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1208 痛

白易的心很痛,非常的痛,看著空中的那個身影,一種痛苦和沉默簡直要將白易的心靈都徹底壓下去。三人,在幾乎同一段時間內,白冥樓就損失了三個絕對核心的成員。
  巴頓、神田清影、關時樂!
  不管是作為下屬還是朋友,都讓白易難以接受。看著空中靜靜懸浮的冥裝,白易的心中簡直就好像有一只大手捏著心臟一般,快要喘不過氣來。極致的壓抑,現在白易只想將所有的敵人全部撕成粉碎,哪怕是之前出現過的那個lv6也是一樣。
  突然之間,地面傳來輕微的動靜。白易的生命場掃了一下,然后立即出手,將下面的人拉了起來。
  魅香木槿!
  穆娜爾的真正本體,一株特殊的木屬性植株。在一株巨大的植株上面,蔓延出去幾十根藤蔓,連接著其他的一些花苞。
  白易瞬間出手,快速的空中快速的點了幾下,力量滲透進入穆娜爾的身體。受到白易力量的刺激,藤蔓頂端的花苞頓時張開,將一個一個冥衛的隊員吐了出來。而做完這一切之后,那些藤蔓就如同枯萎一般,朝著中心的魅香木槿蔓延。白易立即再次出手,將手搭在了魅香木槿的根莖上面。
  過了一會之后,魅香木槿才逐漸朝著里面回縮,露出了中心的穆娜爾。
  重新出現的穆娜爾氣息衰弱得幾乎快要消失掉,雖然她并沒有參與最頂端的戰斗。但是她的力量本身就屬于半輔助的一種。以她一個人的力量,將其他的冥衛都保護了下來,這絕對比單純的參戰消耗更加的巨大。要知道,參戰的人里面,每一個都不是弱者,如果不是她的話,估計冥衛隊員每一個可以活下來的。
  “白易大人,副隊長!”落在附近的一個冥衛隊員虛弱的爬了起來,看見了白易和地上的穆娜爾。
  “隊長呢?”其他人也爬了起來,顯然還有些迷糊。在之前的戰斗當中,他們幾乎完全沒有派上什么用處。他們只記得,在戰斗過于激烈的時候,他們就被震暈了,然后被副隊長的花苞吞了下去。所以,剛一出來,這些人就開始詢問關時樂的下落。
  白易并沒有回答,事實上,也不用回答。懸浮在空中的冥裝非常的顯眼,這些人只是剛剛出來有些迷糊而已,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他們的隊長在哪里。只是,所有的冥衛隊員在看見了冥裝之后,頓時就呆滯了。
  就算他們并沒有白易他們這么強,但是畢竟也是白冥樓的冥衛,辨別一個人的生命氣息還是很容易的。
  他們的隊長……!
  除了重傷暈迷不醒的,所有的冥衛隊員全部呆滯在原地,心里一種瑟瑟的,難以形容的悲痛不斷的涌了上來。沒有人說話,只是所有人都覺得眼中什么東西仿佛忍不住一樣。漸漸的,人群里面傳來了輕微的抽泣聲。
  一個女隊員捂住了嘴,努力不讓自己哭出來,但是眼淚卻怎么都忍不住。
  旁邊的另外一個隊員嘴唇顫抖著,眼中幾乎完全失去了焦距。
  關時樂作為第四冥衛的隊長,氣質儒雅、溫和,強大而又帥氣,在隊伍里面深受所有人的愛戴。所以,在發現關時樂隕落之后,他們才會這么的難以接受。作為第四冥衛的成員,他們完全沒有盡到守衛自己隊長的責任。如果不是副隊長穆娜爾將他們保護下來的話,他們居然完全派不上任何的用場。一種強烈的傷痛和自責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
  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方向上面,又有兩群人跑了過來。
  依舊是第四冥衛,不過是之前被隔離在封絕空間之外的第四冥衛的成員。以及,一直在外面躲著,并沒有出手的威諾德的人。甚至,在更遙遠的地方,還有其他勢力的人也在快速的來到這里。
  第一幕,就算是太陽系上面的人不明白,但是這么巨大的動靜,他們也不得不在意。
  很快,另外的第四冥衛的隊員就來到了這里,然后緩緩的,面露驚愕的逐漸停止下來。因為,所有人都不相信,天空懸浮的冥裝,就是他們的隊長。
  不可能!
