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206 合道境

當碎月落在地面的剎那,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滯后攻擊!
  一瞬間,很多人就明白過來,這是一招時間滯后的攻擊。毫無疑問,在他們的感知當中,關時樂已經失去了任何的氣息。但是他的力量卻并沒有這么快就消散,反而依舊存留于身體當中,只需要一個合適的機會就會爆發出來。這個機會,當然就是煉靈火蓮盛開的時候,那是蕭必收取勝利果實的時候,也是防御最為薄弱的時候。
  墜月!
  寶具長刀平平無奇的墜落在地面,其中蘊含的力量瞬間爆發,卻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
  就連蕭必的火焰世界都無法阻擋這股力量,從碎月的位置開始不斷的裂解,徹底崩潰成為虛無。在世界開始裂解的時候,蕭必就悶哼了一聲,顯然已經受傷了。一方世界是基于他所合道的法則而成的,非常的強大,但是聯系同樣也非常的緊密。一方世界遭到破壞,對他的影響非常的巨大。
  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蕭必立即控制著自己的一方世界開始阻擋這股力量,并且開始修復,如果真的讓對方的攻擊將他的世界徹底擊破的話,他可就要麻煩了。
  “不對啊,一個lv5的力量不可能打破一方世界才對。”正在幫手的幾人看∮見這一幕,不由訝異的說道。
  “不知道,看不出來究竟怎么回事。”其他的人也搖頭。
  顯然,所有人都看出來不對。關時樂的力量有些異常,物質重塑的力量確實非常的強大,但是關時樂畢竟只有lv5的境界,照常理來說,根本不可能打破蕭必的一方世界。這絕對不是爆發就可以解釋的,如果戰斗當中隨隨便便爆發一下就可以彌補差距的話,那么其他人還努力提升實力做什么。
  但是這個時候,關時樂的碎月確實在不斷的裂解蕭必的一方世界。
  完全說不通!
  在所有人的眼中,蕭必控制著一方世界,和碎月上面的力量死死的抗衡著,中間破碎的大洞已經越來越小,眼看就要修復了。
  只是,一股波動出現,無比的神秘。在碎月的刀柄上面,出現了一只透明的右手。一個朦朧的殘影輕輕的握住了碎月的刀柄,面容沉靜而儒雅。并不是靈魂,而是更加高級的一種存在,但是卻更加虛無的一種存在。甚至,這個殘影并沒有自己的神智,僅僅只是一種最后的姿態而已。
  原本還在觀戰的人頓時一震,終于明白了為什么。
  道之影!
  可惜了,他們已經明白了為什么關時樂可以打破蕭必的一方世界了。因為這個時候的關時樂其實已經與道相合。完全裂解,這就是關時樂現在掌握的力量,事物的一種規律,對這個世界的定義。和關時樂現在的力量無關,僅僅代表這個世界現有的軌跡。
  所以,蕭必的一方火焰世界才會被破碎。
  可以說,這個時候的關時樂已經進入了lv6,不過。可惜了,明明已經進入了這個境界,但是,卻在同時徹底的死亡了。
  蕭必看著那個逐漸消失的身影,驚愕片刻之后,變得無比的憤怒。
  “混蛋啊,一個殘痕的道之影,他媽的給我安分一點啊。”蕭必強橫的展現自己的力量,整個一方世界里面全部都是生生不息的火焰。
  只是,那個道之影完全沒有自己的意識,僅僅只是殘留著關時樂的痕跡以及最后的意志,輕輕的將長刀插了下去。
  完全裂解!
  在蕭必震驚的目光當中,長刀碎月的刀尖開始,逐漸崩潰成為晶瑩的光點。不僅是寶具碎月,還有這個道之影,以及整個世界。這不是屬于關時樂自己的力量,而是屬于這個世界的法則。在這一瞬間,可以說關時樂非常的幸運,但是卻又非常的不幸運。幸運,是在這瞬間領悟了這種力量,不幸,則是只有這最后的時刻。
  “不可能……!”
  裂解的力量瞬間朝著四周擴散,在蕭必驚愕的吼聲當中,瞬間將四周完全的淹沒。什么東西都沒有留下,整個世界徹底裂解成為虛無。
  然后,乍然消失!
