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144 震懾

白易三人從黑耀火焰里面猛然沖出,直接穿透了黑耀星的防御層。看見三人凄慘的樣子,其他星域的人都不禁有些幸災樂禍,甚至,有一些人還在打量著白易他們,看能不能趁機出手。這可不是趁人之危,畢竟,在這里的所有人都是競爭對手來著。
  或許是三人的樣子太具有欺騙性,居然真的有三個修羅星域的人出手了。
  一動手,就沒有絲毫的留手,修羅星域特有的生命禍具。
  修羅星域對白冥樓一直都比較敵視,因為當初茉茉那驅使禍具的能力讓他們非常的忌憚。任誰辛苦煉成的禍具結果輕易被別人控制,然后來反噬自身,都會讓人忌憚的。
  禍魂蝶!
  白易嘴角勾起一絲妖異的微笑,與此同時,布賴特和小玉也出手了。
  戰斗爆發得突然,戰斗的過程也讓人萬分不解。不過,眼看戰斗就要結束的時候,外面的防御層又有兩群人沖了出來。
  “白易!”業蛇星域的一位長老狠狠的喊道,然后丟出了一朵深淵業火。
  突然闖入的一群人,落下的深淵業火,頓時讓其他人升起一種看好戲的心態。只是,白易應付得出乎意料的容易。
  “烏巴長老有什么見教嗎。”白易說著,左手一招,深淵業火頓時在掌心緩緩轉動。和白易他們交流的十二人里面,可是也有一位業蛇星域的人的,線鱗長老。所以,對于這種業蛇星域最常見的深淵業火,白易的了解可以說不比烏巴少多少。
  “你做的好事!”烏巴狠狠的說道。不過卻對白易那輕描淡寫的手段非常的顧忌。
  這個時候,在黑耀星上面的一群人才發現,業蛇星域和烏迪星域幾乎人人帶傷,而且還分別少了兩個和一個人。嘖,原本以為太陽系星域的三人不小心惹到了九頭?,原來這兩個星域的人也是嗎。一群人眼光游弋,不知道在盤算寫什么。
  “我做了什么?”
  “你們將九頭?惹毛了,結果就跑掉了。”
  “嗯,那又怎么樣,難道我還需要告訴你們,或者保證你們的安全嗎。”白易眼睛微微的撇了一下。
  “額!”烏巴頓時啞口了。因為就和白易說的那樣,現在這里每個星域的人都互為對手,那么不管對方做些什么,都沒有絲毫的意外。不如說,沒有故意設置陷阱坑你就算是好的了,他們自己跑過去撞上了九頭?,純粹就是倒霉。
  “還是說,你想要因為這件事來找我討個說法?”白易看向烏巴。
  這個時候,布賴特和小玉也看向了白易,毫無疑問,白易才是領頭者。這個時候,布賴特很好奇,現在的白易會采取什么樣的態度。
  烏巴看見正在和白易他們戰斗的三個修羅星域的人,然后又看向旁邊的幾個烏迪星域的人,還有其他正在朝著這里趕來的其他人。或許,真的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將白易他們和一些對手排出去。
  “當然是……!”
  只是,烏巴才剛剛說了半句,后面的話就堵在了嘴巴里面。因為,白易的左手就這么輕飄飄的插入了一個修羅星域人的胸腔,然后將對方的心臟挖了出來。而且,出來的不僅僅是一顆心臟,所有的血液,連同著黑色的怨氣,全部落在了白易的手上。而由始至終,對面的那個修羅星域的高手仿佛傻掉了一樣,完全沒有反抗。
  因為,白易現在展現的,可是禍魂蝶啊,從一開始,三個修羅星域的人,就已經陷入了幻境了。
  不僅于此,布賴特的那個對手也突然從體內生長出來淡紅色的煙霧。
  奇毒——血生煙!
