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3)      第1347這份信念(11-1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3)     

災厄紀元1188 聞音大至勢

華沙天!
  巴頓和神田清影并沒有選擇就這樣回到白冥樓,哪怕他們誰都知道留在這里的危險。將幕后的真相查出來,這是兩人的信念。因為,這就是他們現在的任務,白易將這件事交給他們,就是絕對的相信,相信,他們不會讓白冥樓失望。
  現在,就是回報這份信任的時候了。
  身為暗部,兩人的行動很有條理,雖然已經知道或許會很危險,但是必要的準備還是必須的。
  比如,如果暴露了身份,該怎么隱藏。
  比如,如果得到了幕后的真相,又暴露了身份,該怎么隱藏。
  比如,如果得到了幕后的真相,又暴露了身份,該怎么將消息傳遞出去。
  如果可以全身而退當然是最好的,但是兩人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而那個時候,優先的就是如何將消息傳遞出去,他們的生命,反而是次要的。身為暗部,如果連這點覺悟都沒有的話,就枉為暗部了。
  在計劃好了之后,兩人就立即開始了探查。
  華沙天是華沙教的大本營,不過這里卻并不都是高手。在任何一個地方,高手始終都是少數人群。根據神田清影和巴頓兩人查到的消息,這里曾經是華沙的母星域,不過最后卻成為了華沙天。不過,這里卻又并不僅僅是華沙出身的種族,其他種族的人種也有不少。不僅有東上天的那些星域人種,還有其他的一些從來沒有見過的星域人種。
  巴頓和神田清影兩人都會變化之術,所以很容易就混在了普通人里面。
  從已有的消息來看,華沙教和其他大的教派在構思一盤非常巨大的棋局。這樣的計劃,顯然不是一般人可以知道的,估計,最少都是門徒的級別。而所謂的門徒,都有LV5臨神境的實力,從華沙天內其他人說起這些人的時候的尊崇,就可見一斑。甚至,兩人推測,所謂的門徒估計都并不知道真正的緣由,大至勢、五方劫律更靠譜一些。
  不過,那樣的存在,最低都是LV6合道境,兩人實在不想在還有可能的時候去面對他們。
  兩人很快就鎖定了一個目標,一位門徒,在三千門徒里面,或許并不是特別的出名,但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以暗部的手段,還有白易的虛化穿透的能力,巴頓和神田清影兩人有條不紊的收集著信息。花費了一段時間之后,兩人放棄了這個目標。很顯然,這個門徒并不知道幕后的計劃,最多就是根據上面的吩咐做事而已。
  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巴頓和神田清影沒有引起任何的察覺。
  在同級的情況下,兩人還是有把握完全躲避探查的。在查詢了十多個門徒之后,兩人都知道,想要從門徒這里知道完善的計劃,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不得已之下,兩人才將目標放在了一位大至勢的身上。
  LV6合道境!
  雖然對于合道境已經不算陌生,但是兩人真正面對,卻還是第一次。所以,巴頓和神田清影謀劃了許久,才朝著這位大至勢的區域前進。
  剛進入這個區域,兩人就感覺身上什么東西拂過,不過卻被虛化穿透的能力給濾過。
  禁制!
  雖然不是什么強大的禁制,但是一般人卻絕對進不來,而就算是破開禁制,也很容易就會暴露出來。這個時候,兩人才暗自贊嘆了一句白易的能力,這簡直就是為暗部而生的能力。如果不是虛化穿透的話,他們甚至根本就到不了華沙天。
  進入這片區域之后,兩人就閉上了雙眼,完全消隱了任何的氣息。
  被動感知!
  這個時候,兩人不僅沒有睜開雙眼,就連生命場都完全的消失,僅僅使用被動的感知能力。因為,任何主動的查看或者感知,都有可能引發其他人的察覺。就連普通人的世界,一些人歷練久了的人都會對某些目光產生感應,更遑論這些人了。神田清影和巴頓就如同漂浮在空中的空氣一般,被動的打量著四周的一切。
  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幽暗而靜謐,就仿佛四周的事物自己從眼前逐漸拂過一般。
  小心的避開人群,兩人朝著中心前進。雖然是一位大至勢,但是區域卻無比的龐大,比整個白冥樓都還要龐大。在這里的人不少,兩人綜合整理著四周這些人一言一語當中透露出來的信息,然后判斷出最重要的位置。
  最重要的位置,可不是指最華麗的地方。
  身為一位實力達到了合道境的大至勢,神田清影和巴頓都相信對方不會這么騷包。這樣重要的人,基本都會有自己平時閉關和居住的地方。這種地方或許不是最華麗的地方,但是卻絕對是最重要的。
  找到了——聞音閣!
