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9)      第1347這份信念(11-19)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9)     

災厄紀元117 對錯

013-11-25
  就目前來說,新西蘭魔鬼島上面的生物雖然怪異,但也只不過是**力量強大,配合異種能量,對于普通人類來說確實是兇殘無比。這些生物雖然很強大,但是大多都是生物本身就具備的能力,觸手、毒、絲、尖利的爪牙、巨大的力量、身軀,只有很少一部分,在原有的基礎上面變化,擁有了那些特別的能力。
  比如白易的逆花瞳!
  雖然看上去白易的逆花瞳很厲害,但是也沒有完全超出生物變化的范疇。
  俞寒的玄武臂也如此,雖然他將自己的左臂叫做玄武臂,但是說實話,這和傳說中的玄武沒有半點關系。說到底,不過就是俞寒融合了黃金蟒和烏龜的基因,然后偶然變化成為這個形狀而已。
  不過,就和白易雙眼的變化一樣,俞寒的左臂也微微有了一些不同。
  消融!
  俞寒已經受傷很多次了,他的左臂變化并不像白易這么明顯,但是也多少摸到了一點規律。消融,就是他左臂目前出現的能力。
  這也并不是什么特別的能力,每種生物都具備的一種生物調節能力。比如普通人被蚊子叮咬之后,輕微毒素入侵,或許會起一個疙瘩,但是肯定不會死。但是如果被其他毒性更大的生物咬一口,比如毒蛇,那么普通人或許就有些麻煩了。
  俞寒的玄武臂就是將這種消融的能力發揮到最大,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進入他的左臂,似乎都會被消融。比如之前那只黑紅色的甲蟲咬了他的左臂一口,就沒有發生什么問題。甚至,俞寒還回憶了一下關于玄武的典故。
  玄武,又名玄冥,龜蛇合體,為水神,居北海,納四方陰陽,乃無窮。
  這就是俞寒內心感到驕傲和張狂的原因,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左臂和所謂的玄武沒有多少關系,但是就是忍不住得意。誰知道他的玄武臂在后期會不會演變成為真的什么都消融,不僅是各種毒素,還有各種異種能量,說不定還可以吸收過來歸為自己使用,就好像小說里面的北冥神功一樣。
  ……
  之前俞寒在被白易的逆花瞳給催眠的時候,就是左臂的玄武傳出一股熱流,瞬間流遍了俞寒的全身,所以才從那種恍惚的狀態里面恢復過來。俞寒也不是第一次感受這種情況了,顯然這股不受他控制的熱流就是他體內的異種能量了,每次在他不小心吸入什么致命成分的時候,這股熱流就會出現。
  可惜,只是被動的出現,如果可以主動掌控的話,說不定就不會顧忌白易的雙眼了。
  不過,還是覺得不甘心,白易只融合了蝴蝶的基因,怎么就變化出了這么妖異的雙眼呢。
  這就是俞寒心底的心態了,看不得別人比他好。在新西蘭這種扭曲的世界,這種心態就更加的明顯。他也不想想,他的左臂比多少人領先了一步。這個世界又不是那種圍著一個人轉的世界,憑什么就只有他一個人可以得到好處,別人就必須低他一籌。
  俞寒隊伍里面算上他自己一共十人,惡魔大蚊吃了一個,水里怪物吃了一個,白易殺了一個,拋開俞寒和寧雪,剩下的五人正好和伍爾夫他們戰斗個旗鼓相當。顯然,俞寒這些隊友也不是隨便挑選的,都是有不錯實力的家伙。
  “準備好了嗎,迎接死亡!”白易沒有理會其他人的戰斗,僅僅是伸出了左手,做出一個邀請的姿勢,邀請死亡的姿勢。
  “死的人是你啊,白易!”
  俞寒兇狠的吼道,猛然沖了上去,左臂抬起,金黃色的巨蟒兇狠異常的朝著白易咬了過來。而在同時,寧雪猶豫了瞬間,也沖了上去,到現在,即使是寧雪,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從她堅定的跟著俞寒的一刻開始。
  白易雙眼暮然一張,劍牙微抬!
  就算事先已經想到了和白易戰斗會非常的艱辛,但是俞寒和寧雪還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束手到這種程度。兩人根本就不敢和白易視線相對,因為那意味著極大的破綻,幾乎就代表著死亡。不過視線不相對,談何容易,99%的生物都習慣用雙眼去看這個世界,突然之間讓他們避開視力,根本就做不到。
  雙方錯開的時候,俞寒左臂的蟒頭噬咬向白易。
  而這個時候,白易的劍牙暮然彈出,劃破了空氣,撕裂一般斬在巨蟒的身上。因為不敢和白易視線相交,所以俞寒和寧雪根本就沒有發現,白易的劍牙是以一種怎樣的方式在劃動。白易的逆花瞳確實是最好用的能力,但是,這并不是意味著白易只會依賴這個能力啊。
  刀勢!
