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231 無限視界

隔了半個月之后,才終于流傳出了一丁點消息。一個穿山甲類人種族的商販來到了洞蜥族這里,想要進購一些火巖礦。本來洞蜥族就是以采集火巖礦和外界交易維持種族的經濟結構的。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人來這里做生意。
  當這個穿山甲開著自己的洞穴車來到洞蜥族領地的時候,才變得詫異。
  才在邊緣,他就感覺到深處的死寂和不詳。穿山甲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但是因為好奇和擔心,所以他還是繼續深入了一段距離。
  不過并沒有深入多久,穿山甲就發現不對了。
  詛咒!
  因為偶然的原因,穿山甲學到了一些白冥樓流傳出來的靈魂方面的知識,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身上已經纏繞了一些負面的氣息,就如同白冥樓記載上的惡靈詛咒一般。只是,他并不知道,這是比詛咒更加難纏的靈運詛咒。
  發現這個情況之后,穿山甲立即開著洞穴車朝著外面逃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個詛咒的原因,才開過幾個山腹洞穴,洞穴車突然就翻下了一條山腹裂縫。轟隆隆的撞擊聲里面,穿山甲被夾在了裂開的巖縫里面。感受著頭上流下的鮮血,以及已經貫穿了自己胸部的不知道什么東西,穿山甲用最后的力量連接了世界之眼的網絡。
  安托米山脈中部,洞蜥族領地,邪惡詛咒!
  在網絡上面流下了這個消息之后,這個穿山甲就這么悲催的死掉了。
  網絡上面的東西浩如煙海,類人圣殿也不可能僅僅因為這么一個消息就注意到這里。當類人圣殿真正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因為這里已經死了不少的人了。除了穿山甲以外,其他都是在網上偶然看見這個消息,好奇而來探險的人。當然,以這些人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真正探查出什么有用的東西,反而掛在了這里。
  ……
  一條直徑一米多的巨大花紋巨蟒在前面蛇形游動,在他的身后,則是其他一些類人圣殿的戰徒。揮動右手,幾個戰徒長立即帶著手下的戰徒朝著洞蜥族的居住地里面分散,搜尋。而渦零則是一個人朝著里面緩緩的游動走去。
  渦零:類人圣殿七位戰司命之一,和白冥樓的隊長同級。
  世界上面越來越多的變動,逐漸驚動了類人圣殿的高層,才將渦零派到了這個地方來搜尋線索。根據渦零所知,發生異常的,可不僅僅只有洞蜥族這里而已,其他的一些小型類人種族的族群,已經覆滅了七個以上。只不過,這里的洞蜥族和南面星環的煙水蟾蜍一族是最先發生意外的。
  吞食蛇-渦零來到了洞蜥族,而七位戰司命的戰熊貓-黒眼則是去了黑水沼澤那邊。
  蛇信微吐,渦零的蛇瞳當中逐漸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物理世界的色彩逐漸淡去,就如同灰化的世界一般,在渦零的眼中出現了另外一個更加單調的世界。絲絲負面的氣息逐漸朝著他的身上纏繞而來,但是卻在觸碰到生命的靈光之后又逐漸消散。
  這個地方,不僅僅是變得荒涼而已,這里,究竟發生過什么。
  渦零的蛇信感知驚人無比,循著空氣中殘留的些微氣息,渦零滑動著蛇軀,逐漸來到一片堅固的巖石山壁之前。感覺到了這里就徹底的中斷了,但是,渦零相信自己的感知,絕對不會出錯。
  尾巴揚起,在空中切出一個十字,嗤啦一聲,堅硬的山壁頓時就破碎。
  循著細小的縫隙,渦零擠了進去。龐大的身軀擠壓在山壁上面,堅固的巖石就如同泥土一般朝著四周分開,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山洞。
  不久之后,一陣嘩啦聲傳來,渦零才掉落到另外一個山洞里面。
  剎那,空氣當中的氣息就變得無比的濃郁。渦零加快了速度,很快就來到了山腹深處的一個祭壇。巖漿依舊在涌動,在中心的祭壇上面,一個失去了所有氣息的洞蜥族人如同干涸的古尸一般趴在上面。
  細細的檢查了一番四周,確認這個祭壇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能之后,渦零才游動了上去。
  靈魂召喚!
  渦零抓住了這個洞蜥族人的尸體,蛇瞳瞬間豎直,絲絲黑色的煙霧逐漸升起,一股沉重的壓力朝著外面散開。只是,過了很久之后,四周都沒有任何的殘魂凝聚,那些黑色的煙霧最終也完全飄散。
  果然是這樣嗎,**和靈魂都已經徹底的死亡。
  下一瞬間,渦零張開大嘴,尖銳的蛇牙咬在了這個洞蜥族人的尸體上面。一點一點的,這個洞蜥族人的尸體連同殘留的靈魂痕跡都一起融化。
  殘靈吞噬!
