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232 引入局中

戰司命改為圣司長。
  嗯,有人覺得不太好聽,其實反正我取名就各種無能的,修改就修改吧。
  ————————
  雖然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會被太陽系的人發現,但是巴奇星域的兩位大神官怎么也沒有想到,對方會來得這么快。而且,來到這里的,還并不是他們顧忌的白冥樓的人,而是被他們認為是軟柿子的類人圣殿的圣司長。
  戰熊貓-黒眼肥胖的身體在空中飛過,腳下每踏出一步,就產生一股強大的推力,讓速度變得更加的驚人。
  凡是接觸黒眼的空氣仿佛被自動推開一樣,沒有產生任何的阻力。根據世界之眼的無限視界傳遞回來的消息,巴奇星域的人進入了恩奇火山的火蠑螈一族的區域。不過,在那個范圍內,卻不在有任何的消息傳遞回來了。即便是以世界之眼的無限視界,也被徹底的阻隔。
  聯想到消息上面其他種族的慘狀,黒眼不敢有絲毫的耽擱。
  在黒眼后面的副圣司長和戰徒長就有些著急了,雖然他們也知道火蠑螈一族現在或許很危險,但是圣司長這樣一個人沖進去怎么可以。巴奇星域的大神官,之前也在太陽系出現過,擁有什么樣的實力可一點都不摻水分的。原本,他們是和《附近的亞和聯系,準備讓亞和出動一些人手,然后一起行動的。
  “你們根據計劃,將恩奇火山包圍起來,如果亞和的人來了就和他們配合。我去追圣司長大人。”副圣司長兔瞇對著身后的戰徒長說了一句,瞬間加速。
  “副圣司長……。”幾個戰徒長還想要說什么,但是兔瞇已經消失在遠方。
  幾個戰徒長無奈的對望了一眼,然后才繼續帶領下面的戰徒朝著前面追了上去,準備按照計劃進行。這個樣子可真是無奈,明明身為下屬,但是卻完全幫不上圣司長大人的忙。或許,這就和冥衛當中很多時候的心態一樣。
  黒眼沖在前面,第一個接觸到星神封鎖之陣,身體如同穿過了什么東西一般,輕易的出現在里面。星神封鎖之陣,并不限制進入,但是任何的生物和消息想要傳遞出去就非常的困難了。
  巴奇星域維持星神封鎖之陣的人也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有人進入了里面。
  不過,這些人并沒有怎么在意,不限制其他人進入,就是為了防止外面的人發現這里的異常然后流傳出去。而只要進來之后,不管對方是什么人,想要出去基本就不可能了。所有人,一旦被生之祭祀給牽連上,即便是逃離了這里,也終將成為祭品。只是這些人絕對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進入的人并不是一般的人類或者類人智慧生命。
  簡單的確認了一下方向,黒眼猛然再次沖了出去。
  中心的祭壇!
  當黒眼出現在祭壇的上方的時候,巴奇星域的兩位大神官才察覺。看著被舒服在中心的一個火蠑螈族人,黒眼頓時呲開了獠牙。完全沒有任何的減速,黒眼右手一握,然后俯沖著一拳落下。
  在下方的大神官夏特頓時抬頭,然后手中握著了一個星光十字架。
  兩人的分配,就是大神官莊華來主持生之祭祀,而他則是防御任何搗亂的人。之前的幾次,那些搗亂的人最多也就是這些類人族的成員,實力并不強,所以他也不是很在意。不過這一次,他還這樣簡單的應對,頓時讓莊華察覺不對。
  “小心!”莊華剛剛提醒了一句,兩人就撞在了一起。
  星光十字架剛一從胸前飛出,就變得無比的巨大,散發出點點柔和的星光。如果是一般的類人種族的話,或許就會死在這些美麗的星光之下了,但是這一次出手的,可是類人圣殿七位圣司長之一。
  武技??御圓之拳!
  黒眼一拳落在了十字架上面,沉重的力量仿佛糅合成為一個圓形。莊華的那一聲小心還沒有在空中消散,大神官夏特就頓時感覺到心悸。
  嗡的一聲力量的震動,星光十字架上面傳來令人戰栗的力量,然后滲透而下。
  地面出現了無數的裂痕,然后突然就破碎,化為碎片朝著四周飛射。雖然大神官夏特在最后努力了避開了正面沖擊,但是也被黒眼的這一拳給擦了一下。就是這么看上去不起眼的擦了一下,夏特的整個人就如同被黏上了一般,完全無法脫離。帶著驚愕與不相信的眼神,夏特被黒眼一拳重重的砸在了胸前。
  圓形氣場!
