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195 超出

看見關時樂再次站起來,千手大至勢瞬間就飛了出去,金色的掌影猛然按落。似緩實快,四周的空間都有一種被牽動的感覺,和之前的攻擊絲毫不差。雖然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但是眼前的關時樂,莫名的給了他一種危險的感覺。一個lv5,讓他感覺危險……如果是以前,千手肯定會認為是無稽之談,但是這個時候,就是如此的清晰。
  鐺的一聲,金色的掌影撞在碎月上面,強大的沖擊頓時朝著后面逸散。
  擋住了!
  所有人都在心里驚愕的說了一句。
  這一次,關時樂居然擋住了千手大至勢的攻擊。碎月格住手掌,關時樂的身體朝著下面一沉,微微繃緊,冥裝上面浮現出一抹幽暗的光澤。光澤從手臂部分朝著下面蔓延,很快遍布全身,然后從關時樂的身上升騰而起柔和的煙韻。光芒的粒子從冥裝上面散發出來,逐漸朝著外面逸散,柔和而強大,肉眼可見。
  所有人都訝異的看著關時樂身上的冥裝。
  人類的身體構造,不一定符合所有人的種族,但是每一個看見這套冥裝的人,都會感覺到一種東方的尊崇和神秘之美。關鍵是,關時樂的力量如同被升起來一樣,那是一種和之前完全不同的質感,仿佛化為實質。
  冥裝——白冥樓花費了無數的精力,從很早之前就開始構思的防具。雖然不是寶具,但是從本質上,卻已經完全可以比擬寶具。運用了白冥樓至今為止所得的所有頂尖技術,所有頂級的材料,消耗了大量的心血所制作的戰裝。放棄了除了防御以外的所有附加能力,只剩下了純粹的防御力量。雖然可以增幅主人的力量,但是追究其本質,也只是為了提升防御力而已。
  純粹的防御!
  冥裝是整體,但是卻幾乎**到每一個分子,受到沖擊的時候,里面的獨特分子將會自動記憶調整,不斷的吸收主人的鮮血和力量,變得更加的契合。剛才關時樂受到了無數的攻擊,鮮血和能量已經完全浸染了冥裝。可以說,現在的冥裝,才是最適合關時樂的冥裝,徹底將他的力量完全的揮發……。
  確實是揮發,而不是發揮,因為關時樂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朝著外面快速的逸散。
  血肉、靈魂、意識!
  果然是冥裝啊,居然在吸食他的生命。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否則,又怎么能夠將他的力量提升到這樣一個程度,以lv5阻擋lv6的程度。當面對無法匹敵的對手的時候,你是短時間的揮發生命,來戰勝對手,還是就這樣不甘的死去——當然不用思索!
  刃反!
  叮的一聲輕響,關時樂的碎月斜劃出一個半圓,千手大至勢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就飛了出去。這一次的攻擊,居然被反彈回來了。這才是完全勢均力敵的刃反,瞬間的格擋反擊。
  鬼閃步!
  仿佛穿透了空間一般,關時樂突然就出現在千手的身側。
  好快——千手只來得及在心中說出兩個字,就看見關時樂的長刀平平的揮出。鐺的一聲,千手用雙掌將碎月擋住,只是,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語,才剛剛接下的瞬間,強大的沖擊就從刀鋒傳了過來。嗡的一聲,以千手所在的位置為分界線,他身后的世界突然就完全崩潰,強大的力量將世界完全化為粉末。
  嗤啦一聲,千手外面的衣服猛然撕裂,露出了充滿華沙教風格的戰裝。
  關時樂嘴角輕微的張開,露出幾分狂意……哈,下一瞬間,關時樂突然就動了。斬、步、體、技……肉眼已經完全失去了兩人的蹤跡,只可以看見封絕空間當中不斷蕩開的沖擊。而封絕空間的空間壁都不斷的開始波動。
  這個時候,才是完全勢均力敵的戰斗,甚至,單純的論戰斗的潛質,關時樂還要在千手大至勢之上。
  一個輕微的差別,就被關時樂給徹底的抓住。
  八岐刀?六天墜落!
  六個分出的殘影從天空旋轉著飛速的墜落,瞬間斬在了千手大至勢的身上。寶具?長刀碎月斬擊在千手大至勢如同黃金打造的手掌上面,頓時發出鐺的撞擊。千手大至勢擋住了攻擊,正想要說什么,結果發現關時樂嘴角的笑意。鐺鐺鐺鐺鐺,后面連續五次斬擊,和之前的一次重疊為一起,每一次,就沉重一倍,據如同天空的力量完全壓下來一樣。關時樂攜著全身的力量,猛然壓下。鏗一聲悠長的錚鳴,然后如同六花一般,大地瞬間從中心分開,還有那個被壓在最地底的千手大至勢。
  受傷了!
