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219 我們的家園

你不相信嗎!
  貝琪看著白易,目光沒有絲毫的波動。貝琪是白冥樓的一員,但同樣,也還是東明天的支柱,所以才以個人的身份坐在這里。
  在貝琪這么詢問之后,所有人也非常的安靜,也在等待著白易的回答。
  這非常的重要。
  “相信,一直都不曾改變。”白易說著,閉上了雙眼。
  “如果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話,我愿意為這個世界付出所有。因為不管這個世界的樣貌是如何,這就是所有人的家園。”白易沉靜的說道,語氣不帶絲毫的夸張。并沒有人懷疑白易話中的真實性,因為,他們親眼目睹了白易為這個世界作出的一切。
  白易就這樣靜靜的,閉著雙眼,沉默良久,然后才抬頭:“但是,這并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可以做出的決定。你知道,當我看見小逸云,修安和千雅他們哭泣的樣子的時候,我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樣的嗎。到底,我們并不是圣人,或許會有某些高尚的覺悟,但是在面對朋友、家人,和一群普通人的時候,我們又會怎么選擇呢。”
  貝琪和其他人都顯得無比的沉默,怎么選擇,他們的覺悟還沒有白易這么高呢,為了一群一般人付出自己。
  如果不是白易的影響,根本想都不要想。
  “消息絕對不是假的,從關時樂這次事件就已經可以證明對方的實力了。所以,這并不是單純的憑借熱血就可以決定的事情。一旦做下決定,或許就決定著我們所有人的命運。而這個命運,就是……死亡!”白易靜靜的看著所有人。
  死亡!
  很遙遠,似乎有非常的接近。
  對于他們來說,死亡不算常見,也不算少見,一路上,已經見過無數家人和朋友的隕落了。不過從來沒有一次,像這次這么的危機。這樣的實力對比,甚至根本就讓人生不起抵抗的心情來。
  “我提一個問題,為什么一定要和對方為敵,退避不行嗎?”威利說道。
  其他人聞言,頓時看了一眼威利,眼中不由生出一絲戲謔。這個家伙,該說他的幸運呢還是不幸運呢。如果不在在破碎時代,一出來就作為類人族七個引領者之一,擁有強大的實力和下屬,估計這家伙早就死得什么都不剩下了吧。就這智商,簡直沒救了的感覺。
  “退避是不行的。”小玉搖頭。
  “為什么?”
  “我來解釋吧。”白易說道。
  “首先,太陽系的格局非常的特殊,是一個以四方八極十二支柱為支撐的世界。他們不能離開,也無法離開。只要留在這里,就必然會成為對方的目標,吸取靈運。當然,或許四方八極的人不會被直接殺死,不過,卻可能被鎮壓著,然后如同奴仆一般奴役。”白易說道,微微的停頓。
  “奴仆,你說得太輕松了吧。”寧雪頓時笑著補充了一句。
  “怎么?”
  “威利波爾加拉,你不要小看智慧生物的劣根性,隱藏在面孔之下的卑劣。如果我們被奴役,那么可不僅僅是奴仆的程度。死都死不了,只能任由對方折辱。到時候,什么四方八極十二支柱,根本連……都不如。”邪妃臉上閃過一絲嘲諷,然后說道。
  聽見寧雪這么說,有的人臉上很平靜,但是同樣有一些人若有所思。如果說,四方八極十二支柱無法離開的話,那么其他人呢。就連白冥樓,其實都可以說不算在十二支柱以內的。他們并不受束縛,是不是可以離開呢。
  “可以離開的!”就在其他人心中思索的時候,白易突然開口,直接就讓他們心中一跳。
  “是可以離開的。”白易又補充了一遍,證明他們絕對沒有聽錯。
  “確實,除了四方八極十二支柱的人,都可以離開的。但是,你們又能夠走到哪里去呢。之后的內宇宙大世界,各個星域幾乎都會被重構,你們又能到什么地方去呢。當然,以在座這里的實力,找個地方活下去是沒有問題,就算比不上那些大的教派,但是也絕對可以尋找到一個安身立命之地。”白易說道,嘴角輕微的張開,無悲無喜。
  “靈運呢!”多蘿西提出了一個重點。
  “靈運這種東西,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是確實和整個種族延續在一起。我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如果靈運被熔煉,即便逃出去找一個地方茍且偷生,應該也活得比較艱難吧。”亨弗里斯也補充著說了一句。
  “艱難?”弗莉達輕微詢問的目光。
  “見過那些瀕臨絕種的種族嗎,地球上面的。”常華榮說著,右手動了動,出現一只大熊貓。
  這個比喻,可真是夠形象的。
  地球時代,活性細胞爆發前夕,瀕臨絕種的生物簡直多不勝數。雖然很多人并沒有親眼看見過,但是也絕對不少見類似的報道。那樣的世界,那樣的事情,在破碎的世界里面,尋找著一個卑微的藏身之處,然后堅持著,堅持著,最后渺小而無力的死去嗎。或者說,被其他人圈養著,如同觀賞的寵物。
  無法接受!