  依舊站立在原地的蕭必靜靜的呆立了半響,突然就噴出一口鮮血,氣息委頓得快要死掉了一樣。
  “哦呀,這次蕭必虧大了。”命運之輪的厄斯洛幸災樂禍的說道。
  “可惡的混蛋……。”蕭必狠狠的說著,緩緩的朝著懸浮在空中的關時樂的冥裝走去。
  “不錯的選擇,我都對冥裝動心了。”厄斯洛繼續開口。
  蕭必確實有這個打算,除了心中怨恨以外,也是看重了冥裝那驚人的力量。可以說,關時樂以一個lv5的力量和他們打到這種程度,冥裝的力量占據了很大的功勞。所以,他對這套冥裝有些動心了,不管是外觀還是力量,都很讓人心動。只是,當厄斯洛這么說了之后,蕭必立即多了一個心眼。
  冥裝這么重要的東西,如果說上面沒有白冥樓特有的氣息,他可不相信。
  不出意外的話,白冥樓的人很快就會到了。如果是以前,就算白冥樓的人來了,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擔憂,或許還會留下來看看戲。但是現在不同,一方世界破碎,他遭受了很重的傷勢。帶著冥裝,如果他被白冥樓的人追上的話,或許會被留下。不,絕對會被留下,一個隊長就可以做到這種程度,而白冥樓還有另外十一名隊長,以及其他的高層人員。
  可惡!
  蕭必在心中很快就將一切衡量了一下,選擇了放棄。而這個時候,正好,從外面傳來了一個消息。“最外面的封絕空間已經被突破,是白帝。”突然之間,控制著外面新的封絕空間的其他教派的人提醒道。
  “伊蕁,準備好了嗎。”蕭必頓時神情一緊。
  “已經準備好了。”在外面,另外一個實力已經達到了lv5的女子出現,神情非常的沉靜而干練。這個女子就是蕭必的貼身女侍從,伊蕁,類似于秘書的職位,不過叫法不一樣。之前這個女子一直沒有加入戰斗,就是在安排外在的事物。
  “那么就開始吧。”蕭必說著,很快,一群人就消失在這個地方。
  不僅是蕭必一群人消失在這里,就連其他教派的人,都全部撤離了,即便那些觀戰的人。其實,很多人最初還打算留下來看看事情究竟會不會完全按照他們的劇本來變化的,但是在觀看了這樣一場戰斗之后,卻所有人都沒有信心了。
  如果說,之前他們還自持實力強大的話,那么這第一幕的戰斗,就讓他們變得小心起來。
  一個lv5的白冥樓的隊長,就造成了這么大的波動。如果不是對第一幕的重視,華沙教派了一位大至勢,一位劫律來這里的話,估計就要坑了。而這個時候,趕來的人更是白冥樓的首領白易,就算他們自持實力還是比白易強,但是也沒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完美隱藏了。或許這些人,并不僅僅是他們劇本之下的棋子而已。
  ……
  一群很快就消失在這里,而他們構演的劇本,卻才剛剛開始上演。
  首先,就是白冥樓從其他方向趕來的隊員,發現了‘故意拖延時間’的威諾德的人。威諾德的人早就來到了這里,但是,卻并沒有應白冥樓的支援請求,及時的加入戰場。如果是平時,這并沒有什么關系,白冥樓并不一定需要這一點援助。但是,在一位隊長死亡的情況下的話,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樣的情況就變成了,威諾德就是故意拖延時間的,為的,就是讓關時樂一個人面對強大的敵人,然后隕落。
  緣由:嫉妒!
  這就是最常見也是最本質的緣由。
  原本,在幕后的人的安排之下,這段時間各個勢力之間就小沖突不斷。下面那些人,更是對白冥樓的人產生了一些羨慕和嫉妒的情緒。如果說,之前還可以壓制的話,那么白冥樓一位隊長因為其他勢力的刻意拖延而死亡的話,那么會怎么樣?
  而且,另外的,世界之眼的網絡上面,各種內容也開始發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