  而和小玉為敵的那個對手,則是不知道怎么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然后被他的禍具反噬了。
  “是什么?”白易問道。
  其他原本想要逼迫過來的人都頓時停下,甚至,很多人都以凝重的眼神看著白易。特么的,誰說的白易的性格很溫和的。太陽系上面說的白易的性格很溫和,很少不分緣由的殺戮呢,你特么告訴我眼前這是什么情況。
  “我知道你是什么打算,不過,你真的要出手嗎。”白易眼睛微微瞇起。明明白易的身上沒有絲毫氣息,但是卻無端的生出了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
  “正好,難得白易你突然轉了性子,之前和九頭?的戰斗正好有了一些領悟。”布賴特突然說道。
  “白叔你做主!”小玉也靜靜的回答到。
  結果,在一群人的觀望當中,戰斗還是沒打得起來,或許,是因為三個修羅星域的人就這么簡簡單單的死掉了,讓人實在摸不準白易他們的實力。或許,是另外有什么顧忌,總之,結果所有人就這樣看著白易三人離開。
  而在不久之后,其他人才知道了緣由。
  原來,被被坑了一把的可不僅僅只有業蛇星域和烏迪星域而已,或許是白易三人將九頭?給刺激狠了的原因,這頭兇獸在找不到目標之后,就在黑耀里面大肆發火。這個發火可不是形容詞,而是真正的發火,黑耀火焰受到九頭?的驅動之后,變得比平時猛烈了數十倍不止。而且,這頭兇獸還瘋狂的尋找其他人,找到一個就攆上去一個,追著屁股燒。
  結果當一個多月之后,所有人都逃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居然死了八個人。
  死了八個,傷的人更多,很多人都是被九頭?攆著屁股燒,帶著一身的烤肉回到黑耀星的。
  如果不是估計天希和這只九頭?有什么約定,所以九頭?才沒有追到這里來。
  這個時候,其他人才從業蛇星域的烏巴那里知道了詳細的經過。原來是白易三人將九頭?給惹毛了,那只鳥才這么兇。
  如果當初回來的不是業蛇星域和烏迪星域兩個星域的人,而是所有人的話,估計這些人真的會聯合起來將白易他們消滅在這里。不過陸陸續續都過去了一個多月了,原本的怒氣也不知不覺消散得差不多了。現在想要聯合,很多人都會更加的理智。能夠和九頭?他們打到那種程度的白易他們,如果真的戰斗的話,恐怕會死不少人的吧。
  最終,這些星域的人雖然恨死白易他們了,結果還是沒有動手。
  白易這個時候可沒有理會外界的想法,而是在幫小玉和布賴特恢復傷勢。
  三人都受了傷,不過傷勢最重的顯然是布賴特。或許是力量屬性的原因,布賴特被九頭?克制得最嚴重。原本無往不利的毒素,幾乎就沒有發揮什么效果。最后的毒域炫光,看九頭鳥之后依舊這么活蹦亂跳的樣子,估計就沒起作用。
  “白易,你說我是不是走錯了路了。”布賴特靜靜的養傷,突然問了白易一句。
  “為什么?”白易頓時詫異的看向布賴特。
  “完全無效啊,任何毒素都根本近不了那家伙的身,還沒有接觸到,就徹底被焚燒一空了。”布賴特的語氣有些沮喪。或許是重傷的原因,或許是這次的打擊太大的原因,布賴特的氣息不復以前的意氣風發。
  “知道嗎!”白易嘴角輕輕的勾起。
  “我不知道你走的路是否正確,不過我可以實話告訴你,當初在地球上面的所有人當中,我對你的戒備最深。”白易說道。
  “什么!”
  “你在顧忌我。”布賴特一驚之后,才認真的看向白易。
  “嗯,確實是在顧忌你,不是因為別的,因為你的本源力量是毒。毒這種力量和其他方式的力量不同,可謂殺人于無形之中。特別是奇毒,通常都是無解的,我們白冥樓的貝米拉擁有凈化的力量,但是如果是奇毒,很多時候肯定也來不及。所以我真的擔心如果和你成為敵人的話,白冥樓會損失慘重。”白易說道。
  “你這么說……。”布賴特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雖然我不想這么說,但是我也很害怕毒,和其他光明正大的攻擊比起來,毒真的不好防御。”小玉也認同的點點頭。
  “哈哈哈哈哈,我該得意嗎,不,早就應該想到的。我在外界其他人的眼光當中,可不怎么受待見。毒尊,毒尊,就連我的下屬里面,也有很多人對我諱莫如深。”布賴特大笑起來。“算了,只是一時興起的念頭而已,你們也別當真。就算是為了保持這種超然的威懾性,我也會將毒專研下去,想想白易你對我提心吊膽的樣子,我就覺得心情愉悅。”
  “開什么玩笑,我會提心吊膽,我只是說戒備而已。不怕告訴你,白冥樓正在推演新的功法,等到出來的時候,你的毒素就完全沒用了。”白易頓時反駁。
  “嚯,什么功法,說個大概呢。”布賴特頓時勾起了眉頭。
  “白叔又有什么出色的功法,小玉可以觀看嗎。”小玉也問道。
  “真是的,給你們看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設想而已,不過應該很有前途。目前白冥樓的重心不在這方面,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徹底完善。”白易拿出了功法。
  兩人頓時看了下來。
  《自在體》——不受任何負面狀態和影響,可以適應任何環境的一種秘術。
  其原理,是將人體可以承受和有益的東西分析出來。然后將其他的東西,不管是物質還是能量,都完全的屏蔽。或許,宇宙這么大,確實不知道究竟都有哪些東西是對人體有害的。但是沒有關系,不認識的東西,全部屏蔽就可以了。
  “我一看就不希望你推演出這東西了。”布賴特頓時苦了個臉。
  “哈哈哈哈。”白易頓時笑了起來。
  其實,白易和布賴特他們的關系在地球時代說好不好,說壞不壞。不過,自從進入星域時代之后,布賴特幫忙復活了白易,還有現在一起行動戰斗,倒是一下子變得融洽起來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