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196 死命點·解

封絕空間突然破碎,范圍驚人的爆裂,頓時就被白冥樓所察覺。早就知道,這個世界上面會出現一些問題,所以白冥樓一直都非常的關注。那個位置,關時樂前往的城市,明明之前還沒有人波動的,突然出現這么驚人的沖擊——終于開始了!
  然而,世界之眼還沒有來得及觀測到詳細的情況,這里就立即再次變得正常。
  正常個鬼!
  白易瞬間就丟下了手中的事情,身邊劃開一圈漣漪。只是,當白易進入空間之后,卻立即感覺到空間的混亂,空間干擾,之前希古星域就用過的,不過這一次顯然更加的恐怖。如果之前是純粹的擾亂的話,那么這一次就有絞殺的效果。虧得第一個利用空間傳送的是白易,否則其他人的話估計還可能受傷。
  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覺這種對法則的掌握比太陽系高很多的樣子。
  白易猛然從空間里面彈了出來,立即給夜夜一個吩咐:“讓其他人暫時不要用四方天來移動,我先確認距離。”
  白易說完之后,確認了一下方位之后,立即再次傳送,在距離關時樂的位置差不多三分之一個星環的地方停下,然后才再次飛出。從極靜到極動的變化,嗡的一聲,白易身下的那個城市都仿佛震動了一下一樣,無數的窗戶徹底破碎。
  但是,白易完全沒有理會,只是在心中無比的焦急。
  不要出事啊!
  白易知道茉茉在推算不死的秘術,所謂不死,就是利用各種方式,在絕對死亡的情況下也保存下自己的生命信息。只是,這種秘術哪里是這么容易推算出來的。否則死亡也就不會成為所有生命都最為懼怕的存在了。起碼現在,茉茉就并沒有推演出來。
  之前在沉眠之地能夠復活,那是因為環境特殊,絕對獨立之地,即便是死亡,生命的所有因子也完全保留于那個世界。以白易對那個世界的掌握,才可以用大回溯將那些人復活。
  但是,在外面就不一樣了。
  內宇宙大世界,誰能說自己掌握掌握了一個宇宙。
  白易的速度提升到極致,在白易飛過的地方,過了很久之后,才仿佛風暴降臨一般,下方的樹木都被其后帶起的氣息壓得彎折下來。在高速飛行的途中,突然之間,白易就感覺靈魂猛然顫抖了一下,就好像心悸一般,讓白易都不由自主的停下——莫名的驚恐!
  白易眼神微動,細細的感應了片刻,卻不明白這股感覺的來源。沒有時間細想,白易繼續朝著關時樂的方向飛了過去。
  在白易之后,另外幾名隊長也立即朝著這里趕來。
  白易并不知道這股心悸來源于哪里,不過,在華沙天內的巴頓和神田清影兩人,卻陷入了絕對的險境。如果說,關時樂面對的敵人強大到難以想象的話,那么兩人所面對的敵人,就徹底令人絕望。華沙天,華沙教的大本營,從一開始,兩人就不存在任何勝利的機會。即便戰勝了一個人,兩個人,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對手在等待著他們。
  巴頓和幾個對手混戰在一起,雖然明明知道對方就是在消耗自己的力量,但是他也并沒有改變戰斗的策略,因為,他是在拖延時間。
  直到奧倫突然開口:“你是在拖延時間嗎,為了讓另外一人逃走?我看是不用了。”
  奧倫之前被巴頓打飛,這個時候終于找到了機會,折辱巴頓的銳氣。隨著奧倫的話音,空中出現一面投影,正是神田清影戰斗的身影——六個人影在空中高速交錯,戰斗的沖擊不時蕩開。神田清影的對手也有很多,而且因為之前對現世華尊的攻擊,讓其他人都更加的慎重,一次就下場了五個。
  看見這一幕,巴頓驚愕之下出現了輕微的停頓,被一直緊盯的奧倫抓住,然后拍出。
  空間當中靜止了片刻,圓形的光暈突然朝著外面炸裂。
  巴頓翻滾著飛了出去,撞翻了不知道多少東西之后,才撞在一個不知道什么古碑的基座上面。轟的一聲,即使是這樣強大的撞擊,這個古碑也沒有絲毫的碎裂,然后巴頓才倒在碎裂的巖石當中。和之前巴頓攻擊奧倫的方式何其的相似,顯然這個家伙就是想以這種方式找回之前的恥辱。
  倒在地上,巴頓就這么無力的掛在石頭上,望著天空,白云如蒼狗。
  “怎么了,放棄了嗎!”奧倫在天空驕傲的蔑視著巴頓。
  放棄,或許吧。
  輕輕的擦了擦嘴角的血絲,巴頓慢吞吞的爬了起來。
  并沒有人趁機攻擊,因為所有人都覺得,巴頓估計是心灰意冷了。確實,沒有人在知道了華沙教的真正力量之后,看見同伴也被攔下之后,還能提起反抗的心思。
  巴頓爬了起來,但是,卻并沒有立直,腰部佝僂著,雙手自然而無力的下垂,仿佛光是站立就無比的艱難了一樣。鮮血一滴一滴的從巴頓的身上滴落,在破碎的地面上,濺開。即便不用識感,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血花濺開的樣子。呼吸聲仿佛變得無比的沉重,最后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
  倒不是覺得失望什么的,巴頓看見神田清影也被發現的時候,就已經明白過來,他們面對的敵人強大到什么程度。所有的計謀和手段在絕對的實力之下都沒有什么用處了。
  放棄……確實放棄了,放棄了離開的奢望。
  所以,就只剩下拼命了吧!