  噗嗤一聲,俞寒通過蟒頭瞬間感到一股錐心的刺痛,而那個蟒頭也傳來刺耳的慘叫。白易的這一刀和之前的碰撞完全不一樣,直接斬入了巨蟒堅硬的鱗片里面,差點就將巨蟒斬成了兩截。
  猛然遭受這種劇痛,俞寒下意識就朝著那邊微微轉頭。
  逆花瞳!
  這次的逆花瞳和之前不同,白易的雙眼瞬間就朝著外面流下了鮮血,可想而知,這次白易使用的逆花瞳,已經達到了第三階段,異種能量已經在飛速的涌動。
  糟了!
  俞寒剛一轉頭,就看見了白易那雙妖異的雙眼,然后腦海內浮現一個詞語。視線剛一相交,俞寒頓時如同陷入了一個色彩斑斕的世界,然后一下子就迷失了。就算早就經歷過一次這樣的情況,但是俞寒還是措手不及。俞寒在心里瘋狂的吶喊著,想要像之前那樣,由左臂的玄武臂被動的涌出異種能量,來沖破這種催眠。
  不過這次,俞寒越是焦急,但是就越是無法醒來,就如同做噩夢鬼壓床一樣,明明感覺恐怖,但是就是無法醒來。
  突然之間,溫熱的液體濺落在俞寒的臉上,加上體內異種能量的翻滾,俞寒的雙眼終于再次恢復了清明。
  不過,俞寒看著眼前的一幕,完全傻眼了。
  寧雪阻攔在他的前面,白易的劍牙從寧雪的左胸正中穿過,然后被寧雪用堅硬的爪子死死的固定住。鮮血不斷的從寧雪的身體前后噴濺出來,濺落在俞寒的臉上。
  笨蛋!
  白易的眼中,也微微動容,心里出現一個詞語。不過,白易卻依舊沒有停手,劍牙緩緩的朝著后面想要扯出來,不過寧雪左手死死的抓住劍牙,同時右手伸了出去,三根黑黝黝尖銳的指甲對準了白易。
  白易是看見過寧雪這尖銳的指甲是如何的厲害的,看見一時抽不出劍牙,不由頓時松開了右手,朝著后面退了下去。
  看見白易松開了劍牙,寧雪右手的三枚指甲也沒有射出去,而是就這樣依偎在俞寒的身上,緩緩的倒了下去。
  “醫生,醫生在哪里,阿西娜。”俞寒抱著寧雪,鮮血不斷的噴涌出來。白易的那一刀,是真正的正中心臟,看這完全止不住的鮮血就知道了。不過在俞寒驚慌的茫然四顧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幾個隊友全都陷入了苦戰,他叫的阿西娜正被沙皮追著廝殺,衣服破破爛爛的,渾身都是鮮血,狼狽無比。
  “俞,俞寒……我們的孩子。”寧雪的右手緩緩的撫摸向自己的小腹。
  “嗯,嗯,我們的孩子。”俞寒抱著寧雪,眼淚不斷的流下來。
  俞寒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好,很多事情,并不為人所接受,但是寧雪卻一直跟著他,就是因為寧雪肚子里面有了他的孩子。這個孩子或許是由于活性細胞的原因,九個月了還完全沒有什么變化,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出生。而正是為了寧雪,所以俞寒才想要改變,英雄是做不成了,梟雄也可以,但是啊……但是啊……!
  白易也停在了原地,雙眼的鮮血不斷的朝著面頰流下,留下兩條鮮紅的淚痕。
  孩子!
  寧雪居然懷了孩子,那么肯定就是俞寒的了,原來如此,這就是寧雪為什么一直不離開俞寒的原因嗎。
  白易看著寧雪那生機逐漸消失的面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明明已經被埋葬在心底的善良和優柔,又緩緩的浮現。以前,可都是很好的朋友啊,白易回想起了當初在懷卡托大學里面的那段時光,這些年輕人那鮮活的一幕。
  不過現在……還有多少人活著,有多少人,是死在了相互的手里。
  白易看著自己的雙手,閉上了雙眼。
  “啊啊啊啊……!”俞寒突然仰天大聲的吼了起來,聲音撕心裂肺,顯然是傷痛到了極點。強烈的聲波,震蕩著周圍的空氣,震蕩著所有人的內心,原本還在交戰的雙方頓時看了過來,然后就看見了俞寒抱著寧雪坐在地上的一幕。
  殺,殺了對方!
  俞寒一群人全都雙眼通紅,神情逐漸變得狂亂。俞寒他們來惠靈頓尋找死魂花,就是為了溫養靈魂。畢竟,目前還沒有發現其他人擁有白易這種催眠的能力,可以調和**和靈魂。現在經受了這么多的刺激之后,俞寒一群人都逐漸陷入了兇暴狀態。
  俞寒緩緩的站了起來,身體搖搖晃晃的,突然抬頭,雙眼猙獰的看著白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