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210 追擊

之前白易飛來的方向上面,又傳來幾個強大的氣息。還不等這些人反應過來,幾個人就已經來到了所有人的眼前。
  又來了三人,同樣也是白冥樓的隊長。
  第二冥衛,隊長,無量。
  第六冥衛,隊長,雷蒙德。
  第十二冥衛,隊長,貝米拉。
  三人來到這里,還沒有說話,他們就全都愣住了。之前茉茉帶回來的消息,他們都是知道的,也知道分析里面,很可能會在某個時間發生大事。只是,他們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這種大事一開始,就是以關時樂的隕落為開端。幾人都無比的沉默,明明已經早就有所提防的,結果還是變成了這樣。
  實在是太難以接受了。
  但是他們不知道,白易的心中更加的難受。因為,只有白易一個人才知道,隕落的可不僅僅是關時樂一人,還有巴頓和神田清影。而為了讓幕后的勢力不對這件事加以察覺,恐怕,他們兩人的死訊,甚至都不能公布出來。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顯然不是沉浸在悲傷里面,白易可沒有忘記,自己來的時候遇見的敵人。
  “無量,雷蒙德,貝米拉,聽令。”
  “是!”三人頓時回答道。
  “雷蒙德,留一部分人在這里,和第四冥衛還能戰斗的人一起,查清楚這件事的所有過程。在這里出現的,究竟都有些什么人。然后,你和貝米拉一起,送關時樂回家。”
  “無量,這是兩個人的道標烙印。我在來這里的時候,有人打算阻攔我,拖延時間。前面三個是業蛇星域的人,我殺了一個,另外兩個放走了,不過我在他們的身上留下了道標烙印。拿著,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將他們兩人給我殺掉,不要俘虜,只要殺掉他們就可以。”白易看著無量,眼中閃動著淡淡的殺意。
  “是!”無量一個激靈,他知道,白易這是在特別提醒他。
  ‘別濫用善心,沒有意義,等你將他們兩人的尸體帶回來,我向你解釋。’白易還是特別提醒了一句,是因為白易知道無量很心善,但是現在,不是心善就可以的了。
  ‘放心,我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面犯錯的。’無量點點頭。
  “白易大人你呢,剛才你說前面三人是業蛇星域的人,也就說,還有其他人吧。”貝米拉立即開口說道。因為,貝米拉知道自己如果不提出來的話,白易絕對會一個人追上去的,絕對會。
  “嗯,后面一個還不知道名字,不過實力已經達到了lv6,所以我才讓無量去追那兩個業蛇星域的人,否則等一段時間,估計這家伙就要逃掉了。”白易說道。
  “不行!”其他人聽見白易這么說,頓時阻止到。
  “白易大人,你一個人去實在是太危險了。”三人都阻止到。雖然他們對白易有著很堅定的信心,但是這和信心無關。白易都說了,那個人是lv6的程度,而現在白易也只是lv5而已,雖然白易基本就是太陽系星域上面的最強。但是一個大等級的差距,真的不能讓人忽視,之前出現的那個馬斯蒂奇就是例子。
  白易將手豎了起來,其他人頓時停止了說話。
  “放心,我只是一個人去追蹤而已,但是我會隨時和夜夜保持聯系的。我一個人去追他會比較快,如果找到了他的話,會立即讓你們趕來的。”白易說道。
  無量四人對視了一眼,覺得有些無奈。白易說的是實話,他們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白易。而這一點速度的差距,體現出來就是謬以千里。對方是一個lv6,本來就不容易追上,如果白易帶著他們的話,估計就更加的困難了。所以,三人都不在堅持,而是立即開始行動起來。在他們的后面,各自的副隊長也逐漸趕來了這里。
  “菲勒普,跟緊我,不要掉隊了。”無量對著自己的副隊長說道。
  “是,隊長!”剛剛才來到這里的第二冥衛的副隊長菲勒普愣了一下之后,趕緊追了上去。
  “小嘁,幫第四冥衛的傷員治療,速度。”貝米拉也對著自己的副隊長說道。
  “是!”人偶族的小嘁立即回答到,帶著趕來的第十二冥衛的人開始救治這里的傷員。
  “奈夕,你帶一部分人留下,搜查這里的所有人。務必要知道這次事件的所有經過,不能讓任何一個人逃走。”雷蒙德也向自己的副隊長說道。
  “是!”一個純靈體的少女安靜的點點頭。
  奈夕點點頭之后,雙手頓時結出印結,然后按在了地面。一剎那,純凈的力量就立即朝著四周擴散,然后仿佛什么東西開始活過來了一樣。很快,一些力量開始游動聚集,然后一個由巖石形成的人偶出現在奈夕的面前。
  奈夕,第六冥衛的副隊長。新生代純靈體少女,類似于愛麗絲?阿爾弗雷德的力量,不過有些差別。不過,她也可以做到將物質的靈性聚集的事情。所以,即便這里早就已經沒有了敵人,她也可以從四周的環境里面聚集起這個世界的靈性,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共感知!