  從四周人群的一言一語當中,神田清影整理出自己要的信息,然后朝著聞音閣飄了過去。說起來,這位大至勢的名字,也叫做聞音大至勢呢。
  聞音閣在一座山峰的頂端,這座山可不簡單,叫做道音山,據說天生就帶著道韻的聲音。聞音之所以將住所建立在這個地方,就是為了隨時聆聽道韻的聲音。神田清影和巴頓當然不知道這么具體的東西,但是在踏上道音山的時候,頓時就感覺到了絲絲的不同。兩人并沒有去領悟這些道韻之音,反而更加的小心。
  外面的防守還很嚴密,但是到了聞音閣反而很清凈了。守門的很簡單,就只有兩個少年童子,估計約有LV4的實力。
  神田清影和巴頓兩人仔細的打量著這個地方,雖然看上去人很少,也沒有什么護衛的樣子,但是一位大至勢居住的地方,想來就知道并不普通。小心的觀察了很長時間之后,確定外面的傳言正確,聞音大至勢估計真的有事出去了。兩人比了一個姿勢,然后才由神田清影朝著聞音閣里面走去,從偏僻的一角踏上了外面的階梯。
  神田清影剛剛走了幾步,就突然停了下來。
  因為,神田清影突然察覺,自己腦海里面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明明才這么幾步,但是這個聲音究竟是怎么出現的她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陡然察覺的話,就仿佛人在正常的環境之下,一直不曾意識到一樣。
  神田清影這樣突然站住,巴頓立即就知道不對。
  果然是大至勢的行宮,雖然看上去簡單,但是卻絕對不簡單。
  突然出現的聲音就仿佛洗腦一般,讓神田清影的意識越來越放松,這種感覺,就仿佛旅行了許久的人突然泡在溫泉里面一樣,讓人無比的舒適。沒有任何危險的感覺,也沒有任何幻境,但就是這份完美的舒適,才讓人完全無法抵抗。
  巴頓在外面看得很清楚,神田清影居然緩緩的坐了下來,身上的介域消除都快要解開了。如果隔一會,說不定神田清影真的會就躺在這里睡一覺了。
  巴頓不敢自己走進去,只是用力量凝聚成為一根細小的飛針,朝著神田清影彈射而出。
  痛穴!
  只是,剛剛還完全沒有反應的聞音閣,卻因為這么一根小小的飛針就立即波動起來,顯然是觸碰了什么禁制。
  該死的!
  巴頓都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變化。不過,巴頓還是很機警,立即放出了一只之前在路上找到的小老鼠一般的野獸,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放走,做出是小獸撞擊的假象。兩個守門的童子看了過來,頓時發現了小獸。
  “是這個東西觸動了禁制嗎,什么時候聞音閣居然有這種東西了。”其中一個掃把輕輕一掃,小獸就飛了出去,不知道消失在什么地方。
  “肯定是聞到道韻之霧的味道,想過來偷吃的。”
  “你開玩笑嗎,一只小野獸來偷吃道韻之霧!”另外一個童子頓時反駁。
  巴頓沒有理會兩人的拌嘴,只是松了一口氣,幸好兩個童子的警覺性并不是很大。不過,神田清影卻越來越麻煩了,就仿佛被魅惑了一般,雖然意識還在強撐著,但是估計一會就會完全放松自己,那個時候,一個大活人出現在臺階上面,誰都知道不正常了。但是,僅僅是一根能量凝聚的飛針就會觸動禁制,怎么救神田清影?
  巴頓的思緒飛速的轉動,完全進入超識感狀態,很快,巴頓就看見了一片飄落到臺階上的樹葉。
  沒有任何的禁制被觸動。
  為什么?
  自然!
  各種可能迅速的被分析出來,巴頓立即就猜到了可能。看了一眼旁邊的幾顆大樹,巴頓找到了如同松針一般的植物樹葉。
  不能用能量作為推動,那么就只能用純粹的物理技巧了。
  巴頓不由想起了白冥樓里面的人探討力量的某些辯證,物理打擊,是最常見也最普通的攻擊方式,不過就是這種最常見的攻擊方式,卻最為本質,無法用任何的法則來消除。一拳都揍在臉上了,你就只能用臉接著,最簡單的,就是最普適性的。
  一根松針一般的樹葉飛了出去,是巴頓純粹以物理的方式丟出去的。果然,完全沒有引起任何反應。
  驗證了之后,巴頓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純粹以物理技巧,突破神田清影的本能防御,刺入她的痛穴。松針,LV5臨神境……要不要讓我這么為難。
  如果說技巧的話,巴頓絕對比所謂的武學大師要厲害不知道多少倍,但是這種對比,怎么想都太困難了。不過,再怎么不可能,巴頓也沒有退縮,食指和中指夾著一根松針,超識感完全的展開,近乎完美的精微演算,匯聚了所有的力量。
  飛針!
  只是,就在要脫手的瞬間,巴頓的所有力量完全消失不見,只剩下了最純粹的物理技巧。一枚松針劃過空間,飛向了神田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