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191 合圍

在巴頓和奧倫兩人戰斗起來的時候,跟隨在后面的人則是去將尚伊搶救了回來。
  尚伊很凄慘,其實要說巴頓和神田清影故意折磨她倒不至于,不過是她自己違背禁制將那些話說出來受到的反噬而已。禁制的反噬,讓她生不如死,就好像遭受了最嚴苛的折磨一樣。可以說,這里的人還沒有見過尚伊這么凄慘的樣子。
  “主人!”兩個貼身女侍來到了尚伊的身邊。
  一群人忙碌的緊急治療,尚伊總算是緩過了一口氣。才剛剛緩過氣息,尚伊就生起一股擇人而噬的殺意,居然敢這么折辱她。可以說,這是她從來沒有遭遇過的污點。而之后,如果華沙至高尊追究起來的話,她還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不過,首先,就需要將那兩人全部抓住才可以。
  朝著遠處的天空看了過去,尚伊才發現居然只有巴頓一人。
  一人!
  還有另外一個女子呢,尚伊有些模糊的目光四處搜尋,可惜完全無法發現神田清影。
  嘴巴輕微張開,尚伊就想要告訴身邊的女侍,抓住她的有兩人。可惜的是,尚伊的嘴巴張了張,卻完全無法開口說些什么,就連想用其他方式表達出這個意思都做不到。眉心一絲觸感出現,就仿佛之前神田清影將食指放在上面的時候一樣。突然之間,尚伊就明白了,神田清影那個時候是在做什么。
  確實不是想要殺掉她,僅僅是讓她無法表達出意思而已。
  身為暗部,在徹底安全之前,怎么可能因為諾言就留下這么巨大的破綻。
  他們究竟是……什么人!
  心里再次閃過這個念頭,尚伊暈迷在原地。旁邊的其他人全部陷入了慌亂當中,立即將尚伊朝著水劫宮送去。這樣的傷勢,他們可處理不了。尚伊可是水劫律的弟子,他們可不敢耽誤時間,否則上面怪罪下來他們可承擔不起。
  ……
  接受了師傅命令,奧倫不敢有絲毫的留手,只希望立即將巴頓抓住。雙手一合,四周的水流就暮然翻涌而上,原本已經爆裂了一部分的水巨人再次恢復了完整。這里是北方流溯水劫律的區域,可想而知,這里大部分都是水域。所以在這里使用水系的力量,無疑是最為有利的。
  只是,巴頓并沒有死戰的心思。巴頓很清楚,他的任務并不是和面前的對手拼個高下,而是吸引目光,讓神田清影獲得更多逃走的機會。神田清影介域消除的能力,剛才其他人并沒有看見她,有很大的機會離開這里。
  所以,巴頓在和水巨人戰斗了片刻之后,就立即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了出去。
  已經吸引了目光,那么逃走就是最好的辦法。
  死戰,只會真的死在這里。已經知道了華沙教真正實力的巴頓可不認為自己可以逆天的翻盤。而逃走,哪怕是大張旗鼓的逃走,也可以獲得更多的機會。雖然說已經抱著死志,但是如果可以活下去的話,巴頓肯定不會拒絕。
  并沒有使用暗部的潛逃技術,畢竟是為了吸引注意力。而等到一天之后,巴頓想要再次躲藏的時候,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天際那升起的光幕,巴頓就知道,已經不用逃走了。
  那么,戰斗吧!
  巴頓停了下來,懸浮在空中,等待著后面的人群。并沒有多久,就有很多人追到了這里,除了最初的奧倫以外,還多了其他很多的高手。和奧倫同等級的起碼都不少于八個,至于實力更差一點的,華沙教的一般教徒,則是多不勝數。還真是擁有大教的氣勢啊,抓一個人都弄得這么轟轟烈烈的。想不到,他也有這樣輝煌的一刻。
  “抓住他,不能讓他逃跑了。”無數的教徒朝著巴頓追了過來。應該說,這些人總是跑得比主人更快嗎。
  但是……雙手朝著胸前合攏,力量在巴頓身體兩側聚集。
  不好!
  華沙教的幾個高手全都感覺到巴頓聚集的力量。
  “雜魚就老實的呆著,別來給我礙眼啊。”巴頓嘴里說著,雙肘撞擊在空中。整個空間仿佛靜止了片刻,然后下一瞬間,強大的沖擊朝著四周擴散。比一般的沖擊更加的巨大,最恐怖的,是其中蘊含的那種穿透性。
  剛剛還叫囂得無比厲害的教徒,頓時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們體內穿過。
  無數的慘叫頓時響起,剛剛還叫囂得無比厲害的一群人頓時如同下餃子一般朝著地面跌落。說出去,這些人是華沙教的教徒,數量萬億,在普通人當中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是在高手眼中,完全就是來壯聲勢的而已。
  “過來吧。”這個時候,巴頓才對著那邊的奧倫說道。
  “哼,找死!”奧倫看著巴頓,憤怒的說了一句。這兩天水劫律這邊可不好受,不知道被多少人暗中看戲了。雖然都是華沙教的,但是想要這么大一個教派還親如一家,不如自己腦袋變得單純一點更快。所以這個時候,被巴頓這么一刺激,奧倫頓時就沖了上來。
  黑水蝕刻!
