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214 不哭的眼淚

白冥樓里面非常的安靜而肅穆,因為,白冥樓的一位隊長,關時樂戰死。這還是白冥樓第一位戰死的隊長,即便是當初和希古星域戰斗的時候,都沒有這么慘重的損失。那個時候死亡的,也僅僅只是副隊長而已。
  所有人都看著放在中心的棺槨,無比的肅穆。
  棺槨不僅僅是關時樂的,還有其他死亡的第四冥衛的隊員的,全部都會被下葬在沉眠之地里面。這是白易特別的準許,以后真正為了白冥樓而犧牲的人,都將進入沉眠之地。
  就仿佛天空都在哭泣一般,稀稀疏疏的下起了小雨。
  輕微的抽泣聲在人群里面響起,在前方,一個和關時樂有八分相似的小孩無聲的站立。這個小孩就是關時樂的兒子關逸云,以自孕秘術培養的后代。關逸云才只有兩歲多,所以還不是很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看著四周的叔叔和阿姨那悲傷的樣子的時候,他那幼小的心中,仿佛也明白了什么。
  “穆娜爾阿姨,你為什么要哭,他們都怎么了?”小關逸云單純的問道。
  穆娜爾將關逸云輕輕的抱住,眼淚流了下來。剛剛從醫療室里面出來的穆娜爾還很虛弱,但是這個時候,顯然心中的悲傷更加的讓她痛苦。看著小關逸云那單純的眼睛,穆娜爾都不知道該怎么和他說這件事。
  小關逸云呆了一下,用小手在穆娜爾的背上輕輕的撫了幾下。
  感受到小逸云的安慰,穆娜爾的心中更加的痛苦。穆娜爾帶著小逸云來到了墓前,這個時候,白易依舊站立在這里,從來沒有移動腳步。
  “白易叔叔,我爸爸不回來了嗎。”小關逸云突然問了一句。
  白易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哀傷,然后將手放在小關逸云的頭上。“白冥樓的所有人都是家人,小逸云不會孤單的。”
  “哦!”小關逸云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明白,只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一個一個人將潔白的花束放在墓前,白易始終沒有動過,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了這里。每個人的心中,都是帶著無比沉重而傷痛的情緒的。特別是那些知道一些緣由的隊長們,更是深深的感受到身上的壓力和重擔。
  黑水晶看著跟在自己身邊的莆娥,開口說了一句:“莆娥,回去之后,和我對戰練習吧,讓我看看,你的天蠶九變學得如何了。”
  “哦!”莆娥不解的看著自家隊長,不明白為什么會在這個時候考校她。
  黑水晶的面色很平靜,她不會解釋,僅僅只是,感覺到了什么而已。在和希古星域戰斗的時候,她的副隊長麗子就這樣隕落了。現在關時樂的遭遇,更是讓黑水晶恍惚的感到心中的不安而已。
  不僅是黑水晶,還有第十一冥衛的隊長金吉拉,也看了看自己的副隊長修兵。
  “隊長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修兵不明所以。
  “別死了,我懶得送別的。”金吉拉隨口說道。
  “喂,老板娘你可別詛咒我啊。”修兵頓時緊張的說道,一緊張起來,他就會使用以前的稱呼。
  修兵是伊斯特人,也就是之前跟著金吉拉的那個家伙。金吉拉的副隊長麥基也在之前和希古星域的戰斗當中死掉了。在挑選了許久之后,因為一個偶然,居然將這個伊斯特的星環主給拉了過來,擔當了自己的副隊長。因為修兵曾經跟著金吉拉很長一段時間的原因,所以倒也沒有覺得不習慣。至于星域之間的差別,白冥樓并不是這么在意。就連茉茉都還有個星花劍姬的學生呢。
  在離開的時候,所有人的心中都非常的沉重。因為,所有人都知道,戰斗已經升級了。之前在和希古星域的戰斗里面,都只有兩名副隊長死去而已。但是現在,就連關時樂都隕落了,這可不僅僅是隊長和副隊長的差別,還有真正的實力差距。關時樂的實力,還有冥裝,即便有了這么強大的實力,都隕落在戰場上面。
  這一次的對手!