  以黒眼的身體四周形成一個圓形的氣場范圍,配合獨有的拳術,就成為了黒眼的御圓之拳。也算得上是熊貓一族內部獨有的拳法。誰能想到,熊貓那胖乎乎的身材,居然擁有這種強大而恐怖的拳術。
  整個恩奇火山都在震蕩,直到這個時候,在夏特的身體四周,那件不起眼的長袍突然閃出了星光,朝著四周逸散。藉由這股力量,夏特才從黒眼的拳下掙脫出來,幾個錯步,飛速的躲開,然后戒備的站立在祭壇的邊緣。
  神裝,黒眼看見那件不起眼的長袍之后,心里說了一句。
  巴奇星域獨有的星光神裝,看來這兩個大神官雖然是從巴奇星域逃出來的,但是身上的身家卻很豐厚的樣子。或者說,為了從太陽系奪取靈運,他們已經將所有的底牌都帶來了吧,完全毫無保留了。
  沒有任何的廢話,黒眼雙手劃動,四周的氣流逐漸游動。
  寶具??御圓之氣!
  ……
  在這里發生戰斗的時候,關注著太陽系上面各個地方變化的七大教派的人卻覺得有些不愉快了。確實,以其他星域的人來推動太陽系的變化是預定的劇本,但是他們可沒有想到,居然進展得這么快。
  按照預定的計劃,需要將白冥樓的人也給牽連到里面之后,才會發生沖突性的巨大戰斗。
  但是類人圣殿的這個戰熊貓圣司長又是怎么回事。
  “要將這只熊貓拔出嗎。”一個女子恭敬的站立在雌婣下方,問道。
  “不用了,主要的死亡,應該集中在白冥樓的身上。這樣才可以讓那個白帝心生怨憤,而且,關于類人智慧種族,我還有別的布置,不能讓他們這簡單的死掉。”雌婣說著,看了一眼東面。在那個方向,紅綺華的轉生-綺衣正在練習著雌婣教給她的功法。雖然知道雌婣在接見什么人,但是綺衣并沒有過多的好奇。
  “加快進程就足夠了。”雌婣對著自己的手下說了一句。
  “是!”這個女子回答到,然后就離開了這里。
  雌婣說的加快進程,是將白冥樓給牽連到里面來。目前為止,白冥樓才損失了一名隊長,雖然外面的世界還在對白冥樓加以詆毀,但是,僅僅這點程度,還無法讓白易下定覺醒熔煉靈運。
  既然無法下定決心,當然就需要讓她來推動一把了。
  雌婣看向那邊的綺衣,帶著柔和的笑意走了過去。雖然剛開始,綺衣的本能讓她不太愿意拜什么師傅,但是經過這么長的時間之后,綺衣也逐漸承認了雌婣的師傅身份。別的不說,雌婣教她的東西,真的很有價值,好歹雌婣也算是婣凰宮的主人。基本可以算是位于這個內宇宙頂點的七個人之一。
  “婣凰決修煉得如何?”雌婣問道。
  “很順利,但是我有一些疑問。”綺衣說道,然后提出了一些小小的屬于自己的體悟。剛開始,雌婣還很柔和的,但是過了一會之后,心情就不太高興了。因為,綺衣居然在懷疑她的婣凰決的正確性。
  開什么玩笑,別人想修煉都得不到的功法,紅綺華居然敢覺得不對。
  “你別想這多了,婣凰決是內宇宙最頂級的適合女性修煉的功法,如果不是你是我的徒弟,根本就沒有機會獲得的。”雌婣對著綺衣說道,語氣已經不是很好。
  “不是,我只是……!”綺衣還想要說些什么,但是看見雌婣的態度之后,不由退縮下去。
  “是!”綺衣低聲的回答到。還么有覺醒紅綺華的記憶,敢于和自己的師傅爭辯這么一下已經不錯了。其實綺衣想說的,并不是說婣凰決不好,而是覺得應該針對自己做出一些輕微的改變。這是屬于紅綺華的本能,修煉功法,不管什么,都要最適合自己的。只是綺衣又不笨,已經看出來雌婣不太愉快的語氣,當然不會繼續堅持。
  ……
  這個時候,得到了雌婣的命令,下面的七大教派都加快了速度,務必要將白冥樓給牽扯進這次事件當中去。雖然雌婣是婣凰宮的主人,但是這次的孕育之息畢竟是以她為主,其他六大教派的主宰都答應了的,所以,雌婣也可以指揮得動其他人。當然了,只是基本的,配合劇本的指使而已,更多的事情,估計還是不太可能的。
  在世界又變得風起云涌的時候,各個勢力都靜靜的注視著這一切,分析其中最深沉的脈絡。
  并不是表面這么簡單的沖突,已經知道了白冥樓那里得到的消息。那么,這一次,七大教派,又想要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