  一個黑色的水韻光圈在半空浮現,而一個小了不少,但是依舊有數百米的水巨人出現,重重的將巴頓朝著下面按了下去。
  閃步??連疊??肉身穿透!
  巴頓幾個閃步在空中高速的掠過,短促而快速的移動,然后出現在水巨人巨掌的前方。強大的沖擊撞擊在巴頓的身上,只是,巴頓硬生生的承受了撞擊,一下沒入了水巨人的身體里面。
  死!
  暗部的戰斗方式啊,你明白嗎,如果可以一擊分出生死,就絕對不會浪費時間。
  身體拉開,右手食中二指并攏,猛然刺了出去。水巨人身體里面的水分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后瞬間爆開。
  啵的一聲輕響,如同疊震反應一般,以巴頓的雙指為開端,強大的沖擊猛然穿透。
  就連奧倫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身體上面突然亮了一下,那是自動護身的寶物發動的情形。然后,奧倫就直接飛出了水巨人的身體,一道鋒銳的能量失去了控制,轟擊在大地上面。就如同一顆核彈犁過一般,一路爆裂開去。
  “師兄!”旁邊的兩個人驚愕的看著這一幕,立即沖了上來。
  巴頓也沒有后退,閃步再次踏出,只是,在雙方剛剛要接觸的瞬間,巴頓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并不是真正的消失,只是視覺上面的掩蓋而已,不過,這一瞬間的差異,卻讓兩人產生了輕微的停頓。
  “小心!”旁邊觀戰的另外一個華沙教的人頓時出聲提醒,丟出了什么東西。
  叮的一聲脆響,巴頓手中的仿寶具匕首撞擊在了什么東西上面。經過這么一片刻的阻攔,這個被巴頓挑選上的人才沒有步上死亡的旅途。不過即便如此,這個人的心里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好危險!
  確實,每一個人都有這種感覺,巴頓表現出來的實力,并不比他們強。但是在真正的戰斗當中的時候,卻出奇的危險。
  之前丟出了東西那個人不由在腦海內生出了一個詞語:實戰派!
  而且,恐怕還不是一般的實戰派。
  這個人想起了一次幽曄和他說過的話:你們,都是溫水池里面養著的青蛙,早就已經遲鈍了。漫長的生命、強大的力量、世人的尊崇,讓你們變得無比的惜命。你們現在的戰斗方式,與其說是戰斗,不如說是千篇一律的照搬。以實力的高低和寶具的高下為劃分,然后放放大招比個高低。但是,真正的戰斗,不應該是這樣的。
  而幽曄說完之后,就離開了華沙教,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幽曄,你現在在什么地方?
  這個人突然就走神了,卻不知道,他心里所說的那個幽曄,正在拿著一個咒衍珈龜的龜殼做的羅盤,在內宇宙當中仔細的尋找。
  而這邊,兩人圍攻巴頓,落在地上的奧倫也緩過了氣來,然后憤怒的飛上了天空。太丟人了,實在太丟人了,如果不是他的身上擁有自動防御的寶物,還有神裝無比的強大的話,估計剛才他就會因為一個不查就掛掉了。
  重新飛起之后,奧倫才變得無比的狠戾。
  殺了你!
  黑殺水劫之陣!
  四周的地面和空中突然出現了無數黑色的光暈,絲絲黑色的水流逐漸滲透出來。雖然是黑色的,但是卻無比的透明,就如同水晶一般。然后下一瞬間,無數龐大的黑色水流猛然沖天而起。
  方圓數百公里之內,全部都被黑色水流徹底的籠罩。
  去死吧!
  伴隨著心中瘋狂的吶喊,水劫之陣出現,將巴頓徹底的傾覆淹沒。那種沛然的威勢,才是華沙教所擁有的底蘊。看著這一幕,之前那些被打臉了的人,還有那些教徒才仿佛松了一口氣一般。如果再讓巴頓囂張下去,他們就真是太丟人了。
  只是,在水劫之陣的中心,一個略微興奮而瘋狂的聲音傳了出來。
  “臨神!”
  啵的一聲,隨著巴頓的右手伸出,黑色的水流頓時破開一個大洞。再次出現的巴頓已經全身籠罩在冥裝里面。非金非布的材料,卻顯得沉重而質感。完全貼合身體的構造,繁復折疊的紋路和花紋,顯得無比的神秘而深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