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204 生死不留痕

神田清影的目標并不是聞音,因為她知道即便攻擊聞音,也不會造成更大的效果。由始至終,神田清影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目標,將消息送回白冥樓。所以,神田清影的攻擊目標,是其他幾個門徒。
  擊殺,或者重傷他們,然后,趁機進入世界之壁,離開這里。
  冥裝賦予了神田清影新的力量,雖然這股力量就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并不能持續多少時間,但是,也足夠了。擊殺對手,有時候并不復雜,只需要這么一瞬間而已。
  盡敵蟄殺?蜂紋指!
  蜂紋指是一對,一左一右,所以即便失去了一只,依舊可以使用。冥裝的加持,雖然這份力量如同回光返照,但是毫無疑問,這一瞬間,神田清影是強大的。
  只是,神田清影攻擊到第一個目標的時候,就從對方體內浮現出一層透明的光幕。比太陽系的臨神lf力場更加的堅韌,她居然完全無法突破。從這個對手那幾乎驚恐得失去理智的目光當中,神田清影知道對方絕對不是假裝的,對方自己都認為已經無法避開了。
  那么,這層光幕!
  當機立斷,神田清影放棄了剩余的所有目標,朝著世界之壁沖了過去。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神田清影想要做什么,但是華沙教的幾個門徒,包括聞音都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起碼,他們不用正面對上神田清影了。即便放走了,以后也可以彌補,但是現在和神田清影對上,他們卻有可能死亡。這種微妙的心態,誰都無法察覺,他們也不可能和任何人述說。
  而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天空仿佛突然凝滯一般,強大的力量頓時壓了下來。
  神田清影明明距離世界之壁不到幾十米,但是卻立即半跪下去,簡直連骨骼都要被壓斷一般。強大的壓力簡直無法形容。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個驚愕的神色,就連那些慶幸撿回一條命的人,也看向了天邊。
  華尊!
  不是現世華尊,但是卻絕對是華尊出手了,至于是哪一位,他們無法確定。
  神田清影支撐著,站了起來,朝著前面走去。越是朝著前面行走,這股壓力就越是強大。甚至,還有一股巨大的反彈力量,神田清影并沒有走出幾步,就被猛烈的彈了出來。
  會憤怒的叱責嗎?
  所有人都看向神田清影,不管怎么說,現世華尊曾經兩次承諾,不會繼續出手。雖然現在并不是現世華尊,但是卻依舊是同等級的人出手,這個女子,會叱責嗎?
  沒有!
  神田清影知道是什么人出手了,但是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再次一個閃步,朝著前面的壓力場里面走了進去。
  因為,在那后面,就是世界之壁。
  再次進入,所有人都可以聽見幕后那個人冷冷的哼了一聲。神田清影這樣做,就仿佛是在挑戰他的權威一樣。
  再一次,神田清影又被彈了出去,而且遭受了沉重的攻擊。
  跌落在地上,神田清影渾身都在顫抖,但是卻再次爬了起來,繼續朝著前面踏出了腳步。
  三次!
  四次!
  神田清影從身體里面逐漸滲透出鮮血,繼續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面走了出去。誰都可以看出來,神田清影身上承受著多么強大的力量,這份力量,已經足以將一個臨神境的人徹底壓成粉末。但是,在這樣的壓力當中,神田清影卻依舊不屈的朝著前面邁出腳步。沒有叱責,沒有大罵,僅僅只是堅定的邁出自己的腳步。哪怕所有人都知道,神田清影遭遇了怎樣不對等的對手。
  每走一步,神田清影的腳下就會留下一個鮮血的腳印,那副凄慘卻又一往無前的樣子,讓所有人都忍不住側目。
  “還不抓住這個女人。”聞音按著頭,狠狠的對其他幾個門徒說道。
  只是,剩余的幾個門徒卻僅僅只是看了他一眼,誰都沒有動。不知道為什么,明明他們都知道神田清影現在根本無法抵擋他們的攻擊,但是他們卻完全提不起攻擊的**。簡直就好像,如果他們這么做了的話,就連最后的什么東西也要丟失一樣。雖然明明是敵人,但是神田清影的樣子,卻讓他們不得不心生敬重。
  “哼,之后在找你們算賬。”聞音看見幾人不聽他的話,不由無比的憤怒,自己追了上去。
  聞音追了上去,立即在背后發動了攻擊,果然,就和所有人都知道的一樣,神田清影根本就無法反抗。強大的攻擊直接落在了神田清影的背上,沒有絲毫的防御。但是,即便是承受了這么巨大的攻擊,神田清影卻依舊沒有停止的,朝著世界之壁走了過去。
  從幕后的人出手的時候,神田清影就知道自己沒有了任何的可能,不管自己多么的努力。
  除了,朝著世界之壁走去,沒有任何的辦法!
