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3)      第1347這份信念(11-23)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3)     

災厄紀元114 自白與


  鬼影幢幢!
  這就是白易他們附近現在的景象,而且這絕對不僅僅是一個形容詞,而是真的有無數鬼魂跟著白易他們。因為惠靈頓傳出鬧鬼的事,所以來到這里的人越來越少,這些鬼魂可是閑得非常無聊。現在居然爆發了一場堪稱狗血的尋仇沖突,在這些鬼魂眼中,可是不錯的劇目。不過,這些鬼魂雖然好奇,但是卻并沒有貿然接近白易他們,畢竟,那一大片的食靈蝶不是說笑的。
  “你們等會一定要多死幾個!”那個安娜跟在白易他們旁邊,時不時的冒一句。
  不過,白易他們卻并沒有理會安娜類似詛咒一般的騷擾,每個人都在疾馳,在幾人中間浮現的那種肅殺的氣氛,很快就影響到周圍的鬼魂,連安娜都已經閉嘴了。這群人,究竟是帶著什么樣的仇恨和決心來到了這里。
  ……
  “對于多斯的遭遇,我感到很沉痛!”而這個時候,俞寒一群人也將死魂花收了起來,重新集合,在停頓下來之后,俞寒雙眼微微通紅的說了一句。俞寒的感情不是裝的,或許他確實不甘于臣服于其他人,但是對于自己手下的隊友,還是真正有感情的。
  “隊長,這不關你的事,現在的新西蘭本來就這么危險,事實上,我們來這里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一名隊友說道。
  “不,我有很大的責任,你們只知道我們是為了死魂花才來到這里的,但是其實我還有其他的私心!”俞寒握緊了拳頭。
  “私心?”所有人都驚訝。
  “對,私心!”俞寒點點頭。俞寒隊伍里面的其他人聞言都微微沉默,然后認真的看著俞寒,等待著他的解釋。只有寧雪望著俞寒,他真的打算和其他人說出一切嗎。
  “其實,我一直有一個敵人。”
  “敵人?”
  “對,敵人。在從新西蘭變化最初,求生的中途相互沖突摩擦,然后升級為生死仇敵的敵人。”俞寒點點頭。
  “這個敵人一定很壞吧,畢竟和像隊長這樣的好人起沖突。”高德大大咧咧的說道。他的命是俞寒救回來的,所以對俞寒非常的信任。而且這半年多來,他一直跟著俞寒,覺得俞寒是一個比較合格的首領,還是不錯的為整個新西蘭進化人類著想的人。
  “不,壞的人……是我啊!”俞寒輕輕的說了一句,然后所有人都驚愕在原地。
  “你們不是想要知道究竟是誰在追著我嗎,我想,這個名字你們肯定不會陌生。”
  “誰?”
  “白易!”
  “白易,居然是他?”
  “對,就是他。以前因為不成熟和嫉妒,導致我和他之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每個人加入隊伍的時候,我就已經說過,我不介意你們以前的過往,因為每個人都可能犯過錯,只要在進入隊伍之后,大家相互扶助,團結在一起就可以了。事實上,這是因為我自己就做過錯事,而且這些事情還沒有辦法彌補,才會定出這樣一條規矩。”俞寒緩緩的將他和白易之間的過往說了出來。
  當然,這些話不知道在俞寒的心中醞釀了多久,很有語言的技巧,俞寒并沒有避開自己所做的事,比如陷害,比如殺死紅綺華。不過,俞寒說的,卻又微微有了一些不同,從單純的嫉妒和怨恨,變成了側重于雙方相互爭奪,然后發生的沖突。
  正是因為俞寒的自我否定,反而讓這番話變得更加真實!
  “我承認,以前是我錯了。”俞寒抬頭,看著黑暗的頂穹,默默的說了一句。
  “所以,我以己度人,從來沒有詢問過你們的過往。我認為以前如何并不重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想要活下來,還能保證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不違背感情、道德,那是非常困難的。但是啊,我……果然還是無法完全違背自己所做過的事。”俞寒輕輕的說道,向自己的隊友吐露著心聲。
  而這個時候,俞寒的隊友也靜靜的聽著俞寒的話,陷入了沉默。
  他們的隊長,以前原來是這樣一個人嗎!
