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209 態度的改變

內宇混沌時期,孕育之息出世。
  無數種族展開爭奪,造成無邊殺孽。
  各星域強者漠視生命,無視自己引領職責,爭奪破壞,終將星域打破。
  黑耀墜落,各星域逐漸破滅。
  這就是目前正在執行的劇本,幕后的各大教派,不僅是要得到各個星域的靈運,而且,他們還不打算自己出手,而是要充當救世主。其他的星域早就已經存在了無數的歲月,各個教派不知道已經安排了多少時間,所以很容易就可以引發這樣的局面。或許,那些人還以為這是他們自己的決定,但是卻不知道完全是在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看看希古星域,天希祖帝這么稀里糊涂的就掛掉就知道了。幕后七個教派的力量,簡直驚人的強大。
  唯一比較例外的,就是太陽系了,這個星域是新生的星域,而且上面的高手有哪些,基本都認識。破碎時代里面的高手也不可能突然就跑出一個不認識的來。
  所以,想要太陽系自己主動戰斗到那種程度,就必須得有一個適當的引導。
  之前潛伏在各個勢力里面的那些人員暗中的引導,讓白冥樓和其他勢力逐漸產生了沖突,一種不忿和嫉妒的情緒已經潛伏。而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面,很多人也受到了其他人的輿論裹挾,對白冥樓產生了怨憤和誤解,認為太陽系這樣連續爆發戰斗,就是白冥樓造成的。
  然后,就是現在的第一幕,關時樂隕落!
  這可是白冥樓的一名隊長,在白冥樓里面,都是絕對的核心成員。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那么估計白易還可能壓下,但是,如果追究‘緣由’,最后卻發現是其他勢力故意拖延時間,才讓關時樂死掉的呢。
  白冥樓會怎么想?
  被原本的友方勢力坑死,死得不值。而這個時候,通過世界之眼擴散輿論,還將責任方在關時樂的身上的話,那么,白冥樓會憤怒嗎。
  肯定會憤怒的,就如同這里的第四冥衛隊員一樣,簡直就想要殺人。
  或許,白易會顧全大局,將這次的局面壓制下去。但是,這樣的劇本,并不僅僅只有一幕,而是還有兩幕、三幕,甚至更多呢,白冥樓會忍得下去嗎。明明是為了太陽系,卻被其他勢力故意坑害,而且還不被理解,那么,白冥樓會怎么做。
  要知道,靈運熔煉的方式,就在茉茉的手中。
  白冥樓有這個實力這樣去做,哪怕和其他勢力全部為敵都可以。最大的差別,僅僅只是會不會這么去做而已。但是,如果上面的事情真的發生的話,恐怕就連白易都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做出這種決定。
  由白冥樓和其他勢力之間的戰斗,和其他星域外來者的戰斗,將星域打破。如果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一個力量強大,卻又讓人感覺無比親近的人拯救世界的話,又豈能不受人膜拜和尊敬。
  雌婣!
  婣凰宮的主人,號稱內宇宙所有母性生物的始祖。雍容、華貴、慈悲……如果由她來挽回破碎的世界的話。
  完全明白了,白易從消息里面看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完全明白了。為什么消息里面說的七大教派明明擁有碾壓整個太陽系的力量,卻還要用這么麻煩的方式。因為,靈運的熔煉,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強行熔煉靈運,始終有些不足,這樣獲得一個星域所有人的膜拜和敬仰,然后將最后的靈運之子納入自己門下,吸收煉化。
  不是孕育之息誕生了生命,而是生命的繁榮,誕生了孕育之息。
  按照這個劇本,當最后鑄就神庭之后,整個內宇宙里面,即便星域再次繁榮。也不會有新的孕育之息誕生了,因為新的世界當中重新繁榮的靈運,都會按照這個軌跡,直接成為既有的七道孕育之息的養分。
  好大的手筆!
  好大的陰謀!
