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198 最后的直突

巴頓居然再次站了起來,不管是對面的水劫律還是其他人,都愣了一下。不過,也不用花費什么腦細胞,只看巴頓身上冥裝的變化,就可以明白巴頓為什么可以站起來了。就連巴頓自己,都呆立了半響,然后才望著天空,露出一個坦然的笑容。
  這就是冥裝啊!
  其實,巴頓都不太明白白易為什么這么看重冥裝,將冥裝作為白冥樓很長一段時間的最高事項,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和資源去完善這個。現在,當冥裝發生變化,更加的強大而堅固,和他完全契合的時候,巴頓突然就明白了。
  這就是那個男人的眼光,所準備的事物。
  或許,那個男人早就已經預料到了今天的畫面也說不定,一直以來,無數人都認為他的性格有很大的缺陷,但是,卻只有他走到了如今的地位。這一次,他肯定還會帶領白冥樓,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的吧。
  那么,就讓我第一個,成為白冥樓的先鋒吧!
  巴頓雙眼突然一凝,精氣神魂完全綻放。就在對面的人心中下意識退縮的瞬間,巴頓的身體輕微一沉,猛然沖了出去,如同鋒矢一般,直指水劫律。
  對面的水劫律檬苝臉色一冷,瞬間抬起了右手。
  水具?槍棘!
  下面的湖泊與河流當中,水流如同活過來了一樣,形成了無數鋒銳強大的水具槍棘,瞬間沖天而起。鋪天蓋地的槍棘飛射而出,凡是阻攔在前面的,不管是什么,全部被輕易的刺穿成為粉碎。那強大的威勢和力量,讓所有人都為之咋舌。
  所有人都知道五方劫律的強大,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單純由水流形成的槍棘,都有這樣的威力。
  巴頓的前方、下方、左右……全部都是槍棘的影子,瘋狂的朝著他射來。
  但是,巴頓卻沒有任何的停頓或者退縮,就在這漫天的槍棘之下,展開了突擊。雙手不斷的的舞動,冥裝的護手和槍棘撞擊在一起,發出了驚人的沖擊,而巴頓腳下的閃步完全沒有任何的停止。不后退,只向前,哪怕前面就是讓所有人都不敢面對的五方劫律,也絕對不會后退一步。絕對向前的身影,仿佛其他人也可以感受到巴頓的意志。
  所有人都為之側目!
  作死!
  在檬苝看來,巴頓的舉動,簡直就是在挑戰她的地位和權威,臉色一沉,原本就堪比寶具的槍棘再次變得更加的強大。漫天的槍棘將巴頓徹底的籠罩,由前往后的徹底的穿刺。
  我,可以相信的吧,對吧,這是冥裝,這是我們白冥樓的冥裝!
  巴頓的身影高速的舞動著,蕩開一根水具槍棘的時候,在心中激蕩的喊道。
  再也沒有閃避,再也沒有阻擋,巴頓將自己完全化為武器,沒有任何猶豫的朝著水具槍棘徹底的撞了上去。
  在這瞬間,時間仿佛都變得靜止,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不愿錯過任何的一幕。
  極限穿透?直突!
  嗡的一聲,在水劫律的前面,強大的沖擊瞬間朝著后面炸裂,就連站立在他身后的那些LV5都避之不及,猛然被沖飛。
  在被沖飛的時候,這些人還在看著那個方向……巴頓出現在水劫律的前方十米開外,右手撞擊在一層水幕上面。兩根真正的透明水具槍棘從巴頓的前胸和小腹當中刺了過去。這才是真正的水具槍棘,水劫律的武器之一,而不是那些由普通水流形成的偽劣品。所以,就連冥裝都沒有防御住。
  在巴頓指尖的地方,漣漪不斷的蕩開,看似輕柔無比的水幕,卻將巴頓完全的阻擋下來。
  鮮血不斷的從巴頓的肚子上面流了下來,巴頓死死的咬著牙,右手不斷的顫抖著,身體彎曲下來,但是不管他如何的用力,都無法再次突破絲毫。
  水劫律就這么冷冷的看著巴頓,沒有任何的言語。
  過了幾秒,水劫律的右手才輕輕的一勾,真正的水具槍棘緩緩的從巴頓的體內抽了出來。鮮血頓時順著槍棘帶出的地方噴濺在空中。
  只是,在這樣的痛苦當中,巴頓卻張開了嘴巴,無聲的露出一個猙獰的笑意。我啊,從來沒有這么興奮過,哪怕是奔赴死亡!
  嗡的一聲,巴頓繃緊的身體再次用力,一瞬間,在巴頓的體內居然傳來了啪嚓聲。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因為,那是體內的經脈崩斷的聲音。這家伙,究竟要什么意志,才能做到這種程度……就在所有人震驚的同時,巴頓朝著前面再次踏出半步,力量完全綻放。
  就如同水波被炸開的聲音,一圈沖擊瞬間朝著前面蕩開。
  巴頓的右臂連同肩膀完全消失不見,這一次的攻擊,何止是崩斷了自己的經脈,居然連右臂都完全的炸裂,沒有留下絲毫的粉末。
  巴頓完全沒有停止,趁著這次擊穿水幕的時候,再次發起了突擊。
  水劫律則是因為強大的沖擊,身體朝著后面一仰,臉上終于不再是那種冷冷的表情了,而是徹底變為了震驚。眼角的余光,依舊可以看見巴頓朝著她沖來的身影。已經失去了右邊的小半身體,卻如此的凜然而兇猛。
  十米!
  時間仿佛都變慢了數萬倍一樣,所有人的目光和精神全都集中到極致,將巴頓和水劫律的身影完全映入在腦海。巴頓那帶著鮮血,依舊朝著前面突進的一幕,徹底的,映入他們的腦海,再也無法忘記。
  九米!
  七米!
  五米!
  巴頓的左手收了回來,第六死命點也徹底的解放。
  水劫律朝著后面仰倒,眼中的驚愕變得凜然,我承認,你已經有了讓我動用全力的資格。檬苝的眼中瞬間一變,一圈水紋蕩開。明明四周還是在空中,但是卻莫名的就讓人覺得陷入了一個龐大的水世界一樣。明明沒有水流,但是卻莫名的覺得受到數千上萬倍超重水流的壓制,就連華沙教的那些人,都差點背過了氣。
  啵的一聲輕微的炸裂聲,所有的畫面仿佛徹底定格在這瞬間。
  巴頓的左手堪堪抵在水劫律的前胸,但是卻再也無法寸進,四周沉重的無形水流仿佛要將他連骨頭都徹底碾壓成為碎末。
  身體里面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在飛速的消退,巴頓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力量。肉體、靈魂、意識,死命點和大戰的后遺癥,已經徹底的爆發。
  如果,我對死命點的掌握更多一個的話……巴頓的身體輕微的顫抖著,那不是他在用力,僅僅是肌肉本身的抽搐。
  巴頓的眼睛逐漸閉了下去,腦袋無力的垂下。
  鮮血依舊在遵循著重力,緩緩的從巴頓的身上流下,仿佛無聲的訴說著什么。
  所有人都靜靜的,靜靜的,看著那個身影,良久良久,都沒有人說一句話,做一個動作。莫名的,所有人的心中,都變得沉甸甸的。
  輕微的咔嚓一聲,水劫律前胸的防裝突然出現了一絲裂紋,然后浸透出一絲鮮血。輕微無比的聲音,除了水劫律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察覺。看了一眼胸前破碎的防裝,水劫律眼中依舊如同一汪清水,平靜無波,只是,她的心中,是否真的這么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