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2)      第1347這份信念(11-1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2)     

災厄紀元1190 完整的劇本

巴頓和神田清影抓到了尚伊之后,立即就轉移了地方,然后很快將她弄醒。剛一醒來,這個女子的身體就立即繃緊,一種本能的反應,只是,當她想要脫身或者反抗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提起力量。
  “你們究竟是誰?”
  “問你一些問題。”神田清影開口說道。
  “為什么問題,問吧。”尚伊并沒有故作壯烈,而是冷靜的回答。
  神田清影和巴頓都是暗部,問話非常的有技巧,當然不會一開始就詢問華沙教究竟在謀劃些什么,而是從不重要的地方開始,瓦解尚伊的戒心。而這個時候,尚伊雖然是在回答兩人的問題,但是她的心中簡直疑惑得無以復加。因為,怎么看,巴頓和神田清影兩人給她的感覺都實在是太過于奇怪了。
  實力不低于她,照理來說也是一方大能,享受無數人的尊敬和崇拜。
  但是,兩人的身上卻沒有絲毫蕩氣浩然的氣息,反而如同某些世俗才有的司職陰暗的人員一樣。要知道,到了這種實力,即便是做這種事,表面的樣子都做得很好的。畢竟,臨神境,臨神境,就意味著是神。
  這兩個人,究竟是什么人!
  而這個時候,神田清影也旁敲側擊的問到了華沙教真正的目的上面。剛開始,尚伊還沒有察覺的說了一些東西,但是很快,尚伊就察覺了。畢竟,能夠跟在水劫律的旁邊,深受重用,就說明她的能力和才智都很強。悄然的,尚伊就開始拖延起時間,想要等到救援的人趕來。這里是北方流溯水劫律的領域,她相信師傅很快就會知道的。
  “真是太遺憾了!”神田清影的目光和尚伊對視著,冷漠的說出這一句。
  “為什么遺憾!”尚伊還想要掩飾。
  只是,尚伊剛說完就后悔了,她真的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會這么干脆而果決。才剛剛發現她在拖延時間,對方就出手了。要知道,她可是水劫律的弟子啊。這兩人究竟知不知道她的身份。只是,現在想這些東西已經完全沒有用了,巴頓的準備已經徹底完成。而且,兩人完全沒有絲毫廢話的發動了一個煉成封印,強行記憶閱讀。
  “你們不能……這樣!”尚伊掙扎著,腦海越來越痛苦。
  雖然是白冥樓的秘術,但是這畢竟是暗部運用的秘術,一切以效率為準,對被施法者的感覺來說,可就絕對不在考慮之列。
  尚伊的手指因為痛楚而劇烈的繃緊,彎折,肌肉都糾結起來。這個時候,她更是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靈魂記憶正在被人強制解讀,并逐漸破壞。估計很快,就會觸碰到那個禁制了,以兩人的作風,估計……。
  “禁制!”
  “強行破解有多少幾率可以獲得其中的記憶?”
  “70%的概率可以獲得10%-20%的記憶,不可逆轉的,強行破解肯定會將她的意識完全摧毀,徹底變成白癡。當然,我是指她可以活下來的情況下。”
  “沒有關系,我不在意,盡可能多讀取其中的東西就是。”神田清影說道。
  尼瑪我在意啊!
  尚伊聽見兩人的對話,心里瘋狂的咆哮。她簡直心都涼了,果然這兩人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出身的,完全不在乎她的性命。哪怕她在外界被稱為仙子,都絲毫不被兩人在意。這種作風,這種行事風格,與其說他們是魔道,還不如說干練而精簡,就如同他們的工作一般,沒有對錯之分。
  “我……說,不要殺我!”就在巴頓想要強行破解的時候,尚伊的嘴巴里面擠出幾個字來。尚伊知道自己如果將那些東西說出來會是什么結果,但是,受到禁制的反噬,起碼還有活下來的機會。而如果被兩人這樣強行破解,她就絕對活不成了。
  很好的選擇!
  巴頓和神田清影都在心里說了一句,其實,他們故意給尚伊制造這么大的心里壓力,未嘗不是在逼迫她。因為兩人都知道,強行破解是最下層的手法,那樣得到的東西實在太缺漏也不靠譜了。
  接下來的時間,尚伊一邊強制抗衡著禁制的反噬,還要一邊將神田清影兩人想要的東西說出來,那個凄慘。
  劇本……神田清影和巴頓聽完了所謂的劇本之后,都不由心中發冷。
  真是好大的手筆!
