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0)      第1347這份信念(11-20)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0)     

災厄紀元1184 開始

巴頓和神田清影一走就是很長的時間,就連白易都不知道他們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在這段時間里面,太陽系上面的局面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之前只是小范圍的戰斗,在太陽系星域里面動手的人并不多,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戰斗卻越來越升級了。不管是不是幕后的安排,太陽系都成為了戰斗的中心。
  孕育之息的誕生之地!
  想要獲得孕育之息,其他星域的靈運是其中一部分,但卻不是必須,而太陽系的靈運,則是不可或缺的。僅僅這一個理由,就足夠讓太陽系成為所有戰斗的中心。
  是時候了!
  謀算千萬年,這一次,孕育之息終于輪到她了。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在婣凰宮中嫣然一笑,然后落下了一顆棋子。
  ……
  處理完一處地方的戰斗,白冥樓第四冥衛的幾人正在朝著一處暫時駐營地趕回。一路上,所有人的臉色都并不是很好,因為這一隊大部分人都是傷員,而還有更多的人,卻連回去的機會都沒有了。真正爆發了戰斗之后,沒有誰敢說自己絕對的安全,哪怕他們是白冥樓的人,也沒有這個自信。
  路過一個城市的時候,前面的一人突然捂住了嘴巴。
  “怎么了,潘加。”后面一人立即扶住了他。
  “沒,沒關系。”
  “就近找個地方先休息吧。”小隊伍的隊長唐維說道。
  “真的沒有關系。”
  “我說休息就休息,北邊的戰斗已經暫時結束了,我們回去就是休整而已,不用這么趕。而且大家本來就受了傷,更是不用這么著急。”唐維擺擺手,做下了決定。
  聽見唐維這么說,小隊伍里面的其他幾人都不再反駁,朝著下面的城市落了下去。并沒有進入城市,僅僅只在周邊找了一個地方,放出源導具房子。當進入房間之后,傷員立即躺下,由隊伍里面比較擅長治療的人幫忙處理傷勢。而原本的護衛隊伍則是立即朝著周邊探查情況,排除可能的危險。
  不遠處就是城市的邊緣,另外一邊則是太陽系常見的森林,幾個方向的探查人員都很快回來,并沒有什么危險。
  不過,朝著城市那邊探查的人員臉上并不是很高興,似乎非常憤怒一樣。
  “怎么了,那邊有什么情況嗎?”唐維似乎注意到了這個隊員的臉色,故意問道。
  “不,沒有危險,只是普通人罷了。”這個隊員狠狠的握了握拳頭,沒有說。
  但是,這樣可不行,如果不說出來,豈不是浪費了這么好的機會嗎。所以,唐維又再次問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命令你匯報上來。所有可能對隊伍產生隱患的事項,都必須排除。”
  唐維這么嚴厲的語氣詢問,其他人也頓時看了過來。
  “真的沒什么事情,只是,看見很多人在詆毀白冥樓……。”這個隊員說著,語氣變得低沉,但是卻更加的憤怒。
  其他人聽見他這么說,不由沉默,眼中閃過一絲陰霾,甚至有些怨氣。
  所有人都明白所謂的詆毀是怎么回事。自從數年前希古星域黑耀墜落開始,太陽系上面就越發的不平靜,戰斗幾乎就沒有停止過。連番的戰斗,造成了驚人的破壞和死亡,而外界的輿論,也越來越不友善。很多人都將責任怪在了白冥樓的頭上——如果不是白冥樓當初實行什么星域文明交流,肯定沒有這么多的敵人,對方也不可能這么容易就進來。
  真是荒謬!
