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230 生命祭祀

既然已經動手了,大神官莊華就沒有繼續浪費時間。在將兩個暗衛蟾蜍的尸體完全清理之后,莊華立即朝著那個蟾蜍娘云莙的方向追了上去。以他大神官的實力,想要在這樣一個小族群里面做些什么并不困難。煙水蟾蜍一族里面實力最高的幾個蟾蜍大戰士也就只有LV4的實力而已。
  并沒有花費什么精力,大神官莊華就找到了蟾蜍娘云莙。
  當莊華找來的時候,云莙正躲在一座破舊的建筑后面,得意的竊喜,將父親派的保鏢都甩掉了。當蟾蜍娘轉身,就想要跳入黑水沼澤,前往她和小伙伴的秘密基地的時候,才突然現身后多了一個人。
  “啊!”嚇了一跳的蟾蜍娘朝著旁邊一跳,然后才現是自己剛才差點撞到的行人。
  “是你啊,真是很抱歉啊剛才差點撞到了你。”蟾蜍娘道歉到,然后才現這個人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怎么,你不滿意嗎,我并沒有撞到你,如果真的撞到了,我是不會推卸責任的。”蟾蜍娘皺起了眉頭。
  莊華不由在心里出了一聲嘆息。看得出來,這只蟾蜍娘身份不低,能夠向一個外人道歉就已經證明她的心性很好,連刁蠻任性都算不上。難怪這個蟾蜍娘是靈運匯聚之人,如果沒有他來的話,也許經歷一段時間,這只蟾蜍娘就會帶領煙水蟾蜍一族走向更好的展也說不定。但是,既然已經被他選中,那么就沒有未來了。
  莊華的不言不語,讓蟾蜍娘都看出來不對了。
  敵人?
  身體輕微的繃緊,果然,下一瞬間,莊華就出手了。已經有所準備的蟾蜍娘頓時張開大嘴,吐出一個水炮彈,然后身體朝著后面退了出去。啪嗒一聲落在沼澤上面,手掌的指蹼張開,就想要掀起深沼。
  不得不說,蟾蜍娘的動作真的很機警,但是就和那兩個暗衛蟾蜍一樣,絕對實力的差距,不是這點優點可以彌補的。
  在蟾蜍娘的右掌剛剛拍到沼澤上面的時候,突然就覺得頭上一重,然后就暈迷了過去。
  直到過了好幾個小時之后,煙水蟾蜍一族才現他們的大小姐失蹤了。同時失蹤的,還有兩個在外面執行任務的暗衛。整個煙水蟾蜍一族頓時慌亂起來,但是他們卻還沒有注意到,在整個黑水沼澤外面,已經如同迷宮一般逐漸變化,他們所有人都已經出不去了。不僅是出不去了,就連接通世界之眼的網絡都不行了。
  當蟾蜍娘醒來的時候,才現自己在一個沼澤當中的祭壇上面。
  看得出來,這個祭壇修建的時間并不長,痕跡還很新。祭壇的樣子足夠大氣,但是,被束縛在上面的蟾蜍娘卻覺得從心底里面冒出一股寒意。
  “你們是誰,想要做什么。”蟾蜍娘這個時候才現,在她面前的,多了另外一個人。
  “抱歉!”莊華沉默的說了一句,然后就開始構筑法則文。
  無數透明的紋路如同煙韻一般流動,纏繞在云莙的身上,然后突然朝著外面繃緊,擴散。蟾蜍娘還想要說什么,但是突然就鼓起了眼睛,顯然很痛苦。明明沒有明顯的束縛,但是她卻完全無法離開祭壇,就仿佛被固定在這個位置上一樣。透明的紋路逐漸流動,她的身上氣息越的濃郁。只是,絲絲鮮血卻又從她的身上流了出來,匯聚到下方的祭壇上面。
  精神氣息不斷的壯大,身體卻又由于鮮血被抽取而越的衰弱。
  相悖的兩極!
  ……
  在安托米山脈的一個空曠山洞里面,一個全身赤紅的洞蜥族類人也正在死死的掙扎。這個地方已經接近了巖漿流動的地方,從裂縫中流過的巖漿就如同脈絡當中赤紅的鮮血一般,和這只洞蜥族類人的氣息融合在一起。
  但是不管怎么掙扎,這個處于少年時期的洞蜥族人也無法脫離分毫。
  “你是什么人!”洞蜥族少年吐著舌頭,豎直的瞳孔看著夢城。
  “混蛋,等我脫離了這里,絕對饒不了你……。”
  夢城似乎是很厭煩這個洞蜥族少年的聲音,皺了皺眉頭之后,直接將他的嘴巴給封上了。在做完這一切之后,夢城才靜靜的坐在這個山脈洞窟當中,耐心的等待著。
  而這個時候,身為仙璃行宮的主人的仙琉蘿卻在洞蜥族的居住地里面,站立在最高的建筑頂部。雖然說在她的理解和推算里面,《奪靈之祭》應該是有用的,但是具體怎么樣演變,就連她都不清楚。
  奪靈之祭!