  “我一直都鼓不起勇氣和你們說這些,說得也是呢,畢竟我是一個這么卑劣的人,如果和你們說了這些的話,你們肯定會離去的吧。”俞寒自嘲的說道。
  “俞寒,你說的是真的嗎?”阿西娜冷著臉問道。
  “真的。”
  “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阿西娜說著,就要起身離開。
  “等等,阿西娜,你先坐下。”亞當斯先攔住了阿西娜。在阿西娜坐下之后,亞當斯才重新看向俞寒。“隊長,你剛才說的來這里的私心是什么,可否說清楚。”亞當斯問道。
  “嗯,其實我和白易都算是比較出名的人了,所以相互的行蹤并不算是特別的秘密。白易在知道我在附近的時候,我們當然也知道白易也在這附近了。所以,我打算在惠靈頓和白易做一個了解。因為這是我和白易之間的事,所以我并不想拖上你們,才選擇了惠靈頓。”
  “為什么選擇惠靈頓?”
  “因為惠靈頓是鬼城!”俞寒手里出現了一瓶新的溶液。這瓶溶液和之前凈化死魂花的溶液同源,可以驅散鬼魂。
  “我們從庫克那里得知了鬼城惠靈頓是真正有幽靈的,而且還得到了凈魂樹的汁液。但是白易他們應該不知道,借助惠靈頓的鬼魂,說不定我并不需要和白易直接戰斗,就可以解決白易。而這樣,你們也避免了和白易他們交戰,不會發生傷亡。”俞寒解釋道。
  “俞寒,你這個時候還在算計著白易嗎。”阿西娜憤怒的說道。
  “啊,沒錯,因為我不甘心這樣直接束手就戮。”俞寒坦然的點頭。
  俞寒這個時候也在賭,賭他的隊友不會因為這件事將他拋棄。如果說為什么的話,就是因為這半年多的相處,還有新西蘭殘酷的環境,除了少數幸運兒,沒有誰可以真正做到完全純善。
  “俞寒,你真是沒救了……。”
  “夠了,阿西娜,你閉嘴。”一直沒有說話的伊芙琳突然叫住了阿西娜。
  “伊芙琳,你!”阿西娜不敢相信的看著伊芙琳。為什么,為什么被叫住口的居然是她,而且看其他人的神色,似乎也并不認為俞寒做錯了什么的樣子。
  “我就說說我的過往吧,在我之前還沒有變成怪獸的時候,因為樣貌不錯,所以被一群男人圈養起來,當做了玩物。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殺死了他們,然后逃了出來。而在之后的求生路途上,我搶過別人的食物,還殺死過其他的人,我啊……雙手也沾滿了血腥的。”伊芙琳看著自己的雙手,緩緩的說道。
  “我也是……我曾經跟著一個小團隊,獵殺其他的人類來生存,雖然只有一次,但是……。”亞當斯也說道。
  “我也是……。”其他人也逐漸說了出來。
  “我搶過一條狗的肉骨頭算不算,后來被那條狗追著屁股咬了幾條街。”阿德說道。眾人原本低沉的情緒都不由被阿德逗笑了,不過很快,這種笑容就消失了。
  “阿西娜,我相信,你確實是沒有做過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但是你要知道,新西蘭從變化到現在,有多么的殘酷,像你那樣從來沒有遇見過良心抉擇的人畢竟只是少數。我想,大概很多人都做出過違心的選擇,只是為了活下去。”
  “我啊,并不認為隊長之前的事就是對的,事實上,隊長自己也并不認為自己就是對的。但是,在現在的新西蘭,又有多少人敢說自己所做的所有事,都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道德,誰敢說,自己就完全問心無愧!”
  “我……就不敢。”伊芙琳緩緩的說道。
  “我同意伊芙琳的話,起碼就我認識隊長的這段時間來看,他的所作所為,并不是一個壞人。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亞當斯也說了一句。
  “可是他現在還在算計白易。”
  “那并不是錯誤,我并不認為那有什么不對,至少,我就做不到束手就戮。至于隊長說的私心,我也并不認為全部是私心。我們尋找死魂花,本身就必須來到惠靈頓。白易肯定不是浪得虛名,如果在其他地方和白易的隊伍發生戰斗,我們這里肯定有人會死。隊長將這里當做戰場,雖然確實是在算計,但是何嘗沒有維護我們的心思。”亞當斯說道,然后又看向俞寒。
  “隊長,我想問問,你打算怎么面對白易!”
  “抱歉,我打算正面面對白易,請求和解,如果白易不答應的話,那么我會和他戰斗,直到其中一人倒下。”俞寒認真的說道。
  “這個世界,已經沒有絕對的善良與正義了,或許隊長你的作法……算了,總之,我跟隨著隊長你。”亞當斯對著俞寒說道,站立在了俞寒的一邊。
  “我也是。”
  “我也是,我不知道那個白易究竟怎么樣,起碼我認識的俞寒絕對不是壞人。”伊芙琳說了一句。
  成功了!
  俞寒心底生出一個詞語,從這個時候起,他才算是真正抓住了這群手下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