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19 全部兇暴

013-11-26
  安娜的聲音,所有人都聽見了,畢竟現在所有人的五感都這么的敏銳。不過,所有人都沒有停手的意思,相反更加兇狠。
  白易和俞寒完全沒有在意自己的傷勢,再次拼殺在一起。
  龜盾和劍牙相交,撞擊在一起,雙方的眼神都帶著殘忍的殺意。看得出來,現在的白易和俞寒又大致恢復了冷靜,只是大致而已,可以準確的判斷現在的情勢,利用武器,而不是之前那憑借身體的野蠻的廝殺。
  安娜看見根本叫不住這群人,也就懶得繼續叫下去了。
  ……
  “要我死,你們也得做好一起死的覺悟。”巴里特看著對面的沃納,眼中兇暴和理智不斷的閃現,現在俞寒一群人里面,還能大致控制理智的人不多了。
  “我當然已經做好了覺悟。”沃納割開了巴里特,猙獰的說道。
  是貝莉克希娜推薦他進入白易的隊伍的,并且讓他跟著紅綺華。而在跟著所有人一起的時候,沃納也得到了紅綺華的很多照顧,對于沃納來說,紅綺華在他失去父母的那段不安中,替代了父母的形象,令他對紅綺華產生了一種孺慕之情。
  所以,在紅綺華死亡的時候,對沃納的沖擊也是非常巨大的。
  九個月,已經足夠當初的小孩飛速成長了。現在的沃納不管是實力還是心智,都已經不能用九個月前的他來看待了。九個月,雖然白易從來沒有多說,但是所有人都在增加實力,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手刃俞寒。
  沃納肥胖的身體高速轉動,帶動著自己的斬刀快速切割,和巴里特拼殺在一起。
  巴里特并不知道沃納只是一個小孩,況且就算是小孩,這個時候也不能當做小孩來對待。他不得不承認,沃納很厲害,如果不是他本身也不差,估計早就死在沃納的手里了。叮的一聲,巴里特手中的武器突然折斷,沃納的直斬刀直接從他的腰部斬了進去。
  咔嚓一聲,斬刀深深的陷入了巴里特的身體里面,不過這個時候,巴里特卻并沒有躲閃,反而用左手狠狠的夾住了斬刀,然后一把抓住了沃納的手臂。
  “我說過,你要做好一起死的覺悟。”巴里特咬住了沃納的肩膀,嘴里嗚嗚的說道。巴里特不得不承認,他不是沃納的對手。畢竟,白易一群人早期融合的基因雖然沒有直接的作用,但是都是對戰斗輔助性質非常巨大的基因。
  這個時候,惡魔大蚊已經帶著嗡嗡的聲音朝著這里飛過來。巴里特看著那片如同烏云一般的惡魔大蚊,雙眼血紅,猛然用力,推動著沃納朝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
  沃納用力的掙扎,但是這個時候,巴里特拼命狀態下所爆發的力量簡直驚人無比。所有人都看見兩人就這樣被推動著,高速朝著那一群飛過來的惡魔大蚊里面撞了進去。噗噗看見這樣的情況,就想要去救沃納,不過噗噗才跑了兩步,就停了下來,然后看著兩人陷入了惡魔大蚊的包圍當中。
  “哈哈哈哈……說了你要一起死!”
  從惡魔大蚊的縫隙里面,頓時傳出了慘叫和痛苦的笑意。那種瘋狂而又痛苦的笑聲,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原本被連番的戰斗刺激得興奮激動猙獰的神情,也為之一清。
  俞寒和白易兩人錯開,正好看見了這樣的一幕,雙方不約而同的停止。
  “逃,給我逃,我們不能死在這里!”
  兩人停頓片刻之后,同時大聲的吼道。兩人吼出的話居然是相同的,兩人臉上那種神情都無比的相似。不過,兩人的心情卻還是有一些不同的,俞寒這個時候,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悲憤和狠戾,絕對不能死在這里,絕對不能,一定要活下去,然后再回來。而白易,則是不想自己的隊友因為單純的復仇全部折損在這里。
  沙啞的嗓音,撕破了耳膜,傳入所有人的心底,所有因為戰斗而變得狂熱的人全部微微停頓。
  這個時候,所有人才發現相互之間的慘狀。現在依舊站立的,就沒有一個完好的人,所有人身上都帶著傷。雖然白易他們從一開始就融合了偏于戰斗的基因,但是俞寒這些召集起來的隊友同樣也不可小覷。畢竟,好運的人不止他們幾個,想到融合基因的人也不會只有白易他們。
  俞寒那邊的人原本都快陷入兇暴狀態了的,這個時候,聽見俞寒的聲音之后,不由為之一清。
  阿西娜被沙皮追著,咬掉了一條左腿,是咬掉,而不是咬斷,沙皮的力量,就有這么巨大。高德左臂被撕裂,雖然章魚的基因快速生長出一條觸手,卻再次被伍爾夫攪斷,現在的高德全身好像浸泡在血漿里面一樣,搖搖欲墜。亞當斯翅膀被梅薇思撕掉了一半,不過亞當斯卻拼著重傷,也在梅薇思的脖子上面咬了一口,猛烈的毒液已經進入了梅薇思的身體。哈羅德面對茉茉和噗噗,原本以為小孩子比較好對付的,結果同樣受傷不輕。
  伊芙琳無頭的尸體倒在地上,冷卻多時。寧雪的身體同樣躺在地上,鮮血依舊緩緩的從胸前的傷口不斷的流出。巴里特和沃納兩人,更是抱著滾入了惡魔大蚊的里面,現在只剩余了低不可聞的呻吟。
  死了,都死了!