  是一種生命的祭祀,但是,卻并不是單純的殺戮。事實上,除了在構建祭祀之基的時候,需要獻祭一些生命以外,之后就完全不需要動作了。
  被抓走的那個洞蜥族少年在這個族群里面沒有什么特別的身份,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年而已。所以,這樣一個人對一個族群來說應該是無足輕重的。她帶來的人已經完全停手了,那么,已經完全沒有外力作為推動,這個洞蜥族又會怎么演變呢。或者說,奪靈之祭將會怎么動呢?
  靜靜的站立在最高的建筑頂端,但是沒有任何一個洞蜥族人現仙琉蘿的存在。而仙琉蘿則是靜靜的看著下方的變化。
  直到過了兩天之后,仙琉蘿才暮然驚醒。
  四周的光線,似乎變得暗淡了一點。因為變化過于緩慢,所以就連她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現在暮然驚醒之后,仙琉蘿才現在洞蜥族當中,出現了一絲腐朽的氣息。這種氣息……就如同現在的希古星域上面大量存在的,充滿枯寂的感覺。不是死亡,而是毫無生命的枯寂和空洞。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面,整個洞蜥族里面的死亡率突然就開始增加了。
  很多稍微上了一點年紀,但是其實還很強壯的洞蜥族人莫名其妙的就死亡了。剛開始,洞蜥族人還完全沒有察覺,但是等到死亡的人數多了的時候,整個洞蜥族人終于現不對了。很快,洞蜥族人就開始忙碌起來,尋找原因。
  可惜的是,不管他們如何的尋找,始終都找不到任何的原因,反而是,那種死亡的人數越來越多了。明明毫無異狀,但是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死去。看上去,就仿佛年老自然死亡一樣。
  但是很顯然,這并不是。
  沒有任何恐怖的死亡畫面,沒有鮮血淋漓沒有殘肢斷臂,但就是這種安靜死亡的現象,以及匯聚在洞蜥族當中的枯寂氣息,才讓所有人感到心悸。那是從心底深處傳來的莫名的惶恐。
  就如同連鎖反應一般,整個洞蜥族都慌了。各種原本渺小的爭端和沖突在這個時候被放得無比巨大,原本不起眼的一件小事,都可以上升到生死爭端的程度。藉由奪靈之祭的影響,還有心態的變化,整個洞蜥族里面瘋狂的走向破滅。
  簡直就如同臨死前最后的瘋狂。
  無法形容!
  或者說,這才是奪靈之祭的真正威力,明明沒有任何明顯的手段,沒有任何的殺戮,但是產生的影響和結果,卻比直接動手殺戮更加的殘酷而慘烈。
  很多洞蜥族人瘋一般的朝著外面逃走。但是外面早就已經被仙琉蘿布下了自己的幻陣,這些人根本就走不出去。
  看著一群幾十個洞蜥族人在幻陣里面茫然而絕望的打轉,仙琉蘿突然心中一動,將幻陣打開了一個缺口。
  “大人,為什么?”
  “噓!”就在一個下屬想要詢問的時候,仙琉蘿豎起了食指,示意她不用說話。
  仙琉蘿并不是突然憐憫,想要將這些人放出去。仙琉蘿想要知道的是,這個奪靈之祭,究竟是不是地域限制的。奪靈之祭的最初設置范圍,確實是在洞蜥族所在的這個生活范圍內。但是這些人已經出去了,還會是這樣嗎。
  雖然逃了出去,但是這幾十個洞蜥族人還是在仙琉蘿的密切關注以內。包括他們的行動路線,中途遇見的其他類人智慧生物,都被完美的監控下來,沒有任何人可以走漏一點消息。
  短短不到十多天,逃出去的幾十個洞蜥族人不管他們怎么分開,但是最后卻都悲慘的死去,甚至根本就找不到死亡的緣由。
  甚至,就連他們中途接觸的那些人也倒了大霉,靈運同樣被剝奪了大部分。一些靈運薄弱的跟著就死去了,而那些靈運深厚的人,也突然變得悲慘無比。
  簡直就如同最深入骨髓的詛咒一般!
  邪惡而霸道!
  而這個時候,整個洞蜥族生活的地方,原本富饒的山脈洞窟里面,已經變得無比的死寂。那種不詳的氣息,簡直讓所有活著的生命都避之不及。
  這個時候,仙琉蘿才來到了那個洞蜥族少年的所在地。這個少年還活著,明明已經早就該死了的,但是卻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將他的生命吊著一口氣,始終死不掉。但是,這比死亡更加的痛苦和殘忍。
  仙琉蘿伸出了右手,一個暗紅色的光團從這個少年的體內飄了出來,就如同干涸的鮮血一般的顏色。
  就仿佛解脫一般,這個少年直接垂下了腦袋。
  ……
  不僅是這里,在另外一邊的黑水沼澤深處,那個蟾蜍娘也死寂的趴在祭壇上面,整個熱鬧的黑水沼澤已經變得如同真正的沼澤一般荒涼而死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