  白易雙眼隱隱的含著煞氣,他無法想象,如果真的成為劇本當中的畫面的時候,這個內宇宙,會變成什么樣子。或許,表面上,無數生命的種族安居樂業,憧憬和膜拜著那些教派的大神,拯救世界的英雄。但是,他們又怎么可能知道,真正的事實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個劇本幾乎就沒有失敗的可能。
  僅僅從探明的華沙教的構成來看,就足以讓所有人都絕望。
  絕望嗎,白易雙眼暮然一凝,一股絕強的氣息瞬間出現。原本還在相對怒視,就快要出手的所有人頓時一怔,然后小心的看向了白易。不強,畢竟不是威壓,但是僅僅是簡單的氣息,就讓所有人都仿佛有些緊張的感覺。這就是白易的威勢,在太陽系上面的地位。
  特別是威諾德的人,更是心跳都加快了,生怕白易在這個時候找他們的麻煩。
  如果白易動手的話,這里估計所有人都要趴下。
  當然,白冥樓里面的人也崇拜的看著白易,等待著白易的態度。
  一步邁出,白易就消失在原地,仿佛縮地一般,出現在威諾德的那個領頭的人身側。白易的右手輕輕的拍在他的肩膀上面。
  “別擔心,波米納,我們雖然不熟,但是也已經認識這么久了。你什么時候看見過,我會不講理的做些什么事情來。白冥樓,還不至于遷怒到你們身上,唯一的錯誤,就是關時樂自己實力不夠而已。”白易淡淡的說道,眼神非常的冰冷。
  白冥樓的冥衛想要說什么,他們可不愿意威諾德的人就這么離開。只是,他們還來不及說什么,就不得不停下。
  因為,白易轉過了身體,看向他們。
  “沒說錯哦,這次唯一的錯誤,就是關時樂的實力不夠,還有,你們的實力不夠。期待他人救援,你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弱小了。”白易靜靜的看著白冥樓的冥衛。
  “回答我,你們需要其他人的力量嗎,白冥樓需要嗎。”
  “不需要!”聽見白易這么詢問,剩余的冥衛全部回答到,眼中憤怒而激動的目光。
  “撒,回去吧,這里是白冥樓的事物。”白易對著波米納說道,眼中平靜無比。不過,太平靜了,平靜到冷漠。雖然白易表面說不會遷怒,但是誰都可以看出來,白易對于威諾德的態度比遷怒還要更讓人害怕。這種感覺,簡直就好比完全將他們放在了另外一個立場上面。可以說,威諾德故意拖延時間的作法,已經讓白易的態度徹底的改變了。
  要出大事了!
  其他勢力的人都看得出來,白易的態度的改變代表了什么。
  波米納看著白易,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么,但是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雖然他也是破碎時代就活下來的威諾德的老人了,但是面對白易,他卻連開口的勇氣都沒有。停頓了一會之后,波米納直接帶著威諾德的人逐漸朝著后面離去。白易就這么靜靜的站立在原地,威諾德的人經過白易的時候,根本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的。
  葉霜經過白易的時候,悄悄的打量了白易一眼。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的視線剛好和白易的眼神對視在一起。下意識的,葉霜立即低下了頭,就仿佛十分害怕一樣。哪怕平時他一直自詡,如果他處于那個時代絕對不會比白易差來著。
  白易當然記得葉霜,這個當初天賦驚人,卻不在他挑選的四個人當中的少年。
  只是記得而已,白易還不至于特別的關注他。
  白冥樓的冥衛就這樣看著威諾德的人離開。哪怕是之前最憤怒的人,也完全不在追究些什么了。因為,就和白易說的一樣,這次,就是他們的實力不足。說這是驕傲也好,說是桀驁也好,這就是屬于白冥樓的態度。白冥樓,是最強的,他們也是最強的。就和白易說的一樣,他們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這一次,就是他們的隊長實力不夠,是他們實力不夠。
  他們以后會流血甚至死亡,但是,絕對不會奢求其他勢力的幫助。
  雖然不追究,但是卻完全的劃清了界限。
  ……
  在威諾德的人徹底消失之后,白易才看向白冥樓的人:“送,關時樂回家。”
  簡單的一句,就讓所有人全都忍不住了,眼淚不斷的流了下來。之前的倔強,之前的桀驁,全部化作無邊的傷痛。他們的隊長,那個儒雅帥氣的隊長,就這么戰死了。
  ——————————
  很快,這里發生的一切,就徹底的傳了出去,特別是最后白易的態度。白易的態度讓其他勢力的人很驚訝,因為這種如同劃清界限的作法,不追究比追究更甚。
  只是,在其他勢力的高層覺得驚訝的時候,幕后的那些人卻無比的高興。雖然第一幕的中途發生了很多的事情,甚至死了好幾個人,但是幸好,效果比想象中還要好。白易的態度,已經改變,他們肯定可以讓白冥樓眾叛親離,走上熔煉靈運的道路。
  只是,這些教派的人并不知道,白易眼中那驚人的深邃。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