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15 見面


  成功了!
  俞寒心底生出一個詞語,從這個時候起,他才算是真正抓住了這群手下的內心。俞寒想要改變,他已經清楚的知道,英雄也好,梟雄也好,都可以,只有奸妄小人是不可能得到別人的追隨的。不管最深處是不是,起碼表面需要令人信服。但是他以前的過往就好像一個定時炸彈一樣,隨時可能令團隊破裂。
  俞寒一直在醞釀,一直在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將這一切說開。
  經過最初的忐忑和不安之后,現在聽見亞當斯、伊芙琳等人支持他,俞寒就知道,成功了。只要他以后不做出令人心寒的舉動,團隊里面就不會發生崩裂的危機了。至于俞寒現在究竟算是梟雄還是小人?
  這個重要嗎?
  誰沒有在心底有過陰暗的心思,只需要外在表現得足夠令人信服就可以了。
  阿西娜被伊芙琳他們說得一陣啞口無言,原來,她是一個幸運兒嗎;原來,每個人都經歷了這么多難以回首的過往嗎……。而這個時候,伊芙琳又看著她,“阿西娜,你自問,如果不是遇見俞寒,你現在過著什么樣的生活,在那個瀕臨絕境的小隊伍里面。這將近半年,過得這么平穩,大家還大致恢復了人類的體型,都是靠的誰。”
  “我……抱歉,不過,我還是會看著你,不準你繼續做出那種卑劣的事。”阿西娜對著俞寒說道。
  “當然,歡迎各位的監督,我并不是圣人,如果你們覺得我有什么做得不對的地方,那么一定要指正出來。”俞寒臉上露出了坦然的笑容。
  由始至終,寧雪都沒有說話,這就是寧雪的聰明之處,她和俞寒的關系,如果幫著俞寒說話的話,反而會被誤解。不過,俞寒是真的變了嗎,寧雪癡癡的望著俞寒,然后露出一個笑容。團隊里面的暴風雨,就這樣消弭于無形。
  ……
  “就和我之前說的一樣,我承認自己之前的事是錯的,但是我不可能消極的束手就戮。所以,我準備等待著白易,然后和他好好的談一次,如果可以和解的話,那么就最好,如果不行的話,那么,我同樣會反抗的。”俞寒凝重的看著眾人。
  “沒關系,我支持隊長的,現在的新西蘭,并沒有絕對的正義和邪惡。如果隊長你就這樣直接愿意送上自己的性命,反而是懦夫的行徑。如果那個白易真的咄咄逼人,那么就戰吧,既然站在隊長這面,那么就不會反悔。”亞當斯點點頭。
  “謝謝!”俞寒認真的點頭。
  寧雪心不在焉的撥動著指甲,和解,那顯然是不可能的。腦海中,貝莉克希娜、紅綺華……每個人的樣子逐漸浮現在腦海,僅僅才不到半年多,她們的樣子,居然有些模糊了。寧雪又轉頭,望著俞寒的側臉。
  “那么,之前沒有使用,現在也確認鬼魂是真正存在的了,所以,所有人都分一瓶凈魂樹的汁液吧。記得自己省著點用,這東西對自己也是有害的。”俞寒同樣拿出了一個密封皮箱,然后從里面取出了渾濁的汁液。
  凈魂樹——當初進入鬼城惠靈頓的那群人偶然發現的植物,因為環境的影響,這種樹木的汁液居然有驅散鬼魂的效果。或許就和‘毒蛇出沒之處,七步之內必有解藥’的諺語相似,或許有夸張的成分,但是自然界確實是一個相互克制關聯的和諧整體。那種君臨所有物種之上的頂點的生物,目前還不存在。
  凈魂樹的汁液可不僅僅是驅散鬼魂,對生物的靈魂同樣有害。所有人都分到一小瓶,等會從城市內湖出去,滴一點在衣服上,就可以驅散鬼魂了。
  “我們繼續尋找死魂花,這才是我們來到惠靈頓的主要目的,如果白易他們找來,那么由我來和他說。”俞寒對著所有人說道。
  其他所有人都點點頭。
  ……
  白易的速度逐漸放慢下來,在白易旁邊的伍爾夫幾人,也跟著放慢了速度。安娜還想問為什么不跑了,但是卻覺得白易身旁的氣息有些令人害怕。伍爾夫他們心中也有疑惑,但是同樣沒有問出來,只是打量著白易。
  緩緩的,緩緩的,白易的動作變得不疾不徐,自身的氣息也逐漸平穩下來,之前的那種肅殺的氣息已經完全消失。不過,現在的白易卻讓人覺得更加危險,如同將火山壓制在心底一樣,積蓄著力量,等待著爆發的一刻。
  即使是伍爾夫,也看懂了白易的作法,同樣學著白易,將自身的氣息壓制下來。
  這個時候,旁邊的那些鬼魂更是悄無聲息,生怕惹上了白易一群人。平時覺得那些小說電影里面的鬼故事嚇人,但是說穿了也不過如是。那純粹就是普通人的力量太過于弱小了,面對很多事情都沒有抵抗的余地而已。因為鬼魂引的那些意外事件、災禍,放在白易他們的身上,估計來個十多次也殺不死白易他們。這當然是白易他們自身變得強大,多出了更多的應對能力而已。
  而且,茉茉現在還可以看見鬼魂,就更是不怕了。
  “我之前就準備嚇你說的俞寒他們那群人,后來引到了惡魔大蚊……。”安娜湊近了,想要說什么,不過白易卻伸出了右手,示意她住口。仿佛冥冥之中的感應一樣,白易直接看向了側前方。
  而這個時候,俞寒一群人也正好從內湖里面出來,還沒有來得及去尋找下一朵死魂花。同樣,俞寒的左臂的蛇頭猛然昂了起來,看向白易他們的方向。
  “來了!”