  明眼人一看就可以知道這和白冥樓根本沒有多少關系。
  太陽系是孕育之息的誕生之地,這才是本質。
  不管誰想要得到孕育之息,太陽系都是必然要掠奪的果實。文明交流不過就是下面的知識和文明交流而已,和頂端根本就沒有多少關系。那些星域級別的強者如果想要進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阻擋得了的。
  不過可惜,聰明的人總是不多,大部分人都是人云亦云而已。弱小而又可憐,完全將命運放在其他人的身上,將別人的施舍和保護當做理所當然,而有一天這種規律被打破的時候,就變成了到處亂咬的噴子。就仿佛……白冥樓沒有保護好他們,所有的過錯就該由白冥樓來承擔一樣……這是何等令人心寒的想法。
  這樣的情緒,不知道什么時候就開始在太陽系星域流傳,白冥樓很多人都知道。
  知道歸知道,以前并沒有親眼見到,所以很多人都并不是很在意,白冥樓從來都是這么自我的。不過現在,這樣的詆毀卻就發生在他們的眼前,特別是,這里的很多人還是傷員,從戰場上面撤下來的傷員。
  受傷,甚至死亡,都是為了守護太陽系,結果還被人這樣詆毀,如何能夠忍耐。
  這里的人都是白冥樓的冥衛,實力最低都有LV4的程度,之前只是沒有在意而已。現在這個出去探查消息的隊員這么一說,頓時有人繼續過去查看了一下。很快,三人就回到了這里,只是,臉色都非常的難看。
  “呵呵呵呵,我真不知道,保護這群人有什么意義。”回來的三人中,一個人笑著說了出來。只是,雖然是在笑,但是語氣里面的憤怒卻完全不加掩飾。
  “別亂說。”唐維假意阻止。
  “我怎么亂說了,如果我們守護太陽系,僅僅只是為了守護這樣的人的話,有個屁的用處,還不如死光了干脆。”這個隊員狠狠的看著唐維,似乎大有不管你怎么阻止,我都要說的樣子。不過,他卻不知道,他的這個樣子正中唐維下懷,沒錯,就是這種怨憤和不甘的情緒。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八意苦茗說道,只是,沒什么用。
  所有人的心情都變得抑郁,不過,不管怎么抑郁,卻還沒有人真的對那些普通人出手,白冥樓的規則就不允許。另外所有人都知道,就和八意苦茗說的一樣,并不是所有人都這樣,還是有人認同白冥樓的。但是,看見那樣的蠢貨,總是難免厭惡。就在這種沉默里面,一絲一絲的憤怒逐漸在所有人的心中郁積。
  八意苦茗想要說些什么,但是卻又想不到可以說些什么。
  這個時候,唐維的通訊器突然響起。
  “嗯,嗯,知道了。”唐維立即接通了消息,然后回答到。世界之眼網絡遍布整個太陽系星域,哪里都可以隨時聯系到。
  “剛剛接到上面的通知,發現有業蛇星域的人潛伏在這座城市里面,對方想要布下墜天之鎖。隊長正在朝著這里趕來,更北面是威諾德的區域,上面也已經向對方提出了支援的請求。我們的人當中,傷員繼續前往駐營地治療,但是需要分出一部分人幫忙疏散人群,順便保護好他們。”唐維說道。
  “是!”所有人都回答到。
  只是,經過剛才的事情,這個回答并沒有這么心甘情愿。如果不是白冥樓長期以來的教導和習慣,估計這個時候違背命令都有可能。
  唐維看見這樣的情況,在心里冷冷的笑了一下。白冥樓的思想方面的教導,客觀、真知、明理,并不是單純的灌輸服從的思想。照理說,這樣的教育非常不利于統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白冥樓里面思想自由的人很多,但是都對白冥樓非常的忠誠。哪怕很多人做事很胡來,經常惹事被責罰,但是如果認為他們會因此而仇恨白冥樓,卻又大錯特錯。
  唐維試過了很多次,想要拉攏其中一些人,但是大多都放棄,因為這樣擁有自身理智與思想的人,可不好忽悠。
  不過,這樣的情況可以持續多久!
  如果,白冥樓的隊長因此而隕落,那么不知道,這些人會是什么樣的反應呢。
  在跟隨著眾人離開的時候,唐維的嘴角悄然勾起。
  在另外一邊,第四冥衛的隊長關時樂正在飛速的朝著這里趕來。可以說,關時樂是冥衛里面氣質最儒雅的隊長了,所以深得很多人的尊敬和崇拜。白易早就和所有的隊長副隊長說過一些事情,但是關時樂也沒有想到,對方第一個挑選上的目標,就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