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厄紀元》 最新章節: 第1348章終結(11-22)      第1347這份信念(11-22)      第1345章失去的愛(11-22)     

災厄紀元1139 最后的論道

一個接一個的,逐漸有人出去,然后又隕落在殺陣里面,到最后,甚至是六個人一起準備離開。顯然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已經了解,外面的殺陣真的是天希祖帝的殺手锏,根本就不是他們這種程度可以抵抗得了的。這個時候,已經不是思索怎么一個人獨占這些知識和功法的時候了,能夠出去就不錯了。
  雖然六個人一起離開,但是在知識殿堂里面,還有兩個人。
  白易和耶諾星域的米耶。
  “大師不走?”白易看向米耶。
  “因為我知道走不了。”米耶也看向白易。
  “現在就只有我們兩人了,白帝是否可以展現真正的樣子了。”米耶說道。
  “看來大師交流的時候,還有很多好東西沒有拿出來啊。”白易說著,一股力量從身體里面滲透出來,衰老的面容逐漸改變,然后恢復了最初來到這里的樣子。之前白易的外表也是如同其他人一樣,逐漸開始衰老變化的,所以其他人都沒有發現,白易并沒有受到這里的力量影響。
  “真是驚人,一個新生的星域,居然擁有此等秘術。”
  “不,僅僅只是一點運氣罷了,我領悟的能力正好有這方面的效果。”白易說道。事實上,在白易的皮膚下面一直都保持著一個虛化層,隔離了所有的侵蝕力量。
  “其實,米耶大師如果跟著他們離開的話,或許未嘗不可以離開。”白易說道。
  “嗯,我也覺得,集合了他們六個人的力量,是可以離開。但是,離開了外面的殺陣,卻不意味著可以活下去。”米耶衰老的眉角仿佛蘊含著看透世事的目光。
  “呵呵呵!”白易笑了起來。
  事實上,也確實如同白易和米耶所說,聯合六個人的力量,后面的斑加、墨野都天等人確實逐漸離開了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雖然在陣法里面將自己的禍具、防具、負衣等等全部賠上了,但是最后卻還是有三人沖了出去。逃出升天,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原本不斷侵蝕的力量消失,屬于外面世界的力量頓時朝著身體里面蜂擁而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森羅出手了!
  深邃的海底,黑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不過可惜的是,并沒有取得效果,斑加一個回身就擋住了攻擊。
  “我就知道有人會攻擊。”斑加狠狠的說道。
  “那是當然的!”另外一邊的墨野都天說道。
  不出意料的,剛剛離開殺陣的三人立即就打了起來。因為誓言的逼迫,留在里面的人不可能留下記載。那么現在知道所有功法的人,就只有他們三個了。讓對方離去?他們可不會同意,擁有不同星域的功法,只要之后找一個地方完全體悟融合,那么絕對可以讓他們朝著前面邁出一大步,位立于頂端之上。
  怎么可能,允許還有別的人擁有這份力量。
  在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里面困了好幾年,力量已經被侵蝕得差不多了,通過陣法的時候,又消耗了大部分。這個時候,三人完全是在拼著之后的潛力在戰斗。無比的殘酷,但是卻絲毫沒有留手,因為,所有人都想成為獨一無二的那個人。
  ……
  “白帝既然擁有隔絕侵蝕的辦法,那么如果跟著出去的話,即便其他人一起圍攻,你也可以將他們全部殺掉吧。為什么白帝不那么做呢,難道你就不想一個人獨占所有的東西嗎?”米耶說道。
  “呵呵。”白易笑了起來。
  “知道嗎,米耶,我在很多人的心中,其實都是一個笨蛋來著。”白易說道。
  “洗耳恭聽。”
  “其實也沒什么好說的,就是我做事從來不會做絕。我認為該做的,會全力以赴,我認為不該做的,那么即便做絕之后會獲得更大的利益,我也不會去做。很多人覺得我很傻,我不否認,我確實和很多人那種便宜占盡的價值觀不同。但是,我并不想改變這樣的自己,因為,我是白帝!”白易眼瞼微微抬起,然后看向米耶。
  “而且……!”
  “擁有同樣的功法和知識,同樣起點,我不會輸給任何人。”白易平淡而又自信的說道。
  米耶頓時愣住了。
  “孕育之息出世,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確切的消息,不知道白帝以后會如何做?”過了一會,米耶才問道。
  “這個嘛,不知道。大劫已至,誰也不知道之后會怎么樣。”白易回答到。
  兩人就在知識殿堂的入口處,看著外面平靜無波的景色,對之后的局面侃侃而談。這個時候,兩人才是真正的交流,一種坐而論道的心態。時不時的,兩人就會大笑起來,對對方的某些看法加以辯駁和指責。不過,不管如何反對對方的看法,兩人卻從來沒有遷怒的想法,只是純粹的就事論事而已。
  對于現在已經產生的殺戮,以及之后的走向,兩人辯駁頗多。
  漸漸的,兩人也逐漸了解。隨著逐漸的了解,米耶的心中仿佛一道亮光出現,原本的迷霧也逐漸消散。
  白帝!