  第一死命點??解!
  巴頓身上突然就激蕩而出驚人的力量,四周的氣流瞬間朝著后面退開,形成了一個無比巨大的真空區域。就在所有人都錯愕的時候,巴頓一個閃步踏出。并不是飛行,而是在空中的跑動,步空連踏,速度居然比飛行還要驚人,最關鍵的是,那種跑動的身姿,動若脫兔,迅猛而靈動。
  離得最近的一個水劫律門下的人這時才反應過來。
  只的,當他想要反擊的時候,卻發現和之前的戰斗完全不是同一回事。右手才剛剛抬起來,巴頓就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
  太過于快速,甚至連驚愕都還沒有來得及從心底升起。
  剛剛抬起的右手被巴頓似緩實快的按了回去,并不突兀,就如同太極一般。只是,在他的右手被按回的時候,一股崩透的力量瞬間貫穿了身體。
  極限穿透??崩脈!
  嗡的一聲,這個人頓時覺得心臟仿佛停止了跳動一般,然后就看見巴頓毫無表情的面容。完全沒有任何的停頓,崩脈拳術完全爆發,連續的崩脈,這個lv5的水劫律門下居然絲毫沒有反擊的能力。直到其他人過來的時候,他才得到了片刻行動的時間。
  “云天!”其他人□大聲的喊道。
  “師……兄!”這個叫云天的人才剛剛轉頭,巴頓就輕輕的按在了他的后心。
  啵啵啵的爆裂聲響起,這個人的身體頓時從內部連續爆開,如同漏水的篩子一般,無數鮮血猛然就崩落出來,外面的防裝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朝著前面走了兩步,這個云天就從鼻孔流下紅白交錯的液體……鮮血和腦漿,然后一頭栽了下去。
  “你這混蛋!”奧倫咬著牙,死死的看著巴頓。
  只是,巴頓完全不為所動,只是繃緊了身體,第二死命點??解!
  嗡的一聲,比之前再次強大好幾倍的力量頓時爆發,熾熱的力量將巴頓完全的籠罩。與此同時,巴頓突然就消失在原地。
  “小心!”一直在觀戰的一個人突然就喊道,然后想要出手救援。
  只是,他的喊聲顯然慢了一步,巴頓已經出現在第二個人的身前。還是崩脈,這就是巴頓的殺技,以極限穿透為本質,融合了白冥樓各式拳法而成的獨有拳術。和之前的那個云天毫無二致,明明剛剛還狼狽支撐的巴頓,居然讓他完全無法抵抗。
  凸出的一拳落在這個人的前胸,華沙教的防御寶物完全沒有任何的作用,就被直接穿透。
  啵的一聲,這個身居高位的人背后的衣服突然就炸開一個圓形,然后繼續朝著外面崩碎成為粉末。然后,繼續炸開的,就是他的皮膚、血肉、骨骼、脊椎!
  一位臨神境強者,居然就這樣簡單的死在了巴頓的手中。
  兩個!
  沒有絲毫停頓的,巴頓又沖向了下一個對手。
  這一下,原本還打算圍攻巴頓的,都突然害怕起來了。剛剛還被他們圍毆的人,突然之間就曝起殺了兩人,誰都看出來不正常了。
  不正常嗎,很正常,巴頓已經解開了自己的死命點,這是白冥樓對比死穴之類的存在,所研究出的東西。一種更高的進化生命才擁有死命點。解開死命點,除非用更加獨特的力量壓下,否則必定死亡。不過,在解開死命點之后,卻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這是只有白冥樓的暗部才可以學習的秘術。
  放棄了嗎,確實放棄了,那么,就盡到我白冥樓暗部部長的責任,盡可能的在這里多拉上一些陪葬者吧。
  第三死命點??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