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212 批量加工品

千手朝著后面遠遠的退出,在空中帶起劇烈的氣流,然后才停止。抬起頭來,千手的眼中非常的震驚,其實,雖然看上去丟掉了一條手臂,但是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嚴重的傷勢。真正讓千手震驚的,是白易之前的樣子。
  殘忍而興奮的殺戮姿態。
  千手:華沙教-大至勢(LV6→)。
  白易的腦海內,閃過神田清影傳回來的消息。如果說,之前白易的憤怒如同海嘯一般的話,那么現在的白易,就已經逐漸緩和下來,憤怒和瘋狂逐漸消退,就仿佛收入了心底一樣,臉上變得冷峻。就仿佛蟄伏的火山一般,冷峻之下隱藏著深深的暴虐。
  哪怕面前的這個人是華沙教的大至勢,實力達到了lv6,也已經被白易宣判了死刑。
  對面的千手心中同樣憋了一股怒氣,連番的遭遇,從最初遇見那個關時樂開始,就一直不順。而剛剛更是被白易吊打了一頓,雖然并沒有受什么真正的傷害,但是卻讓千手覺得無比的丟了面子。這個時候,他只想將這種怒氣完全的發泄出來。而最好的方式,當然就是展現自己真正的力量,將白易狠狠的碾壓在腳下。
  時像法身!(華沙教信仰時間,認為在永恒的時間流里面,擁有宿世的自己。當然,或許并不是人類,還可能是其他生物。時像真身,就是尋找過去的時間流里面的一個強大的影像,凝練成為自己的法身。)
  無數的金色掌影在千手的身后張開,形成一個巨大的環形,神秘而又大氣。
  苦輪!
  法則相隨!
  一瞬間,萬掌重重的壓了下來。這才是lv6的力量,在金色的掌影之下,整個世界都在破碎。被壓在下面的白易,更是完全沒有閃避的余地。這個時候,白易甚至連虛化都沒有用出來,就這樣硬生生的用自己的力量承受了這一擊苦輪。
  苦輪!
  罪境!
  輪回海!
  連續的攻擊不斷的落下,一招接一招,整個世界幾乎完全被千手完全的壓制在下面。轟的一聲,幾乎整個星環上面都發生了地震一般,開始劇烈的震動。這個星環上面的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而附近的生物或許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他們卻完全無法逃離,只能隨著千手的攻擊,連同下面的世界一起被徹底的覆蓋。
  在這些生物里面,不乏實力已經達到了lv4的惡獸和靈獸,但是在千手的攻擊之下,卻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力。
  不管他們怎么掙扎,都仿佛沉淪一般,陷入了輪回海里面。
  沒錯,原本高聳入云的山脈,不僅僅是崩潰這么簡單,在千手的攻擊之下,就如同融化一般,變為了黑色漩渦不斷的泥海,就仿佛物質的本質都被徹底的改變了一樣。
  連續幾次大招出手,千手才停止了下來,鼻息都加重了兩分。不過,千手卻覺得很出氣,這樣才對,這樣才對,區區一個小星域的主宰,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在他認真出手之后,對方就該這樣毫無反抗之力才對。
  緩緩的,金色的掌影逐漸從苦罪輪回海里面抬了起來,然后千手才看著中心黑色的泥海漩渦。
  白易沒死,當然不可能死,不過,卻受傷了。
  事實上,白易在之前的攻擊里面,根本就沒有進行過像樣的反抗。這個時候,更是鮮血緩緩的朝著下面不斷的流淌。
  “好痛苦啊!”白易如同低吟一般,嘴里喃喃的說了一句。
  哼!
  千手聽見白易的話之后,頓時嘴角勾起,你才知道痛苦了嗎,知道我的實力了嗎。
  “真的好痛苦啊,這種感覺。”白易渾身顫抖著,如同病態一般的低語。
  “總想要破壞一些什么,撕碎一些什么,你……。”白易看向了對面的千手,在對方驚愕的時候,白易又看向了自己的雙手。三個人的隕落,讓白易的心里有些病態了,一種強烈的自責仿佛在啃噬著心靈。
  “還有,我自己!”
  千手頓時朝著后面退了一步,這個時候,千手已經可以肯定,白易的精神狀態很不正常了。這個時候的白易,有一種瘋狂和病態的情緒,甚至有一種自殘的傾向。所以才在之前的攻擊當中,連一點像樣的抵抗都沒有。感受到了這一點之后,千手的心里都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著慌了。
  坦白說,沒有人愿意面對這樣精神病態的對手。
  僅僅是白冥樓的一個隊長死亡而已,就足夠讓白易變得這個樣子嗎。
  只是,顯然千手沒有機會去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了。因為,對面的白易渾身鮮血淋漓,如同最后的神祇一般,張開了雙手。
  生物體不滅!
