縷指風。啪的一聲,指風在遙遠的距離撞在什么東西上面,蕩開了一圈的漣漪。
  封絕世界!
  在白易發現封絕世界的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仙琉蘿則是剛剛收回了右手。在仙琉蘿剛才站立的地方,無數的法則紋路連接在一起,天空,地下,完全被隔絕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你居然會封絕世界?”螟闡裝作詫異的看著仙琉蘿。
  “我會封絕世界有什么奇怪的嗎。”仙琉蘿平靜的看了一眼螟闡。
  “天希祖帝可就是死在封絕世界里面的。”
  “沒錯,我就是在天希死亡的地方得到的封絕世界的演算譜,有什么問題嗎。”仙琉蘿看向螟闡。
  “沒什么問題。”螟闡裝作后退的樣子。但是螟闡這樣什么都不說,反而引發了其他人的聯想,很多人都將天希的死亡和仙琉蘿聯想到了一起。螟闡這個時候的心里更是得意非常,仙琉蘿會封絕世界,他當然知道,因為這本身就是他故意送出去的。沒有封絕世界,怎么將靜息天這里變為一個獨立的戰場。這件事可不能讓七大教派的人來執行,否則就會被太陽系的人看出端倪。
  仙琉蘿,最合適不過了!
  希古星域和巴奇星域,作為引導事件的源頭,絕對不可缺少。
  不久之后,螟闡就帶著自己的人從這里離開,這個時候,仙琉蘿的下屬夢城才站立在仙琉蘿的身邊。
  “大人,螟闡星尊有些不對。”夢城直言提醒到。
  “我知道!”仙琉蘿沉默的說道。
  “那大人為什么……。”夢城和其他幾個核心下屬都看著仙琉蘿,非常的不解。
  “因為,沒得選擇。”仙琉蘿閉上了雙眼。“我知道他有些不對,希古星域變成這個樣子,本身就很不對,不管是天希死亡還是黑耀墜落,都太巧合了。甚至,我現在來到太陽系上面,都仿佛有一只大手在推動著一切一樣。但是,我們沒有辦法選擇,我仔細的推衍過靈運的走向。最后,我不得不承認,想要拯救希古星域,這是唯一的方法,所以哪怕知道其中有陰謀,我也不得不踏進來。”
  “因為,我是希古星域人!”
  當仙琉蘿說完這一句話之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是希古星域人……多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相信每一個人對于自己的母星的感覺都是一樣的。
  其實,所有人都明白,他們所做的事情,絕對算不上是正義。為了拯救自己,卻給太陽系星域帶來毀滅。但是,他們又很清楚,就和仙琉蘿說的一樣,他們,沒得選擇。所以,哪怕知道這并不正義;所以,哪怕知道他們很多人都會永遠回不去,但是他們依舊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這種方式。
  所有人都半跪在地上,心中無比的肅穆。
  ……
  這個時候,已經有所察覺的,可不僅僅是希古星域的仙琉蘿這里。另外一邊,巴奇星域剩余的人當中,也已經有所察覺。
  “大神官!”神官伽謁來到莊華的面前。
  “怎么。”大神官莊華看向伽謁。即便是經歷了這半年的逃殺,大神官那疲憊的臉上依舊帶著坦然和神性。
  “大神官大人已經發現了吧,我們,只是棋子。”
  “嗯,已經發現了,但是,我們有機會選擇嗎。”莊華看向伽謁。
  “為了拯救巴奇星域,哪怕明明知道這是一個早就布置好的舞臺,哪怕明明知道我們只是作為丑角的配角,但是我們也不得不登上去。因為,如果放棄了的話,那么巴奇星域,就一絲機會都沒有了。”莊華說道。
  “但是!”伽謁激動的抬頭,還想要說什么。
  “伽謁!”莊華看向了遠處的夜空,沒有星星,但是黑耀的光芒卻靜靜的閃耀著。“不要恨,就算是死在這里,也不要有恨,起碼,不該恨太陽系。”
  伽謁原本激動的神情,仿佛受到打擊一樣,逐漸平靜下來。氣氛就這樣變得無比的安靜,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所有人都聚集到莊華的身后。經歷過這半年多的逃殺,巴奇星域的人剩下的已經不多了。不過,在這群殘兵敗將的身上,氣息卻變得更加的決然而激昂。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覺悟。
  因為,這份感情,真實而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