  在白易繼續站立在墓前的時候,一個女仆來到了白易的身邊,低聲的說了些什么。這個女仆是維拉直屬的w班的班長,文文。
  “白易大人,夜夜大人和維拉大人她們那邊發現世界之眼網絡上面出現了很多的謠言,維拉大人讓我來請示你該怎么做。”
  “是詆毀嗎!”白易幾乎沒有抬頭,就知道是什么情況了。
  “是的,外界傳出了很多的謠言,特別是這次的戰斗,更是認為是白冥樓咎由自取。加上以前的那些流言,外界很多人都認為是白冥樓的決策錯誤,才讓太陽系如此多的災難。這個時候,在網絡上面,更是出現了很多詆毀和污蔑白冥樓的跡象。”文文條理清晰的解釋出來,然后將事態的資料遞給白易。
  白易簡單的看過之后,就知道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七大教派,要讓白冥樓逐漸孤立無援,眾叛親離。是個人,受到這樣的誣陷和詆毀,想必都會憤怒,會不甘。而當這種情緒積累到一種程度,當很多真正的親人因此而隕落的時候,想必,他也會走向那條道路。
  既然所有人都不相信我,那么我就獻祭這個世界,熔煉靈運吧。
  只為了守護自己的家人。
  是的,幕后的人對白易的心態計算得非常的清楚。如果真的有那樣的情況的話,白易肯定會做出那樣的選擇。而白冥樓,正好有這樣的基礎,也有這樣的實力來做到那一切。但是,如果真的這樣做的話,就正中對方下懷。
  “讓維拉不用理會,順其自然的發展。”白易對著文文說道。
  “是!”文文回答到。雖然心中有些疑惑,但是文文還是沒有在這個時候多問什么。
  “我之后會去找維拉他們,將事情說清楚的。”白易說道。
  “好的。”文文點點頭,就退了下去。
  白易又站了一會,才轉身朝著外面離開。白易去的方向是馬爾維那里,雖然神田清影和巴頓的死訊并不會這么快公布,但是白易覺得,他們的家人還是有權利知道的。只是,就連白易都不知道,當馬爾維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會是什么樣子了。而至于巴頓,則并沒有親人,不過,白易同樣知道,暗部里面一個叫做阿軒的少年比較得巴頓的看重。
  在白易朝著馬爾維那里走去的時候,也連通了世界之眼的網絡。
  就和文文匯報的一樣,現在的世界之眼網絡上面一片詆毀之聲。從之前開始,幕后的存在就在有目的的抹黑白冥樓,現在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世界之眼掌握在白冥樓的手中,如果白冥樓愿意,其實是可以清除這些消息的。但是,白冥樓一直以來都尊重言論的自由,從來不會在這方面做什么事情。而且,現在的樣子,恐怕也不是清除消息就可以了的。
  詆毀,謾罵,流言,雖然白易知道這很多都是幕后的引導。但是當看見這一切的時候,白易的心中,還是非常的不舒服。
  真是愚蠢啊!
  有時候,白易都真的覺得,這么究竟值不值得了。總是,總是,擁有真正思想的人,為了一群笨蛋背負一切,究竟是不是值得。
  難怪,幕后的存在,這么確信自己會改變初衷。確信自己最后會放棄大部分人,僅僅為了白冥樓,為了親人和朋友,就敢將世界熔煉,吸收其中的靈運,只為了保護這一小部分人。原來,這樣的情緒,真的如此的強烈,真的讓人覺得很想拋棄這一群人。
  在白易這樣想著時候,來到了馬爾維這里。
  “白易大人!”馬爾維看見白易居然單獨來了這里,不由錯愕了一下。
  “白易叔叔。”一個少年,一個女孩看見白易,也頓時喊道。
  “修安,千雅,你們先出去吧。”白易說道。
  馬爾維原本就對白易一個人這個時候來這里有些詫異,這個時候,白易的態度,更是讓馬爾維有了一個不好的猜測。如果不是什么特別的事情的話,白易是不會讓修安和千雅離開這里的。
  少年和少女也有些疑惑的,逐漸朝著外面走去。只是,就在到了門邊的時候,修安突然抓住了門檻。
  “白易叔叔,我們可以留下來嗎。”修安說道。
  “為什么?”白易看向修安。
  “是媽媽的事情吧,白易叔叔在這個時候來我們家里,肯定是為了媽媽的事情吧。”女孩千雅咬著嘴唇,仿佛已經猜到了什么一樣。
  “不是!”白易否認。
  “白易叔叔你在說謊。”千雅認真的看著白易,少女的目光當中只有確認和不屈。
  “白易叔叔,可以告訴我們真相嗎?我和妹妹保證,我們不會隨便暴露消息的。我們已經長大了。”修安瞪大眼睛看著白易。
  白易看著兩人,長大了,不過才十一歲而已,哪里就叫做長大了。只是,看著兩人的面容,白易卻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不管是巴頓還是神田清影,都是暗部,兩人即便是死亡,消息也是絕對的機密。不能讓幕后的人知道,白冥樓已經知道了兩人隕落的消息,否則對方一定會有所察覺。所以最初,白易是不打算讓兩個小孩知道真相的。
  這個時候,馬爾維想要說什么,但是白易卻抬手阻止了他。
  “你們的媽媽,犧牲了。”白易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兩個小孩的眼神,一點都不忍心騙他們,將真正的消息說了出來。
  當兩個小孩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妹妹千雅頓時想要哭出來,但是卻被哥哥修安立即拉了一把。被哥哥拉了一下之后,頓時,連妹妹也不哭了,只是眼中忍不住的悲傷。
  “白易叔叔,我們不會暴露的,我會讓妹妹不哭的,我知道媽媽是暗部……。”說著單純的語言,讓白易都忍不住朝著側面轉頭,不敢去看小孩那單純而認真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