  隨著尸體被消融,一些零散的記憶片段也逐漸浮現在渦零的蛇瞳當中。
  啪嗒一聲,殘破的尸體落在了地上。這個時候,在渦零的身后,已經站立著一個黑長直的人類女子。
  “走!”渦零對著自己的副戰司說了一句,朝著上面重新游動而出。
  “是!”麻美點點頭,立即跟上。在兩人離開的時候,渦零的尾巴掃動了一下,這個洞蜥族人的尸體頓時平飛出去,落入了下面的巖漿當中。入土為安,現在沒有那個功夫,不過,就這么安靜的沉沒在這里吧。
  通過這個洞蜥族人尸體里面殘留的信息,渦零帶著人在外面巡查了一圈,果然找到了一些破碎的痕跡。
  猶如一個祭祀的陣壇。
  麻煩了啊,渦零看見這個祭壇之后,頓時在心里說了一句。作為類人圣殿的戰司命,渦零懂的東西非常的多。原本就是紅綺華當初帶領類人種族留下的戰將,加上和白冥樓的關系,可以說絲毫不比白冥樓的隊長差。所以,在看見這個祭壇之后,渦零頓時就想到了高層才知道的關于靈運方面的一些消息。
  聯想到圣女小玉對他們的交代,渦零頓時就猜到了一個可能。
  其他星域的人,正在用某種方式奪取太陽系的靈運,而他們類人種族,就是對方選擇的開刀的對手。這也難怪,類人種族畢竟是新出現的種族,和人類相比缺少足夠時間和底蘊。而且,類人種族里面,還缺少真正的首領-始母紅綺華。對方會選軟柿子捏也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渦零的蛇瞳收縮了一下,泛出一絲寒光。
  很快,渦零就帶著手下的戰徒從這里離開,根據殘留的丁點痕跡,朝著上面追了上去。
  不僅是渦零這里,在黑水沼澤那邊,戰熊貓-黒眼也抬起了頭,帶領自己的手下追了上去。甚至,因為巴奇星域的兩位大神官實力只有lv5的原因,所以黒眼得到的消息更加的詳細。大神官莊華以為他來過太陽系,已經足夠了解,但是又怎么知道太陽系同樣對來過這里的各個星域同樣了解。
  舔著嘴唇,黒眼的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星空神術的氣息!
  再聯想到白冥樓共享過來的信息,巴奇星域的黑耀墜落的消息,黒眼就可以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給我打開世界之眼的無限視界,我需要立即找到巴奇星域一行人的蹤跡。”黒眼對著世界之眼里面的人吩咐到。左眼眶上的那條巨大的傷痕蠕動,露出了冰冷的寒光。
  “是!”隸屬于類人圣殿的人立即回答到。
  很快,不僅是類人圣殿,就連夜夜那里都知道了類人圣殿的動作。想要動用世界之眼的無限視界,可是需要很大的權限的。現在的世界之眼的網絡,怎么可能避開夜夜。當然了,夜夜并沒有絲毫的限制和阻止,反而幫類人圣殿放開了限制。
  以黑水沼澤的區域為中心,在附近的所有生命突然就被強制連接上。他們自己并沒有察覺,但是他們的雙眼,就仿佛一個一個攝像頭一般,帶回了不同的視界。這就是世界之眼的無限視界,所有生命的雙眼,都可以被利用起來,將他們看到的信息傳遞回世界之眼。除非躲避的人可以完美的避開所有路過的生物,否則一旦被什么生物給看見之后,就必定會被找到。
  這是很強大而驚人的能力,除非特別重大的事情,否則都不會動用的。
  伴隨著無數生命的視界,經過世界之眼自身快速的分析和處理,取消一些沒有價值的視界,然后上百個生命的視界留了下來。
  巴奇星域的人曾經路過一些地方,被一些生物看見的影像。
  看見他們的,或許只是路邊的一支蜥蜴,或許是天空的一只飛鳥。但是就是這些再普通得不過的生命,就讓他們完全無所遁形。很快,經過世界之眼的處理,就知道了最后一個時間,有人看見過巴奇星域的人離開的景象。
  很顯然,巴奇星域的人已經換過裝了,但是不管怎么換裝,除非完全變了一個人,否則又怎么可能避開無限視界。
  消息傳了回來,被戰熊貓-黒眼接收到。
  “我們走,讓我看看,是哪位巴奇星域的大神官。”黒眼裂開了嘴角,胖乎乎的樣子卻露出凜然的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