  俞寒團隊里面的人都看向俞寒,才發現俞寒的巨蟒已經被扯斷,半截蟒身無力的耷拉在俞寒的肩上。
  “逃,給我逃!”俞寒雙眼流淚的大聲而悲憤的吼道。那沙啞的,痛苦的聲音頓時讓這些原本快要陷入兇暴狀態的人全部恢復了理智。
  他們必須逃,他們不能死在這里,他們要為死掉的同伴報仇。這個時候,俞寒隊伍里面的所有人都升起一種同仇敵愾的義氣,還有一種絕境里面的倔強,絕對不想死在這里,怎么也要讓白易他們為這一切血償。
  “逃,逃離這里,不要做無謂的犧牲。”白易同樣大聲的吼道。他確實是想要殺掉俞寒不假,但是如果繼續留在這里,那么誰都活不下來。惡魔大蚊有多么的厲害,所有人都清楚的了解,這根本不是現在的個體生物可以應付的。
  現在看上去,似乎俞寒一方才是受害者,悲滄的情緒,絕望的吶喊,所有的一切都震撼著所有人的內心。
  錯了嗎,誰對誰錯!
  兩群人不約而同的朝著兇魂的那邊跑了過去,兇魂和惡魔大蚊相互處于城市的中心和外圍,肯定是有原因的。另外,所有人還希望,在中心的那些兇魂可以直接殺掉對方。俞寒他們依靠的是凈魂樹的汁液,而白易他們依靠的,則是食靈蝶。
  “小心兇魂!”俞寒在奔跑的時候,已經再次提醒他的隊友。
  “噓~~!”茉茉抿嘴,呼出一聲輕盈的嘯聲。這股聲音非常的細小,但是清晰無比,穿透力量更是強大無比,如同在所有人的心底響起。這股嘯聲剛一出現之后,之前停留在附近的食靈蝶頓時一群一群的飛舞出來,環繞在白易幾人的身上。
  俞寒他們雖然不知道這些蝴蝶有什么能力,但是多少也可以猜到一點。這個時候讓這些蝴蝶出來,肯定是和應付兇魂有關了。
  兩群人在逃跑的時候,還在相互攻擊。而突然之間,雖然看不清楚,但是所有人都覺得自己仿佛和一波人流撞上,空中更是出現了無數黑色扭曲的身影。這里是惠靈頓的中心,兇魂聚集的地方,冥地氣場最強的地方,在這里,即使普通人也可以用肉眼看見兇魂。
  這些詭異兇殘的兇魂從兩群人身邊沖過,俞寒一群人身邊不斷蕩開痛苦的嘶叫,然后從他們身上滴落凈魂樹汁液的地方頓時冒起黑色的煙霧。俞寒等人頓時大急,這個時候也顧不得凈魂樹的汁液會傷害到自己的靈魂了,立即將剩余的汁液全部灑在了身上。
  而同樣的,白易他們這邊也不是完全無傷,雖然有食靈蝶的環繞,但是食靈蝶也從來沒有進入過中心。或許他們確實是以靈魂為食,但是現在的兇魂實在太多了。只見無數的食靈蝶在白易他們身邊環繞,和那些黑色的影子攪動在一起。雖然這些黑色的兇魂在不斷的被吸食,但是同樣的,食靈蝶也不斷的墜落,死亡。
  獵物和獵手,從來就沒有明顯的界限!
  而在白易他們身后,兇魂和惡魔大蚊撞擊在一起,在城市中心撞出了激蕩的浪花。就和白易他們猜測的一樣,兇魂和惡魔大蚊雖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物種,但是似乎卻彼此敵對,所以才分別居住在惠靈頓的中心和外圍。
  “這個是!”最初記錄筆記的那個少女停留在一棟大樓的頂端,看著下面激蕩的惡魔大蚊和兇魂,不由微微吸了一口涼氣。這種激烈的沖突,究竟要什么人才引得出來啊。平時遇見少數幾個進入城市里面的人,估計早就死翹翹了。
  同樣的,在城市里面的其他生物,這個時候雖然好奇這里的巨大的動靜,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出頭的,這個時候如果卷入兇魂和惡魔大蚊里面,估計除了死還是死。
  而這個時候,白易和俞寒兩個隊伍同時望向中間的景象,全都驚愕在原地。恐怕,這還是惠靈頓變成鬼城之后,第一次有人來到城市的中心吧。而這個時候,呈現在所有人眼中的,是尸體,一地的尸體。
  這些尸體并沒有腐爛,就這樣散亂的擺放在城市的任何一個部位,一直蔓延到中心那座……尸體堆積形成的山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