  他們那個強大而帥氣的隊長,怎么可能就這么死掉了。
  但是,四周其他人的樣子,還有副隊長虛弱無比的樣子,卻有可以證明一些什么。這一群剛剛才來到這里的第四冥衛的隊員,頓時覺得心臟如同被什么東西抓緊了一樣,快要喘不過氣來。
  “艾文,隊長呢,告訴我,隊長呢。”后來的一個隊員抓住了一個呆滯的人的肩膀,大聲的問道。
  這個叫做艾文的隊員轉過了頭,想要說什么,但是嘴唇顫抖了半天,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我問你隊長呢。”這個隊員大聲而嘶啞的喊道,但是自己卻先哭了出來。其實,即使他們是后面才來的,但是這里這么明顯的情況,又何必需要詢問。或許,他這樣骨質的詢問,僅僅只是想要從這里的人那里得到一個不同的答案罷了。比如,關時樂其實沒有危險,僅僅只是氣息暫時消失之類的。
  但是,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又怎么可能變成現實。
  他的哭聲,仿佛一個引子一樣,原本還在忍著眼淚的其他人也終于忍不住了,不管男女,幾乎全都濕潤了雙眼。很多人還在強制忍著不哭出聲來,但是那副樣子,卻顯得更加的凄然而悲傷。
  白冥樓,第四冥衛,隊長-關時樂——戰死!
  所有人,所有來到這里的人,全部都確認了這個事實。不管他們如何的不相信,面前的事實,都清楚的表明了這一點。
  “混蛋!”后面來的冥衛里面,一個隊員突然就沖了出去,對著威諾德的人一拳揮出。
  并沒有用什么力量,完全就是憤怒與悲傷到極致,本能的想要打人而已。這樣的攻擊當然打不到任何人,所以,這個隊員很容易的就被阻攔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頓時被這個隊員的舉動吸引了過來,然后看向這里。
  “你們是故意的吧,故意拖延時間,然后讓我們的隊長獨自面對強大的對手。”這個隊員被阻攔著,但是卻也抓住了葉霜的衣領,狠狠的質問到。
  “話可不能亂說。”葉霜頓時回答到。這個時候,他可是非常的清楚,雖然他們確實是拖延了時間,但是卻絕對不能承認。
  “亂說,你他媽的睜著眼睛說瞎話嗎。我們從那里經過的時候,你們不是在那里完全什么都沒有動嗎。我們的支援請求早就已經發出了吧,為什么你們一直沒有到來。你敢說,你們不是故意拖延時間,就是為了讓我們隊長獨自面對敵人,然后讓他隕落嗎。”這個隊員瘋狂的質問道。
  “那只是你的猜測,是你因為太過于傷痛的亂想而已。威諾德也是人類的一員,我們怎么可能這么做。”葉霜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不過,他承不承認沒有關系。其他人卻都從兩人簡單的對話里面知道發生了什么——白冥樓很早就向威諾德提出了支援的申請。這在現在的世界很正常,畢竟現在太陽系上面的戰斗非常多,在不屬于自己地域的時候,基本都會向附近的勢力提出支援的申請。這既是加深交流的契機,也可以增加安全性。
  不過,好像威諾德的人早就到了,但是卻并沒有出現。
  緣由:坑白冥樓夠不夠?
  藉由幕后的布置,現在各方勢力和白冥樓之間并不是這么友善。雖然高層上面并沒有起什么沖突,但是下面的分歧可就多了去了。其他勢力對于白冥樓的羨慕和嫉妒,還有平時逐漸積累起來的不忿情緒,如果他們在這個時候故意坑白冥樓一把的話,實在是沒什么說不通的。
  故意拖延時間,讓白冥樓的一名隊長隕落!
  雖然并不是他們直接出手的(也不敢出手),但是看白冥樓其他人的樣子,就知道事情大了。
  白冥樓的人全都怒視著威諾德的人,如果不是白易什么都沒有說的話,估計他們馬上就要沖上去了。
  事實上,白易早就知道了下面發生的事情,只是,在事情還沒有確定的時候,白易并沒有立即表明態度。因為,這個時候白易正在解析神田清影傳遞回來的消息。這很重要,如果沒有這些消息的話,或許,白易在剛才就已經做出了錯誤的決定。
  因為,當他知道威諾德在旁邊看著,看著關時樂送死的時候,他都有一種想要宰了這群人的感覺。
  別說這有什么不對,這種被自己這方的人坑害的事情,才讓他更加無法接受。
  但是,白易卻在解析了神田清影傳遞回來的消息之后,逐漸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原來,是這樣……在明白了真正的緣由的時候,白易的心中卻有再次升起了無比的心痛。這些消息,可都是巴頓和神田清影用生命換回來的。
  如果可以的話……!
  不過,現在,還是要將這一幕演下去,絕對,不能讓他們的犧牲白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