  明明是要計算得無數種族破滅而亡,他們還要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享受萬世敬仰。在萬族最絕望的時候,給與他們一個飄渺的希望——鑄神庭!明面上,這是要給破碎的世界訂立一個規則,實則是將整個內宇宙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吸取他們的靈運。
  第七道孕育之息,就是最后一道了。
  之后將不會有更多的孕育之息出現,因為,所有的靈運,都將會被吸取,成為前面七道的養分。而作為協議的幾大教派,明面上,享受著世人的萬世敬仰,但是暗中,卻又吸取著他們靈運,壓榨著他們的血髓。
  無數世人將會按照定下的規則,不斷的往上面攀爬,只為踏上神庭。
  但是,那是有意義的嗎!
  人類總是認為自己的獨特的,但他們加在一起也不過就是養分而已。驅動著真正高層的養分,那些隱藏在大教派背后的人群。這是他們的世界,他們最有價值的資源不是什么珍惜法寶和靈材,而是生靈,無數的生靈。無數人建造他們的神庭,運用他們的武器,殘殺于他們的戰爭。你認為戰爭很神圣,但是對于他們來說,或許不過就是一次利益的分配而已。
  說到底,驅動他們的不是神位,而是利益。神位只是他們用來控制無數人的工具,是一個滿足無數人身份、地位,所謂永恒的毫無價值的稱謂。
  他們構造出一個‘至高的神庭’,而無數生靈卻將整個世界包括自己全部拱手相讓。
  其實也是有人不同意的,但是那點可憐的善心算得了什么。特別是,當你都成為既得利益的其中一員的時候,你還敢說自己心中絕對純凈嗎。
  巴頓和神田清影對視在一起,眼中的震驚完全掩藏不住。兩人都不是單純的暗部,什么都不懂。不如說,兩人懂的東西比很多人都多。所以,兩人才會這么的震驚,這是何等巨大的黑暗謀算。
  “我,全部……都,說了。”尚伊渾身抽搐著,哪里有外界那副尊貴強大的仙子的樣子,唾液和鮮血從口鼻流了出來,渾身痙攣著,如同扭曲。偏偏,這個時候的尚伊根本就是求死都不可能,或者說,她也不想這樣死掉。
  神田清影將手指按在了尚伊的眉心!
  “放,過……我,我可以,讓你們加入……。”
  “真的很抱歉,我覺得,或許我們的首領不會這么選擇。”神田清影平靜的說了一句。“而且,我并不會殺掉你,哪怕剛剛只是一個小小的承諾。我們,可和你們不同。”這個時候,神田清影和巴頓完全沒有絲毫的陰暗氣息,反而對視一眼,仿佛調侃一般的笑了出來。
  輕輕的,神田清影的食指從尚伊的眉心滑落。
  轟!
  一個聲音突然響起,神田清影巴頓所在的地方突然塌陷,一個巨大的水巨人將右手按了下來,擊破了這里的所有防御。
  巴頓和神田清影對視一眼,然后瞬間飛了出去!
  逃走!
  不是因為膽小,而是沒有戰斗的價值,知道了所有的劇本之后,兩人一點都不后悔留在了這里。現在,兩人擔心的并不是他們的生命,而是,怎么將這東西傳回白冥樓。哪怕,以他們的生命為代價。
  “你走吧,我給你拖延時間。”突然之間,巴頓轉身。
  神田清影的速度一點都沒有減慢,只是深深的看了巴頓一眼。沒有不舍,如同毫無感情一般的理智。
  停下之后,巴頓雙拳朝著身側一甩,然后猛然轟出。
  極限穿透!
  強大的力量和對面的水巨人撞擊在一起,強大的爆炸不斷的產生,雖然這個巨人高達數千米,但是卻從表面不斷的爆裂,然后化為水流砸落在地面。
  被完全攔住的奧倫看了看戰力在天空的巴頓,然后又發現了地面的尚伊。
  好慘!
  奧倫的眼中閃過一抹驚愕,尚伊還沒有死。因為在她主動說出劇本的時候,神田清影和巴頓就已經答應了不殺她。就和神田清影說的一樣,雖然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承諾,但是他們卻并不會反悔,這就是白冥樓的做事準則。
  堂堂正正!
  哪怕明知是死亡!
  巴頓知道自己留下來意味著什么,但是從來沒有任何一刻,他的心靈是如此的透徹。明明,他是白冥樓的暗部,早就認為自己已經雙手沾滿了血腥的。但是突然之間,巴頓覺得,自己當初選擇投入白冥樓門下,真是最明智的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