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17)      第1347這份信念(11-17)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17)     

災厄紀元1151 命運的指引

直到將大半個山脈都徹底占據,白易的絲巢才逐漸停止下來。而這個時候,在山脈里面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的生物生存了。不僅是生物,各種植被和本身的養分也徹底的枯竭,沒有任何的生機。
  發生了這么巨大的事情,當然引起了上面的重視。
  原本關時樂、黑水晶、南希、神無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但是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希古星域的反應完全就是雷聲大雨點小。除了那個死掉的那個尤里斯,確實又來了一些人,不過對方只是戰斗了一番,探知到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就直接撤退了。
  “很不對!”關時樂說道。
  “嗯,很不對。”黑水晶也點點頭。
  白易這里的事情對整個星域來說確實微不足道,但是也絕對不是可以輕易就可以忽視的。偏偏,后面來的人在知道了大致在發生什么事情之后就立即退走了,就連之前尤里斯被黑水晶殺掉的事情都沒有追究。
  很不對!
  希古星域上面似乎還發生了什么非常巨大的事情,讓那些頂端的強者都沒有時間來管下面的事情了。但是,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關時樂他們就猜不出來了。不過沒有關系,反正他們來希古星域的目的僅僅是護衛±±,m..co⊥m白易,讓白易可以順利的吸取力量恢復。所以,雖然知道希古星域上面或許有些不對,但是關時樂,黑水晶他們都樂得沒有人來繼續打擾。
  ……
  在這段時間里面,朵思美倒是很會利用這段時間,經常以切磋的名義向那些冥衛隊員請教一些東西。因為明面上,其他人都以為朵思美是白易的弟子,所以對于朵思美的請問都無所不答。當然,朵思美也只是詢問一些力量上面的運用而已,還沒有想過直接讓其他人教她什么功法。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足夠朵思美受用了。要知道,冥衛的隊員最低都是lv4,懂的東西可是非常多的。
  筆繪!
  安兒手中畫筆勾勒,空中頓時浮現一個圓形的法則陣,另外一邊的朵思美左手攜帶著冥氣的力量撞擊在上面,結果頓時就被反彈出去。狼狽的在地上滾動了好幾圈之后,朵思美才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朵思美的實力只有lv3的程度,和冥衛相差很多,所以對戰的時候,她還是喜歡找和她處于同一等級的女仆進行對戰練習。不過,即便都是lv3,朵思美也不是這些女仆的對手。剛剛知道這個結果的時候,朵思美的心情簡直無法形容了。因為,和她戰斗的人可是女仆啊,女仆,僅僅是負責生活內務的人員。
  不過,在被打擊多了之后,朵思美就習以為常了,反而經常找b班的女仆來對戰,提升戰斗經驗。
  “白易大人什么都沒有教你嗎,居然混到這么凄慘的樣子。”安兒收起了畫筆,說了一句。
  “老師教了我很多了啊。”朵思美癱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很多~?”安兒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是啊,老師給了我一本功法,冥氣決,正是因為這份力量,我才可以在亡靈天災里面活到現在,否則我估計早就和父母死在冰雪鎮了。”朵思美躺在地上看著天空,低沉的說道。然后突然之間,朵思美的神情就變得無比的激動。
  “該死的亡靈天災,我一定要用這份力量,將亡靈天災驅逐!”
  那邊的安兒畫筆頓時一頓,然后才疑惑的看著朵思美。亡靈天災,不是白易大人讓海洛伊斯他們三人引發的嗎。這個朵思美的樣子,好像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否則,她對白易大人的態度估計就不會是尊敬了。還有,白易大人收的弟子雖然不多,但是卻都從來沒有這么敷衍過。冥氣決,那只不過是最最基礎的掌控死亡冥氣的功法而已,實在算不上什么高深的東西。
  朵思美,真的是白易大人的學生?
  安兒思索著,那邊的朵思美也爬了起來。
  “安兒,剛才你使用的攻擊方式實在是太突然了,我剛才想了一下,完全想不到該怎么應付。”爬起來之后,朵思美頓時詢問到,這是一直以來的情況。戰斗之后,就是戰斗上面的探討,不過這一次,安兒卻奇怪的看著朵思美。
  “朵思美,我還不知道你和白易大人相識的經過呢,可以說說嗎?”
  “哦,好的。”朵思美這個時候并沒有懷疑,很快就將她和白易相識的經過說了出來。
  安兒從朵思美的述說確認,朵思美根本就不知道白易的真正身份。相反,因為白易的博學和氣質,還有危機關頭傳授她冥氣決的原因,所以朵思美對白易有一種異常的尊敬和憧憬。只是,憧憬是和了解是相距最遠的距離。安兒都不明白,白易為什么會給這樣一個偶然遇見的希古星域女子冥氣決。僅僅是因為偶然相識,還是說,有什么布置?