  冥裝!
  四周的鮮血,甚至已經被淹沒在輪回海里面的血跡,都瞬間回歸。不僅如此,白易的身上還瞬間浮現了一套冥裝。幽暗的色彩,折疊繁復的花紋,非金非布的材質,幾條華麗的尾羽朝著后面漂浮,在白易的身上,顯得異常的尊貴而莊嚴。
  這就是白易的冥裝-魂蝶!
  突然之間,白易眼神當中的情緒完全的淡去,什么都不剩下。心痛,自責,哀傷,什么都不剩下。這個時候,白易才是白帝,引領著白冥樓的那個首領。清楚的知道自己該做什么,能做什么。
  曲透閃步!
  虛!
  如同距離扭曲一般,白易瞬間出現在千手的身后。雖然千手早就已經全神戒備,但是也沒有徹底的防御下來。幾乎是瞬間,他的一條幻化的就再次被白易撕掉。就仿佛脆弱得如同普通人的雙手一樣。
  行走于真實和虛幻之間,白易冷漠無情的一點一點的撕扯著千手的血肉。
  就如同恐怖的巨獸在蠶食一般,殘忍而無情。
  千手剛開始還在反抗,各種攻擊連番出現,幾乎將四周的世界都徹底打碎。戰斗驚人的激烈,一方身為華沙教的大至勢,實力達到了lv6,一方身為太陽系最頂級的存在,雖然只有lv5,但是卻完全不能將白易當做lv5來看待。
  并沒有落在下風,但是,千手卻越來越膽寒。他的攻擊很強,但是卻起不到決定性的效果。白易就仿佛不死一般,不管什么傷勢,都可以快速的恢復。甚至,他懷疑如果不是白易故意出現的話,甚至都可以完全不被他擊中。反而是他自己,就如同野獸的獵物一般,不斷的被蠶食殆盡。
  發現這一點的千手,終于害怕了,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身體再次被白易撕扯掉了一部分之后,千手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強烈的不信和絕望。
  區區一個lv5,怎么可能會這么強大。
  ————————————
  事實上,遠遠的避開這里,卻依舊看著這里戰斗的其他教派的人也有這個疑問。白易表現出來的力量,實在是強大得離譜。明明還沒有達到lv6的境界,但是在戰斗中,卻將千手壓制得死死的。
  “這次千手說不定真的會死在這里了。”
  “蕭必呢,他不來嗎?”
  “開玩笑,蕭必自保都來不及,他的火源世界破碎,現在恐怕受傷嚴重。他敢來到這里救千手的話,我敢肯定白易絕對會連他一起殺掉。”厄斯洛戲謔的笑著說道。
  “說真的,雖然我不是很贊同那件事,但是怎么都沒有想到,太陽系上面的實力居然擁有這種底蘊。表面上看,他們都只有lv5那個程度的境界,但是為什么在戰斗中,表現出來的實力,卻要強大這么多呢。究竟是他們太強,還是我們這些人太弱?”
  “這個,我多少知道一些東西。”釋教的那個老者說道。
  “哦,究竟是怎么的。”
  “釋教也有弟子進入了白冥樓里面,他在里面學習的時候,帶回來其中的一些教學的理論,我認為非常的有價值。”
  “什么理論?”
  “自己最契合自己的力量和普適性的功法。”
  “最契合的力量和普適性功法?”
  “沒錯,不管是華沙教,還是其他的教派,力量體系都已經成熟已久,各個階段,都擁有很多種進階的方式。甚至,為了更容易的進階,在各個階段,還有一些普適性的進階方式。這些進階方式,確實可以更容易的進入下一個境界,但是卻因為普適性,所以丟失了自己的力量本質。”
  “你是說……。”
  “你不覺得,命運之輪的《苦運之書》所造就的lv5和lv6,都太相似了嗎。普適性的進階方式,確實容易了,但是卻丟失了自己的特性,就好比,批量加工的一樣。”
  厄斯洛頓時呆愣了一下,他以前,也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因為他們的力量體系由來已久,一般都是得到什么功法就修煉什么。就算是追逐什么功法,也都是早就已經出現了的。好像每個人都認為那些功法就是最好的。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想過,那些東西,是不是最契合自己的。
  批量加工的成品嗎。
  厄斯洛都不由無聲的大笑,居然將lv6形容成這樣。不過,他卻完全無法否認,因為包括他自己,就是修煉的命運之輪的《厄運文書》;那個千手,則是修煉的華沙教的《輪回苦海卷》。這兩種功法都比《苦運之書》更珍貴,但卻依舊不是獨一無二的,還是有很多人都是修煉的這個。
  “多謝!”厄斯洛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樣,對著釋教的老者點點頭。
  這個釋教的老者只是淡淡的微笑點頭:“你該謝的,是白冥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