  奈夕將手指放在了巖石人偶的額頭,然后閉上了雙眼。
  在幾個冥衛都開始動起來的時候,白易也閉上了雙眼。感知完全的放開,但是居然沒有發現任何道標的氣息。白易嘴角勾起一絲冷漠的微笑,果然不愧是lv6,這么快就將道標的信息掩蓋了下來。不過,正因為對方是lv6,所以白易在對方身上留下的道標也非常的不同。
  突然之間,白易暮然睜開雙眼,然后朝著一個方向瞬間飛了出去。所有人都可以看見白易的動作,但是他們卻在下一瞬間就丟失了白易的身影。留在他們眼中的,僅僅只不過是一個殘像而已。特別是其他的那些遠遠觀望著的勢力,更是驚愕無比,好快。就仿佛空間當中都被扭曲了一樣。
  這是什么飛行方式?
  幾乎所有人都在心里這么想到。
  只有一些對于白冥樓比較熟悉的人才立即想到了某些東西。比如,中雪府的云煌映就立即認出來白易的飛行方式,距離扭曲,絕對有距離扭曲,縮地成寸的原理。然后,他又想起了之前得知的消息:白冥樓曾經請新白宮的幾個人去他們那里參與力量研究。而新一代的距離扭曲的能力傳承者,巴德拉,在那里滯留的時間非常多。
  ……
  就在白易突然飛出的時候,那邊正在高速朝著一個方向飛行的千手大至勢頓時覺得手腕一痛。千手頓時將左手抬了起來,然后才發現手腕上面的道標就仿佛活了一般,居然在朝著他的身體里面生長。
  該死!
  千手在心里狠狠的說了一句。
  原本他以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留下痕跡的道標,但是沒有想到,這東西居然是活的。就在剛才一瞬間,他就已經察覺,剛剛被掩蓋下來的信息,又傳遞了出去。
  千手朝著四周看了一下,特別是華沙教的人員撤退的方向。其實,現在千手很想去找火劫律蕭必他們那一群人。只要和華沙教的人匯合,那么他才不擔心白易會不會追上來呢。就算是白易,面對這么多華沙教的高手,也絕對是一個死亡的結果。但是,千手卻又不敢過去,因為,第一幕本身就是需要隱藏身份的,在白冥樓還沒有被引導著走向眾叛親離,熔煉靈運的道路之前,他可不敢暴露身份。
  帶過去的話,雖然不怕,但是絕對會壞大事。
  這樣想著的千手大至勢,不由死死的咬了咬牙,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預想當中非常容易的立功的機會,會變成這樣。
  算了,還是找個地方,趕緊將這個烙印抹消掉最好。
  再次打量了一下之后,千手發現了一座隱藏在云霧當中的山峰。稍稍思索之后,千手就落在了山峰上面,然后隨便找了一個不大的山洞,飛了進去。里面兩頭原生的惡獸剛剛兇狠的咆哮了兩聲,就被千手直接捏成了碎末,為了不露出痕跡,更是連血肉都被完全燒掉。然后,千手才布下了隱蔽蹤跡的法陣,開始準備將這個烙印驅除。
  看著如同活物一般繼續朝著手腕當中生長的烙印,千手拿出了一柄短小但是非常鋒利的黃金刀。
  沒有絲毫的猶豫,穩定而用力的朝著自己的手腕切下。
  黃金刀和手腕的皮膚相遇,就仿佛切入鋼鐵里面一樣,如果不是千手自己動手的,就這樣一柄算不上是寶具的黃金刀,根本就不可能割破他的皮膚。不過在他自己動手之下,手腕上面的皮肉卻被完整的切割了下來。
  忍著痛楚,千手在自己的手腕上面切下了一大塊肉下來。
  這樣就可以了吧……混蛋!
  心里剛剛這樣想著,千手就立即在心里罵了一句,因為在他的手腕上面,剛剛切開的肉體上面,那個烙印又仿佛從體內自己生成一樣,再次浮現出來。并非是單純的刻在肉體上面的烙印。雖然早就猜到了這一點,但是證實之后,千手才無比的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