  “這樣啊,話說回來,你現在有什么目的嗎,為什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安兒又問道。
  “目的嗎,驅逐亡靈天災,恢復家園!”朵思美異常堅毅的說道。這十來年的經歷,顯然已經不是當初和白易相遇時候的那個柔弱少女了。
  安兒這次沒有說話了,只是沉默。
  朵思美在激動的說了這樣一句之后,仿佛在等待著什么,結果,安兒一直保持沉默,朵思美的心里也就越來越失望。
  “很可笑嗎,很可笑是吧。像我這么沒有力量的女子,居然做著如此不切實際的妄想。但是啊,看見那些被亡靈天災侵蝕的大地,我就忍不住想要實現這個理想。這一路行來,我見過很多人,強大的也有不少,甚至,其中一些簡直就是‘神上’的程度。最初,我和同伴還想過向他們求助,幫助這個悲傷的世界……。”朵思美說道這里,情緒已經變得無比的低沉。
  “哈哈哈哈!”朵思美突然悲愴的笑了起來。
  “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啊,為什么擁有這么強大的力量,卻眼睜睜的看著世界變得如此千瘡百孔卻什么都不做。”朵思美突然激動的說道。
  安兒看著朵思美直視的眼神,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因為,在朵思美的眼中,他們,也屬于強大一類人。
  朵思美看見安兒回避的眼神,心中閃過一絲失望,然后才深深的吸入一口氣。
  “抱歉,是我激動了!”朵思美自嘲的說道。
  緩緩的站了起來,朵思美轉身準備離去:“大概,我也已經知道,你們和我們一般人是處于不同的世界了。所以,我已經不在奢求獲取你們的幫助了。不過,即便是這樣,我也會用自己的力量走下去,拯救這個世界。”
  朵思美轉身離去,背影無比的堅決。
  “抱歉,這段時間打擾了,我這就帶著他們三人離開。”朵思美顯然已經不打算在這里留下去了。因為,她已經看出來了,白冥樓這一群人,和她之前遇見的那些‘神上’一樣,都不會插手亡靈天災,所以,她已經不再奢望獲取幫助了。雖然,白冥樓不幫忙其實并不是和那些‘神上’一個原因。
  安兒想要說些什么,卻又完全無法說出來。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一個人的聲音:“如果你這樣走掉的話,就永遠無法實現你那個理想了。”
  “老師!”
  “白易大人!”安兒和朵思美都無比的驚訝,完全沒有想到,白易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個地方。
  其實,白易也是剛剛從絲巢里面出來,正好聽見了朵思美的那番話,所以才出現在這里。
  白易看著朵思美,十多年前偶然傳下冥氣決的小學生,當初那柔弱的面容已經被堅毅所取代。從朵思美的身上,白易暮忽的發現了熟悉的身影,為了理想而拼搏的身影。
  “三個月,我會留在這里三個月,然后我會全力的教你,能夠學多少,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白易說道。
  “是,謝謝老師!”朵思美頓時興奮的回答到,半跪下來。
  “白易大人。”安兒驚訝的看著白易。只是,白易很隨意的揮揮手,示意安兒什么都不用說。
  ……
  接下來的三個月,白易果然履行了自己的諾言,認真的教導朵思美,而不是之前隨意的敷衍。就連朵思美來救的三人,白易也允許他們跟隨其他人學習,同樣的,能學多少算多少。
  經過暗部傳來的消息,白易已經知道了朵思美這十來年的所有經歷。就和朵思美說的一樣,她的經歷無比的坎坷,一路堅持著才走到了這里。現在,朵思美就在團結任何一個可能的盟友,任何一個有潛力的人才。而這一次,就是為了找回三個下屬和朋友,才來到這里的。
  因為,在朵思美自己組建的勢力當中,他們三人的實力就已經算是很高了。
  不依靠,不奢望上面的神上,而是以自己的力量,從最底層開始崛起,實現自己的理想,恢復原本的家園。
  三個月之后,白易的教導結束,因為莆娥的天蠶九變第一變也完成了。
  臨別的時候,白易丟給了朵思美一塊令牌,就是之前白易在暗部那里使用過的令牌。“用這個,你可以向那個組織借助一部分力量,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
  “是,謝謝老師!”經過三個月的教導,朵思美的氣質更加的沉穩而內斂,已經擁有了一絲初顯的氣象。
  “謝謝嗎,等你知道事實的時候再說吧。”白易莫名的說了一句。
  在朵思美不明所以的時候,白易已經帶著白冥樓的人離開了這里。飛在天空的時候,白易的心里卻完全無法平靜。命運嗎……這一切,究竟指示著什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