  俞寒隊伍里面的其他人還有些錯愕,一個恍然之后,才明白過來俞寒說的誰來了。是白易嗎,果然不愧和俞寒說的一樣,是一個堅忍而強大的男人。這種莫名的感應是怎么回事,難道是預示著兩人宿敵的關系嗎。
  一群人聽見俞寒的提醒之后,不由全都停了下來,站立在奧連特爾灣內湖中心的那座偏斜的大橋上面。
  俞寒拿出了凈魂樹的汁液,在雙肩和腰側滴了兩滴,其他人看見俞寒的動作,也學著這樣。不管怎么說,在現在的惠靈頓,最危險的還是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現的鬼魂。
  緩緩的,在俞寒一群人的眼中,幾個人影從遠處昏暗的街道盡頭走了出來,白易每個人都顯得很平靜,但是卻有一種懾人的氣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在東面的惠靈頓海港上方,出現了一輪殘月,那暗淡慘白的月光映照著一切,預示著今天的夜晚不會平靜。
  茉茉伸出了右手,分別有兩只食靈蝶落在每個人的肩上,然后其他的食靈蝶頓時迎著慘白的月光飛舞起來,無比的美麗。白易一群人來到了湖邊的草地上面,隔著百多米遠,看著在橋上站立,神色各異的俞寒九人。
  雙方的視線交錯在一起,意味莫名。
  “好久不見!”
  “確實好久不見。”白易并沒有囂張的說讓俞寒多活了多久之類的話,這不是他的性格。
  “看你們的樣子,似乎知道我和俞寒的過節了,你們是支持他的嗎?”白易看向了其他人。俞寒等人一副嚴陣以待的樣子,如果這點都看不出來的話,白易也白混了。
  “沒錯,我已經全部告訴了他們了,那么,如果我想說,我們和解如何,我可以做出補償。”俞寒看著白易。
  “哼!”白易哂笑了一下,然后抽出了劍牙。
  錚的一聲輕鳴,悠長的聲音傳入所有人的耳中,頓時讓所有人身體不由自主的繃緊起來。俞寒一群人只覺得這一聲清鳴太過于清晰了,如同從心底里面響起一樣,但是卻不知道,白易的攻擊,已經開始了。
  ————————————————
  現在的劍牙可不是牙齒的形狀,而是真正如同一柄刀的形狀。這也是最近進化人類發現的技巧,一種命名為腐液獸的肉包里面的那種腐液擁有強大的侵蝕能力。如果是金屬的話,會被侵蝕腐爛,但是這些生物材料,牙齒,骨骼在浸泡在一定比例之后的腐液里面之后,卻可以在一定時間內變得松軟,便于加工。
  某些有天分的人,就成為了新型的‘煉器師’。
  煉器師——WeaponArmorMakers簡稱WAM。當然,所謂的煉器師,并不是仙俠小說里面的那種煉器師,只不過是將進化生物的利爪、尖牙、骨骼……等等利用起來,制作成為武器和防具的專家而已。不管什么時候,善于利用工具,一直都是人類的一個優點。
  同樣,這段時間還出現了藥師。
  藥師——MedicinalMakers簡稱MM。同樣不是小說里面的那種職業,新西蘭各種進化動植物無比危險而陌生。雖然很多動植物都有比較有效的藥性,但是現在的新西蘭,卻沒有那種現代化的制藥工廠。說到底,現在的新西蘭很少會有完全相同的植物,即便大致相似,也有著各自的差別,工廠那種流水線的加工方式完全行不通的。
  藥師,就是那些天賦能力不錯,精通藥性提取的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取出每一種不同植物里面的有效成分并加以調配的人。
  之所以取這個名字,不過是熟悉而已,畢竟小說、游戲里面,這兩個名字出現的頻率很高。但是如果完全帶入游戲和小說,就完全沒有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