  何為帝?米耶見過很多力量不下于白易的人,這些人或者狂傲絕世,或者霸道無匹,或者表面仁義。但是,似乎沒有一個人,能夠像白易這么‘真’!
  真性!
  白易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看法,也不介意制造殺戮。即便現在希古星域上面的亡靈天災,白易也沒有后悔。但是,卻又不能說白易是壞人,因為他始終堅持著自己的本心。米耶早就聽說,太陽系星域上面的白易和一般的強者不同,現在聽白易這么一說,米耶才算是真的了解。或許,只有這樣的白易,才算得上是白帝吧。
  “要隕落了嗎,大師!”白易說道。
  “嗯,已經不行了。本來我的壽命就即將接近終點了,現在又在這個大陣里面停留了這么久,即便出去之后,也不可能恢復了。”米耶點頭說道。
  “真是遺憾呢。”雖然說著遺憾,但是白易的神情上面卻完全沒有遺憾的感覺。
  “完全沒有一點遺憾的感覺吧,這種純粹的看透一切的目光,真是令人討厭。”米耶頓時嘲諷了白易一句。
  “知道就行了,何必說出來。”
  “白易,你留在這里,是為了外面的殺陣吧。”米耶問道。
  “當然,其實我一直都在分析演算外面的殺陣。在我看來,這里價值最大的東西,不是知識殿堂里面的本,也不是我們交流的那些東西,而是這個世界演化的大陣。因為我也有一次與世界相合的經歷,所以看得出來,這東西非常的強大和重要。”白易說道。
  “如果,我幫你分析演算呢。”
  “我需要做什么?”白易看向米耶。
  “幫我找到傳承者。”米耶說著,拿出了一冊經卷。和之前拿出來的完全不同,白易只能在上面看見三個耶諾星域的字——《生滅經》!
  “具體的要求。”
  “你可以看,但是不得修習,如果修煉,就必須拜入釋涅教門下。第一個選擇,你幫我找到傳承者,繼承我所有的功法和力量。第二個選擇,幫我將生滅經交還給釋涅教。這是釋涅教立教的幾大真經之一。”米耶對白易說道。
  “就不怕我貪墨了。”
  “如果你答應了,就不會那么做。你真的想要的話,就不會答應,只會等我死了之后從我身上拿走這東西。”
  “哈哈哈哈!”白易頓時大笑起來。
  釋涅教,果然有些類似于佛家的意思,不過卻不是信奉佛祖,而是信仰萬物自有生命起源,崇尚自然與涅槃。生滅經,就是釋涅教最高經典當中的其中一部,可以說代表了釋涅教最本質的一種力量。
  當米耶也隕落之后,白易才靜靜的感悟著宙界微生衍化大陣的變化。因為米耶最后的幫助,白易的知識之腦的分析快了不少。這個時候,白易才知道這個大陣叫做宙界微生衍化大陣,是天希祖帝與世界相合所得到的世界演化的陣法。因為白易也曾經有過那種經歷,所以對這個陣法的摸索比想象中更加的快速。
  而這個時候,在外面的斑加、森羅、墨野都天三人已經連腦子都打出來了。原本就已經透支了這么多的力量,這個時候更是所有最后的手段都用出來了。到最后,斑加徹底的湮沒,森羅只留下了一縷殘魂,進入了他的禍具‘百魂令’里面,而墨野都天則是大部分意識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縷,還被封煉在了自己的身體里面,成了一具鬼尸,沉入了海底。
  兩人都還沒有徹底的消亡,如果有機會的話,或許確實可以重新崛起,但是,這種機會有這么容易出現嗎。
  禍具百魂令是以生命熔煉,里面都是森羅以往虐殺的其他人的兇魂,現在他一縷殘魂進去,雖然因為身為原本的主人,所以勉強可以自保,但是卻無時無刻不在被其他兇魂追殺。
  墨野都天剩余一縷意識封印在鬼尸里面,想要重見天日,也太難。
  ————————
  又過了幾年之后,白易才從宙界微生衍化大陣里面出來,出現在海底。并沒有去追查其他人的下落,就和白易說的一樣,他并沒有將所有好處一網打盡的想法,否則當初他就不會留在里面了。
  白易看向海面。
  就和巴茲爾加曼的占卜一樣,收獲確實良多。但是時間也用了不少,不知道,現在的希古星域上面變得怎么樣了?