  是的,每一個人想到那副情景,都完全無法接受。
  難怪從一開始,就沒有人說什么逃走的話題,雖然這里的人絕對實力或許還不如對方一個普通的大至勢。但是他們卻和那些人不同,他們的思想和心靈,都是獨立的。身為一方首領,哪怕比不上對方,但是上面沒有約束,思維也是不一樣的。
  “既然無法逃掉,那么還說什么相信不相信的,不一樣都要戰斗嗎。”
  白易聞言,目光頓時輕微的從每個人的身上掃過:“是的,都要戰斗,但是,如果愿意的話,我寧愿是為了真正的為了人類的希望而去戰斗,而不是這個樣子。”
  其他人聞言頓時沉默。
  “看來,對方的設計還真的環環相扣,幾乎猜到了任何的反應。如果不是神田清影和巴頓待回來的這份資料的話,白易,你會怎么選擇。”布賴特好奇的問道。
  “如果眾叛親離,又被世界所拋棄的話……。”白易嘴角勾起,然后說下了后半句。
  “我會熔煉靈運,不為別的,只為了拯救值得拯救的人!”
  “果然,你也已經變了啊。”布賴特頓時笑了起來。
  “不過,這樣才更加的讓人覺得真實了。如果你在那種時候,都還說要為了世界而犧牲白冥樓的話,我只會覺得,你真的無可救藥了。”寧雪也補充著說了一句。
  “別把我當固執的老頭。”白易隨口說道。
  “你還不固執?你居然好意思這么說。”塞西爾亞撇著眼吐槽到。
  “白易,你就算這說,這里也絕對不會有人相信的好嗎。這里哪個人沒見過你的樣子,居然說自己不固執,真是不害臊。”布賴特都鄙視的看著白易,補刀加一。
  不知道怎么的,簡單的說著說著,氣氛就仿佛變得輕松起來了一樣。為首的白易、布賴特、寧雪、亨弗里斯、紅玉……等等人都逐漸變得輕松。只有幾個腦袋不是這么靈活的家伙,還在滿臉的詫異。這畫面,不對啊,剛剛不是還在說這么沉重的話題嗎,怎么突然就變得這么輕松了,究竟是他們不對還是自己腦袋太遲鈍了。
  白易來到了空中庭院的邊緣,然后面向了下方的世界,雙手朝著兩邊張開:“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從地球到太陽系,我的家園。”寧雪也說道。
  “類人種族從誕生到現在,真正經歷的時間才不過數百年,我怎么可以拋棄這個誕生的世界。”類人族圣女,紅玉(小玉)也說道。
  “說得這煽情,反正都要死!”布賴特嘴上嘲諷著,也來到庭院的邊緣,看著外面的世界。
  “別這么說嘛,畢竟這也是很難抉擇的。”薩巴蒂諾叼著煙,來到了旁邊。
  一個一個的,其他人都陸續來到了空中庭院的邊緣,然后和白易一起看著下方的世界。世界之眼里面的虛擬的世界已經穿透,外面真實的太陽系星域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白易雙手朝著兩邊張開。
  這個時候,那些遲鈍的人,才明白過來為什么剛才的氣氛就變得輕松了。原來,就在剛才這么短短瞬間,他們就已經做出了決定。甚至,不需要一字一句的討論,就已經做出了相同的決定。
  真是的,這些家伙,心有靈犀嗎。
  只是,這些反應慢的人也只是心里吐槽而已。同樣的,他們也看向下方的世界,這個屬于他們的世界。
  不是無法選擇,而是太容易選擇!
  這就是,我們的家園!
  白易張開的雙手緩緩的合攏,就如同擁抱一般,擁抱著整個世界。其他人也站立在白易的身側,靜靜的,看著這個世界。
  那么,讓你們見見,太陽系人類和類人種族的骨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