  短短十多米的距離,完全是用鮮血染成的,不,更加的悲壯。直到,神田清影將手放在了世界之壁的上面。
  一圈漣漪蕩開,果然,這里被設下了禁制。
  神田清影渾身顫抖著,將手抬起,開始繪制解除禁制的法則文。這個時候,聞音的攻擊依舊落在神田清影的背上,也沒有讓神田清影的動作產生絲毫的停頓。冥裝上面綻放著絲絲光芒,裂紋逐漸擴大。但是,冥裝卻在執行著主人最后的意志,哪怕是徹底破碎,也要將這些攻擊擋住,給神田清影留下一個機會。
  要將消息,送出去!
  顫抖的手指帶著鮮血將法則文烙印上去,絲絲沖突和解除的光芒逐漸散開。
  所有人都無法相信,神田清影居然可以承受著痛苦,做到這一步。
  最后一點!
  “哼,冥頑不靈!”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幕后出手的那一位直接開口,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量再次落下,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在他出手自后,神田清影居然還一次又一次的踏上世界之壁,簡直就是對他威嚴的挑戰。在這最后一刻,他真正的出手了,破碎對方最后那一點希望。
  啪嚓一聲破碎的聲音!
  是世界之壁的通道打開的聲音,也是階梯徹底破碎的聲音。神田清影身下的階梯完全碎裂,然后整個人失去了所有力量,朝著下面墜落下去。所有人都看著那個從天空跌落的身影,哪怕是敵人,他們也不得不心生敬意。一種難以名狀的情緒在各自的心底醞釀。
  神田清影的身影混雜在無數的碎片當中,朝著下面跌落,右手朝著前面伸出,眼中已經越來越迷離。
  我的最后一次任務,居然要以失敗告終嗎!
  還有,修安,千雅!
  神田清影腦海最后浮現出自己兒子和女兒的樣子,意識卻越來越暗淡。天空仿佛完全沒有盡頭一般,神田清影的身影就這樣朝著下面跌落,跌落,直到徹底變成黑暗。
  我!
  我……!
  我…………!
  神田清影雙手突然再次動了起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快速,比任何時候都決然。將自己所知的東西,完全的烙印下來。這是神田清影唯一想到的辦法了。她曾經吃過白易一個分身形成的種源果實,如果,如果這個世界還有正義的話,那么,就將我要傳達的消息傳達過去吧。
  神田清影雙手合十,然后拇指點在了自己眉心。
  散魂!
  做完這件事之后,神田清影的雙手才無力的朝著兩邊落下,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氣息。
  哦,還有最后一件事,是的啊,還有一件事。
  我們可是暗部,怎么可能留下自己的尸體和冥裝這么重要的材料。這可是會暴露白冥樓很多的信息的。
  離開吧,去等候白冥樓的人,或者,自己尋找下一位傳人吧。
  ……
  另外一邊的戰斗已經停止許久,但是所有人仿佛呆滯一般,沒有任何的動作。水劫律檬苝看著靜止在自己身前的巴頓,眼中無比的安靜,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就連其他人,也沒有絲毫的動作,他們已經完全被巴頓展現的精神和意志所震驚。這是和他們平時所見的那些高手完全不同的感覺。
  過了好一會之后,水劫律才輕輕的呼出一口氣。
  “將他的尸體收起來吧,就算是敵人,也值得我們尊敬。”水劫律說道。
  “是!”
  奧倫走上前來,就想要將巴頓的尸體放下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絲絲煙韻逐漸從冥裝當中升起,讓他立即停下了動作。
  不會吧,難不成還要復活?
  所有人的心中都猛然一跳,生怕巴頓再次跳起來。
  小心的戒備著,所有人只看見巴頓的身體逐漸化為柔和的煙霧,消散在空間當中,什么都不剩下。當看見這一幕之后,這些人的戒備才逐漸轉為驚訝。居然,居然連尸體都不剩下,值得拼到這種程度嗎。
  就在所有人愣神的時候,冥裝再次出現變化,叮當的折疊撞擊聲不斷,飛速的縮小,變成了一座精致的雕像形態。
  這是沒有著裝的冥裝!
  “抓住!”檬苝瞬間說道,自己也已經出手。
  不過,即便這樣,檬苝的速度還是慢了一絲,冥裝自動進入了水晶吊墜里面,然后一圈波紋出現,消失在原地。不僅是巴頓的冥裝,還有神田清影的冥裝,帶著他們最后的痕跡,徹底的消失在遠處,就連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暗部——兩個地方的人全部愣了一下,才想到這個詞語。這就是白冥樓的暗部嗎,活著的時候名聲不顯,死后更是籍籍無名,不留任何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