  所有人觀戰的人都瞪大了雙眼。當關時樂的冥裝出現變化的時候,他們還沒有多么在意,但是當這一幕出現的時候,他們就不得不震驚了。
  和之前的攻擊完全不同,如果說之前關時樂也很厲害的話,但是攻擊的時候,始終有一種蚊子叮牛角的無力感。那是絕對實力造成的差距,之前的關時樂攻擊雖然也很兇猛,但是始終難以給千手造成有效的傷害。
  之前的歸刃是不算的,那可以算是偷襲,是千手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
  這件戰裝,居然可以將使用者的力量提升到這種程度。
  就在所有人震驚的時候,華沙教五方劫律的火劫律突然撲了下去。當然,火劫律并不是攻擊關時樂,而是在這瞬間察覺出不妙。事實上,其他人也看出來了,只是這并不是他們負責的,所以懶得出手而已。
  戰斗,特別是白冥樓的戰斗,可是很少打一招停一下。
  所以,關時樂的攻擊動作完全沒有停止,六天墜落之后,立即追加了攻擊。力量完全蒸騰起來,長刀碎月都發生了輕微的變化,崩裂吧,完全的物質裂解……強大的沖擊瞬間朝著外面擴散。
  后面就是封絕空間的空間壁,原本就已經承受了無數的攻擊,這個時候再加上關時樂這么一次完全裂解,頓時徹底破碎。啵的一聲爆裂聲,無法形容那種威勢和沖擊,在關時樂的前方,就這么一下,就將數百公里范圍全部覆蓋了進去,全部崩潰。
  遠遠的躲著沒有過來,正在等待著結果的威諾德的人頓時嚇了一跳。
  特么,這他媽的什么程度的攻擊!
  一點征兆都沒有啊,這種攻擊突然從哪里來的。如果不是他們的位置正好在側面,距離又足夠遠的話,剛才那一下估計就要將他們徹底帶進去了。那一下的威勢,僅僅是初見,但是就連幾個臨神境的人都心頭跳了一下。
  “我們,還是看看好了。”威諾德的這個領頭的人說了一句。
  事實上,之前葉霜還在想著該怎么拖延時間呢,結果沒有想到,領頭的這個人居然這么明智……真是夠明智的。看見那強大得驚人的沖擊,估計是被嚇到了吧。這個時候,他不由想要知道,那個幕后和他聯系的人說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一種層次呢。
  該死!
  五方劫律火劫律撲下的時候看見這一幕,頓時在心里罵了一句。他都沒有想到,戰斗居然激烈到這種程度,居然連小封絕空間都被打碎了。剛才那一下的沖擊,如果說白冥樓發現不了的話,連他都不相信。這可是第一幕,絕對不能出現什么意外,否則他們接下來的計劃就會有些麻煩了。
  “接下來我會親自出手,快速結束這一切,麻煩各位遮掩一下天機。”火劫律想要阻止的動作還是慢了半拍,不由停在空中,對著其他人說了一句。
  “理所當然!”其他幾個教派的人頓時說道。雖然這是由華沙教的人負責的,但是出現了這么巨大的變故,他們也不可能抽身其外了。
  幾個人頓時行動起來,將封絕空間覆蓋的范圍擴大了上百倍,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這里的所有人都是知道太陽系的特異的,所以又立即在這里布置了一個空間擾亂的法陣。只要太陽系的人想要憑借著四方天直接來到這里,就會被擾亂傳送到其他地方去。并且,其中還有人立即開始擾亂天機,讓白冥樓的人無法探查出這里的具體情況。各種行動全部行動起來,就是為了保證第一幕的繼續。
  “真是越來越有趣了!”命運之輪的那個人雙眼立即亮了起來。
  “有趣,難道你期待著失敗嗎,別忘記了,這可是七大教派一起約定的事情。”正在布置修復的一個女子頓時看了過來。
  “我有說什么嗎!”命運之輪的這個男子頓時撇了一眼。
  “還是說,才第一幕就出現了這么巨大的的變故,你為你們家的那位主上著急了。也是,畢竟是賣了這么多的東西才獲得的承諾。”
  “你……可敢繼續說一句!”對面的女子聞言臉色大變,頓時朝著前面一步踏出。
  “說了又怎么樣!”命運之輪的這個男人眼中微微浮現一絲惡意。
  女子頓時想到了什么,然后停了下來:“哼,變故,就這點事情而已。白冥樓的這位隊長確實很出乎意料,但是也就僅止于此了。”
  心中想到了什么的,可不僅是這個婣凰宮的女子,還有其他人。外界一直暗中傳言,命運之輪的厄運之輪其實擁有lv7的實力,只不過因為這種能力實在是不招人喜歡,所以才在外輪回里面而已。現在看厄斯洛的樣子,估計八成是真的了,否則可沒有人敢拿雌婣的事情來說事。
  七大教派,只有婣凰宮最弱,因為雌婣并沒有得到孕育之息。
  協議,就是這一次的孕育之息是雌婣的,并且其他六大教派的六位至高存在都同意了這一點。外界都傳言,雌婣,這個內宇宙母系生物的始祖是賣……那個什么才得到的承諾的。畢竟,陰陽相合是生命傳承的大道,祖系的母性生物,不管是那種絕代的風華,還是動人心魄的魅惑,都讓人無法抵擋。
  只是,沒有人敢拿這種事情說事!
  估計也只有厄斯洛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家伙才敢這么說了。但是,就算是厄斯洛,也不敢真的說出來,只是很隱晦的提一句而已。(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